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帅性淑女 > 第九章

帅性淑女 第九章 作者 : 艾佟

    她实在不适合逛街,可是为了明天文瑞要上夏家提亲,她还是捺着性子,上百货公司为自己挑件漂亮的衣服。

    不过,才逛完了一家,她就已经累得两脚发酸,也许她应该先去喝杯果汁,然后再上战场继续奋斗。

    然而才走了几步路,却看到那相当熟悉却又让人敏感的名字——‘Jeddy’。眨了眨原本就有些疲惫的眼睛,俐妍定睛一看,还是那个名字。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连企划书都还没写,‘Jeddy’怎么可以已经在柏氏百货?

    “俐妍小姐。”正当俐妍茫然地杵在原地,突然有一道声音唤醒了目瞪口呆的她。

    会这么叫她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她大哥的贴身保镖——王应龙。

    缓缓地转过头去,果然是王应龙,“阿龙,你怎么会在这里?”

    “俐妍小姐,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狐疑地看着貌似凶神恶煞的王应龙,俐妍质问道。

    说到这事,王应龙就变得有些腼腆,不过,面对主子的妹妹,他还是得从实招来,“俐妍小姐,我一路跟踪你过来。”

    本来他是上俐妍小姐的公寓找人,可是车子刚开到,就看到她正坐进自己的车子,接着,他就一路跟了下来。来到了百货公司,她又早他一步搭上了电梯,所以他也只好四处找人,终于看到她在专柜里东挑挑、西看看,他又碍于这种地方实在不适合站个大男人,结果,就拖到她走出专柜,他才可以开口叫住她。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在他这样三绕四转之下才见到人。

    奇怪,既然是来找她,那何必跟踪,直接开口叫她不是更省事吗?算了,现在她没心情研究这种事情。

    “好啦!我不管你干么那么辛苦地跟踪我,我现在没力气跟你站在这里说话,我们到五楼的咖啡座好了。”

    “是,俐妍小姐。”

    领着必恭必敬的王应龙,俐妍朝着咖啡座走去。

    喝着柳橙汗,俐妍终于舒坦地问道:“阿龙,你找我有什么事?”

    拿出西装口袋里的支票,王应龙将它放在俐妍的面前,“俐妍小姐,大少爷要我把这张支票给你。”

    看了支票上的数字,俐妍马上知道这就是大哥提供她的资金。

    “俐妍小姐,大少爷要我告诉你,他先给你一百万,如果不够的话,你再打电话给他,他会直接汇到你的存折。”面对这张支票,她心里有着一大串的问号,也有着无奈的挣扎。既然当初讲定条件交换,没完成任何却拿钱,这道理是不存在的。可是,梦琦前天看上了一家店面,这会儿租金、合约正在谈论当中,在随时可能敲定的情况下,这笔钱不收,她怎么跟梦琦交代?

    收或不收,其实都不是她心里最大的难处,她不能明白的是,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做?

    将支票退给王应龙,俐妍说道:“阿龙,你跟大哥说这笔钱我不收,除非他能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

    听到俐妍这么说,王应龙又伸手进了口袋拿出一封信,递给了俐妍。

    “俐妍小姐,大少爷说如果你想知道他给你这张支票的原因,请你看这封信,他会在这里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得清清楚楚。”

    将信打开,俐妍慢慢地读着上头的一字一句……

    所有的疑虑,几乎都在这封信里解了开来。虽然这感觉好像是被耍了,但是,她能苛责谁,她又能责怪谁?大哥吗?还是文瑞?

    等到俐妍将信收了起来,王应龙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俐妍小姐,我可以跟你说几句搁在心里很久的话吗?”

    “你说吧!”

    “其实大少爷一直很关心你,从你上了高中,学靖淮少爷、尹淮少爷搬出夏家,大少爷就从没间断过地暗地里了解你的生活。你的一切事情他都知道,也都在意,只是,他生来就不是一个习惯摊开自己感情的人,他虽然没明白地告诉你他爱你,但是他用他的方式来表达他对你的手足之爱。”王应龙的话,此时在她的心里产生强烈的冲击。她很惭愧,在大哥这么用心地想帮她成长,她却不停地猜忌着他。她是个任性的小孩子,总以为每个人都该无条件地帮她解决所有的问题,殊不知,天下不应该有白吃的午餐,否则,这世上就没有公理可言。

    “阿龙,你帮我跟大哥说谢谢他的支票,以后花店赚了钱,我一定还他。”她相信大哥并不想要回这笔钱,但是对她来说,她的承诺表示她的感谢,相信大哥会明白她的心意。

    “俐妍小姐,我一定把你的话转告大少爷。”

    ☆☆☆

    从他们在一起到现在,俐妍可以说是每天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像现在这种沉重的落寞感,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搅得他心里不知所措了起来。

    “俐妍,怎么了?”

    “没事。”摇摇头,俐妍只是更紧密地偎进文瑞的怀里。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她这个人一向干脆得很,可是对于文瑞的隐瞒,她就是不想开口问他。也许,她希望他能相信她已经成熟得足以不去计较过去发生的种种,进而主动告诉她,所以她不愿问明所有的一切。

    推开俐妍,文瑞捧着她的脸颊,逼她那双逃避的眼睛正视着他。“不要骗我,不要怀疑我对你的了解。”

    “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无奈地抱住俐妍,文瑞有些沉痛地说道:“再过不了多久我们就是夫妻了,如果连我都不能分担你的问题,那么我这个做丈夫的还有什么用处?”

    用左手的食指在文瑞的胸头上轻刺着,俐妍抗议着:“谁说你没用处?你可以帮我暖床,可以唱情歌给我听,你还可以像只玩具熊一样,让我抱着睡,你的用处可多着呢!”

    心情不好,她还可以开玩笑。唉!真不知道是该气她好,还是该好好地爱她,让她在欲望里沉沦,什么都说。

    “你真的不说是不是?”挑着眉,文瑞含着威胁地问道。

    “就是没有,你要我怎么说?”说真的,虽然他霸着这个话题不放,教她头痛得要命,可是他对她的关心、他对她的在意,却教她心里有着满满的幸福。

    “既然你不知道怎么说,那我来问好了。我一问,你一答,我们总会把你的问题给解决掉。”

    耸耸肩,俐妍无所谓地说道:“随你。”

    好吧!既然她这么拗,他就只好跟她熬到底了。

    “明天我要去你家提亲,你担心我被你父亲三振出局?”

    “他要是敢将你判出局的话,我就跟他脱离父女关系。”她老爸连自己都管得乱七八糟了,哪会管她嫁给谁,最多,她老妈会特别瞄上一眼。

    “你怕我被你家的财势吓到?”

    什么问题不问,竟然问到这个问题,嘴角一扬,俐妍开始有兴趣玩他这个你来我往的游戏。

    瞅着文瑞,俐妍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家很有钱?”她当然跟他说过很多事情,不过,她可是自始至终都遵守大哥的约定,绝口不提夏氏集团,当然,她不说,他就不应该知道,不是吗?

    该死!他怎么会跑出这样的问题,这不等于在自寻死路吗?

    等不到文瑞的答案,俐妍马上又再接再励地追问道:“你说啊!”

    可恶!本来是想拖过结完婚再将一切事情摊开,结果……该来的还是要来,既然是他自己挑起的话题,他只好自己收尾。

    “好!我说,不过你答应我,你不准跟我生气。”

    看着他显得有些孩子气的不安,俐妍心疼地保证道:“你放心,我不会跟你生气的。”

    说起了过去的总总,文瑞娓娓道出那段对她的念念不忘,到最后他又是如何撒下鱼饵,诱她进入柏氏百货。

    她当然不会生气,因为他的痴情,只会教她珍惜、感动。再度投进文瑞那深情的怀抱,俐妍温柔地说道:“文瑞,我爱你。”

    第一次听她这么明确地表白自己的感情,文瑞的心激荡了起来,他从来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三个字,竟也可以教人眷恋不舍。

    此时毋需多余的言语,文瑞用他的痴恋,在星空的见证下,透着唇、藉着手,炽热地侵入她美丽的娇艳。欲火点燃,由阳台上一路烧进卧房,诱惑的夜,被他们的相爱深深挑起。

    ☆☆☆

    虽然已经没有待在柏氏百货的必要,但是在花店还未正式营运之前,俐妍还是决定留下来,为她曾经努力的目标继续奋斗。当然,除了她跟文瑞的婚期已定,日子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她还是没公开她和文瑞之间的关系,至于那位林大秘书,也还是这般热络地对待着她。

    面对林秘书不屈不挠的精神,俐妍还是弃甲投降了,反正只是一顿饭,她又何必小气地跟人家计较,好像人家会下毒谋害她似的;更何况今天中午文瑞得开会,她一个人又懒得出去吃饭,所以逃不过林佳乐的盛情邀约,俐妍终于跟秘书大人进了那家新开的日本料理店。

    “俐妍,你来公司也快五个月了吧!”饭菜一上,佳乐马上打开话匣子。

    她的突然改口,乍听之下的确别扭,不过,开口纠正人家,那恐怕更加奇怪,所以俐妍想想听过就算,倒也不用放在心上。“对啊!再过一个礼拜就五个月了。”

    “公司的一切,你都还习惯吗?”

    “还好。”虽然林佳乐不可能真的对自己怎么样,不过第一次听她这么关心地嘘寒问暖,还真的难以坦然面对。

    “慢慢来,要熟悉一个公司的人文环境,也不是三天两头的事情,像我在公司已经待了两年多,有些事情还是最近才慢慢了解。”不着边际地漫淡着,佳乐一点也不急着切入主题。

    “哦?”动手开始大快朵颐,俐妍的戒心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撤退。

    “像公司的男同事,就喜欢窝在楼梯间怞烟聊天,而女同事,却喜欢待在茶水间闲谈。”喝了一口汤,佳乐像是不经意地又说道:“刚开始听到那些女同事吱吱喳喳的声音,我都听不懂她们在讲什么,可是后来有一次我禁不住好奇,偷偷地躲在一旁听她们谈话的内容,你猜,结果我听到什么?”

    “听到什么?”说真的,她很难相信林佳乐这个人也有好奇心,冷冷淡淡,实事求是,看起来比较像那种专门捉人家小辫子、爱在老师面前打小报告,以突显自己是最乖巧的学生。

    看着俐妍那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佳乐不自觉地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鱼儿终于上钩了。“原来她们的焦点是放在总经理身上。”吃了一口饭,佳乐极其自然地笑道:“她们在讨论总经理应该配哪一型的女人。”

    停下手边的动作,俐妍好奇地问道:“哪一型?”

    “有人说:像总经理这么酷的男人,应该配个温柔的女人,这样会比较协调;有人说:像总经理这么精明能干的男人,应该配个可以跟他并驾齐驱的女人,这样才能在事业上帮他、辅助他,减轻他的压力;又有人说:总经理这么优秀的男人,应该配个能力强、家世好的千金小姐。反正,各说各话,终归一句话就是,总经理应该配一个跟他一样出色的女人,毕竟像总经理这么厉害的商人,如果带个什么都不懂——不懂交际,不懂应酬的老婆去参加宴会,那只会造成总经理的困扰,当然背后人家也会嘲笑总经理有眼无珠。”

    “是吗?”也许她拥有很好的家世背景,但是她既不温柔,也不精明能干,当然,她更是那种不懂交际应酬的女人。照这么说,俐妍自觉一点也不符合员工心目中那位总经理夫人该有的形象。

    “这个我也不知道,大家都这么说,应该没错吧!”她说的每一项条件,她相信夏俐妍没有一样是具备的。本来嘛!夏俐妍根本就配不上总经理,凭什么嫁给总经理,不付出什么怎能坐享荣华富贵?

    不发一语,俐妍毫无焦距地盯着眼前的午餐。

    从夏俐妍那呆滞的表情,佳乐知道这些话已经在她心里发酵。

    “哎呀!苞你说这些干什么!”仿佛自己很无聊似的,佳乐笑道:“你又不会嫁给总经理。”

    谁说她不会?她和文瑞的婚礼就定在一个月后,可是这会儿,她真的茫然了起来。林佳乐的话,触及她深藏心里的自卑,店一开,就等着关,不管她怎么试着努力,都只能证明她的确无能;不拐弯抹角,直来直往,她讨厌商场的尔虞我诈,她更讨厌那不说真心话的宴会交际。

    拿出手帕,轻拭了一下嘴巴,俐妍有些无神地说道:“林秘书,我吃饱了,你呢?”

    看来,她说的话不只是发酵而已,而是已经在夏俐妍心里生根发芽。她的目的已达到了,这顿饭当然不必吃了。

    “我也吃饱了。”佳乐说过,她会逼走夏俐妍。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当然。”望着俐妍已经带头离去的身影,佳乐讽刺地笑了笑,一个什么本事都没有的人也想赢过她,这怎么可能?

    ☆☆☆

    生平第一次,她想逃避这一切,她想摆脱家里给她的优势,证明凭她的能力,她也可以生存得很好。

    走,也许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却是她脱离依赖的开端。

    看着正在餐桌上办公的文瑞,再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那封告别信,俐妍站起身来,走进卧房。只有这种方法,才可以让文瑞在毫不怀疑的情况下,相信她的离去是有计划的。

    今夜,她要当个诱惑的女神。

    一袭性感妩媚的透明睡衣,若隐若现地衬着她柔情似水的曲线,修长的腿,白皙地全然呈现,将头发用支夹子轻松地盘在发顶,让颈子勾人地展出她圆嫩而温柔的线条,在耳际、在手腕,洒上了迷人的清香。

    诱惑女神,一步步朝着她的猎物而去……

    一种媚人的香气,顿时侵入了文瑞的感官,战栗的悸动顺着脊背,炽热地往上攀爬。

    等着那飘然而来的佳人,文瑞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自拔地沉沦了。

    沿着耳际,俐妍掀起了欲望的飨宴,解开文瑞的衣服,扫落那一桌的文件,将文瑞推在餐桌上,依样划葫芦地施展着他教她的一切,领着她的爱人,一起共赴绮丽的两人世界。

    ☆☆☆

    文瑞:

    我走了!

    记不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遇到你,我才知道我原有的不是幸福,是幸运,你给我的快乐跟呵护,才是真正的幸福。然而,你给了我幸福,而我却什么都没有给你。

    离开,是为了成为一个懂得付出的女人。我给了自己半年的时间,在没有你的羽翼呵护下、在没有傲人的家世背景中,学习去当一个配得上你的女人。

    半年后,我与你相约在我们的婚礼上,好吗?

    ☆☆☆

    俐妍还离开不到一天的时间,整栋柏氏办公大楼似乎已被文瑞的狂怒扫得人心惶惶,有一个人知道总经理的震怒所为何来,除了他自己,还有制造了这场浩劫的佳乐。

    本想利用这个机会示好的佳乐,基于秘书的立场,是众人打头阵的代表,然而才进了门,马上被吓出来;接下来是文旭,进去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走出了文瑞的办公室,他给所有人的答案是摇摇头;再接下来是文勋,在进去了长达十分钟之后,他给人的答案还是摇摇头;最后,只好请出了柏岩山,然而进去了好些时间以后,他的反应却是无奈的沉默。

    看了这么一连串的反应之后,这一天,柏氏办公大楼的每个人是能避则避,总经理办公室成为每个人的梦魔,但愿今天赶快过去,明天一切雨过天晴。然而当众人躲得远远的,身边文瑞秘书的佳乐却不能闪避。

    在经过一天的战战兢兢,佳乐再也受不了了。大伙儿忙着下班,她却无力地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她真的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现在,她该怎么办才好?

    正当佳乐哭得欲罢不能的时候,文勋正好进来察看文瑞的近况。

    “林秘书,你怎么了?”

    一听到文勋的声音,佳乐马止转移阵地,趴在文勋的身上继续哭。

    先是被佳乐的举止吓了一跳,文勋跟着是温柔地安抚着她。

    抚正佳乐,文勋拿起桌上的面纸,轻柔地帮着佳乐擦拭着,“好了,别哭了,哭坏了妆可是会变得很丑哦!”

    看着那张她一直觉得太过温和的面孔,佳乐顿时感慨万千。从进公司,她就跟在柏文瑞的身旁工作,他的能力,他的气势,再再令她佩服,毕竟,在她遇见的男人当中,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超越过她,而柏文瑞却是教她心服口服。也许是因为她终于碰到一个可以赢过她的强者,她便认定这样的男人才是她的目标。然而现在,感受到柏文勋的温柔,她才知道,强者固然教人折服,体贴的男人却也教人心动,他们各有千秋,只是她太狭隘地限制于自己的自视甚高。

    现在一想,真觉得自己可悲,处心积虑地把夏俐妍弄走,却发现夏俐妍的存在,可以让她拥有一个快乐的工作环境。如果有机会,她真的很想跟夏俐妍说一声:对不起,为了她的自以为是、为了她个人先入为主的偏见、也为了她对夏俐妍的不好。

    “对不起,吓到你了。”

    轻轻地摇摇头,文勋体贴地说道:“该说对不起的不是你,是我大哥。他不应该为了他的不快,迁怒到其他人的身上。我代他向你说声对不起。”

    “不对,事情不是这样子。”悲凉地苦苦一笑,佳乐不再隐瞒地说道:“总经理会这个样子,其实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我,如果不是我使计逼走夏俐妍,事情也不会演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很不可思议,在柏文勋的面前,她很自然而然地把压在心里头的事实给说了出来。也许这是因为她觉得他人很好,说出心里的话,他不会嘲笑她的无知。

    佳乐这么一席话,让文勋不由得吓了一跳!

    “可不可以请你把事情说清楚?”

    毫不迟疑,佳乐将她的感觉、她的一切行为,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竟然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也许说出来会教人看不起她、厌恶她,但是说出来的感觉真的很舒坦。

    “不!一点也不可笑。”对于佳乐的自我解嘲,文勋心平气和地表示道:“那是因为你不懂爱情,所以才会天真的以为只要让夏俐妍走,一切就可以回复原状,甚至让你一圆心里的蓝图,取代夏俐妍在我大哥心目中的地位。爱情,是不能轻易替代,否则,那样的感情就不够深刻。我相信有一天,你会碰到那个会令你笑,也会令你哭的男人,到时候你一定可以明白我这些话的道理。”

    对着佳乐微微一笑,文勋鼓励地说道:“其实,我觉得你是个很有魄力的女孩子,敢做敢当,你没逃避,却坦白地告诉我,这并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谢谢你!你让我觉得我并不是那么地讨人厌。”

    认真地看了佳乐一眼,文勋说道:“你本来就不讨人厌,你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子。”

    不管这是不是一句真心话,文勋的恭维,让佳乐心里深感窝心。

    “我想,我得去跟总经理自首。”

    竖起了大拇指,文勋点头表示同意,接着问道:“需要我陪你进去吗?”

    “不用!除非总经理不肯听我说话,我想,我应付得来。”

    鼓舞地点点头,文勋说道:“去吧!”

    ☆☆☆

    一阵沉默之后——

    “总经理,也许这时候说任何的抱歉都于事无补,但是,我还是要为我的所作所为致上最深的歉意。如果你想把我辞退,我无话可说。”

    是的!此刻说这一切都是多余了,且不能挽回什么,不过,至少他可以了解俐妍的心情,而不是一味地责备俐妍为什么不能懂他的心,她难道还不能明白,只要她爱他,更胜这世上所有一切的眼光。相爱,如果还要问配不配,那当初又何必相爱?

    “林秘书,我只要你给我一个答案,你还想当我的秘书吗?”过度苛责林佳乐是没必要的,因为今天若不是她来凸显这个问题,也许某一天,会有另外一个人来抓出俐妍的心结。

    “总经理……”惊讶地看着文瑞,佳乐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结论。

    “我说过,你是一个尽职的好秘书。”

    “总经理,谢谢你,我愿意继续当你的秘书。”

    点了点头,文瑞挥了挥手,“你可以回去了。”

    转身正想走出文瑞的办公室,佳乐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回过头来,对文瑞说道:“总经理,你愿意听听我的意见吗?”

    “你说。”

    “也许你可以用登报寻找逃妻的方式,让夏小姐现身。”

    沉吟了半晌,文瑞说道:“谢谢你,我会考虑看看。”

    ☆☆☆

    一大早,文瑞就马不停蹄地为着俐妍的广告文宣而忙碌,然而文案一确定,办公室里却出现了大意外。

    “文瑞!”放下手中的行李,俐妍可怜兮兮地呼唤道。

    她自己回来……她竟然自己回来!

    看着文瑞那错综复杂的表情,有高兴、有满足、也有埋怨,更有着深不可测的爱恋,俐妍再也顾不了自己的激动,飞进文瑞的怀里。

    “人家舍不得离开你。”半夜离开沉睡中的他,她真的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把藏在衣柜里的包包一提,她连一秒钟也不敢多留。

    到了台中,找了饭店暂时住了下来,她整顿了一番,便想好好地出去找份工作,哪里知道,心神一不宁,跌下了楼梯,跟着将皮包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掉了一地。出了糗,再站起来,反正转个身,大家就忘了彼此是谁。可是捡着捡着,竟然捡到了文瑞求婚的定情物。看着珠宝盒的项链,仔细摸过上面的每颗心,每颗镶在心里的钻石,她再也受不了地哭了起来。

    想着文瑞跟她说过的每句话,想着她对文瑞许下的承诺,他们彼此打勾勾,约定谁都不能跑。她没心情再找工作,回到房里,看了一整天的项链,想了一整天,管他配不配,只要他们相爱,那些问题总可以想办法解决的。一夜难眠,天一亮,她又收拾行李回来,她还是比较喜欢有文瑞在一旁呵护的日子。

    “傻瓜!我又没有准你离开我。”紧紧地搂着怀里的人儿,文瑞轻斥道:“你知不知道,我快被你吓死了。半夜醒来看不见你的人,我全身冒冷汗,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你却留了封信给我,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多难过?我这么爱你,你却一点也不问问我是怎么想,我怎么说。你说,我是不是该打你一顿**,惩罚你的不告而别?”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么严重,我只是……”

    温柔地用手封住俐妍的嘴巴,文瑞摇着头,深情地说道:“别再说了。一切我都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

    细腻地触摸着俐妍的娇容,文瑞说道:“不要管我怎么知道,你只要明白我爱你,爱你的直率,爱你的任性,爱你的胡思乱想,爱你所有、所有的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都爱。我不要等半年,因为早在重逢之前,你已经让我等了四个多月。我很小气,除了准备结婚的这个月,我不要再多等一个月。你听清楚了没?”

    用力地点了点头,俐妍说道:“听清楚了。”

    伸出手指,文瑞说道:“我们来打勾勾,一个月后你要跟我快快乐乐地步上礼堂,绝不任意更改日期。”

    将手指伸了出来,俐妍跟文瑞打了一个勾,说道:“我答应你,我会当你的九月新娘,不会当明年的一月新娘。”圈住俐妍的脖子,文瑞用他的鼻对上她的鼻,用他的眼注视着她的眼,然后郑重地再宣誓了一遍:“我爱你。你是妻,我是夫,我们今生今世彼此相属。”

    是的!他们今生今世彼此相属。一个是妻,一个是夫,此生此世永不分离-

    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帅性淑女最新章节 | 帅性淑女全文阅读 | 帅性淑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