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帅性淑女 > 第八章

帅性淑女 第八章 作者 : 艾佟

    若说某个人一向对你不好,而突然有一天转了性,对你热情了点,那么真的教人胆战心惊,总以为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不过,她跟林佳乐又没什么血海深仇,她总不可能兴起那种把自己——“喀喳”,一命呜呼的念头吧!不!这可难说,有道是:最毒妇人心,她又不了解林佳乐脑袋装的是什么东东,她哪里知道,那女人脑海里能有什么可怕的预谋?

    唉!人还是不要太过聪明的好,像她这个样子,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就可以联想到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那只会让自己日子过得不舒畅。好比现在,每天上班,她老觉得有那么一双算计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夏俐妍。”

    一听到这个声音,俐妍心里就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声吟,才想到曹躁,曹躁就出现了。

    “林秘书,有事吗?”和气地对着佳乐微微一笑,俐妍客气地询问道。面对危险人物,还是礼貌一点好了,否则惹火了人家,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夏俐妍,你中午想吃什么?”

    才刚消化完早餐,就说到午餐,这教人如何产生一丁点胃口?

    “我也不知道,中午再说好了。”其实她现在的午餐时间几乎都和文瑞一起度过,文瑞想带她吃什么,她就吃什么,反正她这个人一向来者不拒,有什么就吃什么,管它是生冷还是热食,样样都可以塞进肚子里。当然,他们用餐的唯一准则,就是避免公司附近的餐厅,因为,她还不想那么招摇。

    “这样子啊!”停了片刻,佳乐接着又热切地说道:“对了!我们公司隔壁新开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听说不错耶!今天中午我们去试试看,好不好?”

    “日本料理?”煞有其事地摇摇头,俐妍不赞同地说道:“不好,听起来好像不怎么好吃的样子。”人家梦琦是因为爱情灌溉,不得不变,而她林大秘书呢?又是为了什么纡尊降贵?

    “不……”

    “林秘书,我想,我还是别吃好了,天气愈来愈热,我实在没什么胃口。”说真的,看她每天都那么辛苦地跟自己来上这么一段,俐妍实在有一点可怜她,真想答应算了,也许跟她吃上那么一顿饭,自己就可以弄懂她何以变得如此之好的原因。

    “你……既然没胃口,那就不要勉强,改明儿,我再带你去尝尝看,你一定会喜欢上日本料理。”若非她现在不便再跟夏俐妍直接冲上,她就用不到这么笨又委屈自己的方法。算了!总会让她等到,她倒要看看夏俐妍固执,还是她比较有毅力。

    “也许吧!”平心而论,她真的很佩服林佳乐的耐心,如果换作是她,她真的做不到。

    ☆☆☆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

    踩着轻快的脚步,文旭笑容满面地晃进了办公室。

    “总经理,午安。”在文瑞办公桌前的皮椅坐了下来,文旭热劲十足地打了声招呼。

    恋爱中的女人美丽,恋爱中的男人更是潇洒,话也春风,笑也春风,从文旭的身上,完完全全看得到春天正蔓延在他的脸上、他的手足之间,然而现在却是炎炎夏日,看得不禁教人怀疑时光是不是倒流了回去?

    精明的眼神有些不解地看着文旭,文瑞虽好奇,却又不便直问地婉转道:“看你样子,心情很好。”自从生活多了俐妍参与之后,他的眼睛除了俐妍,再也无法分心注意其他的人。可是现在,面对面看着文旭的笑容,他就很难不多心——文旭不该有的现况。

    依照常理,对俐妍,文旭已经被宣判三振出局,他的心情应该有些沮丧才对。可是,别说是没瞧见失恋的影子,就是情绪上,都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个前不久才在情场上惨遭滑铁卢的人。所以,这不得不让文瑞心生疑问,文旭何以复原得如此之快?

    “当然好。”梦琦跟他愈来愈热,这心情岂有不好的道理?

    “哦?什么事那么开心?”不着痕迹,文瑞进一步地问道。虽然碍于俐妍不想引人侧目,他们两个还是维持着原有的生活模式,白天各上各的班,然后一起下来,当然,为了增加彼此相处的时间,他们两个会在他的车子里会合,然后一起出去用餐。不过,即使他和俐妍的恋情没正式公开,文旭也该知道他和俐妍之间的关系,所以文旭不可能再对俐妍起任何的非分之想。既然不可能是因为俐妍,那文旭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脸的神秘,文旭卖着关子说道:“过阵子,等我有更进一步的消息再告诉你们。”以前跟哪个女人打得火热,他都不在意人家知道,毕竟合得来,就玩在一起,合不来,就一拍即散,反正他也不担心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可是梦琦不同,她可是他要娶回家的终身伴侣,可不希望出任何的纰漏。他跟梦琦的感情能有现在的进步,可是他在经历痛苦的折腾之后得来的,可不想因为一时的疏忽,把所有的努力都搞砸了。

    不在意地耸耸肩,文瑞转而问道:“有事吗?”只要扯不上俐妍,是什么事自己倒也不是很在意。也许,文旭就是因为俐妍没他的份,所以见风转舵,又看上了别的女人,而他们现在打得正火热,以至于他一点也没有失恋的模样。

    终于记起正事,文旭递上了手中的公文,讲述着:“大哥,这是上上个月在我们各地百货公司新设柜的商品在这两个月的业绩成长比较,这当中,‘Jeddy’服饰的表现,可以说是最优秀的。”

    说到‘Jeddy’,文瑞心里的警讯马上大响。糟糕!他都忘了那件事情,夏奕淮跟他表示过,给俐妍的训练期是四个月,可是日子一过,他都忘了这件事情,现在,四个月已经结束了,俐妍却还在柏氏百货学习提企划案,这要是让俐妍知道了,一定是负面的反应。

    俐妍不是一个很喜欢逛街的人,这也就是夏奕淮之所以敢在‘Jeddy’已经上市的情况下,继续让俐妍为设柜的工作而努力。夏奕淮是俐妍的大哥,俐妍就算知道设柜其实只是个幌子,也不会影响到他们兄妹的关系。但是,他是俐妍的亲密恋人,俐妍若是知道他也加入这场骗局,他恐怕很难得到她的谅解。

    该死!当初考量事业上的来往,再加上夏奕淮是俐妍的大哥,所以他才答应夏奕淮的请求,可是后来又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的渴望,拿它当接近俐妍的跳板。俐妍已经是他的人,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地被蒙在鼓里,依她的性子,她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看来,他得提早把俐妍娶进柏家。

    合上手中的公文,文瑞交代道:“文旭,对于新设柜而反应不好的商品,你得盯紧各百货公司的店长,了解实际的状况。”

    “我知道。”站起身来,文旭又道:“大哥,我先出去了。”

    点了点头,文瑞不再多说什么。看着办公室的门再度关上,文瑞伸手打开怞屉,拿出那条买了好些日子的项链。那天,久候不见俐妍,紧张、不安,他心一躁,气得便把项链锁进怞屉,当天,就忘了要送给俐妍的礼物。事过境迁,他本想拿出来送给俐妍,可是,他又考虑再三,认为挑一个很特别的日子给她,更能表达他爱她的心,就像那镶在“心”上的钻石——永不变质,所以礼物就这么搁着。今天,正是这份礼物派上用场的时候。

    ☆☆☆

    从背后抱住正忙着洗菜的俐妍,文瑞逗道:“想不到我的小女人也懂得烧菜哦!”今天原本想挑个浪漫的地方,正正式式地向俐妍求婚,怎知,她就是不想配合,硬是要回自己公寓为他下厨,所以这会儿,就等着她洗手做羹汤。唉!这种场面,还真的是一点求婚的气氛也没有。

    转过头去捏了下文瑞的鼻子,俐妍不满地说道:“少爷,你自个儿不会煮饭,别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是个标准的大男人!”她喜欢吃,也喜欢烹饪,特别是最近这一年多来,她因为闲得没事忙,所以吃就成了她最大的嗜好,煮,当然就因为吃太多了而有了一些心得。其实说起来,她这个人应该很适合开餐饮业,不过,据她那位在餐厅界颇有成就的三哥说:会煮,并不表示就能够把餐厅经营得好。因此,依她三哥的看法,她只适合当两种人,一种是厨师,一种是会煮饭的贤妻良母。

    用鼻子嗅着俐妍耳际的发香,文瑞抗议道:“谁说我不会煮‘饭’?我煮的饭才好吃呢!又香、又Q,不信的话,我下次煮给你吃。”从小,就为了以后的事业而接受严格的教育,他当然难有多余的时间学这些东西,而且,爷爷是个相当遵循传统的人,他认为厨房不是男人该待的地方,所以他更不可能懂这些东西。

    煮饭?哼!他倒满懂得抓她的语病嘛!

    “是啊!你是有可能很会煮‘饭’,只不过,煎蛋忘了放油,我看你弄出来的东西,不是黑炭也是进不得肚子。”举手投降,文瑞从实招来,“好吧!我承认我是不会煎蛋,但是,我可没你说的那么无知,我会放油,只是放多放少,这个我就真的不懂。”

    “那还不是一样——半斤八两。”

    手,再度移回了俐妍的腰际,将她的身子轻轻往身上一缩,文瑞心满意足地说道:“那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是啊!只要有我煮东西给你吃,你什么都不会也无所谓,对不对?”虽然明白他想表达的真正意思,但是俐妍还是忍不住地调侃道。

    “不对、不对!你嫁进柏家之后,一切有金嫂负责煮给我们吃。”带着紧张的心情,文瑞藉此传达他的心意。

    似乎一点也听不出来文瑞的意思,俐妍直觉地说道:“这样金嫂好像太辛苦了耶!”

    这小妮子根本搞不懂他的话,唉!他干脆再说得更白话一点。“怎么会呢?金嫂盼着我娶妻生子已经好多年了,你嫁进我们柏家,她才高兴呢!”

    终于弄清楚文瑞话里的含意,俐妍心里窃窃一笑,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高兴有什么用?又没有人跟我求婚。”

    渐渐绽放出喜悦的笑容,文瑞小心翼翼地将俐妍转过身来,望着她的眼,深情缱绻地说道:“俐妍,嫁给我。”

    媚眼一勾,俐妍娇嗔道:“讨厌!哪有人家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求婚的?”平时说出来的话可以甜得腻死人,可是这么历史性的一刻,他却又一点罗蔓蒂克也没有,这男人的逻辑观念实在有待加强。

    仿佛没把俐妍的抗议放在心上,文瑞转身拿出放在西装里的珠宝盒,当着俐妍的面前打开盒子,径自说道:“此时、此地也许不适合,但是,我娶你的心就像我爱你的心,永不改变。”

    是的,此时、此地也许不适合,但是他对她的爱,却教她动容。抚过那每一颗光彩夺目的心,眼眶里不觉染上了一层感动的泪水。

    “它好漂亮,可是,它当戒指好像太大了点。”眨着泪珠,俐妍笑道。

    拿出项链,文瑞温柔地为俐妍戴上,“戒指圈的是手指头,项链圈的是脖子,为了安全保障,我要先圈住你的脖子,让你动弹不得,然后在爷爷的见证下,为你亲手套上戒指,教你永远跑不掉。”

    紧紧地抱住文瑞,俐妍激动地承诺道:“不跑、不跑,我一辈子都要赖着你,就算你想赶我,我也不跑。”

    “你可别忘了你说过的话,终其一生,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要赖着我。”

    伸出手指,俐妍笑着说:“我们来打勾勾,我不跑,你不跑,我们两个一辈子绑在一起,当一对神仙眷属。”

    将手指伸了出来,文瑞跟俐妍打了一个勾,立下誓约,“你是妻,我是夫,我们今生今世只属于彼此。”

    晚餐,暂时被遗忘,宣誓的吻,在厨房热情地燃烧了起来,但愿此生此世永远不分离。

    ☆☆☆

    喜悦的欢腾热闹了今晚的柏家宅第,为了庆祝文瑞和俐妍决心携手共度这一生,柏岩山大开香槟,一是为了柏家的第一件大喜,二是为了终于能了结自己期待已久的一桩心愿。

    “文勋,你去开爷爷的保险箱,将放在里头的那个红色盒子取出来。”

    对着柏岩山点了点头,文勋站起身来,便往柏岩山的卧房而去。

    转向俐妍,柏岩山拉起她的手,诚挚地说道:“丫头,你跟老爷爷我特别有缘,文瑞的车子没拦到,倒被你拦到老爷爷我的车子。建议你在周末夜拦车,你却夜闯柏家大宅。我想,这是老天特别的安排,它把你推向文瑞的怀里,就是注定要你当我柏岩山的孙媳妇。”其实在听过俐妍到柏氏的原因之后,他就知道她早晚会成为他的孙媳妇。怎么说,他也是文瑞的爷爷,他岂会看不出文瑞的伎俩,用这套拐老婆,这小子倒是满懂得什么叫“不择手段”,真不愧是他柏岩山的孙子。

    柏岩山的话除了当事人,还有司机老王,每个人都听得有些胡里糊涂。

    “爷爷,怎么没听你提过俐妍拦车的事?”这会儿一连串起来,文瑞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怪不得爷爷当初一听小混混是女孩子,叫他不用特别去察看,原来爷爷已经猜到那个人就是俐妍。

    “当初不提这事,是因为没有说的必要。不过,能因此促成你们两个的良缘,这说起来还真的是天意。”

    淡然一笑,文瑞摇头说道:“爷爷,你错了。”看了一眼身旁的俐妍,文瑞接着道:“我跟俐妍的缘份起于去年的一场庆功宴,在那时候,老天就已经将她推进我的怀里。”“对啊!”面对众人的惊讶,俐妍点点头说道:“不过,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柏文瑞。”

    听文瑞和俐妍这么说,文旭忍不住发出一阵唏吁声,“哇塞!想不到你们两个的事情,还可以追溯到那么久以前。”

    文旭一说完,文勋正好走回了餐厅。

    “爷爷,盒子拿来了。”将手中的红色盒子递给了柏岩山,文勋在文旭的身旁坐了下来。

    打开锦盒,柏岩山将它呈现在众人的眼下,“这三个戒指,是从我爷爷那一代一路传承下来。本来,这戒指只有一个,但后来随着我爸爸娶妾,增为四个。柏家一直是单传,所以这戒指便全部保留在我的手里。那年,你们父母亲他们飞机失事,遗落了一个,所以就由原来的四个减为现在的三个。戴上这戒指的人,就表示未来将成为我们柏家的媳妇,而这三个,刚好传给我三个孙媳妇,当然,我更希望以后你们能继续传承下去。”

    跟着,拿出其中一只,交给了文瑞,“文瑞,你现在当着大家的面,为丫头套上戒指,允诺你一辈子爱她、疼爱,绝不二心。”

    郑重地点点头,文瑞拿起戒指正想往俐妍的手指头套,文旭出声叫道:“大哥,你确定要娶俐妍……唉哟!”瞪着俐妍那笑得有些可恶的表情,再看着俐妍对他说话的嘴形,文旭马上改口:“不是、不是,大哥,我是说,终身大事不可马虎,你真的确定要娶‘夏小姐’为妻吗?”我的妈呀!这女人有够残忍,竟然狠狠地朝着他的脚用力一踩,本来是好心地想尽一点做弟弟的义务,提醒大哥别一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而娶了个可怕的小蛮女回家,哪里知道,话一说错,连带遭了一记铁脚功。

    “夏小姐?”从担心文旭不死心,到文旭的突然改口,文瑞心里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她叫夏俐妍,我当然称她一声‘夏小姐’啊!”没见过这么计较的女人,不小心叫错了也要算帐。

    “哦!我还以为你跟俐妍挺熟的。”这当中一定有什么他搞错的事情。

    “我……”

    “我跟他才不熟呢!”叫错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藉机搞破坏。“他熟的人,是我大学最要好的同学——寒梦琦。”转头向着柏岩山,俐妍话锋一转便道:“老爷爷,文旭跟梦琦感情好得已经论及婚嫁,而这件事的功臣还是我呢!若不是我教他怎么追老婆,他恐怕还躲在房里偷哭。”

    俐妍的话让文瑞松了口气,原来是他误解了。也好,这样他对文旭也就不会有任何的疙瘩。

    被俐妍这么一搅和,文旭开始头痛了起来,果然……

    “文旭,我怎么没听你提过你有个论及婚嫁的女朋友?”不结婚的时候,大家动都不动,一有消息,就共襄盛举,这些孩子是想累死他啊?

    “这个……”他对梦琦也许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可是论及婚嫁……那可还有得拼呢!

    “好啦!这种事没什么不好意思,改天把人带回来给爷爷瞧瞧,顺便当着大家面前替人家套上戒指。”

    完了!他就知道,挨了一脚已经够不能平衡了,这会儿又遭她暗算。唉!这女人还真的是得罪不得。

    看向文瑞,柏岩山说道:“文瑞,为丫头戴上戒指了。”

    在众人的见证下,依着柏家的惯例,文瑞用祖传戒指订下了俐妍的一生。

    “好了,从现在开始,丫头你要改口叫‘爷爷’,而文勋跟文旭也要改口喊‘大嫂’,其他的人请称呼一声‘孙少奶奶’,知道了吗?”

    大伙儿点了点头,柏岩山接着对文瑞说道:“文瑞,选蚌日子,我们好到丫头她家正式提亲。”

    “爷爷,日子我再跟俐妍商量。”

    仪式就此告一段落,柏岩山开口吩咐道:“阿金,可以上菜了。”

    “是的,老爷。”

    接着,整个餐厅陷入欢天喜地的喧闹声中……

    ☆☆☆

    “大嫂,总经理请你进去。”一走出文瑞的办公室,文旭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对着俐妍嚷道。

    不想叫就别叫,叫得那么大声,好像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似的。送了文旭一记白眼,俐妍起身走进了文瑞的办公室。

    无所谓地耸耸肩,文旭转头便往外走去。

    “柏副理,请等一下。”

    回过头来,望着佳乐,文旭回了一声:“林秘书找我?”

    “柏副理,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有件事想请教你。”快步地迎上文旭,佳乐客气有礼地说道。

    “什么事?”

    “听你叫夏小姐‘大嫂’,夏小姐该不会是总经理的夫人吧?”

    虽然搞不懂佳乐为何好奇这事,文旭还是回道:“快了。”

    “问你这个问题,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腼腆地微微一笑,佳乐状似尴尬地解释道:“你也知道,夏小姐是我的助理,为了工作品质,我难免对她要求严格,我怕……

    了然地点了点头,文旭说道:“你放心啦!我那个大嫂脾气也许躁了点,不过她人倒是公私分明,她不会为了这种事跟你过不去。”

    “这……”她依旧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

    “安啦!我大哥不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而且他们结了婚之后,我大嫂也有可能不会待在这里,所以,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这样就好了。”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没事了,柏副理,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挥了挥手,文旭无所谓地说道:“没关系。”接着人便往外走去。

    看着文瑞的办公室一眼,佳乐沉重地走回她的办公桌。前阵子,仔细观察他们的来往,好像没什么特别密切,她还以为他们两个也许才刚交往而已,怎知,他们已经订下了婚事。惨了!如果再不阻止,这件事恐怕是无能为力。

    这几天,她一定得说动夏俐妍跟她出去吃饭。

    ☆☆☆

    听着仲夏夜的海风呼啸而过,偎在文旭的怀里,感受着那种慵懒、满足的滋味,梦琦忽然渴望这一刻能天长地久。从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后,她对他的爱就不断地在增加。说她对他的年龄已经释怀,那绝对是骗人的,可是,在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他的年纪,渐渐在她心里模糊掉,那是因为他给了她放心倚靠的感觉。某一方面,其实文旭是个非常自傲的大男人,另一方面,文旭也是个非常天真的小男人。然而不管是大男人还是小男人,文旭都能牵动她的心。

    当他是大男人的时候,他会让她产生一种受宠爱的感觉,所以他的自信,成全了她满足于当个小女人;当他是个小男人的时候,他成全了她稳重的一面,看着他像个孩子般撒娇的模样,她会将他抱在怀里呵护。

    她曾经想过,如果文旭开口向她求婚,她会不会答应?一开始的时候,她不会拒绝,但是她会说:过一些日子再说。现在,她不再迟疑,她会很肯定地说:我愿意,因为她相信,他是她最幸福的选择。

    “梦琦。”轻柔地来回抚摸着梦琦的脸颊,文旭深情地呼唤着。

    “嗯!”

    “嫁给我好不好?”这句话,不只是因为爷爷的要求,其实他更是为了自己。努力了这么久,他不厌其烦地说道“我爱你”,可是对梦琦来说,那似乎只是一句例行性的陈述,没什么特别。然而对他来说,那不只是很简单的三个字,那代表的是他愿意用一辈子守候着她。

    正想过的事情,这会儿居然发生了,梦琦的心狂烈地想呼喊着她已经知道的答案,可是这乍来的惊喜,愣得她只能呆呆地坐着,不知该做出反应,很难相信文旭真的跟她求婚。

    面对梦琦的沉默,文旭的心开始不安地窜动着。说出去的话,是没办法再收回来,此刻,即使有着强烈的害怕,他也无法再回头。

    握住梦琦的肩膀,文旭转到她的前面,凝重的眼神,透着破釜沉舟的决心,认真地瞅着梦琦。

    “梦琦,也许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到半载,但是我相信,只要用心去看,几天的工夫,你就可以明确地知道对方是不是你一辈子的伴侣。我爱你,不只是表示我对你的感情,同时也表示我对你的认定,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意味着我对你此生不悔的诺言。”圈住梦琦的双手,文旭再度问道:“嫁给我好不好?”

    宛若从梦境苏醒,梦琦用力地点点头,许道:“我愿意!”

    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眼睛,真的吗?他有没有听错?

    刚刚是她不敢相信,这会是他不敢相信,天啊!他们两个对彼此还真的是一点信心也没有。

    “我——愿——意!”盯着文旭的眼睛,梦琦一字一字地说出她的应允。

    “你……”狂喜点亮了原本黯淡的神采,抱起梦琦,文旭发疯似地带着她拼命地转着圈子。不用再担心、不用再等待,梦琦已经答应要当他的新娘。

    “文旭,我都被你转晕了啦!快放我下来。”开心地随着文旭打转,梦琦笑着说道。

    “哦!”顿了一下,文旭赶紧将梦琦放了下来。看着她微红的脸庞,文旭紧张地问道:“还好吗?”

    “没事。”摇摇头,梦琦笑容满面地安慰道。

    突然将梦琦往怀里紧紧一抱,文旭激动地说道:“你已经答应嫁给我,你可不许再反悔哦!”

    直到这一刻,她才完全明白,她是多么地令他没有安全感。

    “文旭,我爱你,我要嫁给你。”

    紧绷的情绪,这时完全松懈了下来。喘了口气,做个深呼吸,文旭转而调皮地说道:“梦琦,那么今晚我们去饭店度蜜月好不好?”

    “度蜜月?”才说要嫁给他,他马上动起蜜月的脑筋,他的反应速度还真可以跟俐妍媲美。

    “对啊!这样我比较有安全感啊!”

    天啊!真亏他说得出口,“你有安全感,我可是一点保障也没有。”

    “怎么会呢?今天晚上度完蜜月,明天就带你回柏家套下祖传戒指,这怎么会没保障呢?”

    白了文旭一眼,梦琦一句话也不说。

    “老婆,好啦!先让人家度一下蜜月?”开始又搬出他的撒娇伎俩,文旭可怜兮兮地请求道。

    “不行。”

    “老婆……”

    干脆用嘴巴堵住了这个大麻烦,梦琦主动地献上她的吻。主动转被动,被动变主动,不能度蜜月,有个热吻来弥补也不错。灼热、缠绕,交缠的情火,声吟着愉悦的欲念,忘了天,忘了地,此时此刻,只有彼此的吻才是真实的拥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帅性淑女最新章节 | 帅性淑女全文阅读 | 帅性淑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