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龙女(上) > 第九章

龙女(上) 第九章 作者 : 寄秋

    梦姬……不,现在已改回本名的菲梦怒极地丢下手中的抹布,一身下人装束黑衣黑裙的她看来疲惫又狼狈,哪有一点以前百姬之首的美丽雍容贵妇样。

    “我受够了,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一直命令我做东做西的!”一大早她打扫完房间又叫她去抹地,现在还叫她去擦窗,她忙得腰酸背痛,连口水都没喝过。

    “凭我现在是你的顶头上司!”千草冷笑,作威作福的感觉还真不错,难怪这女人以前会那么跟。“动作快一点,别拖拖拉拉的。”

    手抆着腰的菲梦一脚踢翻水桶,“我不干了。”说完,她转身就走,任凭干草在她身后大呼小叫的说要上报管事,她也不理。

    爱打小报告就尽量去,她宁愿死也不要再过这种屈辱的人生。咬咬牙,她想起昨夜被风不群召去玩弄的情景,心中顿时满溢怨恨。

    都是那个姓童的贱女人害的!若不是她,鹰王不会对她失去兴趣、不会舍得责罚她把她贬为下女,她更不会沦落成风不群那老色胚的玩物,最可恨的是,跳下火山的童海儿居然没死,那个妖婆一定会使妖法。

    不过也因为那老不羞对她有着不良企图,她才能意外得知月の泪的下落,只是她不敢贸贸然地就跑去跟鹰王说,若被问起她是如何得知的,托出卖情的她恐怕也捞不到好处,王不会要一个被玷污过的女人。

    所以她打算忍气吞声的过着下人生活,等待最适当的时机再把秘密说出来,只是要怪以前得势时不会做人,现在人家有机会纷纷报复回来,整得她苦不堪言。

    她不想再忍耐了!现在全岛的人找月の泪找得快发狂,相信没人在意她是如何得知这点小事的。

    来到议事厅,她二话不说的就板进去,一点也不怕这个举动会触怒魔王,反正他们等会听到她要说的事之后,肯定把她奉若上宾都来不及。

    “我的王,梦姬有件事想单独跟王上说。”她用千娇百媚兼之楚楚可怜的声音说,只是看在曲隐、暴虎及刚回岛的鬼书生风不轮等人眼里,只觉得她大概是活腻了,才敢这样的肆无忌惮。

    “梦姬?”风炎魂看向曲隐,眉头不悦的皱起,“我不是叫你把那些女人都送出宫了吗?”

    “呃……”他照做了呀,前两天接到这个命令时他还吓一大跳,王居然要将后宫解散,只为了一个爱笑的小女人。

    不过他送出宫的都是左殿的那些姬妾,梦姬现在的身分是下人,不在他的“清除”范围之内。

    她赶紧说出来意,免得被赶出去。“王,我要说的这件事很重要,是关于月の泪!”

    也在场的风不群登时勃然大怒的起身吼道;“荒唐,凭你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下贱东西,会知道月の泪的下落。”

    菲梦看也不看他一眼,目光一迳盯着风炎魂,“王,我真的知道月の泪的下落。”

    风炎魂冷冷回应,“喔,那你说,它在哪里?”

    “要我说可以,可是王上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暴虎抢话问:“什么条件?”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呀,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谈条件。

    “立我为鹰后。”她骄傲的道出。

    “不可能。”

    “不可能!”

    后面这一声激烈的女音是……众人循声看向议事厅大门,居然是经年不在岛上的云栖公主!

    风云栖,是风炎魂同父异母之妹,他们的母亲是一对年纪相差十二岁也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因此兄妹俩在外貌上的神似度叫人不容错认,都相当出色。

    但是拥有女性特质的云栖公主更显娇美,织长雅致的匀称身材十分高姚,浑身散发贵族式的高雅气质,举手投足间尽是一族公主的高贵风范。

    她穿着曳地丝制衣裙,下摆是正面开高叉的人鱼装,修长的双腿一览无还的展露春色,足下至膝则是金丝编织的高跟鞋。

    拥有四分之一欧美血统的她发色偏向亮金色,双瞳是浅褐色,五官深邃立体,融合东、西方的美感,让人乍见她之际有眼睛一亮的惊艳。

    不过,她同样拥有令人不敢领教的刁蛮脾气,从不离身的皮鞭只要看不顺心就会出手,生性高傲又多疑,目空一切,除了鹰王外,其它人她一律不放在眼中。

    “你终于肯回来了。”风炎魂一看到这个妹妹就头疼,她走到哪里麻烦就到哪里,简直是跟某人一样……

    不,还是不一样的,海儿惹的麻烦通常都是无伤大雅、不带恶意的,反观云栖……若叫她破坏女王绝对是当之无愧。

    “不是你叫我回来的吗?”她不会承认其实是逮不到那名男模特儿才不甘不愿地返岛。注意力又转回菲梦身上,她睥睨地看着她,“你想当鹰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出身,鹰后这个位子你有那个**坐吗?”

    菲梦脸上青红交加,云栖公主的这番话算是踩到她痛脚了,她的确是不自量力了点,从来鹰族王者的后代都是近亲通婚生下的,血统纯正与否才是唯一的考虑。

    尽避这样,她还是不能认输!一咬牙,她改换条件,“是,我的确是没资格当王的法定妻子,但我不行,童海儿也不能行!若想知道月の泪在哪里,就杀了童海儿。”

    “童海儿是谁?”风云栖环顾众人,却发现大家的目光望向鹰王。

    没人知道面具下的脸庞正散发着冰冷怒意,风炎魂紧抿的薄唇轻启,轻轻询问,“喔,那么你想怎么杀了她?”

    “丢到海里……不不,她跳进火山口都死不了了,我看还是先找人轮暴她,然后再丢人地牢里,严刑拷打后活活饿死她好了!”这样才能稍稍纡解她心头之恨。

    “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恨她。”他的双眼微眯,掩饰危险眸光,

    “住在左殿的女人哪一个不恨!王,梦姬不敢妄想得到王的专宠,王只要像以前一样不要冷落了梦姬就好。”自信满满的她以为自己掌握月の泪的下落就可以为所欲为的狮子大开口,满心期待的再回到魔王的慎抱。

    谁知她这如意算盘是全盘皆错,不但要不到自己想要的,反倒还赔上一条命。

    “来人,就照她刚刚说的把她关进牢里。”

    “王……”菲梦脸色丕变,吓得脚软的瘫跌在地。

    冷笑的风炎魂蹲下身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拾起望向他满布恐惧的泪眼,“你听清楚了,就算失去整座迷迭岛,我也不会舍得伤害她一丝一毫。”

    在场的人闻言无一不倒怞一口冷气,这是他们的王吗?他居然宁愿失去江山也要保全一个女人!

    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出来替菲梦说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守卫把知道秘密的她拖下去,王若决定沉沦,他们只有跟着被灭顶。

    菲梦不住求饶,口里嚷着,“不要!懊死的不是我,是童海儿……”

    风云栖尖叫了,“谁来告诉我,哪个人是那个该死的童海儿!”

    “咦,有人找我呀?”

    说人人到,正牵着小狈出来散步兼撇条的龙涵玉一颗小脑袋探进门来。

    “哇,好热闹啊,还有新面孔耶!”她微笑的挥挥手,“新来的朋友你们好,我是童海儿。”

    倨傲的脸微仰高,风云栖轻蔑的打量着她,不消几眼即判定这个女人没有威胁性,她不是王兄向来喜欢的女人典型,像个小女孩似的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她会是王兄的女人,嗤,看来王兄一定是贪图一时新鲜罢了。

    “这个帅哥是谁,好面熟,我好像在哪里看过你……”龙涵玉看着风不轮似曾相识的脸庞,偏着头想凑近些却被风炎魂给抓回怀里。

    “不要这样看别的男人。”他会吃醋。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风炎魂的堂哥风不轮嘛,啧,才多久没见,你就长这么大了,不过长相都没什么变呢……”

    大伙又再倒怞一口气,她她她……叫鹰王什么?太大胆了、太大胆了!

    微愕的风不轮困惑地问:“你……认识我?”

    她嘴微张本想解释,但想想她是在风炎魂的梦里看过他,这说法大概没几个人能接受,所以就算了吧。“有听过、有听过。”敷衍带过。

    “好了,寻找月の泪的事就照刚刚讨论的决议去进行,你们可以走了。”重金悬赏的诱惑考验人性,相信有脑袋的人都会选择要钱而非一块冰冷的石头,除非持有者另有所图。

    “王兄,我才刚回来,一下飞机就赶过来看你呢!”风云栖娇滴滴的撒娇道。

    “对呀,你也没跟我介绍这个漂亮的大姐姐是谁。”最好不要是姬字尾的女人,她的心会酸,很不舒服。

    风云栖看了龙涵玉一眼,却无意搭理她,目光迳自看向风炎魂,眸意深深,感觉不像是对待兄长,而是看待情人的眼神。“我十分想念我俊美无俦的哥哥,想和他单独聚首,聊聊童年往事。”

    “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快滚回你的公主殿,别嗲声嗲气的惹人厌。”风炎魂的语气十分冷漠,一副懒得和她多谈的样子。

    “你就不问问我在外头有没有受委屈,都做了什么,是不是给你丢脸了。”哼!强敌在侧,休想她会安分地视若无睹。

    她移步款款地走上前,试探又矫情的只走两步,想看看他的反应。

    虽然他们是自幼一起成长的兄妹,可他始终不肯让她靠近三步以内,每每她刻意挑战他底线,结果都下尽如她意。

    “以你骄蛮的个性,谁敢来招惹你。”她不惹是生非就已算万幸。

    “谁说的,我在纽约曼哈顿剧场前就被人欺负了,你瞧瞧我的手都受伤了。”她满脸怨怼的掀起上臂薄纱,一道火烧过的焦灼痕迹尚未消退。

    “是谁伤了你?”风炎魂的黑眸倏地一厉,盯着她臂上不寻常的伤痕。感情不好是一回事,他可不容许鹰海盟的人被欺负。

    “他说是龙门的五行使者,排行第三的火使者。”什么男人嘛!居然不为她美色所惑,一把火就往她身上烧。

    “你挑衅他?”果然不出他所料,又是龙门的异能者。

    “哪有,我只是想包下整座剧院,不让人打扰我看歌舞剧的情绪而已。”而她还纡尊降贵的邀请他人席,只不过不准他携女伴同行。

    哼!脾气倒比她还大,说什么曼哈顿剧场属于买票进场的观众,她没资格派人挡在入口处,拦阻其它真正懂艺术的行家。

    这般大不敬的言语怎叫她能不发火,再怎么说她也是出身娇贵的魔族公主,岂容他一个低贱市民羞辱。

    心高气傲的她当然不肯放过他,立刻下令鹰海盟的随从给他一顿教训,好发泄心中怒气。

    谁知她带去的十名大汉竟然敌不过一个男人,被打得七零八落,鼻青脸肿,她气极地取出随身短刀,想一刀刺向他女伴。

    这时候一道赤红火焰突然袭来,她就这么给火蛇缠上玉臂,整条手臂差点废了。

    “你不晓得纽约是龙门的大本营,他们最忌不公平的事,你没烧死是你运气。”

    风云栖不快地扬起眉。“谁说是我运气,要不是有人救了我,今时今日你就少了一个亲人。”

    “谁救了你?”他倒想见识有谁能在异能者手中抢人。

    “小冰,站上前来,让鹰王瞧瞧你。”她颇为得意地轻唤,神情骄傲无比。

    一名头发枯黄,脸色微带憔悴的东方女子往前一站,凹陷的眼眶横过一条长约二十公分的丑疤,眼神无神地飘来飘去。

    “她?”看起来没什么才能,风吹便倒的单薄样,她能力抗龙门的五行使者?!

    “你别小看小冰,她只是没吃饱罢了,等你给她吃完一桶饭后,保证你会抢着跟我要人。”她挥挥手,要名为小冰的女子暂且退下。

    “是吗?你就这么把人带回岛,未经我的允许。”她未免太胆大妄为了,不把他放在眼中。

    风云栖的肩微缩了一下,伯他发怒。“我查过她的底细,她以前在黑人区混大的,母亲被黑人强暴才生下她,所以她有些愤世嫉俗,常找人干架,打架从未输过,是布鲁克林区的东方之凤。”

    “嗯哼,那你身后的老婆子又是谁?”尽带些外人进岛。

    她回过头,高傲的一睨,“西婆婆,是个厨娘,她烧菜的手艺一流,精通中菜料理,我在一家中烩餐厅发现她,硬是派人把她抢回岛上。”

    因为她烧的菜实在太好吃了,让人意犹未尽,而她死也不肯接受高薪聘请,说耍赖头三岁的小孙子,听以她命人直接劈晕她,省得啰唆。

    “你还真是有黑道作风,什么都用抢的,要不要连鹰王大位也抢去坐坐。”要是她为男儿身,肯定不手软。

    “王兄,你别把我看得太蛮横,等你吃了西婆婆煮的菜,你也会同意我未经过通报的行为。”她不要鹰王位,而是……后位,生下鹰族高贵血统的继承人。

    “我话先说在前头,你最好看好她们,要是有谁出了乱子,就算你是我的亲妹妹,也一样族规处置。”定不宽待。

    “干么说得这么严重,不过是两名不足挂齿的下人……你想干什么?”风云栖的语气忽地转厉,长鞭一出扫向前方。

    喝!好泼辣的鞭风,差点在她脸上留下记号。

    “我只是想认识一下朋友而已。”眼一厉的龙涵玉故作无害的道,跟老朋友叙叙旧下为过吧!

    不过她想跟人家“叙旧”,也得看人家认不认她。

    她伸手想碰小冰,结果小冰用埋怨的眼神瞪了她一眼便向后移了一步,不肯理会她,而白发苍苍的西婆婆驼着背,在她走近时倏地低下头,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死小孩,敢躲到敌人怀抱,死一千次也不值得救。

    “海儿,回来,别给我惹事。”风炎魂低声一唤,勉强压抑怒气。

    他在气风云栖的皮鞭几乎伤了他的人。

    龙涵玉蹦蹦跳跳地跳回他身边,拉起他的手直晃。“亲爱的风,她们可不可以给我,我觉得跟她们很投缘。”

    她叫他……亲爱的……脸上不自觉染上一抹笑意的风炎魂爱柔地看着心上人,她说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派人用核子武器把它射下来。

    “不可以!她们是我带回来的仆从,凭你这小贱种也敢跟我抢人。”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女人。

    风炎魂不悦了,“云栖,注意你的口气,我还没死,轮不到你当家主事。”一听她口出小贱种,他胸口怒火顿生。

    “王兄……”她不满地想上前,却因为两道凌厉的视线退缩。

    “煮饭婆子留下,另一个你带走,不得再有争议。”这小丫头太瘦了,需要彻底补一补。

    “什么,你……”牙一咬,风云栖忿忿难平地捏紧鞭身,很不甘愿地瞪大眼却莫可奈何。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云雨初收,寝宫里King-Size的大床上一男一女的身躯紧紧交缠,彼此都不住喘着气,一同回味方才那在天堂的滋味。

    风炎魂爱怜的啄吻着龙涵玉细汗满布的俏脸,“累不累?”

    她脸一红,在他肩上咬一口,“现在才问会不会来不及了。”感觉到他又起反应了,她脸色微变,“不要又来了,我好累喔,没力气了。”

    他满足的喟叹一口气,将她搂得更紧。“我怎么好像永远要不够你。”

    “你把一百人份的东西给我吃,我当然吃不完呀。”她意有所指的道,本来他有上百个姬妾,现在这么旺盛的欲望由她一个人包,她当然吃不消。不过她宁愿自己撑死,也不想分给别的女人一杯羹。

    “我想办法解决的。”努力克制欲望。

    她撑起身,警告地看着他,“喂喂,我告诉你,我可不跟别人共享男人的。一不卫生,被传染得病多倒霉。

    “我现在只有你。”

    望着他深情的瞳眸,她吻吻他受过伤的脸庞,“好,那就只有我。”月光朦胧由窗外透入,柔和了他脸上狰狞的线条,她喜欢他这样毫无遮掩的样子。

    “把梦姬放了吧,逐出岛就好,我不爱你这残暴的样子。”曾经他是个会为受伤的小鸟哭泣的小男孩,她想帮他把那个温柔的小男孩找回来。

    点点头的风炎魂感受着从坏死肌肤传来的酥麻电流,他以为他的半边脸没感觉了,内心有股暖流缓缓地迈向眼际。“好,那就不残暴。”

    一室的静谧宁馨,忽然被骤响起的敲门声给打破。他皱起眉一问:“什么事?”

    百蕊在门外回答,“鹰王,大公在大殿上等候。”

    风不群,那个老家伙这么晚找他要干什么?

    他起身着衣,边对床上慵懒的身影嘱咐,“乖乖待在床上等我,不许乱动。”听话的女人才能获得宠爱。

    娇软的女音回道:“如果我尿急怎么办,是憋成膀胱炎还是直接尿在床上,前者我不喜欢,后者我怕羞,你想我把床背在身上,是不是也算待在床上?”反正她没离开床一步,够乖了吧!

    “海儿……”她能不能一天不让他头痛。

    “吼!你瞪我,人家实话实说嘛!痹乖两个字真的很难写,你要不要先示范一遍给我看。”做人太老实也不成,他真是挑剔。

    “听话,等我回来。”

    嘟着嘴的龙涵玉是有些不太高兴,她不想当只长有翅膀却飞不高的黄雀鸟儿,那会扼杀她的热情和朝气,她的人生会变黑白的。

    看着风炎魂的身影消失,她顿感寂寞地叹了口气,“唉!我变成弃妇了。”怎么越来越不能忍受没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啊!

    但她是真的孤独吗?空气中隐约漾动着异样的波动,心情不太好的龙涵玉决定找某人开刀了。

    慢条斯理的穿上她被急切剥光而丢在地上的衣物,惹火的身材只要多看两眼就有喷鼻血的危险。

    “你捂着眼睛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没有从头看到尾,小心针眼先生找上你。”她的无限春光呀!全便宜这个爱算计的守财奴了。

    嗤声很轻,似在嘲笑她的稚语。

    “我说淳哥哥,你日夜跟着我不烦吗?你没发觉我们家鹰王哥哥已经起疑心了?”人呀!真的不能太迟钝。

    “起什么疑心?”迟疑了一会,夏侯淳现身了。

    就知道瞒不过这个小魔女,早知道就在看完好戏后落跑,省得现在被人逮到没买票。

    “你的隐身术的确很厉害没错,但是细微的呼吸和存在感对敏锐的人而言,只要多用点心就察觉得到。”而他隐藏不了自身独特的气息。

    风炎魂只是怀疑,不时望向空无一人的角落,时而颦眉,时而生恼,三次中有两次险险中断他们正在……呃,相好的举动。

    他没声张只是在等待最佳时机,好一举找出差点让他成不了好事的原凶。

    “你是说他发觉我了!”看样子他下次要离远点,尽量不……呼吸。

    “你说呢?”

    “哼!我要看得出来就不用为你这个小魔女出生入死,一整天淳哥哥、淳哥哥地喊得我心惊胆跳……”蓦地,他似想到什么的睁大眼。“你叫我……淳哥哥?”

    “我不叫你淳哥哥要叫什么,夏叔叔还是侯伯伯?”她故意装童音,瞎叔叔、猴伯伯的喊得好不热络。

    空气中传来掐住气管的喉音。“小魔女,你几时恢复记忆的?”

    这个死小孩,搞出这麻烦害他们五行费了好大一番工夫,才打听到她的下落及状况,知道她失忆,为了怕吓到她还不敢贸然的来寻她,又大费周章地迂回守护,哪知三两下就被她看穿了。

    “喔!说来话长,我……”

    了解她个性的夏侯淳连忙低声一喝。“长话短说。”

    “短?”好吧!三句话了结。“鹰身盘龙体,陰阳错乾坤迷,雷光电闪得天光。”

    欸欸,跟门主说的话一模一样耶!

    当初经过门主大人大发慈悲开示过后,他们大概明白这段话的意思。

    当两人结合的那一刻,男不是男,女不是女,他们是陰错阳差的龙凤配,当刹那的灵光一闪,所有消失的过去全回来了,一波波如潮水地找回自己。

    他眼带忧心地望着她,“小魔女,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正偷偷想施展瞬间移动的她蓦地一顿,笑眯眯回道:“我投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龙女(上)最新章节 | 龙女(上)全文阅读 | 龙女(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