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龙女(上) > 第十章

龙女(上)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说,只要我退位,你就愿意拿出月の泪?”

    嘿嘿好笑的风不群看着大殿上鹰王的宝座,眼露垂涎。“你不要再演戏了,我早知道你会严刑拷打梦姬那个贱女人,问出月の泪在我这里,哼,说什么要杀了她,根本是掩人耳目之举,与其到时被你攻其不备,不如我自个先出招。”就看他敢不敢接招了。

    “父亲,你……”风不轮脸色变得难看,为难的目光游移在他十五岁时宣誓要效忠的鹰王及亲生父亲之间。

    戴着面具的风炎魂让人猜不透他内心正在想什么,“叔父,你也太天真了吧,你凭什么以为我会为了月の泪就放弃王位呢?”

    他闻言倒是自信满满,“你只有接受一条路,没有月の泪,你这王位也形同虚设,届时火山爆发,如同庞贝城一般全城将被埋入灰烬,相信你也不会乐见这样的结果。”

    他说的没错。风炎魂心情沉重的暗忖着,叔父是有备而来,他既然敢亮牌,就是有把握他一定会妥协。

    “我要先确定月の泪是在你手里。”看到东西,要动手也比较方便。

    风不轮冷笑了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想要硬抢,我的暗夜杀手也不比你的影子军团逊色。”

    “总之,你先把东西拿出来,我得确定月の泪安然无恙。”

    “它不就在这吗?”

    风不轮身后的四名杀手戒备地护在主子四方,等他从胸前拉出一条小指粗的钢炼,上头嵌着一个十公分大小的金刚石雕制成的盒子,透过透明但上锁的盒身,众人清楚的看到月の泪的确在里头没错,隐隐发着银光。

    “就算你抢到宝盒也没有用,没有正确的密码是打不开,强行撬开的话可是会爆炸的……呃,为什么会这样!”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只见金刚盒里的月の泪像通过一层泡沫似的穿透盒身,以极快的速度笔直飞到殿门边一个女子的手上,猝不及防的风不群压根来不及反应。

    这一手“隔空取物”的特异功能,当然是出自超能者龙涵玉了。

    “哈,没错没错,小炎炎,我帮你鉴定好了,这个真的是月の泪!”

    轻松微笑的龙涵玉甩抛着手中的月の泪,好像它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端午节玩耍沙包,看得曲隐等人冷汗直流。

    “你……你……快把月の泪还我!”

    “啧啧,我说这位阿伯,你脑袋里是装大便还是精虫啊,我看两者都有喔,随便想都知道我不可能会还你,对了,不要说我抢了你的东西,这个月の泪就当作是你送我的谢礼好了。”

    “放屁!我干么要送你什么谢礼,我要杀了你这个妖女!”风不群气坏了,他朝自己的手下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杀了龙涵玉,不用手软!

    “我提醒你要保住小命的谢礼呀,看看你的胸口吧,再过五秒恐怕就会多一个大洞了。”她凉凉的开始倒数,“五、四……”

    他一见大惊失色,五厘米直径大小的微型炸弹不知何时被启动,闪着警示的红光,他连忙七手八脚的脱掉钢炼往前一丢,砰的一声,千钧一发间躲过粉身碎骨的命运。

    但这声爆炸也引爆了两方人马的激烈肉搏,两个暗夜杀手左右包围龙涵玉,风炎魂身形极快的来到她身边,为她挡去凌厉的攻势。

    龙涵玉左躲右闪,当作是在躲猫猫似的玩得不亦乐乎,银铃般的笑声连连。

    只有风不轮不知如何是好地退居角落,他不知该加入哪一边为谁作战。

    “海儿,不要玩了,快把月の泪给我!”毫不留情的以对方的刀刺死一名暗夜杀手,风炎魂朝她喊道。风不群要的是月の泪,只要月の泪不在她身上,她就安全了。

    “喔,那你要接好喔。”她做出投手的投球姿势,“中间位置偏右……哎呀,暗号打错造成暴传啊!”

    “吼,你还玩!”砍死一名暗夜杀手的暴虎忍不住暴吼一声,妈的,要不是她是老大的女人,他一定冲过去扭断她的脖子。

    月の泪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缓缓滚向墙角。

    风炎魂和风不群见状都飞身扑过去,不过还是慢了一步,会瞬间移动的龙涵玉早了一秒钟捡起,放在手心中呼了一口气,“这球算界外啦,幸好幸好。”

    “海儿,小心!”风炎魂见风不群出手狠绝地攻向她,来不及搭救的他急声一喊。

    她却只是拾眼瞄了风不群一眼,嘻皮笑脸地道;“你抓不到我!”话声未完,人倏地消失,来到风炎魂身边。

    在大伙惊愕的目光下,她猛地一掌拍向他——

    “鹰王!”曲隐和暴虎转过头来,磨牙霍霍地看着她,“你这女人到底在干什么?!哪一边的啊你!”

    风炎魂扶着自己的额头,感觉到一阵热逼走全身,夹带一股平静但强大的力量与他的灵魂融为一体。

    她掏掏耳朵,“你们那么大声干么,我刚已经达阵了耶,得分成功,你们应该把我抬起来欢呼才对,还凶我!”

    “得分?”

    潜到她身后的风不群猛地一把擒住她的手反剪在后,“快给我月の泪!”

    她反手一个擒拿挣脱了他的掌握。“阿伯,你真的很想要的样子耶,不过不好意思来不及了,月の泪已经在我们小魂魂的脑袋里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三日后,鹰神山上的火山口旁,搭起一座媲美鹰神祭时的祭台,毕摩祭司朗声念完一串古老咒文,宣布开始献祭。

    火山口滚滚翻腾,炽烈的蒸气噗滋作响,只见龙涵玉不知在跟谁说话的又点头又摇头,嘴吐着跟方才祭司口中的咒文一样古怪的语言,叽哩咕噜地说个没完。

    “嗯嗯,我知道啦,你老人家就不要再碎碎念了,现在要开始献祭,你就再忍耐一下。”

    一旁的暴虎用手肘顶顶曲隐,“她在跟谁说话啊?”

    “听说是她干爹。”也就是火鹰之神。

    “喔。”摇摇头,一脸说不出是佩服还是不敢相信的神情。老实说,三天前再次见识到她的本事后,他算是彻底服了她了。

    她将月の泪打人鹰王的体内,成为他骨血的一部分,王于是拥有一股控制火山的力量,那天只见鹰王长啸一声,火山竟惊怒而起,喷出火烫熔岩,火山爆发的低隆声响肖似鹰鸣,似在呼应王的啸声。

    鹰王当场又再长啸,火山转而低鸣,声音及喷势逐渐缩小,他从此货真价实的成为迷迭岛不可或缺的王,百姓对他的畏惧里如今增了一分景仰。

    风不群见大势已去,仓皇之间当机立断的撤退,不再恋栈,早有准备的他当然留有后路,登上停在议事厅外的直升机逃逸,目前鹰王正加派分布在全世界的鹰海盟帮众寻找他的下落。

    鹰王虽有了稳定火山的力量,不过毕摩祭司在卜卦后宣布仍是要举行献祭,以拥有异能的王族血脉献给鹰神,不用多,一小杯血即可,象征王的后代与火鹰之神血侞交融,神恩永庇迷迭岛。

    风炎魂登上献祭台,拿起一把锋利匕首在指上划了一口子,滴血进火山里。

    顿时,原本像锅热汤的熔岩平静无波,围观的众人莫不欢呼起来——

    “鹰王万岁!鹰王万岁!鹰王万岁!”

    他高举双手,示意群众噤声。

    他朗声一喊,“天佑迷迭岛!”

    四周又是响起一股欢欣雷动的欢呼声,接着鼓乐声骤起,有人抬来一桶桶的酒,男男女女们围成几个圈圈喝酒跳舞起来。鹰神祭到现在才算是圆满完成,大伙当然要好好庆祝。

    “王上,老朽尚有一事禀报。”

    正看着龙涵玉和几个岛民快乐跳舞的风炎魂,眼神未移动分毫地应了声,“嗯,你说。”

    “圣女塔莉亚她……恐怕时日无多。”

    站在风炎魂身后几步的风不轮不经意闻言,嘴边的微笑倏然消失,他专注聆听两人的对话。

    “怎么回事?”风炎魂皱起眉,“她不是不用再修炼月の泪,应该是可以好好休息才是。”

    毕摩祭司摇摇头,“圣女心力耗尽,太仓卒心急修炼下以致伤筋损脉,依老朽评估,她可能拖不过这个冬天了。”话中尽是哀伤,塔莉亚是个沉默又温柔的女人,她虽是风不群的女儿,但从小就被选为圣女的她相当识大体,一切以迷迭岛的前途为重。

    “真是可恨,哼,说起来一切都该怪龙门,要不是他们偷走了月の泪,塔莉亚也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他叹口气,“毕摩祭司,你还是要尽一切力量救治塔莉亚,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这是当然,我的王,但老朽不得不提醒王一件事,我们必须尽快选出下一代圣女。”

    就算再怎么舍不得塔莉亚,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下一代的……圣女?”他一愣。

    “是的,鹰王,你该立后生子了,养育后代是你责无旁贷的义务。”

    “王要立后?”经过的暴虎刚好听到的惊呼出声。

    “立谁为后?”

    一旁有人问。“云栖公主吗?”

    另一个没听到话头的人插话道:“她已经好几年不参加祭典了,觉得无聊又低俗。”贵族品味就是不同凡响,他明明觉得大家一起喝酒跳舞很开心啊,看看现在场中央的龙涵玉玩得多快活,有他们迷迭岛人的精神。

    音乐声慢慢停了,众人也停止了鼓噪,一个正倒着酒的男人没发现自己的酒杯满了出来,这诡异的气氛从圆的外围往中心点传染而去。

    “咦,大家干么不跳了,还一直看我?”莫名其妙的龙涵玉搔搔头,目光正好遥对上风炎魂的。

    呃,他干么笑得人家心里都发毛了,那种算计的笑只有奸臣才会有耶!

    是该立后了,她,将会是他唯一的妻。

    【待续】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龙女(上)最新章节 | 龙女(上)全文阅读 | 龙女(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