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别哭,我疼惜你! > 第十章

别哭,我疼惜你! 第十章 作者 : 莫颜

    “咦?你要去美国?”

    午餐时间,冥云香和殷正石一块在附近的餐厅用餐,美好时光却因为殷正石的一句话而中止。冥云香呆住,因为殷正石告诉她,将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

    “上回郑大队长就是来跟我谈这件事,受洛杉矶警方之托,我要去帮他们搜证。”

    “搜证?搜什么证?”她问。

    “洛杉矶警方抓到一个连续杀人犯,本来该判死刑,但是嫌犯的律师辩称他有精神疾病,杀人是不得已,请求免除死刑,改判进精神疗养院。美国警方很紧张,郑大队长受美国刑警之托,找上我,希望以我的权威和专业,去证明那位罪犯没有精神病。”殷正石简单地跟她解释,希望她能谅解。

    “你又不是精神科医生,如何证实那犯人没有精神病?”

    “-忘了,我是哪方面的权威?”

    “人体科学啊!”

    “正确的说,是人体科学特异功能。”

    她蓦地恍然大悟。“该不会那罪犯有特异功能?”

    “美国警方对那位犯人进行了好几次的精神测试及测谎,仪器数据都显示他脑神经异常,并通过了测谎,-知道的,美国很重视科学证据,只要无法证实他精神正常,就定不了他的罪,而警方怀疑那人具有影响电子仪器的能力。”

    “耶?”她像听传奇故事那般讶异不已。“影响电子仪器,他会通电吗?”

    他摇头。“不知道,但我会去查清楚。”

    她呆了好一会儿,想不到人体科学研究中心还可以帮助打击犯罪呢,可是想到他要离开,她就好不舍。

    “何时走?”

    “明天。”

    她呆住,立刻垮着一张脸。明天走,今天才告诉她?

    大掌,轻轻覆盖住她的手背。“本来想早点告诉-,但找不到时机。”

    她恍然大悟,殷正石所谓的没有时机,是因为前几天他们玩捉迷藏,就玩掉三天了。

    好吧,情有可原。

    “去多久?”

    “我想,半个月或一个月跑不掉吧!”

    她做了个深呼吸,两人才刚进入蜜月期,他就要离开这么久,禁不住气恼,手上的汤匙搅着盘里的食物,却再也没食欲了,半个月以上不见面,她舍不得呀!

    突然灵机一动,她开心建议:“带我去不就得了,只要我去读读那人渣的心,就晓得他是装的还是真的啊!”

    “那可不行。”殷正石立即沈下脸色。“-绝不能曝光,也不能让别人晓得-会读心,因为不知道会引来什么麻烦,对一些有心人来说,-是最好的犯罪工具,我不答应。”

    “可是──”

    “不行!”

    他一坚持起来,比石头还顽固,说这人理性,她反而觉得他是霸道。

    她正要继续抗议,但下一秒,她读到了殷正石内心的想法,原来他是为了保护她,所以才会坚决反对到底。

    心窝暖暖的好感动,这人啊,就是不肯把心里想法告诉她,真是爱面子,既然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她若再坚持下去就是无理取闹了。

    “好嘛……我不去就是了。”

    殷正石松了口气,他故意让她听到内心想法,施点小计,果然奏效,只不过……唉,欺骗她的事再添一笔,以后让她晓得真相,这帐可算不完了。

    他要去洛杉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也许此行可以让他找到能力消失的方法,那个罪犯正是关键,有助于他的研究。

    “我很快就回来,乖乖等我。”他握住她的手,向她保证。

    冥云香点头。“我一定会等你的,你自己也要小心喔。”

    “我知道,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忍耐点。”

    见到丫头听话应允,他便放心了,午餐时间在愉悦的气氛下度过,隔天,他便搭飞机飞往美国。

    他以为一切都会按照他所安排的进行,可惜他忘了冥云香的顽皮本性,如果他晓得这一走,她会自作主张离开研究机构,那么他绝对会把她带去美国,并绑在身边好好看管。

    但很遗憾,他是读心能力者,不是预言家,在他离开三天后,冥云香也离家出走了。

    她的离开,肇因于她有了一个全新的目标,便是不想再消极地过日子,为了所爱的人,她必须赶快找出让能力消失的方法。

    殷正石走后第二天,她反复思考,下了这个重要的决定,时间还来得及,离二十岁的大限还有两年多,她还有时间。

    她可没有不告而别喔,离开时,她在公寓留了封信给殷正石,跟他坦白自己离开的理由,全是为了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信中也坦承她可能活不过二十岁,所以她非努力争取活下去的机会不可。

    首先,她要回东部老家,看看奶奶留给她的东西和遗书,再决定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还有,她很想念姊姊云水,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找到解决方法了吗?

    她们姊妹分开之前,曾相约若有消息,会写信回家里,只要回到东部老家,就可以收到对方的信,也知道对方在哪里。

    就这么决定了,她带着简单的行李,还有这段期间当实验对象所赚来的钱,踏上了返乡之旅。

    ******bbs.fmx.cn***

    半年后。

    南台湾高雄的冬天,刮起一波寒流,冻得人十指僵硬。

    快过年了,街上的年节气氛越来越浓,冥云香刚结束面包店的打工,正准备回家。

    “云香,这些面包-带回去吃。”年轻的面包店老板,将烤好的艾草面包、红豆面包及香蒜汉堡,装在袋子里递给冥云香。

    “哇~~好香喔,谢谢老板,我的晚餐有着落喽!”冥云香开心地接过,漾开花般的感谢笑靥。

    “这怎么行?光吃面包当晚餐,营养不够啊。”

    “才不呢,自从人家来老板这儿打工,胖了好几公斤呢,安啦!”说着,她忍不住先咬了一口香Q的艾草面包解馋。

    “-还是快交个男朋友嫁人算了,让老公养不是很好?”年轻老板含情脉脉地望着她,传递腼-的情意,但冥云香假装瞎了眼没看到。

    “人家有男朋友了。”她心知肚明老板暗恋她许久了,但总是故作天真糊涂。

    其实,她之所以选在这家店打工,也是看上老板对她很好,会对她特别优待,除了每日的面包奉献,还有优渥的薪资,她虽然高中没毕业,但薪水却跟其他那些有高职或专科毕业证书的员工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她愿意继续待下来的原因,但同时也造成了其他员工的不满。

    “-说有男朋友,但从来没见过-男友来看-,掰的吧!”

    冥云香瞧了说话者一眼,小名阿香的刘玉香,比她早进面包店工作,一向对她不满,原因当然是出在老板对自己比较好,所以对方吃味了,重要的是,对方暗恋老板。

    冥云香笑笑。“是真的,我男友人在台北,他是大忙人,所以没空。”她已不像从前那么容易冲动易怒了,因为她已经满十八岁,是大人了,大人有大人成熟的做法,不跟小家子的女人一般见识。

    阿香才不信,她和一票员工都很不满老板对冥云香特别好,对方不过才来两个月,连高中毕业证书都没有,凭什么可以得天独厚?

    同样是“香”字辈的,待遇却差那么多,说自己有男友,却又对老板暧昧地笑,分明是花心。

    其他人也故意帮腔。“秀一下和-男友的合照吧,讲这么久了,却连一张照片都没看到。”

    “我说过了,没照片。”

    “真的假的?”

    “是真的,我和他一直没机会照相。”

    “出去玩总会照吧。”

    “我们约过几次会,但没一起玩过。”她很老实地说,因为整天当实验白老鼠,殷正石又三天两头参加会议或出差,根本没机会,就算有,也不知不觉在抱抱和亲吻当中度过了。

    “少盖了,-根本没男朋友吧,说什么博士,又是科学家的,他多大年纪啊?”也许她长得美,但刘玉香等人绝不相信高中没毕业的她可以交到这种优质男人,说交到有钱人或是暴发户还差不多,甚至去当人家的情妇还有可能。

    念到博士,又有身分、地位的男友?别笑死人了。

    冥云香很清楚她们的想法,但她一点都不生气。

    “他三十一岁了。”

    “天呀,大-十几岁耶,好老喔!”

    “才不呢,他很成熟稳重。”

    “那他长得如何?”

    “说真的,他挺斯文的,不过他老是忘了理发和修胡子,看起来有点邋遢。”

    那就是很丑了,不然就是她骗人,故意对老板亲切,占一些小便宜,但又假装自己有男友,好让老板不敢对她有进一步的奢想。

    这种利用美貌占人家便宜的女人,最可恶了!

    “大家都不相信-有男朋友,除非亲眼看到,叫-男友来给大家看看吧!”

    “可是他很忙。”

    “总会有假期吧,我不信一天都不行,连个年假也没有?”

    “这……”她回答不出来了。

    见她犹豫,其他人更认定她是瞎掰的,刘玉香就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好让老板看清楚,这女人不爱他就算了,还说谎。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僵,老板忙出来打圆场。

    “好了好了,这不重要,云香,快回去休息吧,别把肚子饿着了。”太好了,她没男朋友,表示我还有机会。

    冥云香心下伤脑筋,她懒得理那些好妒的女人,也不想戳破她们是因为嫉妒和小心眼作祟,才会刁难她。若是以前,她会故意使用读心能力让她们难看,但是她答应过殷正石,绝不这样伤害别人,连一点点都不行,所以她忍了下来。

    不过刘玉香说得对,她实在不该利用老板对她的好,明知老板暗恋她,还故意给人家希望,好得到较多的好处和薪水,也难怪引起众妒。

    “谢谢老板,那我回去了。”不理会其他女人的白眼,她走出面包店,心下开始做另外的打算。

    在这家店待了快两个月了,她把赚到的钱拿去各家大大小小的寺庙求神问卜,期望突然发生奇迹来让自身的能力消失。

    起初,她也曾去医院检查脑波、看神经科及精神科,看看医生可不可以帮她找出原因,但由于她的症状并非生病,所以看一般的医生是没用的,得到的答案当然是一切正常。

    后来,她决定试试非科学的方式,去拜访大家口耳相传或是坊间有名的一些神医或神卜,期盼借着非科学的力量,帮她找出办法,但到目前为止,她是失望的,有时候她自己都比那些号称神医或神卜的人还厉害,甚至还戳破他们的伎俩。

    拿着老板送的暖烘烘的面包,抱在怀里取暖,也顺便保温,免得刚出炉的面包冷掉,就不好吃了。

    走在街上,她在路边的饮料店点了杯姜汁奶茶外带,然后坐在行人椅上,喝一口热呼呼的姜奶,再咬一口刚出炉的面包,虽然是平民食物,却让她感到好满足。

    天气虽冷,但她喜欢坐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偶尔听听他们的“心声”。

    ──我终于找到-了。

    冥云香顿住,抬起头,左右张望,刚才……在众多喧嚷的心声中,她好像听到了什么?

    ──竟然敢给我离家出走,臭丫头!

    冥云香吓得跳起来,不会吧?难不成是……是……

    ──-以为天底下,还有谁可以用心电感应跟-说话?

    殷正石!她兴奋地到处张望,但是始终没见到人,天呀!他找来了,这真是一件大惊喜呀!

    ──亏-还想得到我,没叫错名字。

    人呢?在哪里?

    ──不告诉-!

    咦?

    兴奋之余,她终于发现不对,这感觉,怎么好像殷正石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当然知道!

    夭寿~~她再度被吓得差点泼倒姜汁奶茶。

    “完了完了,我不但会读心,现在还可以跟人对话,我病入膏肓了,搞不好不到二十岁就要夭折了。”

    她吓得直发抖兼冒冷汗,嘴里喃喃自语着,因为害怕,半年来累积的压力和不安终于溃决,逼出了许久不曾掉下的眼泪。

    原本就怕冷的她,因为心寒更觉得身子好冷,直到有人一把抱住她,将她圈在温暖熟悉的怀抱里。

    “傻瓜,-才不会夭折!会活到七老八十!”

    冥云香抬头,盯着睽违半年的他,泪眼婆娑。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跟-一样,也可以读心。”

    终于说了,好不容易找到她,他第一件事就是跟她坦白这个秘密,当他从美国回来,发现了她留下的信,当场几乎快气疯了。

    他费尽千辛万苦为她找到活下去的方法,她居然选择在这个时候给他离家出走,他怎能不气她的莽撞和不用脑筋?所以他才会选择用这种吓人的方式出现在她面前,不过在瞧见她苍白的脸色及快哭的神情后,他心软了。

    他就是舍不得见她掉眼泪。

    冥云香还傻呼呼地瞪着他。“你……也会读心?”

    ──对,不只-有问题,我也有问题,我们是同病相怜。他没开口,直接用心语跟她对话,就是最好的证据。

    ──怎么可能?她无法置信。

    ──不然-以为我是如何跟-对话的?

    ──啊……

    ──懂了没?

    ──天呀!

    殷正石早知她会受到惊吓,只是没想到,这丫头一被吓到,就连智商都变低了。

    突然,他发现不知何时周边围了一群路人,正对他们指指点点的。

    “他们在干么?只有表情,没有讲话。”

    “在演默剧吗?”

    “最近流行街舞,大概是街头表演吧!”

    “我觉得女生演得较好,男生太ㄍㄧㄥ了。”

    “也是,他从头到尾只有一种表情,不像那女生,已经变换好几种惊讶的表情,虽然不知她在演什么,但挺好笑的。”

    殷正石黑了半边脸,他可没兴趣被人当成表演看,此处不方便交谈,于是拉着她要走。

    “跟我走。”

    ──你真的可以听到我在想什么?

    “对。”

    ──我的妈呀……

    “-要叫基督阿拉爹娘,谁都行,但请-用嘴巴说。”

    ──为什么?她皱眉。

    “因为我不想被人当成路边的神经病。”

    ******bbs.fmx.cn***

    殷正石并没有立刻把她带回他所暂住的饭店,因为知道她饿了,而面包并不是正餐,他也不准她以面包果腹,于是先带她去大吃一顿,然后带她去买新衣服。

    不用问,他也知道她过得很辛苦,读心能力最讨厌的地方,就是什么事情都会知道得一清二楚,连她肚子饿都知道。

    采买结束之后,他带她回饭店。

    冥云香洗了个舒服的澡,好久没泡澡了,她住的地方只能淋浴,难得有按摩浴白可以痛快地享受泡澡的乐趣,但她没耽搁太久,因为她急着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殷正石会读心,这件事太令人震撼了。

    洗好澡,她换上新的休闲服,坐在殷正石面前等着想知道更多事,早忽略了殷正石的怒气。

    “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先跟我解释,为什么不告而别?”

    “我信上都说了原因啊,而且我没有不告而别,每个礼拜我都有写信给你报平安耶!”

    来了!许久未见的招牌扑克脸又出现了,他瞪人的样子,让她既怀念又怕怕。

    殷正石一语戳破她的借口。“-觉得说这些理由,就可以敷衍我吗?”

    她窒了窒,明白他的意思,对一个具备读心能力的人来说,表面话都是没意义的,因为他早明白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她虽然定时写信给他,但信上没注明地址,而且她也怕他阻止自己的单独行动,说穿了,她是一意孤行,才会不告诉他就离家出走。

    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她全被看透了,一时支支吾吾,说不出辩解的理由,禁不住埋怨。

    “你可以知道我想什么?怪了,为什么我就读不到你在想什么呢?”

    “因为我可以反制-,所以-读不到。”

    “耶?”她瞪大眼、张大嘴,光是今天就不知被他吓了几次了。

    “你说你可以……”不待她说完,殷正石立刻回答。

    “对,这正是我来抓-的原因,-的事我早知道了,也很清楚-的背景及离开的原因,我现在已经找到了可以让我们能力消失的方法。”

    “什么?”

    殷正石开始试图用最简单的话解释给她听。

    “人脑里有一个部位,经过训练开发以后,会开始活化,一旦活化以后,其能力就会被激发,我的反制能力,就是长期训练出来的。”

    “喔。”

    “心灵是大脑神经网路运作的结果,它是有物质基础的,是这个复杂体系运作产生的新现象,所产生的功能,并不只是其『部分』所产生的功能所能表达的。”

    “喔……”

    “我举一个例子来说,电脑是由电晶体、电阻、电容、二极体这些东西所组成的。本来,一个电晶体,就只能将讯号放大,但把六个电晶体做适当连结以后,可以产生『记忆』这样一个新的功能,就不只是可以放大了,而可以将零跟一的资讯『记忆』起来。同样的,如果用一百万个电晶体,做智慧型的组合,形成一个微处理器,那它的功能就更大了,可以做逻辑运算、加减乘除、开方、对数、函数等很多复杂的函数运算,因为经过适当组合之后,它反而有新的功能产生,我们的读心能力,就是这样来的。”

    “……”一只母牛,在听他弹琴,而母牛的表情,是呆滞的。

    这件事果然很难解释清楚,也不能怪她,因为她不是科学家。

    “这么说好了,我找到了启动特异功能的关键点,也就是说,我只要找出-的关键点,利用科学仪器来抑制它,-就会变成正常人。”

    “真的?”母牛终于听懂了。

    很好,他就是喜欢看她活泼的表情,非常逗趣可人。

    悄悄拉近两人的距离,搂住小家伙的纤腰,发现她该死的越变越丰满,轻易就撩拨起他男人的欲望,把半年来累积的怒火,变成了欲火。

    冥云香还处在脑袋轰轰然的惊喜当中,但又深怕是一场空。

    “你确定可以帮我消除……就是那个什么关键点?”

    “当然,我已经做过活体实验了,还记得美国那个杀人犯吗?”

    她用力点头,全神贯注地做个好听众,听他说书。

    “那人的确具备影响测谎器及电子仪器的能力,但是当他在发功时,同时也暴露了关键点,我给他打了麻醉针,送进脑波转移……就是一种仪器里面就对了,实验证明,他再也不能发功。”因为,对方最后被成功定罪,送上电椅。

    不管殷正石说了什么,讲了一堆,冥云香只知道,她可以变成正常人,这就够了。

    她兴奋到颤抖,必须要好好抱住他,才可以让自己不抖。

    “开心吗?”

    “嗯!”她点头,开心到眼泪都流出来了。

    “怎么哭了?”

    “因为……因为人家……”她是太高兴知道自己有救了,也因为太想念他了,加上这半年来的寂寞和不安,积压的情绪一股脑儿地全发泄出来。

    他在她嘴上啾了下,温柔低语:“不用说,我都明白了。”

    “呜呜呜……”她抱紧他,像个小孩子一般对他撒娇。

    ──乖,不哭喔,我心疼。

    他温热的唇吻干她的泪,柔情的心语传进她心里。

    抱着她,两人一块躺在床上,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安慰她,手掌滑到她胸前的扣子,一一解开,抚上她滑嫩的肌肤,发现她的胸部果然发育得更丰满了,她也比半年前更有女人味。

    身子一热,他的索求变得急切而占有,像把猛烈的火,要把她燃烧殆尽。

    她虽然被他摸得脸红心跳,但大脑的运作还没进入浑沌状态。

    “正石……”

    “嗯?”

    “明天……就回台北?”

    “对。”

    他的吻一路延烧到她的耳根和颈子。

    “那……在走之前……拜托你一件事……”

    他不用问,就读到了。

    “去面包店给-朋友看我?”

    “嗯,我想……炫耀一下……气死……那些女人……”

    “没问题。”

    他游移的手在她胸前留连,令她不由得急喘,能被他爱着,是她最大的幸福。

    可以想见,那些女人看到她的正牌男友出现,会有多惊讶。

    深呼吸之后,她继续喘吁吁地说道:“你刚才说……你的反制力……就是让我读不到你,是训练出来的?”

    “是的。”

    “那么……我也……可以喽?”

    “Maybe,只要找到关键点,加以训练就行,但反正以后没必要了,我会带-去洛杉矶。”

    “去……洛……杉矶?”

    “因为最先进的仪器在那儿,我是来带-走的。”

    他的唇来到她的浑圆处,令她身子轻颤了下,他喜欢看她在自己的挑逗下挣扎,说的话也变得断断续续。

    “正……正石……”

    “嗯?”

    “我还有个……疑问……”

    “说。”

    ──为什么你一开始……没让我……知道……你会读心?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有一秒钟的顿住,随后,以更狂野的方式来要她。

    “啊!”她惊呼,因为他毫无预警地进入她的身体里。

    不太对劲,他好像想要掩饰什么?

    让她想想,是不是漏掉了什么没想到?但她再也没有机会了。

    一个接一个的冲刺,他霸气地干扰她的思绪,不准她思考,而她只觉得自己快被他的激情淹没了。

    其实,她思考也没用,因为殷正石永远比她先想一步,想抓到他的小辫子?还早哩!再去修十年功吧!

    小家伙不用大脑还是比较可爱的,他用力地冲,努力地冲,最好榨干她的精力,让她事后什么都忘记,乖乖当他的小妻子就好。

    【全书完】

    编注:想知道拥有阴阳眼的冥云水和她的Mr.Right如何相遇、相恋?请见橘子说500【爱情护卫】之一《别怕,我保护-!》。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别哭,我疼惜你!最新章节 | 别哭,我疼惜你!全文阅读 | 别哭,我疼惜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