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别哭,我疼惜你! > 第九章

别哭,我疼惜你! 第九章 作者 : 莫颜

    她在跟他冷战!

    虽然,她的微笑亮丽不减,但他很清楚,她心里气得要死。

    殷正石自知理亏,心想,大丈夫敢做敢当,还是跟她道个歉好了。

    中午休憩时间,殷正石走出研究室去找她,他边走边摸着衣服口袋里的丝绒盒,盒子里有一条精致的银手炼,那是他抽空去买的,云香爱打扮,应该会喜欢,她看过小礼物后,说不定气就消了。

    思及此,他自信地笑了,那个小丫头呀,其实是很好打发的。

    没多久,他在实验室门口找到了她,她正好出来往反方向走去,没看到他,于是他走上前,正想叫住她。

    ──那个臭殷正石,如果他敢来找我,不管他如何解释、讨好、或送我礼物,我都非要瑞他个二十下不可,才能消我心头之气!

    “……”他张开口,却一个字也没说,便静静地闭上嘴,转身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去。

    感觉到佳人的怒火后,殷正石明白此刻道歉绝非明智之举,他还是暂时别找她,等明天再看看好了。

    到了隔天。

    冥云香刚配合完研究,正和小斑在聊天,似乎心情颇愉快。

    这是个好时机,殷正石决定走过去加入他们,这样就可以和她说说话了。

    ──那个杀千刀的殷卫石,不知死到哪里去了,哼!只要他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当场让他难看!

    “啊,殷博士──”小斑率先发现了他。

    冥云香一对精光怒目,狠狠扫向身后──

    空无一人,她尖锐的目光只杀到空气。

    秀眉拧出了深纹,根本没人啊!回过头瞄了小斑一眼。

    “你说殷博士,然后呢?”

    小斑才举起的手僵在半空中,微笑也冻结了,他本来要跟走过来的博士打招呼,但话才出口,便瞧见博士快闪,躲到旁边的椅子后面去了,让他一时傻眼。

    “喂,你怎么不说话,还有你手举高做什么?”

    小斑也算机灵,话题一转,立刻甩甩手臂,做起体操。

    “殷博士说甩手运动对身体很好,-也来做做吧,一二!一二!”做完了这手,换另一手。

    冥云香翻了个白眼,一听到有人谈起殷正石,她就一肚子气。“鬼才做哩!我要去厕所!”说完,就气呼呼地走了。

    待她走得够远后,小斑轻手轻脚地走向椅子,好奇的往椅子后头瞧去,就见博士整个人缩在椅子后面,样子非常滑稽。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空气中一阵诡异的沈默。

    殷正石糗大地站起身,什么废话都不说,只警告他:“别说我来过。”然后,快速大步离开。

    到了第三天,冥云香再也沈不住气了!

    那个臭男人!他居然没来向她道歉,他胆敢避不见面!

    冥云香气冲冲地朝殷正石的研究室走去,她不等了,决定直接找殷正石算帐去!

    “姓殷的!”她像狂风一般地闯进研究室,没敲门,没预告,打算让他措手不及地教训他一顿,结果没看见人。

    “咦?奇怪,不在?”

    发现研究室是空的,她又像狂风扫过一般地离去,继续搜寻猎物的影子。

    待台风过后,桌子底下,一个人影悄悄爬出来。

    “呼……好险……”幸亏没人看见,否则他一个大男人孬种地躲进桌子下,岂不糗大了。

    躲起来实非明智之举,殷正石也很清楚他该跟云香道歉,但实在拉不下脸来,说穿了,他是怕她真的当众羞辱他、踹他、修理他,搞得人尽皆知,到时候他多没面子啊!

    好歹他也是堂堂国际知名的人体科学家,又是这个机构的负责人,必须保持威严,所以绝不是怕她,而是不想跟她吵架。

    最好的办法,便是避不见面,丫头的气迟早会慢慢消掉,现在跟她碰面,等于是飞蛾扑火,等她气得差不多了,哄她就容易多了。

    然而,殷正石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越是避不见面,冥云香的火气越大,每当他感应到她怒火熊熊地烧来,他就先她一步闪人,免得被火烫到;她则始终紧追不舍,死不放弃。

    就这样,两人展开了一场猫抓老鼠的捉迷藏游戏。

    “你们谁有看到殷正石?”冥云香一大早来,劈头就是这句。

    大伙儿你看我,我看你,没人回答,但同时好奇冥云香为何一脸怒意,大清早的就一副想找人吵架的表情,大家都刚来,所以没人看到殷博士,但他们还来不及发问,冥云香就先截了话。

    “没人看到?王八蛋!那家伙跑去哪了?他以为躲起来不见面,我就会饶了他吗?哼!”

    “-──”

    “当然是生他的气,不然我找他干么!”

    “他──”

    “不在研究室!我刚去看过了!”

    “那──”

    “我正是要找他吵架,别再问了!”她挥手,气呼呼地鼓着香腮。

    不愧是特异功能者,大伙儿哑口无言,没人再说一个字。

    浩之正好从外头走进来,口中还咬着早餐三明治。

    冥云香盯住他,连早安的招呼语都省了,劈头便问:“浩之!有没有见到博士?”

    “有,他──”

    咻!

    不待浩之说完,冥云香已从他身边冲出去。

    浩之呆住,他都还没说出答案咧!

    “云香她干么?什么事这么猴急?”

    大伙儿比他更好奇,一把抓他过来问。

    “你刚说了什么──不对,是你心里想了什么?”

    “我是想……看到博士往一楼大门走去。”

    原来如此!难怪云香要立刻冲出去,不然博士一出大门,就不晓得何时才回来哪!

    “他们俩又结了什么怨?”

    “不晓得耶。”

    “要置之不理吗?”

    “别担心,反正只有博士治得了她,也只有她不怕博士,别插手,免得被波及。”

    “对呀,起码她治好了博士讨厌女人的毛病,这样不是很好?”

    “说得也是。”

    他们只要好好做研究,至于那两人如何吵,就别多管闲事了。

    另一头,冥云香用最快的速度,往一楼大门奔去。

    “殷博士人呢?”

    当她火速冲到大门,忙问向警卫,不待他回答,又问第二句。

    “往哪个方向走?”

    不等人家,又说第三句。

    “可恶!”她低咒,因为已经读到警卫内心的讯息,那个臭殷正石走得很快,警卫也不晓得他往哪个方向跷头。

    她慢了一步,气得在原地跺脚,这表示今天她见不到他了,就算要哭,也要在他面前哭才有用啊!

    “冥云香小姐。”

    一双着了火的美眸狠狠射过去。

    “什么事?”她烦躁地问,对警卫也不给好脸色看。

    惊卫大概是被她凶巴巴的样子吓到,没有立即回答,而冥云香的注意力已经落在他手里拿的东西上。

    那是个包装漂亮的小包裹,上头还绑了丝带。

    “这是给我的?”她问。

    “是的,博士说,看到-就把这东西转交给。”警卫把小礼物递给她。

    冥云香依然气呼呼,但是知道殷正石买了礼物送她时,还是忍不住有一丝的窃喜。

    “谢了。”

    她故作不在乎,一转身就迫不及待地找了个隐密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纸,发现盒子里摆了另一个小绒盒。

    打开绒盒,黑色的底布上是一条银色手炼,上头镶有红色心形的小宝石,让她的怒气至少消了一半。

    毕竟是恋爱中的小女人,虽说之前发誓,不管他如何讨好或送礼,都不原谅他,但是一收到他送的小礼物后,心窝马上甜了起来,她根本没想到,那古板的男人会送她礼物。

    接着她发现盒子最底部有一张小卡片,她打开卡片,里头写了一行字──

    我在公寓等。

    哼,殷正石以为用手炼就可以打发她吗?才不呢!

    很好!他终于愿意面对她了,她现在立刻就回去,看看他如何对她忏悔道歉,而她一定不能太心软,看在手炼的分上,她可以不踹他了,但也非要他跪着赔罪不可。

    目标一转,她急急跑回公寓,兴师问罪的心情里,多少存了一丝期待。

    ******bbs.fmx.cn***

    平时走路要花十分钟的路程,她花了三分钟跑完,气喘吁吁地回到公寓,先大喘两口气,顺顺呼吸,拨一拨被风吹得像疯女十八年的头发,然后才用钥匙打开门。

    一望见客厅,她傻眼了。

    玫瑰。

    不只一大束的玫瑰。

    满室的玫瑰装饰在各个角落,有的插在花瓶里,有的装饰在窗帘上、桌上、窗户边、沙发上,占满她惊喜的视线,不仅如此,连地上都放了一朵一朵去了刺的玫瑰,像是指引方向的箭头,引她往房间里走去。

    她难掩内心的震惊,彷佛误闯仙境的爱丽丝,怀着惊喜交加的心情,慢慢往卧室移动,然后,在床上看见另一张卡片,拿起来翻开,上头写着“对不起”三个大字。

    不能笑。

    她轻-着嘴,克制自己的嘴角不可以往上扬,但还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这是殷正石安排的道歉方式,对她很有效,但她不想这么快就投降。

    一朵玫瑰悄悄从身后递到她眼前,耳边传来温热的呼吸。

    “原谅我……”她的腰,被有力的手臂给缓缓收揽,背部,抵着硬朗的胸膛,耳边的呢喃,是那么磁性沙哑。

    她低着头,没挣扎,但也没回应。

    “云香。”殷正石搂着她,在她耳边动人的低语,轻唤她的名。

    盯着玫瑰,她轻咬着下唇,看似还在气头上,实际却不然。

    “过分……”

    “我是很过分,别生我的气,好吗?”他将她转过身,勾起她的脸蛋,瞧见了泛红的水眸。

    看见她这一面,他笑了。

    “我好气你!”

    “我知道。”他点头,继续赔罪。

    “你很奸诈!”

    “我认错。”

    “别以为我会轻易原谅你!”

    “那-惩罚我好了,只要别生我气就行了。”

    她被他弄得又想哭了,但是感动得想哭,因为这男人不按牌理出牌,给了她一个很大的惊喜。

    她抢过他手中的玫瑰,用力打他、捶他,却没阻止他的拥抱和亲吻。其实她早原谅他了,在他亲口说对不起三个字后,她一颗心已经软化投降了。

    殷正石当然明白,因为他读到了,若非如此,他大概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来。

    她肯让他吻,就是气消的证明了,幸好!幸好!

    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后,她的情绪才稍稍抚平,被吻肿的唇上还烙有他给的红印,眼神格外妩媚动人。

    “不气了?”他低笑。

    “才怪!”她不承认。

    殷正石安心了,知道她嘴硬,没关系,他愿意继续哄她。

    “那要怎么做-才会气消?”他一问出口就后悔了,因为立刻读到了她的企图。

    冥云香突然转过身,纤手搭住他的肩,整个人也紧贴着他,眼神带点诱惑的锁住他。

    “抱我,我就不生气。”她的表情透着暧昧的讯息。

    他就知道,最怕她来这一招,而他没把握可以拒绝得了她,因为她是如此地年轻诱人……

    “不后悔?”他的眼神转为深沈,如果她只是说说而已,还来得及。

    “你是不是男人啊,没见过世面是不是,要你抱我这么难吗?如果你不喜欢我,早点说嘛,你不要我,我就去找别的男人啊!”

    “不准!”他立刻阻止,明知她是故意气他的,但听到她要去找别的男人,还是很刺耳。

    她故意怀疑的看着他。“你该不会是『不行』吧,我先警告你喔,如果你没能力了,就别耽误我的『性』福,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她的激将法用对了,因为这话严重损及他大男人的自尊。

    “-会为-刚才说的话付出代价。”他摘下眼镜,神情突然变得很有侵略性,眸中闪着欲火,让她心跳漏了一拍。

    当她想仔细看他这没见过的一面时,他已经印上了她的唇,连同她的低呼一起含下。

    他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这一路动作,激吻都没停过。

    他用行动证明他是个男人,熟练地卸下她的衣服,以及自己的,让她触摸他衣服底下的身体有多么热烫。

    她吞着口水,感觉他像变了个人一样,结实的体魄、属于他的气味,以及充满男性魅力的气势,都让她心跳不已,身子一阵火热。

    这才是真正的他吧!她喜欢他眼里的占有欲,那表示,他其实是很渴望她的。

    她闭上眼,热切回应他的吻、他的抚摸,把自己全部交给他,任由他带领自己经历一场难忘的激爱,暂抛理智,全凭感觉。

    赤luo的两个人释放最原始的**,尽情欢爱,在汗流浃背中,交换着含糊不清的呻吟和气息。

    直到双方燃烧殆尽,她身上都是他的吻痕,而他身上都是她的抓痕,才暂时休兵,然后休息了一个小时,又开始第二回合的激情。

    就这样,激战,休息。

    又激战,然后休息。

    再激战,再休息。

    再……

    直到天色渐暗,华灯初上,日斜月升,激情,依然没有打烊的意思。

    ******bbs.fmx.cn***

    事实证明,他赢了。

    拥着瘫软在他身上的佳人,彷佛力气被透支光了,再也爬不起来。

    这是她挑衅他的后果,也是最甜美的报复,他是爱记仇的男人,当然不容许佳人在批评他的能力之后,还高枕无忧。

    他让她尝到筋疲力尽的滋味,臣服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殷正石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她闭着眼,趴在他身上,柔顺得似一只温驯的小猫,静静听着他的心跳,享受这份亲密。

    “云香。”

    “嗯……”

    “谈谈-的家人吧,我想多了解。”

    “……”装死。

    “别装了,我知道-没睡着。”放在她腰间的手故意搔她痒,害她尖叫告饶。

    “好嘛好嘛,谈就谈,但……有什么好谈的,你也晓得,我没父没母,是孤儿。”

    “云香。”

    被他严厉的目光一盯上,很难打混,何况这男人固执起来,真的很难敷衍了事,她只好投降,不跟他僵持。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关于她的身世,他大略知道一二,当初注意到她时,就已经由警方那儿晓得她的父母都过世了,养她的奶奶也在半年前往生,几次交谈,他发现她总是避谈家人的事。

    “谈-姊姊吧!”

    她耸耸肩。“不知道,半年前我们分开后,就失去了连络。”

    “所以-就一个人在外头游荡了半年?”

    “这有什么稀奇,我们冥家的小孩很早就独立了,从小家人就要求我们要学会照顾自己,因为我们跟一般的小孩与众不同。”

    “-意思是说,-姊姊也跟-一样具备特殊能力?”

    她迟疑了下,原本不想说的,但有了亲密关系后,她已经把他当自己人,思考一会儿后,她像是终于下了决定,对他点点头,意思就是承认了。

    “-姊姊跟-一样也会读心?”

    “不是,她的能力跟我不一样,老实说,她比较惨,因为她是阴阳眼。”

    于是她把姊姊特殊的眼睛,以及容易被不干净东西缠身的情况,一五一十全告诉了殷正石。

    她很高兴,殷正石的反应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惊讶,不愧是科学家,不会大惊小敝,态度始终沈着冷静。

    她就爱他这一点,也因此更加信任他。

    “每隔几代,我的家族就会出现具有特殊能力的小孩,在我这一代,很不幸,我和姊姊都中奖了。”

    她告诉他所有事,唯独活不过二十岁的事没说。她不敢说,也不想说,就算她自私吧,她只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带走与他的甜蜜回忆,至少不会寂寞。

    “既然-奶奶叮嘱-们姊妹不可以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为何-要告诉我?”

    “因为我信任你啊。”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她的坦白令他动容,他们不过才认识没多久而已,她却毫不迟疑地信任着他。

    “为什么?”

    “很简单,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表里如一的人,而且是第一个不怕我,又能在我面前表现自在的人。”说完,她又扬起那种纯真美丽到会闪瞎人眼的笑容。

    殷正石听了,心情不禁沉重起来,她对他坦白一切,毫无保留,而他,却一直瞒着她一个秘密。

    面对她刁蛮任性的时候,他可以冷静思考,不为所动,但却很怕见到她这么单纯美丽的笑容。

    美艳型的坏女孩不令人害怕,直率而天真的个性才让人伤脑筋。

    他是否也该告诉她实情?其实他也是个特异功能者,而且能力更胜于她,不但可以读到她的所有想法,还可以反过来抵制她的能力,所以她读不到他的心,能读到的,全是他故意泄漏的心事,免得她起疑。

    然而,他开不了口,一开始没说,现在说也太迟了,因为他可以预料到,她知道后恐怕会大发雷霆,因他的欺骗而愤怒。

    思及此,不禁暗冒冷汗。

    “对了,我突然想到,有件事一直让我很疑惑。”

    殷正石因为她的话而回神,心知不妙。

    “为什么我可以读到别人的心,却不太能读到你的?”

    “……因为我平常不太有想法。”冷汗涔涔。

    “一开始我也这么认为,可是跟你相处越久,越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像刚才我们恩爱时,照道理我应该可以读到你内心的感受才对呀,但为何什么都没有呢?”

    糟了!一时大意,他忘了适时透露一些讯息给她读,都是激情惹的祸,他一向谨慎,很少出错的。

    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无法思考,打混过去。

    他吻住她,大掌在她最敏感及最私密的地方游走,令她禁不住打颤,娇喘连连。

    “我不行了……”

    “看不出来。”

    她的脸蛋再度烧得绯红,不依地捶打着他,很快臣服在他技巧的逗弄下。

    多希望能一辈子陪在他身边啊,她想当他的妻子、他的小女人,夜夜安稳地栖息在这避风港里,一生再无所求。

    可惜,这是个奢侈的想法,以往,她不在乎自己活不活得过二十岁,命定了,就认命了,但现在,她好后悔自己没积极找出可以活过二十岁的方法,浪费了许多时间。

    突然,搂着她的手臂收得好紧。

    “正石……你抱得好紧……我快不能呼吸了……”她呻吟着,不明白为何他会突然变得更加激动。

    殷正石放松了手劲,对她的眷宠没减少一分。

    他暗自在心底发誓,他会想出办法的,在她的大劫来临之前,他一定会找出方法让他们两人的能力都消失。

    为了这个目的,他钻研特异功能十年了,访遍各国特异功能者,才终于找到了她,找到跟自己具备同样能力的人,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的。

    “我会守护-,别担心,一切交给我……”

    耳畔的爱语,喃喃发誓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别哭,我疼惜你!最新章节 | 别哭,我疼惜你!全文阅读 | 别哭,我疼惜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