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娘娘(下) 第十章 作者 ︰ 鄭媛

敉大娘到亭嫣房里喚她。「大格格,福晉找您呢!」

「我馬上過去!」

亭嫣收拾了手上剛縫好的衣物,折疊整齊包在紙盒里,一道帶往簡福晉房里。

「你要進宮去?」亭嫣一進門,簡福晉便質問她。

亭嫣不明白簡福晉為什麼知道這事!

她垂下臉,然後輕輕搖頭。「不,我不會進宮。」

簡福晉眯起眼。「你想騙誰?孇兒已經告訴我你迷惑十三爺的事!你就跟你娘一樣下賤,專門搶別人的男人。」

亭嫣退了一步,簡福晉的辱罵讓她臉色倏地慘白。「亭孇……她出宮了?」

「沒錯,她現下住在客房里!要不要我找她來跟你對質?」簡福晉冷笑,看著亭嫣蒼白的臉,冷冷地道︰「你心虛了,沒話可說了是不?」

亭嫣無語,片刻後她渺如幽魂的輕聲,喃喃地道︰「我已經見過阿瑪,從他口

中,我已經知道我額娘的墓地。」她平靜地加上一句︰「在江南。」

簡福晉眯起眼。「什麼意思?」

「十三爺要我明早進宮見他,今晚我就會離開。」她別開眼,輕輕回話。

「你要上江南去?」簡福晉睜大眼,她不相信亭嫣會放棄眼前的榮華富貴!

亭嫣點頭,她抬起眼,凝向簡福晉,淡淡地扯開嘴角。「額娘,」她最後一次喚她。「對不住,往後嫣兒不能孝順您了。」

簡福晉身子一僵,原本積了滿腔怨毒的話語,此刻再也吐不出半個字。

亭嫣拿出帶來的紙盒,取出收在里頭的衣物。

「快要過冬了,這是這幾日我趕工縫好的襖子,一件給您,另一件給阿瑪。」

她柔聲道,把衣物連同紙盒一起放在桌上。

簡福晉看到那兩件襖子縫工精致,一瞧便知是用心、用精神做的!她心頭突然一酸,兩手打著顫,卻伸不出手去拿那衣物……「額娘,我走了,您自個兒要好好保重身子,阿瑪那邊就請您代我跟他老人家辭行。」

亭嫣轉過身走出房外。

簡福晉呆在房里,心頭百般滋味雜陳……頭一回,她覺得自個兒虧待了這個孩子!

★★★

第二天一早秦晉到東巷接不到人,連忙再回宮去回稟德煌。

「人到哪兒去了?」德煌趕到東巷把所有人集合到院子,劈頭第一句話就是質問亭嫣的去向!

「誰知道她上哪兒去!她一向就是這麼任性,根本就不管別人的感受!」亭孇站出來插話。

到這地步她還不忘中傷亭嫣。

「你怎麼會在這里?」德煌眯起眼,犀利的眸光射向亭孇。

「我?」亭孇沖著德煌笑開臉,十分得意他注意到她。「我是回來看我額娘的啊!」她不管簡福晉身子不適,硬是把簡福晉從椅子土拉起來拖到德煌跟前,免得他懷疑到她身上。

自從她上回弄傷亭孇後,德煌對她的態度就十分不客氣,雖然沒開口趕她,可她知道那也是早晚的事。現下終于趕走了亭嫣,這下他對自己一定會改變態度。

德煌的目光移到簡福晉臉上,後者眼神閃爍,十分可疑。

「簡福晉,你知道亭嫣人在哪兒?」他放緩了聲問,仔細察看她臉上的表情。

「我……我……唉喲!」簡福晉突然痛叫一聲!

原來是握著她手臂的亭孇,偷偷使了重力捏住她額娘因病水腫的手骨,以警告她別胡亂說話!

德煌眯起眼,突然沉聲斥喝亭孇。「放開她!」

亭孇原本不願意松手,可她又不敢違背德煌的命令,只能不情不願地放開,暗地又瞪了簡福晉一眼,再次警告!

德煌使個眼色,一旁數名侍從立即上前隔開兩人。

「福晉,我知道你清楚亭嫣的去向。」他柔聲問,側身擋住亭孇的身影。「有什麼話你只管說,別怕。」他看出簡福晉的猶豫。

簡福晉看不見亭孇,自然感受不到她的威脅。她又吞吐了半晌,終于道︰「嫣兒她……她昨晚來找我,給我送衣服來,還說她問過王爺,打算要上江南找她親娘的墓地-」

「閉嘴!你這老不死的,誰讓你在道兒喳呼!」亭孇紅了眼,沖過來抓住簡福晉。「都是你!都是你們兩個老不死的讓那賤人進宮,本來該屬于我的榮華富貴,全讓你們破壞了!你們倆真該死!全都該死!」

簡福晉睜大了眼,不敢相信她最疼愛的女兒會這麼詛咒她!

「你……你……你……」她一連說了三個你字,氣得一口氣幾乎上不來,只能死命揪緊了亭孇衣袖。

亭孇見簡福晉睜大了眼瞪住她,她又怒又氣8我什麼我!?

你這不中用的老東西!要你辦事,你卻扯我的後腿,留著你做什麼用!去死吧你!」

跟著瘋了似地一把推向簡福晉!

簡福晉站不住,兩手卻揪緊了亭孇連帶著向後跌去「該死的老東西,你抓著我做什麼……放開……」

亭孇話還沒說完,簡福晉已經抓著她向後倒亭孇的袖子被揪著,兩手不能動作,她個頭高出簡福晉許多,倒下時頭部朝簡福晉左肩上方墜下,眼看著愈來愈近的地面,卻只能驚恐地睜大眼,頭部準準地對著石磚地摔下-簡福晉的扁頭先著地,然後是「喀」地清脆一聲,那卻是頭骨破裂的聲音!

一時間在場眾人全呆住,所有的人都目睹了亭孇慘死的畫面。

事情來得這麼突然,亭孇連慘叫一聲都不曾,就已經肝腦涂地、頭骨破裂而亡了!

看到愛女被自己親手害死,她身上染滿了亭孇的鮮血,簡福晉眼珠子不斷地膛大凸出,終于她慘叫一聲。「骯

空申傳來簡福晉尖厲的悲鳴……

★★★

江南終于來到母親的墓前了!

一路上只有珠兒陪著她,兩人歷盡艱辛才來到江南,探訪了許久終于找到當年盛極一時的「招徠坊」,如今「招徠坊匕已成了一所破落的小客棧。

好不容易確定了母親的墓地,又因為年代久遠,墓地已被蔓生的芒草淹沒,要花一大片荒棄的墓地中尋找一方小小的墓碑簡直比登天還難。

亭嫣只得和珠兒女扮男裝,仍如在京城一般,在江南街頭以看相謀生,一面花錢雇人到墓地除草。

事情進行得異常順利,那伙幫忙的壯漢居然不計酬勞,肯日夜趕工幫她。

她想兩個女子上路,竟能走完萬里路程,一路平安無事,這一路上的好運必定是母親冥冥中保佑。

如今站在母親基前,她終于不再自責,這許多年不曾親自掃過墓,略盡人子孝道的遺憾。

她和珠兒備了香燭、素供,一一拿出擺設在墓碑前,喃喃禱念。直到素香已燃盡,亭嫣仍然不舍得離開。

「格格,走吧!如果您惦著夫人,咱們可以明日再來。」珠兒勸道,亭嫣從早上到現在,已經一日沒吃任何東西。

「也好,咱們回去,明天再來。」

兩人收拾了香燭、素供等物,回到寄住的客棧。

「珠兒,你把素供送到『覺明庵』去,布施給庵里的師父。

另外再請師父點上一盞光明燈,記得把香油錢奉上。」亭嫣吩咐。

「知道了。」珠兒拿了碎銀子和素供,就走出客棧。

店小二見亭嫣回來,便上前道︰「亭淵少爺,樓上有客人等您!」

亭嫣女扮男裝,在外以亭淵的名字為化名。

「客人?」她疑惑地問,她們初到江南不久,在這兒並不認識任何人!

店小二眉飛色舞地道︰「是啊,長得高鼻鳳眼,好俊的公子哩!

我柱子長這麼大,在這店里頭也站得久了,有什麼人沒見過,可這還是頭一回見著這麼氣派的公子爺,不過听那口音是北地來的,說不準是什麼公侯王爺府的人!亭淵少爺,真想不到您會認得這種富貴公子」

店小二說到這兒,亭嫣已變了臉色!

「亭淵少爺,您怎麼了?臉兒怎麼白成這樣,您沒事兒吧!」

店小二自顧自地發了一堆嘮叨,這才突然發現亭嫣臉色不對。

「沒事……」亭嫣喃喃回道。

她已經知道來找她的人是誰!只是沒料到他真會追到江南來!

「要我上樓去請那客人下來嗎?」小二殷勤地問。

亭嫣身子一霞,猛然搖頭。「不、不要!」

她激烈的反應,勾起店小二的好奇。「亭淵少爺,您怎麼了?

我瞧您從剛才開始就不大對勁!」

「我……小二哥,我想……我想先結算一下這幾日住店的欠帳。」亭嫣道。

「這個不急啊!等您要走了再結他不遲」

「不、我想現在先結了好!」亭嫣搶道。

「這……那好吧,不過樓上那客人在等呢!」小二瞟了樓上一眼。

「不打緊,你先結了帳再說!」亭嫣心急地道。

「好吧!」

待小二結了帳,亭嫣付了欠銀,掉頭便往門外去「欸欸,亭淵少爺您要上哪兒去?樓上那公子還等著您哩!」

店小二一心惦記著樓上那教他驚為天人的富貴公子。

亭嫣腳下的步子卻更急,彷佛沒听見店小二的話一樣,急步走遠,片刻就消失在街角……

「怎麼這就走了!?這到底怎麼回事兒……」店小二搔著腦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

亭嫣在街上疾走,她只想快些趕到「覺明寺」去找珠兒!

偏偏今日街上有大店鋪開張,鞭炮聲漫天價響,還請了舞龍舞獅齊來助興,街頭擠了一大群人看熱鬧,亭嫣在人潮中被推來擠去,根本過不了街!

亭嫣被挾在人潮中,正不知該如何脫身,後頭突然有人推了她一把!她重心一個不穩,直直往前撲倒,眼看著就要跌得狗吃屎上-「啊-」

電光石火間,一雙強壯的手臂接住了她!

知道自己沒事,亭嫣連忙道謝。「謝謝。」一抬眼,她看到一雙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男性眼眸!

那人居然是……德煌!

他追來了!

亭嫣猛地回過神,驚嚇地想逃離他的掌握「你以為能逃到什麼時候?」德煌牢牢鎖緊她細瘦的縴腕,戲諱地挑起眉眼,低嘎、帶著調侃意味的男聲,在喧嘩的人群中卻十分突出……原來是「熱心」的店小二跑上樓,告訴德煌,「亭嫣」回來又走了的消息。

其實早在亭嫣一出京城,行蹤已在德煌的掌控中,這一路他暗中協助她,耐心地等到她找到她額娘的墓碑然後他決定該是現身的時候!

他遣開隨從獨自上門找她,早料定她會逃,可沒料到她連見他一面的勇氣都沒有!

她愣愣地瞪著他的眼,覺得此刻自己像一只笨拙的籠中鳥……她不需問他如何找到她,這個問題只會顯得愚蠢!如果他要找個人,以他的身分只要一聲令下,縱使天下之大,哪有他找不著的人!

「我……我很感激你救了阿瑪,可我不能跟你回宮去!」她對著他的眼,勇敢地道。

德煌眯起眼。「能不能是你的事!你答應跟我進宮,就算追到天邊我也不會罷休!」因為她的固執,他心中又升起一把火氣。

「跟你進宮的人不該是我,應該是亭孇,她才是你名正言順的妻子,我是替代她……」

「她死了!」德煌石破天驚地說出亭孇的死訊。

亭嫣還以為自個兒听錯,呆愣地間︰「你說什麼?」

「我說她死了!」早晚她會知道,不如現在說清楚。

他把當日亭孇欲推倒簡福晉,反害死自己那幕簡略地敘述一遍。

雖然他略過殘酷的細節,可享嫣仍是傻了眼,不能接受這事實。

亭孇雖然待她不好,可亭孇畢竟是阿瑪和額娘最疼愛的女兒,現在額娘失手害死亭孇,這結果會讓額娘瘋狂的!

「天吶!怎麼會這樣……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亭嫣紅了眼眶,喃喃囈語。

「別想了!」他溫柔地摟緊她,提供她溫暖的肩膀。「老天是公平的!她自食其果,這是命運!」

亭孇跌破頭的部位和亭嫣額上的傷口在同一處地方!

當日秦晉親眼見到亭孇的慘狀,曾經喃喃自語,直說是報應!

原來老天爺一直睜著眼!

「可是……可是亭孇死了,額娘怎麼辦?阿瑪怎麼辦?」她茫茫然地傻問,太過震駭的消息,讓她清醒的意識變得混亂。

「那我呢?你怎麼就沒想過,你這樣一走了之,我該怎麼辦!」他苦笑,又氣又無奈!

「你……」亭嫣回過神,听出他的弦外之音,霎時間紅了臉。「你……我走了,你一定更逍遙、更自在!」她別開臉,不敢看他那雙會灼傷她的眼。

德煌瞪大了眼。「小沒良心!這種話你竟然說得出口!」他嘴里罵她,手上卻是抱得更緊了。

「是你自個兒說的!你說我走了,才不會礙著你找其它女人……」

「那只是氣話!」德煌恨得牙癢癢,又不舍得踫她一下,只能咬牙切齒,自個兒氣得內傷!

「誰知道你幾時說的是真話,幾時說的是氣話。」她固執地道。

「我-」德煌語塞。

他竟然拿她沒轍!

「該死的!反正不管真話、氣話,我要你跟我回宮去!」說不過她,他索性耍賴。

亭嫣瞪住他。「你不能強迫人!」

「你親口答應的,不算強迫!」他惡霸地搶白。

「可是……」

「你耍我?」德煌挑起眉,不善地道。「那就別怪我再抓你阿瑪入獄!」輕描淡寫地威脅。

亭嫣睜大了眼,急道︰「你是認真的?」

「你可以試試!」就知道這招有效!他得意地勾起嘴角。

亭嫣垮下臉。「你老是這麼威脅人……」柔柔的語氣里有滿腹的委屈,眼眶又發紅,剎那間就要溢出淚來……

見她眼眶泛紅,德煌心一疼,霎時心軟下來。「我……都是你不听話,怪不得我……」聲音已經沒了氣焰。

眼淚像珍珠般一顆顆下墜。「那得怪我了,是我不好讓你生氣、讓你威脅人……」

「好好好,是我不好,其實全是我不好-別哭了、別哭了,好不好?這麼愛哭,你眼楮會哭壞的!」他心疼地替她抹淚。由于從來沒替女人擦過淚的經驗,他簡直是手忙腳亂。

流個不止的眼淚終于讓他哄停,她征征瞧著他哄人的模樣,突然覺得好笑。

德煌無奈。「又哭又笑,小狗撤尿!」掐著她的鼻頭逗她。

「別又欺負人!」她低喊,抓下他的壞手。

看著他柔情的眼,她心頭突然不再覺得難過。

他嘆息。「跟我回宮吧!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好好愛你!」低柔地道。

亭嫣垂下眼,半天不回答,…他屏息以待。

終于她點頭,不再和自個兒的心作對。

德煌突然瘋了般抱緊她-「我發誓、發誓……再也不讓你哭了!」激動地大喊。

街上又開始放起鞭炮,似乎在為他們慶賀。

他緊緊接住她,好半晌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問︰「你還沒對我解釋,為什麼忘了我?」對此他一直耿耿于懷。

亭嫣柔聲回道︰「我想過,我會記得姨娘和珠兒,是因為她們是世上真正待我好的親人。」

「那我呢?在你心中難道我比她們疏遠?」德煌對這答案完全不滿意。

「這是不一樣的!」亭嫣垂下眼,羞澀地往下說︰「就是因為太在意了,所以才讓你傷我太深,深到我無法承受,只好遺忘……」

德煌終于笑開臉,同時擁緊她。「對不起!」他喃喃道。「我同樣因為大在意才會失去理智傷害你,可卻懲罰了自己!」他敞開心懷,對她剖白。

亭嫣伸手樓住他寬厚的胸膛,給他安慰。

德煌柔聲問︰「要不要把你額娘的墓移回京城,方便祭拜?」

「不,額娘生在江南,她必定習慣住在這里。」亭嫣道。

「那麼,每年我陪你下江南掃墓!」他體貼地低語。

亭嫣抬頭,感動地望進他深情的眼胖……一切盡在不言中。終于,他對她的愛,她已能感受……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替身娘娘(下)最新章節 | 替身娘娘(下)全文閱讀 | 替身娘娘(下)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