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戀 第四章 作者 ︰ 橙心

隔天天一亮,所有的工作人員又一次面對新的挑戰。

這一次來的又是不同的廠商和買家,同樣的問題與說明,匯亨的業務人員不厭其煩的說了一次又一次。

忙碌的工作,讓海瑞兒及言睿中兩人暫且擱下昨夜的不快記憶,專心在工作上。

正當她以為,一切又要回歸到原點時,事情有了變化。

公司的老客戶——源新貿易公司的趙董事長,已經在展場里,與言睿中聊了好一會兒,談的都是未來配合的事宜。

“趙董事長真專程,還特別到展場里來,您老一句話,我什麼樣品都會幫您送過去,還累得您親自跑一趟。”言睿中收好剛剛談好的訂單,眼神示意讓人送了熱騰騰的咖啡過來。

“是啊!這麼一趟車程過來,還真的累壞我這把老骨頭了。”趙董事長頂著一頭白花的發,眼鏡後一雙老眼,還是十分銳利。

“趙董事長自謙了,您的年紀……”言睿中正打算說幾句好話時,趙董事長倒是揮揮手,制止他。

“別來那一套,我年紀多大,我自己曉得,更何況,我今天來,就是要向你特別介紹一下我的寶貝女兒,我要讓她學習著接下我的工作。”趙董事長揚眸,在會場里找著熟悉的背影,很快的找到目標。

趙董事長揚揚手,後者隨即加快腳步走過來,沒幾下工夫就到了兩人面前。

“來,這是匯亨的執行長,我們常年配合的對象。另外,這是我的女兒,叫馥雲。”趙董事長開口替兩人介紹。

雖然介紹兩人見面,公事為第一優先,但趙董事長也不是沒有私心,他希望他們兩人能有更“密切”的配合。

兩個年輕人彼此點了頭,一同坐下來,開始聊了起來。

兩人聊得格外起勁,氣氛也很愉快,公事與私事上都有初步的了解與認識。

趙董事長見狀,索性去拜訪其他的公司,讓他們兩人好好的聊聊。

客戶仍舊來來去去,兩人雖偶爾對話中斷,卻也仍舊很有耐心的等待著對方,十分有默契,像是彼此都不打算停止對話。

他們兩人談得愉快,臉上的表情再愉悅不過,海瑞兒在小小的展場攤位里,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心,顫顫的、痛痛的。

轉開她的眼,她匆忙的閃躲那可能席卷而來的傷心。

她認得他眸里的那種光。

那是見到獵物時的神情,那是充滿興趣,蓄勢待發,準備“進食”前的表情。

這充滿詼諧的形容詞,是他告訴她的。

那時的他,臉上充滿笑意,用著最平常的語氣,說明他每次見到美女時的心情。

她的心淌著血。

無論是听話的那時候,還是現在。

不過才一夜。

昨夜的他還在她的耳邊說,他要她。

今天,一切就變了樣。

心中隱隱刺痛,從壓得最深最深的那一點泛開,痛及四肢百骸。

因為“明白”。

明白他的“要”,不是她想要的“要”。

他不會為她停留,只希望她為他停留。

淚水,欲滴。

但她卻強撐起笑容,讓自己直視前方,摒除那傳入耳中的談笑聲。

他依舊幽默,逗得美人兒心花怒放,流利的對談中,知道那不是一個只會嬌笑,卻沒有大腦的女人。

果然是準備接班的大家閨秀,談的不只是未來的合作,還有更美好的願景。

她難過的側著頭,壓抑住想用手捂住耳朵的沖動,連笑容都顯得破碎。

“瑞兒?”另一位同事關心的來到她的身旁,“你怎麼了?”

海瑞兒猛地回神,搖搖頭,努力撐出甜笑。

“大概昨天沒睡好,整個頭重重的,有些暈。”海瑞兒攤了攤手,將她奇怪的反應歸究在酒精,“就知道昨天不該喝酒的。”

同事笑了笑,卻也沒移開疑惑的眼神。

“今天展場的人看來少了一些,你要不要到休息室眯一下,忙的話我再叫你?”同事看出她的一臉疲憊,體貼的提出建議。

“不用了。”海瑞兒笑了笑,“客戶什麼時候來,也沒個準兒,我還是在這兒候著好一點。”

海瑞兒搖搖頭,推卻同事的好意,倔強的逼自己站在原處,去接受那情感上的凌遲。

最近,發生太多事了,多到讓她不得不逼自己去面對,去選擇。

她再也沒有辦法繼續當鴕鳥,把頭埋進沙里,告訴自己,一切將會過去。

他的個性不會變。

至少,不會因為她而改變。

那她真的該清醒一些,不能繼續再耗下去。

再也回不去了。

回不到他們相識的最初,回不到他們相處的甜蜜時光。

他與她之間,始終有著數不清的第三者、第四者。

曾經,她可以不以為意;曾經,她以為自己可以等到他回頭,等到彼此到了三十五歲的那一天。

但是,她發現她錯了。

那樣的凌遲,太過傷人,一次又一次,她的心被刨出來踐踏,她的愛情被視之無物,招之則來,揮之則去。

“看來,我們的執行長又動心了。”海瑞兒逼自己回頭,再看一次那因為別的女人而笑的燦爛的俊臉。

痛一次,也更明白一點。

那不是屬于自己的男人。

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是。

以為自己會逐漸麻痹,但是他卻一次次,教她懂得那般疼痛的滋味。

同事順著她的眸光看去,小臉上也有著了然。

“也不是什麼大新聞了,他的桃花真是開不完。”到公司幾年了,執行長的桃花愈開愈旺。

“是啊……”海瑞兒笑得淡然。

傻了這麼久,該是清醒的時候。

攤位另一頭,又走入另一個廠商,同事對她點頭示意之後,趕忙過去接待。

為了不讓客戶有倍感壓力的感受,海瑞兒並不急著過去幫腔,只是在原地等著適當時機。

只是當她又恢復一個人時,敏感的耳朵里,又竄進那熟識的男人嗓音,提醒著她的心痛。

“看著人家那麼幸福,我應該也來試試,看看談戀愛究竟有什麼好。”海瑞兒半開玩笑半認真,自言自語的喃喃開口。

“真的嗎?”突地,有個男聲突兀的出現,語氣充滿調侃,“這可是難得的機會,那我要動手了!”

海瑞兒揚眸,看到一個還算熟識的男人——許士紹。

“許經理,你不去顧好你們公司的攤位,到這里來當間諜嗎?”她看著與匯亨同做布料產業的鄰家業務主管,竟然晃悠到他們的攤位上來。

嚴格說起來,他們算是競爭對手,但是再怎麼說,業務競爭是上頭的事,他們下頭的人也不用太認真。

“我只是輕松一下,喘口氣,沒想到就探听到這個大消息,當然得好好把握。”許士紹環著手,黑眸別的地方不瞧,就直直瞧著海瑞兒。

把握什麼?

這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許經理,你是什麼身分地位,居然跟我開起這種玩笑了。”海瑞兒輕扯笑容,知道許士紹雖然掛個經理的職位,但那家公司可是他老爸的。

“瑞兒……”許士紹不熟裝熟,把她的名字喊得極為親昵,“我認識你不少年了。”

“是很多年了。”雖然听起來有些不習慣,但她也不好不給人台階下。

“有沒有興趣換個工作?”許士紹支著下顎,挖起角來,“薪水加兩成。”

“在這個地方講這種話題,你不怕我們執行長沖過來殺人?”海瑞兒沒把他的話往心里去。

“他呀!”許士紹作勢朝她的身後看去,“他現在跟美女談得正愉快,我就算把你給拐走,他大概也不會發現。”

一句話,像是無心,卻狠狠的刺進海瑞兒的心口。

是啊!這時候的言睿中,大概連理都不會理她。

她的眸一黯,連回頭的勇氣都沒有。

她的小小反應,並沒有逃過許士紹的眼,他雖然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但察言觀色這一門課,他學得很精。

“該醒了吧!”天外飛來一筆的,許士紹突地開口。

“什麼?”海瑞兒的心猛地一怔。

許士紹笑得有些惡意,突然傾近,嚇得海瑞兒直覺的往後退,絆著一張椅子,差點就要往後跌。

許士紹眼捷手快,大手隔著展台,穩穩的拉住她的手,穩住她的身子,讓她回到他的面前。

“別慌,別听到真話就開始心虛。”許士紹笑得一嘴白,黑眸閃著光,不錯過她臉上的任何表情。

在沒有防備的時候,毫無預警的被人這麼一說,海瑞兒的臉上忽地青白。

她的心事,被誰看出來了嗎?

“你在……你在說什麼?”莫名的,她的心一陣抖顫。

許士紹聞言,沒有解釋,只是淡淡的丟下一句,“你看著『他』多久,我就看著你多久了。”

許士紹輕輕的松開她的手,丟下謎樣般的話,有禮的轉身離開。

他?

誰是“他”?

誰是許士紹口中的“他”?

不由自主的,海瑞兒又一次回眸,看著就坐在自己身後,仍與趙馥雲聊得十分愉快的言睿中。

他果然看都沒看她一眼。

心口猛嗆幾下,她像是被石頭砸到,痛得幾乎站不住腳。

踉蹌的腳步,讓她回過神,隔著距離迎向不遠處許士紹的眼。

他在笑,黑眸里有著說不出是什麼的神情,像是憐憫、像是同情。

她一向厭惡那樣的表情,她應該要勃然大怒,應該要怒氣沖沖……

可是她卻好想哭。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夜戀最新章節 | 夜戀全文閱讀 | 夜戀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