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懸疑探險 > 藏地密碼10:神聖大結局 > 第八十一章 以一張照片結束 【以一張照片結束】

藏地密碼10:神聖大結局 第八十一章 以一張照片結束 【以一張照片結束】 作者 ︰ 何馬

    「救我,強……強巴少爺救我!」被壓在地上的唐濤居然艱難的將頭別過來向強巴求救。

    卓木強巴坐起來,問道︰「說,你把那個盒子放到哪里去了?」

    「我,我把它送出去了,用天鵝,只有我才知道它在哪里,你……你救救我,我告訴你,我們一起去打開它,我們可以稱霸天下,一起統治世界……」

    卓木強巴站起來,唐濤看到一絲希望,又道︰「你可以的,你是契約者,你可以和它交流,你……你讓這只狗放過我。」

    莫金在旁攙扶著強巴,搖頭道︰「這個人留不得。」

    紫麒麟看了被踩著的唐濤,又看了下卓木強巴,卓木強巴的眼神很堅決,甚至看都沒有看唐濤,唐濤似乎明白了什麼,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我知道你的心事,我知道你一直放不下,一直在牽掛著那個人,我知道她的下落。」

    卓木強巴被點中了心中的軟肋,氣息急促起來,唐濤又道︰「如何?做個交易吧,你讓這條狗放了多,我告訴你你妹妹的下落。」

    卓木強巴忍不住道︰「你真的知道?憑什麼相信你?」

    唐濤一看有希望,連忙去摸兜,紫麒麟哪里會與它客氣,見唐濤後一動,毫不猶豫一口咬下去,疼的唐濤額上冷汗直冒,卻不敢大聲呼喊,紫麒麟一口直咬穿了他的手骨,如果有必要,它不介意將唐濤的腿骨,腿部肌肉筋腱全部咬斷。之所以沒有殺死他,是因為強巴用目光和手勢告訴它︰「請暫時保留他的性命,王,我還有點事要問他」。

    唐濤顫抖的手終于摸到了口袋,他……竟然從口袋里取出一張照片,對卓木強巴道︰「這個。」

    卓木強巴一把取過照片,比紫麒麟那張還模糊,看上去是一個鬧市街頭,不知是中國還是外國,一名短發的青年女子,穿著好似帶毛的厚風衣,挎著褐色的挎包,沒有打傘,正在雨中快步進行。照片照的是那女子的背影,街邊的風景和那女子的背影都是花的,就像被雨淋在鏡頭上一樣。這樣一張照片卓木強巴無法判斷背影是誰,他質問唐濤︰「這算什麼?」

    唐濤笑道︰「你,妹妹,沒辦法,我不敢太近偷拍,你妹妹如今,已成長成一個,我遠遠看到她,也要發抖的人物了。」

    「你說什麼」

    「你別忘了我是十一歲才被十一圓桌騎士才找到,而你妹妹七歲就被綁走了,七歲啊,她已成長為一個強大而恐怖的存在,你還要找她麼?」唐濤滿臉污泥,笑起來也沒有那種風度翩翩的樣子了。

    卓木強巴質問道︰「十三圓桌騎士,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哈哈,我只能告訴你,他們是世界是最強大最可怕的存在,這個組強龐大的超出你的想像,像我和莫金這樣的,在里邊只是毫不起眼的小卒子。你別看這條狗這麼厲害,說不定它就是一個高層領導的寵物。你別以為知道我們這些盜墓小組就了解了這個組織的全部了。你根本無法想像,無法想像。十三圓桌騎士就像一個龐然巨獸,我們,我們所有的盜墓小組加在一起,不過是這頭巨獸眾多觸角中的一根,我們的任務,就是從曾經輝煌過而又毀滅了的文明中,去發掘那些文明被毀滅的原因,看看有沒有適用于今天人類的。而你妹妹所屬的那個部門,是這頭巨獸的爪牙,他們負責清除前進路上的所有障礙。毀滅全人類,不是我一個人的痴心妄想,這個確實是十三圓桌騎士,他們的目標。

    卓木強巴一言不發,唐濤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忙說︰「我們聯手,對,只要我們聯手打開這個匣子,掌握里面的物質,十三圓桌騎士也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和他們有深仇大恨,他們殺了我的父母,將我擄走,你不知道他們對一個十一歲的孩子做了什麼,我親眼看到了在地獄中才能見到的酷刑。」

    卓木強巴打斷道︰「他們為什麼抓你?」

    唐濤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卓木強巴,半晌,看卓木強巴是認真的,才道︰「還不是為了信物,我其實是最後一個才被十三圓桌騎士認定的巫王後裔,他們只知道巫王的三位後裔,每個都有一件信物,三件信物合起來才能打到香巴拉,卻不知道我們的血脈同樣重要。他們原本以為你們家的那本《寧瑪古經》就是信物,所以才……」

    「抓手我妹妹?」

    「對!」

    「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呢?他們為什麼沒有殺了你?」

    唐濤道︰「十三圓桌騎士從不浪費資源,我們這些被抓的孩子被強迫接受秘密訓練,你不得不拼命增加自己的知識,拼命鍛煉增加自己的力量,一旦不合格,他們不會殺你,而是讓你去領略那地獄般的酷刑。我們家和你們家一樣,不知從哪一代起,就忘記了我們家族的秘密了,也根本不知道信物是什麼,十三圓桌騎士見從我身上得不到什麼就將我丟進訓練營,給我洗腦,讓我學會服從。我為了活下來只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拼命訓練,直到我開始接受任務了,我才一點佔探查,尋過事情的蛛絲馬跡,最後我終于知道了他們想要找什麼。」

    「你又怎麼知道十三圓桌騎士不知道那一部分秘密?」

    「雖然我們家不知道了,如果這是真的那麼我們家的先祖應當知道,我依希還記得我們老家在哪里,我記得我父親給我說過,我們在老家住了好幾百年,于是我回到那個地方,將周圍的墳都挖了個遍,終于被我發現了一絲蛛絲馬跡。在一座墳中我發現了我的先祖是從哪里遷來的,我又去那個地方挖掘,連挖了十幾座墳墓,線索一點點的積累起來,終于被我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為了得到更多線索,我自告奮勇的去尋找帕巴拉線索,為了取得十三圓桌騎士的信任,我甚至將我妹妹煮來吃了,那可是我親妹妹啊。」

    卓木強巴厭惡的看著唐濤,這信家伙,不認父母煮食了妹妹,自掘祖墳,還有什麼事他不能做出來,他怎麼可能。卓木強巴忍不住問道︰「你……你不怕死了下地獄麼?」

    「什麼地獄?」唐濤道,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什麼地獄,什麼天堂,什麼輪回,什麼來世。全是騙人的玩意兒,人活著的電子無序脈沖才組成了意識,死後就分解成一堆無機物,什麼都不是,人活著一定要一手遮天,我死後那管它洪水滔天。「

    卓木強巴心寒的看著唐濤,這個人沒有信仰,沒有道德,沒有理性,卻思維清晰,知識豐富,孔武有力,這樣的人最是可怕。唐濤又道︰「我已經和你說了這麼多了,怎樣,你真的不需要考慮,強巴少爺?」我們一起,我們將是新世界的主宰,我們就是存在于世間的真神,那些人他們只會對我們頂禮膜拜,他們將成為我們的玩物,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卓木強巴微微搖頭,唐濤已經入了魔障,無可救藥了。紫麒麟在一邊看著他們,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似乎,強巴和唐濤談論了太久了,它已失去了吃唐濤的興趣。從唐濤向、身上走開了,其它的狼依然對唐少虎視眈眈。

    卓木強巴取到照片以後,始終和唐濤保持著距離,此時不進反退,而若冰霜,唐濤心思急轉,大聲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莫金可以證明我的話,除了我沒有人認識你妹妹,誰會在意一個只有七歲又失去作用的小女孩呢。你以為憑你個人的能力能夠挑戰十三圓桌騎真士麼?沒有我做內應,你什麼也做不了,莫金他對十三圓桌騎士的高層一無所知,他的地位比我還低,除了我沒有人能找到那個匣子,沒有那個匣子,你連我們最底層的這一關也過不了!喂,卓木強巴,你有沒有在听我說話?你回來,你回來!」

    卓木強巴卻邁著堅定的步伐一步一步遠離唐濤而去,他低聲道︰「原來只有你一個人才可找到那個匣子,那就好,那就最好。」剛才靠近唐濤時小狼給了他警告,似乎靠近唐濤會有種危險,卓木強巴拿到照片後,小狼也攔在了卓木強巴身前,它一直在告誡他遠離唐濤,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來,卓木強巴對小狼的信任決非莫金可比。此時已退二十多步,就算唐少身上有定時炸彈也無法傷到強巴了,小狼才立起身用爪子撓掉鼻子上的泥,搭在強巴身上嗅嗅。露出歡欣的笑來。

    唐濤還在遠處嘶吼,其它的狼都扭過頭來,看著這個用生命跟他們簽定了契約的人,考慮好了沒有,卓木強巴做了回應,在狼和莫金的注視下他打了個手印,這個手印自打他學會以後他原本以為永遠不會用到。于是所有的戈巴族遺留的戰狼仿佛看到了一千年前那群人類伙伴,用他們的手向狼群傳遞這樣的信息。——撕了它!

    隨後,紫麒麟一聲輕嘯,表示了認可,唐濤的命運終于被他們所決定……萬狼分食!

    唐濤的慘叫聲嘎然而止,上萬狼群一擁而上,沖在最前面的狼各自從唐濤身上叨起一塊肉便到一邊去獨自享受去了,下一批狼又繼續。于是唐濤這個有機體被折分,研磨化作分子被吸收。等狼群散去的時候,草地上骨頭渣滓都沒有剩,很多狼都沒有分到食物,心有戚戚不干而嚎。繼而又將頭轉向了莫金。

    莫金驚恐萬分,他沒有想到強巴會下達這樣的命令,也沒有想到一個手勢就讓狼做出這樣的行為,強巴不會對自己動手吧,可是這個誰知道呢,自己以前對強巴做的事和現在做的事,強巴會比較看重哪一面呢?

    卓木強巴很艱難的挪到莫金身邊制止了狼的咆哮。但仍見幾只老狼面露凶相,朝莫金齜牙咧嘴,順著狼的目光看去,卓木強巴一怔,只見莫金腰際懸著一根綴滿寶石的金絲鏈帶,顯然是剛才跟唐濤打斗時,劃破了衣服這才露出來。此時他正緊張的打量著狼群,自己卻混然覺。難怪狼群對他咆哮不已,這里的狼對戈巴族人留下來的鍋碗票盆都珍愈生命,更合況這貴重之物!

    「拿出來吧。」卓木強巴對著莫金昂頭,指了指他身畔。莫金這警覺,帶著萬分不忍,仿佛在割心頭肉一般,但形勢逼人,他不得不寬衣解帶,將身上藏匿的金色的、發亮的物品一件一件挑出來,老實清空。莫金一反平日迅捷,動作極其緩慢,每掏一件,就求助似地望卓木強巴一眼,就好似一個病重的老人極不情願將自己的棺材本往水里扔。卓木強巴則用嚴肅且凌厲的眼神告訴他,你不拿出最後一件不屬于你的東西,這些狼群是不會放過你的。

    隨著地上的東西越來越多,卓木強巴大為驚愕,實在看不出來,莫金身上竟然藏了那麼多東西。他倒是掩飾的好,肯定是從金殿離開的時候狠狠撈了兩票。唐濤不在,那些雇佣豈是他的對手。難怪剛才搏斗時,吃了唐濤那麼多拳,他的精力神情卻好于自己,感情里面穿了金甲啊!

    莫金忍痛將衣衫口袋都翻了個底朝天,攤開雙手欲哭無淚地對狼群道︰「沒了,真的什麼都沒了!」狼群這才漸漸止住呼吸。

    「連一件都不讓我留啊?」莫金雙眼空洞無神地望著卓木強巴,連死的心都有了。

    卓木強巴靠近莫金,拍了拍他肩頭道︰「至少我們還活著。」

    莫金形同槁木道︰「是的,我們還活著。」

    卓木強巴抬起頭,仰望香巴拉最後那一抹落日余暉,喃喃道︰「你知道嗎?就在剛才一瞬間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麼?」

    「就是狼群為什麼會追殺巴桑他們,為什麼將下戈巴族人滅族,而且第二層平台上那麼多村落也被消滅了,我想他們全都想錯了,這些狼並不是嗜殺殘暴的狼,它們的行為是有目的的。」

    「什麼目的?」

    「我記得唐濤說,那些光軍找到一種辦法,可以在中了哪種物質的人發病之前預先知道,從而將那些人隔離起來。」

    「你是說……」

    「沒錯,這些狼的嗅覺靈敏,我想正是依靠他們,光軍才能提前發現那些即將發病的人。只是到最後,光軍們還是免不了全部滅絕,所以我想,在知道了自己將徹底消失前,光軍們應該教會了這些狼另一種本領,或者說,賦予了他們一個新的使命。」

    「清洗!」

    「對,就是在那些傳播源傳播開去之前,進行徹底的清洗,盡可能地減少傳播的危險,不論是巴桑,還是下戈巴族,還是第二層平台上的村落,他們中都有人去過第三層平台,我想,他們可能都到過香巴拉遺留的城鎮,或許觸踫到了里面的某些東西而被感染了。巴桑、西米,還有蒙河那個瘋子等人,之所以能活下來,不是因為他們向狼群投降,或是出賣隊友,或是別的什麼原因,只是因為他們不是攜帶者。」

    莫金終于釋然道︰「那你剛才下令攻擊唐濤……」

    「對,就算沒有我下令,狼群也不會放過他的,我剛才一直在奇怪,唐濤已經被紫麒麟打敗,看上去也不具備攻擊能力了,小狼為什麼一直阻止我靠近他?後來我才明白,唐濤肯定已經感染了某種物質,至于他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被染上的,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對了,現在能給我說說十三圓桌騎士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吧?」

    「啊……好吧,不過我知道的,可能沒你想要知道得多,我只知道一些簡單和基本的概念。如果不是今天唐濤說出來,我還以為,我們這些盜墓小隊全部加起來,就是十三圓桌騎士了呢,沒想到原來只是一個小的分支機構。」

    「我是最底層的人員,我只知道我們按我們的等級分類,一個小組是十三個人,因為從事的都是盜取古墓的事,所以每個小組中會有一兩個鑒定家,就是對文物很了解的人,因為要穿越各國邊防線,所以必須有一兩個對各國軍事力量和山都能力很了解的人,而且格斗和武器使用都要很在行,這就是特種兵。這前面兩種要求我都兼備,事實上在組織內部,很多人都不只精通一樣,比如唐濤就精通特種兵技術和操獸技術,而你們隊里的肖恩,我沒猜錯的話,他應該精通操獸技術和植物方面的知識。因為經常出沒原始森林,所以對動物必須有足夠的了解,一個小隊中也會有一兩個操獸師,而植語者也是因此配備的,我們需要有對植物了解的人。因為許多古墓里有自毀的機關或攻擊的機關,所以還要有工程師,又因為並不可能每次都一帆風順,常常會有人受傷,所以隊伍中的醫生也是必備的,大概一支小隊就是由這六種職業構成,而每一種職業又按照熟練程度來劃分等級」

    「我們特種兵很簡單,按照對格斗技巧和武器掌握程度劃分為特種兵、士、校、將,而操獸師大概是,操獸師、操蟲師、蠱師、巫師,還有祭師,顧名思義,操獸師,對大多數大型動物的生活習性比較了解,能夠利用各種方法驅使那些動物為己所用;當他們對動物有所了解之後,就會繼續研究比動物小種類要多得多的昆蟲,成為操蟲師,對蟲類有所了解之後,又繼續研究真菌或是別的細小孢子生物,成為蠱師,後面兩種我不大清楚,估計巫師是能比較熟練掌握細菌類生物的存在,而祭師則涉獵了病毒範圍。醫生就是按照國際慣例劃分的,分別是醫士、醫師、主治醫師、副主任醫師和主任醫師,反正他們也很強,可以進行野外器官移植術,或是動物與人的肢體交換等」

    「一個小隊十三個人,小隊長會由二級或二級以上的能力者擔任,有時會遇到大型墓葬,我們則由三至五個小隊合並成一個中隊,中隊長會由三級或四級能力者擔任,當遇到超大型墓葬時,再由三四個中隊合並成一個大隊,大隊長必須是五級能力者。」

    「事實上,就算是特種將大祭師等職業,在十三圓桌騎士中,也不過是打工者,他們通常被稱作高級一點的打工者,在十三圓桌騎士內部,他們是按會員、會長、室長、里長什麼的來稱呼自己的職位,我听說曾經有特種將想挑戰十三圓桌騎士的權威,結果從內部隨便出來一個會員,三兩下就把他打趴下了」

    「而十三圓桌騎士,就是我們這種身份的人所能知道的最高存在,究竟是指一群人的代稱還是這個組織的名字,我們都不清楚,如果是一群人,那是一個人還是十三個人,他們是男是女,高矮胖瘦,我一無所知,還有沒有比十三圓桌騎士更高的存在,這些都是未知。」

    夕陽余暉下,兩人隨著狼群,緩慢地朝密林深處移去,突然身後一聲巨響,兩人愕然回首,只見那碩大的湖中噴出一股白箭,一條水龍直射上天,恐怕足有百余米高,整個第三層平台都在戰栗,震動的余波像湖面的漣漪沿著平台向周邊擴散。兩人互望了一眼,估計是神廟內發生了什麼吧,不過這一切他們已無心探查了。

    他們並不知,在震蕩不斷的湖面,多了一具並未掀開的棺式大櫃,隨波起伏,朝著湖岸蕩去。

    震動傳到第二層平台,在一間小石屋內,一個全身纏滿繃帶的男子小心地將另一位全身纏滿繃帶的女子扶出了石屋,兩人手挽著手,肩並著肩,一起昂頭看著那迷霧繚繞的第三層平台,其余的村民紛紛奔走出來,跪地膜拜。

    「第三層平台,究竟發生了什麼?強巴少爺他們,應該到神廟了吧。一定要平安無事啊,強巴少爺!」那名男子心中幽幽地想著,扭頭看了他身邊的女子一眼,雖然兩人都無法看到對方的臉,卻從對方的眼楮中看到了鼓勵和溫馨,兩人的手,握得更緊了。

    震動的余波,傳到了底層平台,連海面也開始不平靜起來,坐在那艘小船上的索瑞斯和佐佐木明顯感到了海面的變動,跟著,半空中悶雷涌蕩的聲音傳來,經久不散。佐佐木昂頭道︰「看來,上面發生了什麼大的變故啊,連這海也不平靜了。」

    索瑞斯也循聲望去,他們也只能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霧氣,暗道︰「卓木強巴,莫金,你們抵達神廟了嗎?成功了嗎?」

    船內躺著的岳陽仿佛也感應到那股震蕩,緊閉的雙眼下,眼珠子明顯的轉動起來。

    佐佐木道︰「好啦,不關我們的事,我們走吧,回去了。」

    一葉扁舟,朝著海的對岸,向那無盡的黑夜是去。

    在遠離巨大山脈的東方,上海,一間民宅內,一盞燈,一台電腦,一位老者,一地煙頭。

    方新教授皺著眉看著剛剛收到的電子郵件,郵件是一位外國朋友發來的,上面寫著︰「我替你找到那個叫哈恩的家伙了,你猜他是干什麼工作的?他竟然是希姆萊異能委員會的成員,後來德國戰敗,被美國軍方搶了過去,你看這個,這是一九四五年的《華盛頓日報》,右邊那人就是哈恩,當時他們正在接受媒體采訪,你猜他說什麼︰‘原子彈算什麼,我們研究的東西比原子彈厲害一百倍!’你知道他在美國從事什麼研究嗎?生化武器,他們是研究生化武器的。後來我又追查了下一線索,還真被我查到些蛛絲馬跡,原來,希姆萊從西藏弄到了一個匣子,最初哈恩這些人就是研究那個匣子的,听說後來的集中營,慘無人道的人體試驗室,都和那個匣子有關,我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想研究怎樣的生化武器,怎麼會比原子彈厲害一百倍,而且,希特勒曾大量儲藏過他自己的血液,我覺得他可能是想制造血清或是疫苗一類的東西……」

    方新教授的神色愈發凝重起來,他扔掉最後一個煙頭,擠壓著自己的眉心,心中暗想︰「我們究竟……在找什麼啊,強巴……」

    在這條電子郵件的旁邊,還有方新教授調閱出來的另外兩條資料,窗口並排放在一起,左邊的是「瑪雅末世預言︰按瑪雅歷推算,公元2012年,人類會死,活著的人們死于自相殘殺,剩下的人們死于自殺……」右邊的是「香巴拉末世預言︰按大天輪經歷推算,公元二零三幾年左右,偉大的格薩爾王,將帶領他無敵的黃金軍隊重返人間,黃金軍隊所到之處,將清洗一切,一切都將重頭再來……」

    更遠更遠的地方,與上海相隔一整個太平洋的美洲叢林里,一位黝黑健康的男孩正在族人的見證下,接受他的周歲洗禮,組長親自為這個小男孩的雙頰畫上了代表狼牙的紅色月痕,組長剛剛松手,小男孩就急不可耐的奔走出去,由搖搖晃晃的蹣跚邁步,變成了跌跌撞撞的向前奔跑,他渴望掙脫一切束縛迫不及待的奔向森林,擁抱大地。

    §尾聲

    許多天以後,在喜馬拉雅山脈漫長的雪峰線上,出現了兩個身著獸皮的身影,一前一後,躑躅地頂風而行。

    這里迷霧遮天障目,狂暴的西風肆虐,發出刺耳的呼嘯之聲,積雪被大風刮起,化作一團團雪霧漫天飛舞,打在臉上向北冰刃割過一樣。

    白皚皚的積雪連綿綴滿一座又一座的山頭,放眼望去,它們仿佛是通往天庭的階梯,一座比一座高。

    「這風,可真TMD大啊。」用皮帽將口鼻捂得嚴嚴實實的莫金眯縫著一雙碧眼,打量著那一座比一座高的遠峰,一說話,嘴里就冒出一團團白霧,和那雪霧融為一體。

    「少說話,多趕路。」卓木強巴的身體與山峰呈四十五度斜角,獸皮靴死死踩著腳下的山岩。「我說,強巴,如果我們能活著翻過雪山,你下一步打算做什麼?」

    卓木強巴想了想,很認真地回答道︰「我會去色拉寺,找丹朱法師,進行正統的密修訓練,然後,去找我妹妹!」卓木強巴回答時,感到腰間那卷經書,沉甸甸的,那日亞拉法師交給他的經卷,事後卓木強巴翻看,發現竟然不是法師他們苦苦尋找的聖典,而是一份記載光軍練氣和練體的訓練方法。

    「啊……」莫金口里噴出大股白氣,「你……你還想找你妹妹?你知道你將和什麼為敵嗎?你想挑戰世界上最大、最可怕的組織嗎?他們或許已超越政黨,他們手里說不定拽著幾個小王國,甚至,可能連美國這種超級大國也被他們控制著呢。再說,你妹妹……你妹妹……」

    「不,我相信我妹妹,不管她有怎樣的經歷,她始終是我妹妹,我會讓她知道,她的家人從非放棄過她。」卓木強巴說得堅定決絕。

    「可是,這說不定是唐濤的另一個圈套呢?」卓木強巴取出照片,那個模糊的背影已在日復一日的注視中變得熟悉親切起來,他又非常小心地貼身放好,道︰「我從未想過當什麼救世主,但是作為人,這一輩子,總有些事需要堅持,我們稱之為信念的東西。唐濤的確看穿了我的弱點,就算前面是火坑,我也會毫不猶豫地跳下去。」

    一時無話,又攀登了一段,卓木強巴道︰「你呢?你有什麼打算?」

    「我?」莫金遲疑道,「不知道,或許,我會繼續尋找下去,我會試著去找找印加的黃金城吧,我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每天在生與死的邊界掙扎,就是我活著的全部內容。對了,那個人,你打算去找他嗎?那人很可能就是十三圓桌騎士中的高層。」

    卓木強巴不由自主地將手揣進懷里,那里有個硬邦邦的鋼制小牌,由一串不蛌鷵搵]鏈系著,他想起了兩人養好傷,即將離開狼王國時的情形。小狼將阿嗚骯要離開的消息,傳遞到了整個狼之王國,沒想到,狼族的王,紫麒麟竟然親自來給他們送行,要知道,在狼之王國中,卓木強巴的地位,不過是一頭普通狼,而莫金,地位比普通狼還要低一等。

    眾狼退讓出道路,在紫麒麟的引領下,卓木強巴獨自和紫麒麟到了一處高地,在那里,紫麒麟蹲坐著,抬起了它的右前腿,卓木強巴從紫麒麟的眼中讀出,他像是要和自己握手一般。卓木強巴帶著惴惴不安之心,將手搭在紫麒麟的右腳掌上,

    紫麒麟腳掌輕輕上下搖了幾搖,那動作,讓卓木強巴不禁想起,頗有些像街邊的人握住小狗的前腿,一面輕輕搖晃,一面不斷地說︰「你好,你好,你好……」

    跟著,紫麒麟搖晃了前爪之後,引領著卓木強巴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圍,紫麒麟的脖圍就像雄獅的鬣毛一樣蓬松、散大,卓木強巴的手放上去,就有一種快從絲巾上滑下去的感覺。他從未想過,尊貴的狼族之王,竟然允許自己觸踫它的身體,同時他也知道,紫麒麟絕不是讓自己撫摸它,難道說它想告訴自己什麼?果然,紫麒麟抬起右爪,將卓木強巴的手往脖圍里按,卓木強巴的手清晰地感到紫麒麟灼熱的體溫,突然,他覺得那里有個什麼東西,就在脖圍貼近皮膚的地方,像很小的串珠顆粒。

    卓木強巴的手,順著那串珠往上捋,漸漸發現,那竟然是一個串珠項鏈,紫麒麟的脖圍里,戴了一串珠鏈?只听紫麒麟低聲命令道︰「取下來。」卓木強巴手微顫,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什麼別的原因,費了大半天勁才算完成任務,取下珠鏈一看,整條珠鏈的下方,還掛著一塊在香巴拉三層平台上偶爾能看見的那些士兵使用的銘牌,那種小珠鏈,本也應是穿銘牌用的鏈子,只是被人接長了,恐怕是由十幾條銘牌連接在一起的。那塊銘牌被磨平了,然後被用某種器具在上面歪歪扭扭地刻了幾個拉丁字母,卓木強巴難以置信地看著上面的字母,讀出了這些字母的發音︰「骨頭?」

    紫麒麟的眼神充滿了歡愉,甚至還輕輕地搖了搖尾巴,卓木強巴險些沒暈過去,這條紫麒麟,竟然是……有主人的!他當然知道,紫麒麟絕不是對自己搖尾,而是這個名字,它為此而驕傲,這是它主人賜予它的名字。在卓木強巴的見識中,這頭紫麒麟已經強大得無與倫比,那它的主人,該是何等強大的存在啊!

    卓木強巴牢牢地將銘牌珠鏈拽在手心中,詢問道︰「您,是不是希望我能去找他,告訴他,您在這里生活得很好,很想念他?您在……等他回來?」

    紫麒麟輕輕點了點頭,忽然昂首,朝著雪山之外的方向,發出一長串低聲的狼嘯,卓木強巴知道,這是狼族表達思鄉的長嘯,那低沉的聲音悠揚婉轉,充滿了思念的味道……一陣寒風襲來,將卓木強巴的回憶打斷,他握著那珠鏈道︰「這個更沒有線索可尋,隨緣吧。」

    在莫金心底,則還有另一個想法︰「如果真的能活著離開這里,唔,統治全世界,這個提議不壞啊!唐濤,你未完成的事情,就讓我來替你完成吧!」想著想著,他看向旁邊的卓木強巴,笑了。

    卓木強巴心中所想,則是妹妹那天真無邪的笑容,記憶中揮之不去的回憶,他昂首望著天邊,雪峰堆積的曲線,仿佛形成了大狼的頭像,他又想起在離開香巴拉前,二狼、小狼和他的伴侶,一路將自己送出好遠,仍在翹首眺望自己的背影。艱難地爬過一座雪峰峽口,前方風雪漫天,白茫茫的一片,卓木強巴知道,翻過這個風口,前方還有幾座山峰,翻過那些山峰,還有更高的山,這一切也不過剛剛開始,前面的路還有很長。

    就算活著離開,又該何去何從?十三圓桌騎士該如何應對?妹妹究竟已長成何種模樣?丹朱法師是否肯收下自己?如何對導師交代?自己的養獒基地員工呢?在一片迷茫中,卓木強巴仿佛又听到阿爸在風中問︰「生命因何而存在?人類因何而存在?作為一個人的你,又是為什麼活著?」(全本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藏地密碼10:神聖大結局最新章節 | 藏地密碼10:神聖大結局全文閱讀 | 藏地密碼10:神聖大結局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