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樓妖窟 第二十九章 深淵懸浮 作者 ︰ 北嶺鬼盜

第二十九章深淵懸浮

劈裂的冰縫中,沒有狂風暴雪夾擊我們,比起地面的惡劣天氣,顯得相當安靜,我們陸續回過神來,在陰暗的環境中尋找著出路,我還是念念不忘林楠從古畫中發現的線索,只是不知掉落冰縫里,那些線索是否還起作用。

林楠的聲音在冰縫中听起來干巴巴的,甕聲甕氣︰「我還沒趕上說出雪山的秘密,小狐狸的鐵頭功就發威了,這下真的好麻煩!我從古畫里看出雨後空林圖的重點刻畫一個空字,畫中的山體還未被大雪覆蓋,形狀和面前的雪山頗為相似,山空水空林中空,陋舍草屋更是空的毫無人氣,這樣一個地方會出現草屋嗎?莫非草屋可以順藤模瓜,跟著發掘出秋亭嘉樹旁的秘密!」

「秋亭嘉樹圖的不解之處就是那個亭子,畫的好生奇怪,低矮到像是只有個亭尖露出地表,亭身都被深埋在地下,既然作畫之人這麼特意描繪,所以我想他在幻境中必然是從這里逃月兌出去,印象中才會這麼深刻,而影珠和秦始皇的秘密恐怕也和這個有關,或許正是我們逃出去的機會!」

在幻境中拼殺這麼久,我居然沒有饑餓的感覺,從醒來的晨曦開始算起,時間應已經到了黃昏,這個處處隱藏殺機的奪命仙境中,定是影珠在擔當核心力量的角色,控制著我們的一切。

順著冰岩峭壁往上爬是不可能了,只能順著冰縫往稍微開闊的一面模索,林楠帶頭領著我們向前,身處萬年玄冰之中,寒冷的感覺卻不是很明顯,周圍這些冰晶凝結的千姿百態,隱隱似乎有人工斧鑿的痕跡。

走了一會,冰縫變的豁亮了些,下方開闊的多,而上面的冰川卻已漸漸合攏,只留下一絲微光漏下來,我們置身于一個山月復中的穹頂之下,正中間一個巨大的方形池子,里面涌動著層層黑氣,濁浪翻滾,和從青銅小棺里竄出來的黑氣一模一樣。

黑氣只在池子里盤旋,沒有一絲一縷涌上池邊,呆呆的看了一會,我帶著銅鏡離池子稍微走近一點,想看看黑氣籠罩的下面是什麼,卻听身後呼的一聲,沉重的落下了什麼東西,小狐狸和林楠也在齊聲大叫︰「小心你後邊啊!快閃開!!」

我驚的渾身一抖,潛意識腳跟就勢往旁邊一滑,就見一把青銅重劍帶著沉重的風聲從身側劈了下來,砍進池邊的冰岸里,一個秦兵身穿軍官的鎧甲,黑色的披風剩下半截拖在地上,一條胳膊從手肘處露出白骨,血肉全無,另一只手正拼命從冰里往外拔劍,急切中拔不出來,林楠和小狐狸的兩把短刀毫不猶豫齊齊捅進了他的後背,用力之大,把整個秦兵都掀翻黑池子中。

秦兵受了這麼重的傷,掉進池子里仍然沒有死去,那些黑氣竟然有極強的浮力,托著他懸浮在池子中,死命掙扎,無奈人在半空中使不上力氣,掙扎好久也沒能移動一尺一寸。

小狐狸恨恨的說道︰「這就是躲在秦軍大營里,砍了我一刀的那個家伙,當時幸虧被沙盤擋了一下,不然我的腿可就麻煩了!瞧他那條胳膊的樣子,是不是和雪地里的干尸打了一架?」

林楠走近池邊,看看懸在半空累極不動的秦兵︰「這個家伙來頭不小啊!你看他頭頂上的長長四方高帽,連鎧甲上的甲片都是用金線聯結的!只是從哪里蹦出來的?我和小狐狸只看見你走過去,上面就落下這家伙,難道是一直卡在頭頂的冰縫里?」

小狐狸也走近池子來看︰「研究這家伙有啥用?肯定是和我一起被影珠送過來的,看他猙獰的相貌,還是不要理睬的好!你們快看這些黑氣怎麼像是沒毒的!那個秦兵大口喘氣,卻毫無中毒的跡象?」

沒等小狐狸看個仔細,林楠卻突然一縱身子,跳進了黑氣繚繞的萬丈深淵中,我大吃一驚沖過去看,卻見林楠直直沖向了懸浮在黑氣中的一座四角涼亭,可能用力往下跳的原因,沖力很大,堪堪直落了四五米,踩破亭頂落了進去才停下。

我攔住也要跳下去的小狐狸︰「別急!看看林楠在做什麼?你身子輕,萬一落不了那麼深,跟那個秦兵攪一起,可怎麼辦?」說話間,林楠已經解下捆扎在胳膊上的黑布條,撕成幾個窄條,彎腰揀起亭子里的一塊銅瓦,一邊綁一邊大聲說道︰「你們接住了!綁著繩子跳下來,黑氣里面沒有毒的!」

接住林楠拋上來的繩子,我攥在手上,看了看浮在空中的秦兵,駭然發現手肘處的血肉已經順著白骨在緩緩消失,看來粉面侏儒的毒性非常猛烈,要不了多久恐怕就會只剩下個骷髏架子!惴惴不安的跳進深淵里,才覺得浮力真的很大,不是林楠用繩子拉我過去,我還落不到四五米深的亭子上。

跟著小狐狸也跳了下來,三個人一起站在亭子里,望望四周,稀薄的黑氣絲絲縷縷象雲霧一樣,空中懸浮著無數千姿百態的銅車銅馬、亭台樓閣,整整齊齊的排列成一個又一個立體矩陣,極其壯觀!

所有懸浮的銅車馬和各種建築,帶著我們的亭子一起在空中流動,象條河流一樣朝著一個方向涌動,可以看到一縷紅光穿透黑氣,把銅車銅馬、亭台樓閣之間的空隙,都染成暗紅色,上下周圍辨認不出東南西北,也根本沒有了東南西北的概念。

林楠把拉我們下來的布條纏在手上說︰「我剛才在上面看到這個亭子,馬上就想起了一直縈繞在腦子里,那個山水畫中的亭子,看著它要緩緩飄走,一著急就先跳了下來,沒有嚇住你們吧?」

小狐狸搖搖頭說︰「還好,已經習慣了你經常做些出人意表的事兒,現在,我們是不是要跳去那個發出紅光的地方?」

林楠沮喪的點點頭︰「嗯,我還以為古畫里畫的真是這個亭子,誰知道這些亭子都造的差不多一模一樣,跳下來才看到紅光,現在沒辦法,咱們只好順著紅光的方向跳吧,有什麼不對的,看情況再說。」

一路上距離稍微遠點的地方,都是林楠先跳過去抓住,再把我倆拽過去,還好,都沒出什麼意外情況,距離紅光越來越近,不用林楠解釋,我和小狐狸都咬牙賭咒那紅光就是影珠發出的,秦始皇的真面目離我們是越來越近,離開這個折磨人的幻境的關鍵時刻,很快就要到來。

費力的在空中跳來跳去,離紅光更近了,我們已經跳到了車馬形成的河流邊沿,一座草屋赫然出現,我們三個都是心中大喜,因為紅光就隱藏在面前的草屋里,草屋又是和中勾勒的極為相似,疑惑的看那草屋,無法相信空中居然會這樣,大門洞開,四壁空空,杳無人跡,而後面好象是和陡削的峭壁粘在一起。

我們三個保持著距離,相繼走進草房內,不用怎麼警惕周圍,一眼就望完了整個草屋,這茅草房只能算個門廳,還有一扇朝里開的門關著,外面什麼復雜的陳設都沒有,只靠牆擺放著一溜屏風,上面用朱砂丹青繪制了很多畫面,以虛掩的門為中心,向兩邊擴散。

繪畫都是先秦的筆法,說是先秦筆法,也是估計的,因為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參照的先秦古畫流傳下來,只是看筆法蒼勁,線條古樸,又是平面寫實,和漢墓壁畫類似而已,這些畫都是以仙境為主,我們看了好久,只有最後幾張吸引了注意力,象是許多人在舉行什麼血腥的儀式,畫技真不怎麼樣,我只好先在腦海里記住大致,一點點猜測具體表達的意思。

時間不等人,我們還是決定走進這扇門去,紅光在門縫里吸引著,不管怎樣,想想馬上就要揭開謎底,我的心跳的很是厲害。

林楠輕輕的推開虛掩的門,紅光沒有照射出來,反而立刻黯淡下去,小狐狸立刻擰開頭燈往里看,只見黑糊糊的門後,壓根看不出有多遠,偶爾倒是有些絮狀的黑氣飄出來,浮在我們周圍。

良久,門內悄悄的伸出一只手來,在我們的頭燈照射下,披散著寸許長的黑毛,指間連著蹼,毫無人類特征,不斷的向外蒸騰出黑氣,望著扣住門框的黑手,我們暗自握緊武器,這里後無退路,不管踫到什麼,都必須舍命背水一戰!

扣著門縫的黑手一動不動,我們的頭燈逐漸順著黑手向里面照去,似乎黑手很長,毛也越來越長,我們的頭燈光線象被吸收掉一樣暗淡,小狐狸第一個忍不住,抄著鏟子狠狠砸向那只黑手的指頭,梆的一聲,鏟子居然切進手指劈到了門框里!

正在猶疑間,咯 一聲,好象正在行駛的纜車突然停頓,草房和周圍的一切都不再流動,靜靜的停了下來。林楠低聲說︰「雖然咱們看不出這是個什麼東西,但我想一定和那個‘武靈鎮妖邪’有關系,當年秦始皇在趙武靈王的行宮里迫不及待的拿到影珠,卻離奇中招,恐怕就是這個邪祟和影珠起了什麼沖突!咱們先散開一點,小狐狸你不要拔那個鏟子了,用我的吧,我這里還有一把銅劍可以防身!」

不等我們散開,嵌進門框里的黑手已經掙月兌了出來,這時看的仔細,幾乎和印象中的龍爪一個模樣,往回一縮,拋出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骨骨碌碌坐在我們面前,五官俱全,和雪山的粉面侏儒不同,眼楮鼻子什麼的都被挖掉,沒有灌入銅汁彌補,反倒是脖子以下銅綠的袑騑陷部A一雙慘白的臉上,兩個沒有黑眼珠的眼眶顯得極為空洞。

侏儒決非善類,剛給我們看個大概,就翕動著鼻根從地上爬了起來,我小聲提醒林楠︰「小心點!剛才那個秦將的血肉都快腐蝕成白骨了,八成和侏儒有關呢!你跳下來早,我和小狐狸可是看到了!」

說話的空隙,接二連三,不斷從門里面骨碌出來很多一模樣的侏儒,穿著黑色的麻布短衣服,都是微微側頭,仰著白臉,冷漠的盯著我們,我們更加緊張,不知道怎樣對付才好,林楠小聲吩咐我們倆︰「不能再等了!草屋外面是萬丈深淵,侏儒們就是擠也能把咱擠下去,門里面我估計是有黑色的怪物,在看守著影珠,不管是什麼,先殺進門里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握緊手槍,小狐狸抓著山地鏟,準備好來一場惡斗。林楠舉起沉重的銅劍率先劈向一個最近的侏儒,一劍就砍掉了碩大的頭顱,斜斜飛向牆上的屏風,其余的侏儒呆呆的目光跟著過去,直到看著同伴身首異處,腦袋砰的一聲在牆上砸的腦漿迸裂,才象猛的回過神,一齊轉過來沖我們微微一笑,撲了上來。

想不到這些侏儒的彈跳力這麼驚人,只微微一縱身子,就竄到了我們的頭頂上,猝不及防,我們的脖子上都給騎滿了侏儒,而我的頭盔掉在幻境外面沒有帶進來,再也顧不上瞧他們倆的安危,我拼命的甩動著腦袋,僅靠鎧甲的硬領抵擋著侏儒,頭發里都被侏儒的手指緊緊抓著,疼痛難忍。

生死關頭,林楠和小狐狸一起把手中的武器招呼向我的肩膀和頭頂,侏儒的攻擊力好象不是很強,一時想不明白那個秦將怎麼給咬斷手臂,我身上的侏儒已被拍飛,我一邊留神提防著隨時會跳起來的侏儒,一邊用手槍準確的斃掉騎著他倆的侏儒。

踩著滿地的碎肢斷頭,我們一個個沖進了門後的黑暗中,誰知門後居然是一個黑不見底的深淵,毫無浮力的支撐,伴隨著我們的大聲驚叫,急速往下滑落。

這次沒有那麼好運氣可以跌到雪窩里,悶哼一聲,我重重跌進一個水潭里,來不及多想,水潭里八成是長毛黑手的老巢,拼命浮上水面的工夫,我居然還在腦子里懷疑這只黑爪子到底是傳說中的龍王?還是上古時殘存的恐龍後代?管它什麼東西,我是要趕快爬出水面,別給盤踞在水里的東西咬了去!

浮上水面,到處又充滿了紅光,紅光里點點白燈閃爍,我心里一寬,林楠他倆掉落在我旁邊不遠,我趕忙手腳並用解去身上鎧甲,向著頭燈的光亮游了過去,水潭里冰冷徹骨,我一邊打著哆嗦抓住林楠的胳膊,一邊大聲問他︰「你倆受傷沒有?現在怎麼辦?」

林楠的聲音有點嘶啞︰「還好,我只是眼角給抓了一下,這會看不到東西了。」小狐狸帶著哭腔界面︰「都是我手腳慢,剛才在草屋里不是因為救我,林楠也不會給那些侏儒抓傷眼楮。」

林楠的眼楮緊閉,臉色煞白,看起來傷的不輕,我和小狐狸一邊一個攙著胳膊,猶自簌簌發抖,說不出話來。急切間,林楠叫道︰「不好!我听到水里好多東西游過來了!」我和小狐狸慌忙的轉頭四顧,空曠的水面上,淒迷紅光中,很多東西劈波斬浪的沖向我們,象一顆顆魚雷般,很快就要撞上我們三個。

刻不容緩間,我踢騰著腳下的水,想不出對策,從遠處沖過來的一定不是好東西,陷入這樣的絕境,林楠偏又眼楮受傷,我最不甘心的就是束手待斃,決不能放棄!一定要堅持到最後一口氣,

水里突然拱起一個濕滑的平面,把我們三個頂的仰面摔倒,看看周圍,水里同時升起了好多四方塔樓,雕梁畫棟間泛著白慘慘的光澤,林林總總,個個的檐角都雕成龍頭的形狀,柱子上也刻著龍身的浮雕,而遠處沖過來不止一條的黑色大蛇,就盤旋在這些樓閣的柱子上和樓身上!

想必我們腳下也是這樣一座四方龍樓,跌坐在地上的林楠突然沉聲說道︰「你們小心了,我模著咱們下面很像是骨頭搭成的,你們有沒有看到黑蛇纏繞在下面,如果有的話,咱們逃出幻境的關鍵就著落在這些龍樓身上了!我看的古書上講過,四方龍樓如果用白骨搭成,只有一個用途,就是養育黑殺!咱們運氣真背,居然踫上了這東西!踫上個養育了千百年看守影珠的黑殺。」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龍樓妖窟最新章節 | 龍樓妖窟全文閱讀 | 龍樓妖窟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