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人相術︰暗瞳 第二十五章 黑霧蝙蝠 作者 ︰ 北嶺鬼盜

 嚓——數碼相機的閃光燈猛然閃亮,我連續摁了幾下快門,卻郁悶的發現閃光燈只閃了一下。看來買東西還是要買好的,事到臨頭才發現,東西便宜了就不是好貨。

但是就這麼短暫的一秒鐘,閃光燈的光影下,Alice已經迅速撲了上去,手中尖刀一下就準準的扎在了蛇頭後邊,把蛇頭牢牢的卡在地上。

蛇身子不是很長,根本夠不著Alice的手,被尖刀扎住七寸,徒勞的扭著白花花的身子掙扎。

我對Alice給予了表揚︰「身手不錯,動作夠快的。行了,那刀子就別拿了,挑過去扔到遠處。」

Alice不放心的用刀子挑起毒蛇,原地轉了幾圈後,直到毒蛇連痙攣都沒了,才遠遠扔到了屋子的另一個角落去。

看著女人的尸體,我暗想也算是給你報了仇,瞑目吧,現在就可以弄清楚是誰把你扔到這兒了。

兩只手電一起照向角落里的豁口,我終于弄明白這個豁口應該是地牢的門,那里頭豎有幾根袑騑陷釭瘍K欄桿,已經朽爛了,歪倒在一邊,露出個籃球大小的洞口,死去的女人看來就是從這里被拖進了地牢。

外頭是什麼?我和Alice充滿了好奇。

我伏子,剛剛準備探出半截身子去看看,Alice拉住我說道︰「先別著急啊,萬一還藏的有蛇呢?」

我想了想也是,于是彎腰從地上撿起那只死蝙蝠,隔著洞口使勁丟了過去,側耳細听之下,里頭果真還有動靜。

但卻不是毒蛇發出的聲響。那是一種低沉的嗡嗡聲,好像電機馬達的啟動聲音,又或者是風扇葉片的轉動聲,不過這還不能讓人害怕,真正讓我毛骨悚然的是在這些噪聲中,摻雜的另外一些雜音。

听起來仿佛置身一間空曠的石屋內,有一股溪流在不停的流淌,滴答滴答的冰冷、刺耳、神秘,每一聲磕踫都讓心髒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冰涼滋味。會是什麼呢?好像是地下水。

寂靜中,我和Alice的手電不自覺的垂了下來,全神貫注听著洞口里傳來的滴答聲音,沒想到這滴答聲卻慢慢變的不再有規律,時快時慢的混亂起來,讓我懷疑是不是那邊鎖有什麼洪水中的猛獸,被我扔進去的死蝙蝠驚擾了好夢,正在四下查看原因。

差不多一分鐘過去了,我倆都明顯的感到一種危險的氣息,曾經體會過的巨大的壓抑感也再次襲來,就連露在外邊的皮膚都有種針刺的感覺,麻麻的極不舒服。我心說不妙,趕緊對Alice比劃了一個手勢︰撤!

把自己那柄鋒利的短刀遞給Alice拿著,我掏出鋼弩安上利箭,戒備著悄悄的向後退,剛剛退了幾步,就听見一片嘈雜的翅膀飛舞聲,伴隨有混亂的吱吱叫聲,一起從那個豁口傳出來。

手電一晃,我差點昏過去,只見不計其數的蝙蝠肉疙瘩,正從豁口里飛過來,振著翅膀吱吱叫著亂闖,有幾只還撞上了我和Alice的腦袋。

除了這些,更讓人恐懼的是有很多條毒蛇夾雜在里頭,也糾纏在一起從那個豁口爬了出來,一條條的翻落在地上打滾,白花花的肚皮露出來,看著十分惡心。

我忍不住低低怪叫了一聲,揮舞起手電筒周身亂攆,而Alice卻伏下了身子,用短刀開始殺死那些向我們爬近的毒蛇。這些毒蛇好像是在逃命一樣,Alice幾乎一刀一個,全給戳死在地上,連點像樣的反抗都沒有。

強忍住周身的不自在,我揮手擊落最後一個不長眼的蝙蝠,趴低了身子貓著腰往上看,注意這些蝙蝠要飛去哪里。還好,這身子一趴低,倒是沒有蝙蝠撞上身來,可惜的是蝙蝠太多,看不出來都要飛去哪里。

忙亂中只看見許多蝙蝠都在屋頂順著四角來回往返的飛,我心里一急,趕緊在耳麥里說道︰「大俠!小心了,有蝙蝠要飛出去,你給我看好了!」

鄭一桐在耳麥里說道︰「OK,明白,出來一個宰一個,蝙蝠這玩意兒我可不怕!」

最後,這大約數百只蝙蝠都變成了沒頭蒼蠅一樣,在屋頂盤旋著原地打轉。

看來我們在割開那幾層皮之間,發現有活物在下頭往外拱,就是這些蝙蝠在做怪了。一個個長著很大的耳朵和眼楮,鼻子上翻,嘴里的牙齒白白的,長的異常丑陋,看著都想吐。

我知道吸血蝙蝠只有美洲才有,至于豬臉大蝙蝠也是東南亞特有的品種,廣東的蝙蝠都是很常見的品種,無大害的,最多是癩蛤蟆跳到腳背上,不咬人它嚇人一跳而已。

這上百只蝙蝠亂飛了一陣之後,除了有幾個可能從我們的入口飛出去之外,大部分逐漸安定下來,一個個掛在屋頂縮起了脖子,吱吱聲也逐漸平息下來。我猛然想起那個豁口里的奇怪的叮咚聲,立刻緊張起來,難道真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才驚擾出這麼多蝙蝠?

莫非洞口那邊兒才是貨真價實的蝙蝠洞?現在的時辰也到了快天亮的時候,所以才聚了這麼多蝙蝠,是不是另有縫隙和地面相連,否則這些蝙蝠從哪兒飛來的?

Alice突然說道︰「好冷啊!怎麼突然變這麼冷?」

剛才只顧著思考,听到Alice說才意識到這透骨的冰涼,只是不明白原因在哪兒?因為這股寒意並不均勻,一陣陣的刮在身上,和空調的擺風口掃出來的一樣,林大成總不會在這個地下室也安裝了空調?

這廝在海王電器到底研究的是什麼制冷項目?

Alice的手電四下照照,突然說道︰「上面有東西!小心!」

這不可能吧?什麼東西會在我們毫無知覺的情況下潛伏在頭頂呢?

可是當我的眼楮看著手電照到的地方,僅存的一絲僥幸心理立刻灰飛煙滅,冰冷的恐怖感覺瞬間籠罩了我,讓我渾身一僵,腳步再也挪動不了。

恐怖和吃驚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吃驚是因為東西突然出現或者消失,踫到的東西本身並不可怕,只是因為出現的太突然才會吃驚。但是恐怖則不是,恐怖是一種冷靜狀態下的感覺,還有一個漸進的推理過程,是在思考後歸納出來的心理感覺。

比如說我們今天晚上一步步走到現在,就踫上了好幾個說不清楚的事兒,隨著一步步的推理思考,我心里已經有了對未知事物懼怕的苗頭,而眼前這黑暗,更是強化了這種懼怕,所以,籠罩住我的感覺是恐怖。

事實上,我也什麼都沒看到,在手電的光源下,除了黑暗我什麼都沒看到。可就是因為什麼都看不到,才使我的懼怕轉變為恐怖。

屋頂如果有東西,手電的光柱就應該照在這個東西上,讓我看清楚是什麼。

屋頂如果沒有東西,手電的光柱也應該照到屋頂,映出屋頂的建築材料是什麼。

可是,我和Alice的手電光束,卻沒有任何反光,也照不出任何的東西,那種感覺就像我拿著手電射入夜空一樣,光線被無盡的黑暗吞噬掉,在虛無中完全消失了。

黑暗,無盡的黑暗,籠罩在我和Alice的頭頂。

消失的手電燈光讓我一開始沒反應過來,但是很快就醒悟了,因為我們手電照到的並不是屋頂,而是一層濃黑色的煙霧,緩緩的在屋頂漂浮,手電光照在這個上面就被吸收掉了,讓人誤以為那上頭有一個巨大的空洞。

我和Alice緊張的看著黑霧,沒有挪動腳步。因為在我們覺察到黑霧的時候,這黑霧已經封鎖了我們原本回酒窖的路,不得不讓人擔心在我們發現以前,這些黑霧有沒有通過那個洞口,飄到地面上去,萬一給鄭一桐來個措手不及,那可不好了。

我小聲的在耳麥里警告鄭一桐︰「大俠,你先找東西把那個人皮樁子蓋上。趕緊的,別問我為什麼。我不叫你開,就千萬不要掀開蓋子!」

從鄭一桐的回答來看,暫時還沒有出現什麼意外。

令我感到心里發毛的是,這黑霧並非靜止不動的死物,隱約可以感覺到它正在緩慢但是有節奏的轉動。懸掛在屋頂的蝙蝠群被黑霧包裹後,一點兒聲音都沒發出來,就給無聲無息的吞噬在黑霧中,絲毫沒有受驚亂飛的情景。

我無法從外形和運動中分辨出黑霧到底由什麼構成,只有一點可以確定,這濃黑色的霧,十有八九含有古怪,弄不好就是劇毒!

在我們嚴陣以待、尋找出路的時候,周圍再次發生了變故。

大量的黑霧源源不斷從豁口里飄出來,在屋頂的四個角落游走,最後逐漸匯集到一起,正是我們下來的那個洞口,在那兒聚集成顏色濃黑的極大一團,讓我們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散落的黑霧逐漸凝聚成團之後,露出了原本看不到的屋頂,差不多兩人多高,凹凸不平的表面上凝結了不少黑點,大小不一、個個不同。

我留神細看,發現那些黑點盡是蝙蝠的形狀,數百只都一起失去了生氣,還依然保持著懸掛的姿勢凝固在屋頂上。

黑霧暫時沒有對我倆有什麼攻擊行為,我和Alice緊張的四下查看還有沒有出路,最終卻意外發現這黑霧沒有沉下來的原因,是和牆上繪制的壁畫有關系。

牆上的壁畫仿佛對這些濃黑色的煙霧有種吸引力,凡是踫到壁畫的部分都不再流動,被吸附在牆壁上,還順勢從屋頂的大團黑霧中撕扯出一道道黑線,流向壁畫後就給緊緊的黏上。

這個時候,我也終于看清楚,所謂的黑霧並非是氣體形狀,竟然是由無數只細小的飛蟲所組成,互相糾結在一起濕漉漉、黏黏糊糊,看不清楚四肢和翅膀,被黏在壁畫上拼命掙扎,那些畫中的牛頭馬面、十殿閻羅,黏附了黑蟲之後一個個都變的栩栩如生,尤其是面部五官,凸起一個個黑黝黝的小包,在手電的光亮下看著非常駭人。

隨著黏附的黑蟲越來越多,壁畫上的人型輪廓,浮雕一樣逐漸凸出在牆壁上,給我的感覺就是畫中的人物,馬上要活過來一般。

那個豁口里終于不再有黑霧飄出來,而頭頂上的黑霧和壁畫上的陰司神祇,互相保持著形狀嚴陣以待,有種大戰在即的壓抑感覺。

看看兩邊的形勢,我終于明白我們下來那個人皮樁孔,肯定是鉗制地牢的一道枷鎖。而這個房間里的壁畫顯然也出于這個目的,專門為了鎮壓地牢里的東西所繪制。只是不知道天花板上那個奇怪的八卦圖有什麼用處,因為我覺得這個八卦圖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鎮鬼八卦圖,可是對這些黑蟲卻好像沒有什麼用處。

我打了個寒噤,想起和鄭一桐貿貿然割開那個人皮樁,萬一引起了什麼致命的後果,那就相當的不妥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亡人相術︰暗瞳最新章節 | 亡人相術︰暗瞳全文閱讀 | 亡人相術︰暗瞳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