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碼 8 5 作者 ︰ 何馬

正守侯在一旁的人猛然一驚,正如一具干尸的肖恩結果突然起來,嘴里發出了驚人刺耳的聲音,與此同

時,因為劇烈的疼痛,他不自覺的把手掏向自己的月復部,那層薄薄的皮,頓時被裂開一個口子「噗!」血和殘破的髒器從破口處噴涌而出,同時,還有數條白色的蟲子,它們白如羊脂,渾身通透,仿佛不沾一絲血污,若非肖恩那顫抖干涸的軀體,誰又能把它們與殘忍和恐怖連接在一起呢,留下了最後的話語,肖恩再次倒下了,這次,他已經變成了一具沒有生命的尸體了!

「肖恩!肖恩!肖恩!」當肖恩月復腔噴血而死,岳陽跟張立都不由得大聲的喊起來,旁人掩著臉,連巴桑都皺了皺眉。

肖恩並沒有像他們想象中那樣安靜的休息,反而在臨死的一刻竟然呈現出巨大的痛苦!那巨大的痛苦讓

他干尸般的五官扭曲了!變形了!死而不僵。他留下了一幕慘不忍睹的場面。

張立踩著那些蟲子︰「我踩死你們,我,我踩死你們,我踩死你們我(哭聲)」胡楊隊長,巴桑,一左一右的抓住了他。

張立掙扎著,嚎哭著,岳陽則思索著說;「肖恩最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bolisi(拼音)makegood」

卓木強巴說︰「像是一個人的名字。」

唐敏冷靜的說︰「不會是人名,肖恩似乎想告訴我們什麼,那麼,他一定會以我們能听懂的方式說呀,如果那是一個人名的話,我們是從來沒有听到過這樣的名字,而且,肖恩最後一個詞,good,發音並不完全,所以我認為他是只說了一半的……」

卓木強巴看了看唐敏,又望了望岳陽,輕輕的點了點頭︰「有道理。」

「先不要管這麼多吧,我們先把他埋了。」呂競男說。

叢林的邊緣,又多了一座小小的土堆。土堆的旁邊,他們移栽了一株小樹,碗口粗的樹身上刻著「二十一世紀一位偉大的探險家肖恩長眠于此」。很多年以後,張立在自己的日記上寫下了這樣的話︰「那一天,天色很昏暗,似乎過早就天黑了,我的胸口彷佛有一塊巨石在壓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說不出那是什麼感覺,我想哭可是哭不出來,我只能只能覺得沉重的那種壓抑讓我步履艱難,若不是後來,遇到了瑪吉,我想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在香巴拉還堅持,是我把肖恩帶到隊伍中去的是我將曾經救過自己的人推上了斷頭台,是,是,我當時一直這麼自責,我終于明白自己為什麼哭不出來了,悔恨是不能用眼淚來沖刷的,那棵樹現在該長大了呢,那種樹可以存活數千年,不知道千年之後,人們能不能在香巴拉眾多的樹木之中找到那一棵。」

埋葬了肖恩,他們繼續前進,白天沿著邊緣前行,晚上在半空搭轅營,每天負重五十公斤行程二十公

里,他們在第二層平台上走了一個月,越往前走,森林的植物就變得越矮小了,但是種類卻越豐富了,除

了暴龍,他們更是見到了梁龍,震龍,雷龍,但就是沒有見到任何人工的痕跡。按照村志的記載,他們起

碼已經錯過了好幾處古跡了。不過古代村志中提到,那些古跡在數百年前就荒廢了,後來,幾乎就沒有人

再去那里。這次踏足的森林,已經與前幾次不大相同了,植物繁多,枝葉茂盛,越往里走濕氣就越重,腳

下的泥沼,已經能夠嵌入半只腳掌了。

走了沒多久,呂竟男提醒說︰「注意警戒,這里的植物有些矮小。」

呂竟男的意思大家都明白這是在香巴拉歷練出來的經驗,當樹木巨大,而地面沒有什麼小型植物的時

候。通常林子里出現的生物,大都是體型巨大的。那是為適應環境的,而香巴拉的巨型生物,要麼是獨立

行走,要麼是個大頭呆腦,他們對付那些生物,既容易攻擊,也容易躲避。可是一旦森林里出現了矮小的

,拂地的植物,那麼小型生物就有了藏身的地方,而更為糟糕的是,這些生物常常是成群結隊的,一旦被

惹怒了,殺是殺不完的。

卓木強巴他們已經吃了好多次這樣的苦頭了,這陰冷的感覺,加上林間呼嚎的風,夾雜著不知名野獸

的嚎叫,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野獸的尸骨也越來越多。看起來這里就像一個古代的殺戮場。每走幾步就可

以看見一具較為完整的骨質。有的很小,有的很大。形態更是千奇百怪。當冷風刮過,不時有嗚嗚的聲響。一些巨型的生物,看起來好像只是剛死,而奇怪的是它們的骨骼上面還留有一層表皮。表皮上開滿了篩

子大小的孔。那種嗚嗚的風響,正是風灌入這種有皮而且中空的骨骼所發出的聲音。

呂竟男不由的皺了皺眉頭︰「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尸體呢?蜘蛛嗎?蜘蛛倒是喜歡把消化液注入獵物的

體內,讓獵物從內部溶解,然後吸取他們的營養。不過蜘蛛很少有群居行為呀。而且它們造成的傷口是咀

嚼過的不規則的傷口呀。而這些傷口呢?每一個都是圓的,更像是震刺的。是那些蚊子干的?不,不,這

里有很多小動物的骨骼,有些已經小到巨型蚊子難以攻擊了。而且這里的環境也不適應飛行呀。是更小的

吸血動物嗎它們群居生活,又有較為堅硬和足夠柔韌的外骨骼以避開那些荊棘和植物。或許它們不會飛行

,但是,它們爬行的速度一定是十分驚人的。」

呂竟男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

從肖恩走了以後,這支隊伍就只能靠自己的判斷來分辨將要面臨的怪獸了。

他們有些害怕,她說︰「要不我們就在這取水離開吧?」

這個時候在他們面前並沒有匯集的溪流。有的只是一地的軟泥。而唐敏所說的取水,那就是指用布包裹

著泥擠壓出水的辦法,這是在野外長時間無法找到水源而沒有適應的工具攫取地下水的時候常用的辦法。

岳陽說︰「嘿!小姐呀,我看你未免有點太多慮了吧!再怎麼說我們是經過特訓的呀,還有咱們手中的這批裝備呢!」

胡楊隊長也說︰「岳陽,咱們先別說大話!啊,要注意偵察。」

「沒事!」卓木強巴握著唐敏的手說︰「至少目前還沒有感覺到危險吧。」

就在說話的功夫,卓木強巴發現張立靠在一棵樹上稍微在休息。

胡楊也微微有些氣喘,他就說︰「好吧!就在這休息一下。」

但是張立卻重新站起來說︰「說不定前面就是水源呢?」

岳陽搖了搖頭︰「泥土的軟度、濕度、分布的很均勻,前面可能是沼澤或者泥塘。」他也想休息會兒,是啊!在這樣的軟泥地上負重前進最費力氣了。

張立說︰「我安天線了。」

現在他們每次一停下來張立就需要馬上把雷達打開,這又是一種安全的保障。不過這段時間張立顯得

比較沉默。

胡楊隊長把背包放在一旁,選了一棵較干的樹藤一坐下去。就听到「咯 」一聲,他坐斷了樹藤。

這一下不要緊,一個白乎乎的東西,從斷了樹藤中飛了出去。胡楊隊長以為是昆蟲呢頓時嚇了一跳。

亞拉手臂一伸,把飛出來的東西抓在了手里。

那是一節白骨頭。

胡楊隊長嘟囔的說︰「哎呦呦這這個地方真邪乎!到處都是骨頭。」

他們的身後就是一具散亂的白骨。林中依稀可辨數具骨骸在泛泡的沼澤里,還有一具起碼高三米、長

十米的骨架在浸泡著。

亞拉法師看著手中的骨頭有些遲疑。

呂竟男注意到法師那困惑的表情。再看這個骨頭,心里面也不由一驚︰「那是」

亞拉法師靠近了胡楊隊長說︰「能讓我看看這跟斷掉的樹藤嗎?」

胡楊隊長不明就里,還是起身讓座。

亞拉法師仔細的看著那樹藤,應該是胡楊隊長身後的那棵大樹的根系。只見樹藤斷開的地方,明顯的

有一個洞。里面還埋著半節半森森的骨頭。

亞拉法師有靠近查看了這棵大樹。果然,在樹的裂口處更是發現了其余的白骨。那白骨夾雜在樹的縫

隙中,或者說它們被樹包裹著。

胡楊隊長也看到了樹中的白骨,他奇怪地說1がk小說wαf.ぇがkxs.Com整理

︰「額這這怎麼回事啊?樹里面有骨頭,這人死在樹里頭了。」

亞拉法師搖了搖頭。

呂竟男也說︰「不!我看這像是人的骨頭。」

「唔!」亞拉法師點頭說︰「是人的小腿骨。」

卓木強巴等人霍然立起來到樹旁。

強巴說︰「什麼?人的骨頭啊?人的骨頭怎麼會在樹里面附近有人?啊?」

亞拉法師說︰「估計是某種樹葬的方式。古代西藏的樹葬有多種形式。其中就有將死者的骨骸或者是骨

灰或者是金剛壇塞入樹縫隙之中,後者是埋在樹根下的喪葬的方式。」

「哦!那就是說附近有人了?」唐敏非常高興。

亞拉法師搖了搖頭。

岳陽也說︰「或許很久以前有人吧?或許林子的深處有某個村落的遺跡吧?不過現在恐怕已經沒有了。

從這附近咱們多的尸骨來看。不像是有人出落得地方啊。」

看著一臉失望的唐敏,卓木強巴說︰「走!走!繼續趕路!」

岳陽補充說︰「當然也有可能有人,而且就算只有遺跡也好呀。如果是荒廢沒多久的村落,就象是戈巴

村一樣說不定我們還能找到幾件衣服穿呢!啊?」

再往前泥潭越來越深了,只能依靠飛索在樹上前進。

不過這片沼澤並不大。沒走多遠就看見林間有一條潺潺的清溪在樹林之中盤曲蜿蜒。溪水清澈透底,

與周圍大片大片的綠葉、黃泥相映襯,頓時叫人感到非常的寧靜。

岳陽迫不及待的要降落在溪邊,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卓木強巴和巴桑同時心生警覺某種危險可能就在下

邊。

「岳陽!別下去!」卓木強巴喊晚了。

岳陽的雙腳已然著地了,而這一腳竟然沒有踩到實地。

只見溪邊的整篇地突然的蠕動起來。那地下哪里是什麼綠葉和黃泥,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大蟑螂。那些

蟑螂整齊的聚集在一起,它們的身體得褐色看起來,就像是鐵桶一樣。

岳陽的這一腳驚動了整個蟑螂群。

胡楊隊長在樹上也忍不住大聲的喊起來︰「啊!好多的蟑螂啊!」

幸虧岳陽沒有收起飛索,當他听到卓木強巴的呼喊,只在地上蜻蜓點水似的一點,跟著就蕩起來了。

不過他在驚恐之余,就像是條件反射似的打了一梭子子彈。這下可炸了鍋了,不知道這些原始蟑螂發

出了怎樣的信息,其余的蟑螂開始群起地攻擊了。

這些蟑螂或許比不上他們曾經見過的那些巨型昆蟲。可是一尺長的軀體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也足以讓人

膽戰心寒!而糟糕的是這些蟑螂會爬樹,而此刻的樹上不再是安全的了。

最初引起騷亂的是幼年蟑螂,他們的軀殼是一節一節的褐白相間,他們雖然沒有蟑螂那樣的鋸齒和鉤

鐮,但是它們六條腿都有倒刺,被刮蹭一下足以讓人皮開肉綻。以前從沒人注意過蟑螂的口器,沒有人關

心它們如何進食的,如今這些一尺長的大家伙,他們的口器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些有點像蜻蜓或者是螳螂

的嘴尖尖的,它們是三角形狀的還有上下鄂,口器里有很多蠕動的觸須。

看到這些家伙,唐敏立時尖叫起來。

這片蟑螂的領地範圍很大,它們爬樹的速度快的驚人,而且不管他們的飛梭射向哪棵大樹,那樹下的

蟑螂,馬上在第一時間爬上來。

張立破口大罵︰「混蛋!他們不是沒長眼楮嗎?它們怎麼知道咱們的位置?」他的落腳處,險些讓一只蟑螂爬到他的腿上,幸虧他用槍把它打落了。

呂竟男說︰「震蕩感應器!蟑螂可以感應到數百米外樹葉落地的輕微的震動,更被飛索刺入在樹干發出

的強烈的動感了。」

呂竟男一腳踩在蟑螂的背上,那噴濺出來的白色的液體,讓使她想嘔吐。趕緊反手揚腕,飛索即射向

另一棵樹。

一大片蟑螂包圍了卓木強巴他們。

唐敏問也問卓木強巴︰「它們它們也不吃肉啊!它們干嘛要追咱們呢?」

卓木強巴也將兩只蟑螂踩的爆裂了,不過他的心中想到是另一回事︰六條長滿了勾刺的腿,半橢圓形

的頭部,急速的爬行,切掉腦袋還可以存活三小時,沒有水和食物的環境中,能夠保持存活一周的時間。

若不消耗體力,他們能夠存活三個月。最強的生命力!最適宜的動力!怎麼怎麼難道就是指的這種東西

嗎?機關傀儡獸的核心難道就是它們嗎?

胡楊隊長說︰「誰說它們不吃肉啊?它們都是雜食主義者,它們什麼都吃。」

張立說︰「是呀!是呀!我們那就管蟑螂叫偷油婆。既然連吃油,那肯定是開葷呢。」

呂竟男心中陡然一驚︰「是呀!這樣的群體攻擊真的是蟑螂嗎?為什麼全都是沒有長翅膀的未成年的個

體呢?不不這不是蟑螂不是蟑螂,它們更像是吸血的跳蚤。」

仿佛是驗證呂競男的想法,一些蟑螂忽然借助請有力的後腿彈起來了。這一下子情況就嚴重了,他們

彈的高度速度,簡直就像是在飛。沒什麼比在這里惹上一堆會飛的昆蟲更糟糕的事情了。

卓木強巴當機立斷︰「分開走!」帶著唐敏從右側突圍。

這是他們多次遭遇數目龐大的的生物群得出的經驗,一旦分散了後面的追兵也將分散。那些生物通常

是很少飛出它們的圈子的。而分散之後不用擔心會誤傷到自己人,也會把麻煩大大的降低的。而他們的武

器裝備已足以保證他們自身的安全。戴上通信系統很快就能夠找到同伴的位置無法在密林中走失。

八個人朝八個方向散開了,岳陽朝密林的深處;張立則沿著溪流而下,他要用自己來引開數目最多的

一群。

「嗨!小心點!張立。」岳陽在通信器里喊著。不過他並不肯定張立能夠听到自己的話,他很擔心張立因肖恩的去世而干出什麼蠢事。

遠處轟隆轟隆的爆炸聲傳來,巴桑已經開始仍手雷了。

張立停下來,他身上多出劃傷,手臂上似乎被一個家伙踢了一下,血肉都翻露到外面。不管總算擺月兌

了這些家伙的襲擊。

通過通信去他知道距離他最遠的是巴桑,兩個人相距有五公里左右。而最近的是亞拉法師,也已經間

隔了一點七公里。

在他發出安全信號的同時,另有三個人也發出了安全信號。

只有呂竟男、胡楊隊長、亞拉法師和巴桑還沒有確定的安全位置,不過他們四個人應該知道如何擺月兌

蟑螂。

張立放下了心,取出急救繃帶把自己的手,簡單的裹了裹。開始向前探尋,趟過溪流的左岸,逆著溪

水,順著河道向上走。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藏地密碼最新章節 | 藏地密碼全文閱讀 | 藏地密碼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