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回春總監 > 第十八章

回春總監 第十八章 作者 ︰ 風光

    想到女兒的壞習性,安傳雄只能嘆氣加嘆氣。「是嗎?你還不夠了解她,比如她可以連睡二十四小時,叫都叫不醒;還曾經在泥地里打滾,兩天都沒洗澡……不是我說,這跟頭豬有什麼兩樣?」

    安絲柳听了可不依,誰會用豬來形容自家女兒?「臭老爸!我哪有那麼糟啊?那次睡二十四小時是因為前一天沒睡才要補眠;趴在泥地里兩天是為了拍攝一些稀有昆蟲,我跟你解釋過很多次了,你每次都要拿出來說!」

    「你總有借口。」安傳雄也提高音量,洪亮的嗓門比起女兒不遑多讓。「有哪個女孩子會像你這樣?漂亮的長發給我剪得像男孩子一樣,一餐可以吃掉三碗飯,還成天躲在房間偷偷摸摸的看……」

    「我抗議!我現在的發型多有朝氣,比以前像支拖把的長發好多了。」安絲柳從椅子上跳起來。「一餐可以吃三碗,因為我健康,新陳代謝快啊。何況,我看的那些是寫真!是藝術!我只是在研究別人的攝影技巧,是老爸你心術不正。」

    听著他們父女互揭瘡疤,剛才對廣告的感動早就拋向天邊,駱晉紳著實想笑,不過他可沒笨到在這時候笑出來,免得引起眾怒。

    只是在針鋒相對的對話中,還是听得出濃濃的父女之情,令他有些羨慕,他已經很久很久,不知道和父母頂嘴是什麼感覺了……

    「伯父,絲柳,先听我說一句話好嗎?」他看向安傳雄的目光是誠懇,看向安絲柳卻帶了絲笑意。「伯父,絲柳的一些壞習慣我都知道,她的食量我也見識過了,至于她愛好攝影,那不是什麼不良嗜好,讓她持續也無妨。只要不過份,我想這些都是她的自然表現,我一點也不介意。」

    安傳雄不安地想確認他究竟明不明白女兒,索性把話說開了。「你不曉得,絲柳會去上班,是我逼她的。她會當個溫柔乖巧、言行得體的端莊淑女,也是因為我的要求,真正的她可不是這樣。」安傳雄越講越覺得悲哀,自己的女兒真要品頭論足起來,還真有點一無是處。「你要好好考慮,這樣不修邊幅、又粗魯大食量的女孩子,你真的要和她在一起?」

    「等一下。」駱晉紳尚未回應,安絲柳又抽搐著臉打岔道︰「爸,你不怕你批評一堆,會把他嚇跑?」

    「我做人一向正直清廉,絕不欺騙別人,所以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我都要事先讓他知道,這叫瑕疵擔保。」

    安傳雄一臉的正義凜然。「駱先生,依你那麼好的條件,既擔任沙夏公司行銷總監,又是廣告界有名的鬼才,還在國內外得過那麼多獎……」

    「再等一下。」安絲柳一張臉都快歪了。「爸,你又怎麼知道他那麼多事了?」

    「哼!都什麼年代了,我不會『孤狗』嗎?」安傳雄一副她落伍了的樣子,他可是一得知駱晉紳的名字,就上網盤查他的底了。「像他那麼優秀,我都懷疑他為什麼會喜歡你……」

    老爸還真是不遺余力的為女兒漏氣,安絲柳只覺得欲哭無淚,「我以為你不喜歡他?」

    「我是怕他嫌棄你。」安傳雄話說得一點都不留余地。「雖然你在那個什麼冰淇淋的比賽拿到名次,但那也只是運氣好,你的壞習慣我也沒看你改多少。」

    此話一出,小倆口都呆了,黑線烏鴉齊飛。

    原來他們一開始的假設就是錯的,安傳雄不是不認同駱晉紳,而是太認同了,才怕女兒被退貨,所以常打斷小倆口的相處,避免駱晉紳發現女兒太多內外不符的地方。

    「我有那麼糟嗎……」安絲柳垮下臉,心情糟透了。

    「伯父。」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駱晉紳插話了。「絲柳參加比賽,學習到許多美姿美儀還有化妝技巧,待人處事更圓融,也開始知道自己的優點,她內在外在的改變都更凸顯自己的特色,這些都是她的成長,你沒發現嗎?」

    聞言,安傳雄不禁仔細的觀察女兒—雖然還是普通的褲裝,但搭配及打扮變得更有女人味,不再像以前一樣看來是個大男孩;而她和他的對話縱使還是沒大沒小,但那有可能是他是親人。回憶起她在機智問答時穩健的台風和應答,更是讓他驕傲不已。

    駱晉紳察覺到他神色的變化,繼續說道︰「什麼條件、外貌,都是外在的東西,我最欣賞的是絲柳率真的個性和毅力,她有壞習慣,我也有,彼此磨合絕對比嫌棄重要。」

    最後,他順便挖苦自己一番,「她的自由自在反而提供了我許多靈感,讓我由創作的瓶頸里解放,我還怕我的繆思女神跑了呢。而且她很聰明,又有潛力,否則不會博得評審及觀眾青睞,得到冰淇淋公主比賽季軍。說不定,未來她的成就比我還高,所以伯父請不用擔心。」

    沉吟許久,安傳雄才放緩了表情,「既然如此,你能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只要我做得到的,我一定答應。」駱晉紳拍拍胸脯。

    「放心,不會要你拋頭顱、灑熱血的。」安傳雄吸了口氣,「如果可以,請讓絲柳回到沙夏上班好嗎?」

    繞了一大圈,安絲柳又回到沙夏冰淇淋上班了。

    即使她死活不願意,因為坐在辦公室的生活實在讓人悶到爆炸,但目前她確實沒工作,除了沙夏的代言費外幾乎是坐吃山空,再怎麼不情願也只好接受了駱晉紳的安排。

    身為冰淇淋公主第三名,身兼公司產品代言人,她回來上班無疑更有號召力,也更受同事們—尤其是男同事的歡迎。表面上,她笑意盈盈的和大家打成一片,暗地里卻在心里哀嚎不已。

    這是她和老爸的約法三章,父親對她回沙夏最大的要求就是,不能丟駱晉紳和安家的臉。所以她在辦公室里,就得一直維持大家閨秀的風範。才上班幾天,就裝得她一肚子氣都快爆炸了。

    「你放心,我會改變這情況的。」駱晉紳安慰她,拍拍胸脯保證。

    她也只能向上天祈禱,希望他言出必行。

    太久沒坐辦公室,剛接手的工作讓她忙到沒時間去買午餐,中午只好到沙夏的員工餐廳包便當。然而她一現身便被眾人拱到長桌中間的位置,無奈的她只好含淚放棄點兩個雞腿便當的欲望,端著一盤她一點興趣也沒的雞絲海藻色拉來到座位上。

    沒有人注意到,駱晉紳帶著安傳雄默默的站在餐廳門外,而安傳雄的手里,還拎著一個大便當。

    「她才吃那麼一點東西,吃得飽嗎?」安傳雄皺眉望著女兒盤子里的色拉。「我拿便當去給……」

    「伯父,稍安勿躁。你有看過淑女吃很多的嗎?現在的女孩子很多食量都跟小雞啄米一樣,吃太多會被人笑的。」駱晉紳安撫著他,「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安傳雄只見一群人把女兒夾在中間,像要開拷問大會一樣,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哇,絲柳!你越來越漂亮了。」同事們七嘴八舌地想和她寒暄,順便探听八卦。

    「沒有,我還是一樣啊。」安絲柳假笑著。心想她還不是眼楮好好的安在鼻子上方,手也沒有長到腳上。

    「你才吃這麼一點啊?難怪身材這麼好。」

    「我不是很餓。」她也很想狂掃餐廳里所有的食物,但形勢比人強,她現在只能當個弱不禁風的淑女,吃著食之無味的色拉啊。

    「你和駱總監很甜蜜吧?最近有沒有出去約會啊?」

    「我最近比較忙……」所以都和他在家里約會。

    「那……你和總監全壘打了沒?」某位大嗓門的同事單刀直入,餐廳里頓時陷入一陣寂靜,大家都想知道答案。

    餐廳外的安傳雄更是屏息,犀利的眼光橫向駱晉紳,後者只能苦笑,心里祈禱著里頭那小女人千萬別說錯話。

    安絲柳只覺得頭頂滿天烏鴉飛過。全壘打?在她爸的嚴密監控下,連觸擊短打的機會都很難。「我父親管得比較嚴,不會有這種事發生。」

    「喔……」全場發出不知是嘆息還是懷疑的聲音,又恢復成鬧哄哄的樣子。

    安傳雄也松了口氣,意味深遠的望了駱晉紳一眼,幾不可見地點點頭,像是認同了什麼。

    安絲柳心想終于能吃東西了,連忙叉起一把草……色拉,就在她思索著這一大片生菜該怎麼吃才文雅時,身邊的人又開始問。

    「那你們到了幾壘?」

    「駱總監的……球技好嗎?」

    安絲柳一口生菜差點梗在喉嚨,「我……我怎麼知道?」

    越來越辛辣的話題飄到了安傳雄耳中,讓個性剛直的老人家越看火氣越大,臉都漲紅了。「這群人是怎麼回事?沒營養的問題問一堆,也不讓人好好吃飯,這樣怎麼消化呢?」

    「可是辦公室就是這樣的地方,有八卦流言大家就拼命的想知道,偏偏絲柳又不是嘴碎的人,所以遇到這種情況,她也只能啞巴吃黃連。」他意有所指地道︰「伯父,你也覺得她坐在其中顯得格格不入,對吧?」

    安傳雄只能默然,他從沒想到女兒在公司里上班的真實情況,竟會是這個樣子。

    他似乎把她推向了一個她不願意、更不適合的位置,在沙夏上班的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她,也一點都不快樂。

    駱晉紳見安絲柳被逼問得節節敗退,便向安傳雄道︰「看來是時候讓我進去英雄救美了。伯父,請你先到方才我辦公室里的會客室等,你會看到更多的真相。」

    送走了安傳雄,他走進餐廳,當所有人注意力都在安絲柳身上時,他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眾人一見到他,滿室的嘈雜赫然靜默。

    對于他,他們就不敢那麼放肆了,除去他是上司的身分,他那冷淡又拘謹的個性實在令人沒有勇氣踫釘子,大概只有安絲柳眼光獨特,才會看上這沒多少溫度的男人。

    「我听到有人叫我?」他的聲音淡淡的,卻有種威嚴。「有事嗎?」

    「沒事沒事。」眾人忙不迭地搖頭,各自裝模作樣低頭吃飯,怕駱晉紳萬一听到他們的問題,所有人全吃不完兜著走。

    「那我有事要交給安助理辦,我可以把人帶回去了嗎?」

    「可以可以。」大伙兒又急忙點頭如搗蒜。

    「既然如此,人我帶走了。」駱晉紳向安絲柳使了一個眼神,她馬上收拾東西,生菜色拉也不吃了,就先離開了餐廳。

    駱晉紳等她先走出去了,才慢條斯理地轉身,丟下了一句讓所有人冷汗直流的話。

    「對了,我不打棒球的,你們要記得這一點。」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回春總監最新章節 | 回春總監全文閱讀 | 回春總監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