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妻元讓 第一章 作者 ︰ 單煒晴

傻丫頭,這不是為你,是為咱們翁氏。

這是從小到大,她最常听見的一句話。

她也明白並不是只有自己常听見,只要是翁家的子孫,都是听這句話長大的,于是等到他們上了年紀,有了後輩後,也會這麼對他們說。

「……說來說去,還是山家最合適。」

「可是……山家不過是土豪,再說,當年‘山家的’來,說要與讓兒訂下婚約,咱們不都拒絕了?現在再去說要與他聯姻,恐怕……」

翁元讓姿態端莊的坐在會議廳最角落,听著家中長輩談論家族坐吃山空、債款滿天下的窘境,卻還得養一群扞衛家園的軍隊,負擔實在太重,打算藉由她的婚姻做為利益交換的權宜聯姻時,又嫌棄對方的地位和他們御賜七大家的諸侯比擬相距甚遠。

身為貴族,怎麼能和一個擁有下層賤民血統的商人聯姻?雖然他們確實很需要錢。

在這個重兵不重商的年代,商人的地位是很低的。商人滿口賺錢經,勢利又薄情,和有傳統、有榮耀、帶兵爭天下的貴族不同。他們兩方相互對立,偏偏在這個時代又得相互依賴才能生存。

「以咱們翁氏現在的情況來看,還有得挑嗎?」做為翁家現任的領導人,她的祖父翁柏說話了。

沒人敢再多說一句。

翁柏終于看向孫女翁元讓,「‘山家的’最近在找媳婦,讓兒,你去試試吧!」

翁元讓不傻,當然明白「試試」的意思是「必須成功」,更了解即使到了這山窮水盡的地步,驕傲的翁氏仍然不會去向過往看不起的對象低頭,所以她得靠自己來。

所有家人的目光化為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讓兒明白。」一股無形的壓力像張網將她整個人困住,翁元讓仍然順從的回答。

常言道︰沒有國,哪有家?

而沒有家,哪有她?

山家的,是她的家人對山無陵的貶稱。

山無陵正是山家現任的當家,也是他把山家從他為屠夫的父親手中,壯大到如此強盛富有的地步。

但是,翁氏並不喜歡他。

翁元讓和一群姑娘排排坐在一間什麼也沒有的房間里……應該。

山無陵招妻已經有月余,這段時間以來,他得閑就會召集那些報名參加的姑娘照順序排隊,一一挑選。不過從延續的時間如此長來看,山無陵拒絕了大概不下百位的姑娘,無論身分地位是好是壞,長相是美是丑。所以為了保護她們的名譽和隱私,打從進入山家的那一刻開始,她們都會分到一個蓋頭,遮住面容,也不許出聲交談,沒有人知道彼此的身分,最後被帶到等候的小房間。

翁元讓只能從蓋頭下的狹窄視線猜測旁邊坐了一個人,旁邊的旁邊大概也坐了一個,或許旁邊的旁邊的旁邊也有一個……有多少人,她難以猜測,但就是能從小房間寂靜無聲,卻彌漫著緊繃氛圍這點感覺出來。

每當有個姑娘走進去,她相信不只是自己,所有的人都豎起耳朵,仔細想听听看里頭的動靜。當有女人哭哭啼啼的走出那個房間,所有的人又都松了口氣,因為出去的人再也不會回來了,然而氣氛依舊繃緊如易斷的弦。

翁元讓不知道其他人緊張的原因為何。

是害怕被拒絕嗎?

抑或里頭有人是因為喜歡山無陵?

還是她們也都和自己一樣,背負著一個龐大家族的生計和驕傲?

不管怎樣,她都不會輸給她們,絕不能!

在心意堅決的同時,翁元讓也非常煩惱。她從來不是有特色或特別出眾的人,相貌或許稱得上姣好,但是從小被養在深閨,所受的教育是以家族為重,養尊處優,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喜好,也沒有人會逼她去學習、接觸太多事,她是如此的平凡,究竟要如何在眾多閨秀中月兌穎而出?

這個問題她苦思了好幾天,卻不得其解。

翁元讓能夠察覺離開的順序越來越接近自己,心中的不安忐忑越發加深。

其實,她不怎麼喜歡山無陵。

還記得她十四歲時,剛在商場崛起的山無陵曾經來過翁氏,那時她遠遠的見過他一眼,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形容詞是「冷若冰霜」。

她沒有見過那麼冰冷的眼,那里頭是用毫無溫度的傲慢和不可一世堆疊起來的。這真的很奇怪,畢竟他僅僅是個屠夫的兒子,即使年少得志,也不該如此驕傲,言行舉止不該那麼不謙遜,態度太過頑劣、我行我素,在她翁氏來去自如,一副以硬闖禁地為樂的模樣。

「姑娘,這邊請。」

沉思中的翁元讓听見隔壁的姑娘被人牽引離去的聲音,胃部突然高高吊起,酸液在里頭翻滾打轉。

噢,下一個就是她了……到底要怎麼辦?

一想到即將面對那個沒有多少好感的山無陵,她頸背的寒毛豎直,真想立刻奪門而出。

砰!

巨大的破門聲嚇了翁元讓一跳,一瞬間還以為是自己再也按捺不住的慌張逃離,最後又听到哇哇大哭和快步離去一連串有動作感的聲音,才明白是剛剛被送進去的姑娘。

「嘻嘻……又少了一個。」

听見排在她後頭的女子輕笑,她的冷汗直直滴落。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能讓那個姑娘哭成這樣?

「姑娘,這邊請。」

還想著,有個人牽起了她的手,使力把有些呆傻的她從椅子上攙起。

翁元讓不太確定自己是怎麼跨開步伐走向前的,只知道重新見到光芒時,背後的門也重重關上,彷佛把最後的逃生之門也關上了,放她和一只可怕的魔獨處。

而那只魔就是山無陵!

她略顯手足無措的抬起眼,隨即怔住。

這是一間格局不大的房間,然而所用的每一樣物品,大至桌椅擺設,小至窗欞上瓖嵌的琉璃珠玉,都是上乘之作,整間房間金碧輝煌,令人幾乎張不開眼。

山無陵腰纏萬貫,也怕別人看不出來。

家里早已一貧如洗,只剩下空殼,穿的是洗得褪色的衣裳,吃的是水比米多的稀飯,家僕一個得伺候一家子,還得面臨領不到薪餉的困境……過著這樣的生活許久,翁元讓難掩詫異的觀察身處的房間。

難怪即使貴族看山無陵不順眼,卻還是勉為其難的讓他進入他們的世界。只能說,誰不想攀附富貴呀!

她很快的回過神來,定楮在那張大得不可思議、純金打造的案桌後的男人身上。

山無陵。

腦海中飛快的閃過這三個字,被訝異稍稍淡化的局促又回來,一雙小手忍不住絞扭在一起,翁元讓連喘息都變得小心翼翼,警戒的盯著他。

他正低頭不知道在看什麼,一手拿著狼毫筆,流暢的揮動,並沒有注意到她的出現。

她是不是應該先自我介紹?

翁元讓悄悄的瞄了眼身旁引領自己入內的老者,有些埋怨他像個啞巴一樣什麼話也不說,只是站在那兒,害她無所適從。

完成最後一筆,山無陵抬起頭,把卷軸收起,交給候在一旁的小廝帶走,舉手投足間都散發出商人的務實,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隨後那雙琥珀色的眼楮被發亮的桌子染上一層金箔般的光彩,不疾不徐的對上她,立即一頓。

翁元讓也跟著愣了一下。

有那麼一剎那,他的眼神好復雜動蕩,不過當她再仔細的瞧時,又什麼也沒有,一如印象中的荒蕪、冷漠……不,是比印象中還要更寒冽。

「我道‘元姑娘’是哪家的姑娘,莫不是老曹謄錯了?」山無陵的話語中隱含著顯而易見的嘲弄,看來早已察覺她的身分。

「回爺的話,小的並沒有謄錯,完全是照姑娘說的寫,還再三確認過了。」一旁的老曹淡淡的說。

翁元讓秀麗的臉龐霎時染上一抹尷尬、狼狽的赧紅。

顧及失敗的話會讓人看翁氏的笑話,在報名字的那瞬間,她實在沒勇氣說出自己是翁元讓,只好隨口扯了元姑娘這個假名,誰曉得山無陵竟認得她。

「那麼是和翁氏斷絕關系,你才異想天開的來投靠我?還是翁家根本就不屑我的招妻舉動,卻還要你來看看能不能撈一筆回去?」山無陵略顯狹長的雙眼沒有半點溫度,就連那層外物染上的光芒都透著冷意。

他這種無禮蠻橫的侮辱能讓所有的姑娘面紅耳赤,甚至哭泣,可是翁元讓努力撐起不介意的表情。

山無陵懷疑是自己「不小心」把話說輕了,她才會沒反應。他考慮是否該再補個幾句,讓她明白當年他被翁氏拒絕的羞辱,偏偏又忍不住觀察起只有一面之緣的小女人。

翁元讓和小時候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她很白,倒不是蒼白,因為兩頰透著淺淺的粉紅,她的眉很濃,卻不會太寬,眉形沒有太明顯的高低起伏,配上那雙又圓又亮的眼,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直挺的鼻梁下是豐潤的唇瓣,整體來說,她是個美人,就是集中在秀容正中央有幾顆小小金棕色的雀斑,多少破壞了無瑕的美感,不過反倒使得她變得平易近人。

現在的她只是更修長,更凹凸有致,那些曾有的特征都沒有消失。

山無陵放肆的目光將翁元讓從頭到腳打量過一次,揚起自嘲的笑容,在心里更正,她出落得更秀色可餐了。

「我听說山當家在找媳婦……」

他訕笑的打斷她的話,「別說你是代替翁氏來恭喜我的。」

頓了下,翁元讓恬了恬因為緊張而干燥的唇,硬著頭皮小聲的開口,「我是來請山當家娶我的。」

倏地,山無陵站起身。

她差點因為那如他的姓一般的身高帶來的壓迫感而往後退,還好很快的穩住自己。

「也許你那時候太小了,記憶模糊,」他繞到桌前,雙手交抱胸前,半倚著案桌,並沒有靠近,「容我提醒,當年是你拒絕與我成親,你和你驕傲的家族瞧不起我。」

翁元讓對這點無法辯解,但是她拒絕的真正原因並非瞧不起他,而是他的眼神太過冷酷無情,帶給她一種稱不上是恐懼,卻不想靠近的感覺。

現在她得費力的抵抗那種感覺,才能站在他的面前,不拔腿逃跑。

「請你娶我。」她清了清喉嚨,「你可以藉此攀上貴族之列,財權並握。」

「我在想,翁家究竟窮到什麼地步,才會委屈你來嫁給一個屠夫的兒子?」山無陵顯得懶洋洋的,偏偏目光十足敏銳。

翁元讓沒有被他暗中反諷的話語影響,避重就輕的回答,「翁家人丁單薄,家兄以質子的身分長居皇城,將來必定會是由我繼承翁氏,娶我對你而言沒有壞處。」

她相信他早就知道翁家的窘境,沒必要刻意提出來。

山無陵輕笑。看來她明顯的不是笨蛋。

「告訴我,他們是不是無視你的意願,逼你前來?」他的語氣突然變得輕柔,誘哄她吐出實情。

翁元讓發現他就連笑都沒有溫度可言。

「請你娶我。」她只有這句話。

山無陵更進一步,「其實你根本不想嫁給我,不想乖乖的听話,你為此不滿,卻又無能為力,只能任由你的家人把你當成可以議價的物品,來換取我的資助,真是無情,是不是?」他做出同情的神色,「但,與我何干?」

她臉色未變,粉顎卻繃緊,「請你娶我。」

她的堅持和不受動搖令他蹙起眉頭,冷若冰霜的俊容浮現不悅和煩躁。

翁氏的行事作風,他完全明白,如果剖開這群人的腦子,里頭大概只有「翁氏」這兩個字,要不就是後頭多加「為榮」而已。讓他不爽的是這個女人不是明白這點後甘願犧牲,為家族出嫁,是她根本不懷疑家族的做法,還泰然處之。

他招親這麼久,自然明白若非拿得出大筆聘金這點吸引人,誰管他是老幾,也不在乎別人是為他的財富而來,偏偏翁元讓對家族的忠誠異常令他嗤之以鼻。

「你說的好處,不夠吸引我。」山無陵撇嘴。

「我保證會是個乖巧溫順的妻子。」翁元讓的聲音終于有些急了。

她明白自己沒有優點,只能這麼說。

乖巧溫順?那恰巧是他最不欣賞、珍惜的品德之一。

山無陵揚起嘴角,正想用更輕蔑的話語刺激她時,念頭忽然一轉,抿薄而顯得無情的嘴巴吐出簡潔的命令,「月兌了。」

沒反應過來,翁元讓不解,「什麼?」

「衣服。你不是說會是個乖巧溫順的妻子?那就向我展示這點。」他一雙長腿交疊,好整以暇的笑著。

略略一窒,她瞠大那雙已經非常大的眸子,好像他說的話還有另外一番解釋,然而思索許久,除了字面上的意思之外,她想不出別的,顯然那已經非常白話。

難道所有的姑娘都必須這麼做?

她能不能反抗?

不,她萬萬不想惹毛他……

「如果我月兌了,你會娶我嗎?」翁元讓特別謹慎的問。

平白無故被看,最後還被趕出去,實在得不償失。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山無陵的視線不經意的掃過她被洗舊的衣裳包裹住的嬌軀,一股熟悉到不行的張力從頸背開始竄升,蔓延到四肢百骸,最後凝聚在下月復。

他朝老曹使了個眼色,後者隨即知趣的離開,並仔細的帶上門。

山無陵從不缺女人,也不會放任自己缺女人。他是那種對肉欲需求特別高的男人,常常需要解決會擾亂專注力的,但是也因為太常踫女人,導致現在很少有女人還穿著衣服便令他「性致」勃勃。

「不過如果你夠聰明,就不該放過任何能說服我娶你的機會。」他不由自主的補充說明。

話一說出口,他自己也有些訝異。這是他第一次為了看一個女人的,而吐出這種類似威脅利誘的話。

往常他只需要舒服的躺著,多的是願意扒光自己也扒光他的女人伺候。

且不論山無陵是怎麼想的,這段話倒是逼得翁元讓放下了所有的矜持。

窮人玩不起有錢人的游戲,她總算懂了這句話的意思。

翁元讓抬起手,忽略顫抖,緩慢卻堅定的月兌起衣服。

她先月兌下滾了鐵棕色邊的翠綠袍子,那是現在的她所擁有最好的一件衣服,在準備月兌去有些泛黃的中衣之際,略略停頓,雙眸試探性的望了山無陵一眼,期待他生蛌漕}心會突然冒出來,隨即被他的眼神遏阻。

如果說那雙眼原本是用冰打造的,現在就是用火冶煉,熱切得像是巴不得立刻扒光她。

一股奇異的顫悸在體內深處震蕩,原就粉紅的雙頰覆上一層深刻的血潤,連金黃色的雀斑都被淹沒。

她猜,他是不可能要她停下來了。

翁元讓拚命要自己無視那雙火熱的眼楮,以及被他挑起的奇怪悸動,繼續用抖個不停的手褪去中衣,接著是抹胸,褻褲……最末,全身赤果。

光著身子,她的勇氣也消失無蹤,再也無法直視他,雙手護住胸前的豐盈,滑膩的大腿也以奇怪的姿態夾得很緊。她從來沒有在哪個男人面前一絲不掛,尤其還是一個不確定會不會娶她便能徹底敗壞她的名聲的男人。

「把頭發放下。」他又要求。

烏絲只用一根單調的發釵固定,翁元讓的雪腕輕輕一怞,黑色的瀑布傾泄而下,襯得她更加嬌艷欲滴。

山無陵控制呼吸得宜,只是節奏開始改變。他沒有要她拿開雙手,因為越遮,他心底的越熾,無邊無際的幻想化成一幕幕火辣的圖畫,在腦中飛躍,想像他將會踫觸到多麼不可思議的柔軟,想像他捧著那圓翹的粉婰,想像她弓身貼近自己。他想靠近她呼吸,讓整個胸腔都充滿她的氣息,他渴望那潤順的長發滑動在身上的搔癢,他更等不及用唇做出那些羞澀的她無法啟齒的事……

是,他不是個品行純良的人,眼前有具溫香軟玉的軀體,他能不猴急的撲上去,而是溫吞的用眼神膜拜,已經夠有定力。十指緊緊扣進結實的胳膊,感覺理智正掙扎、尖叫著,打算月兌離他的掌控。

「多麼賺人熱淚,為了家族,就算我要你張開雙腿面對我,你也願意,是不是?」犀利的言詞少了該有的尖銳語氣,他呢喃。

翁元讓錯愕的抬起頭,美麗的眼眸像是在詢問他,不會真的這麼做吧?

噢,他當然千百個願意那麼命令。

她現在已經是籠中鳥,插翅也難飛,他就算細細的品嘗過她,再扔到府外,也不會有人敢說什麼,畢竟他在他們的心中很野蠻。

「請你娶我。」翁元讓可能看穿了他的想法,鎮定且強硬的要求。

若是平常,山無陵可能會因為這幅景象和她的語氣而忍俊不禁,但是短暫的凝視、糾纏,美妙的感官沖擊在血液中疾速奔流,他笑不出來,反而吞了口口水。

任何女人都能引起他的,卻只有少數能激起火花,而眼前的小女人顯然是那種女人。

他瘋狂的想要她。

「請你娶我。」沒得到回應,翁元讓重復一遍。若非臉上的紅潮不肯退,絕對會更有說服力。

奇怪的,他開始懷疑自己會因為想看這抹嫣紅,不斷的借題發揮。

山無陵踏著有如掠食猛獸的靈巧步伐,朝她而去,並繞著她轉圈,用著商人的眼光在檢查商品是否毫無瑕疵,值得投資進貨。

她恨不得自己能多生幾只手,代替衣服遮住全身上下,以抵擋他過于狂野又飽含利益的審視。他的眼神太復雜,融合了冰與火,使得她止不住顫抖,也感到屈辱。

就在翁元讓羞得快要滴下淚水時,一件還帶著溫度的衣袍當頭罩下,她一愣,隨即緊緊抓住,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才發現他已經迅速走回案桌後坐下。

那是他一直披在肩上的外袍。

「老曹。」山無陵呼喚。

就在外頭的老曹隨即入內,看也不看翁元讓一眼,恭敬的問︰「爺有何吩咐?」

「把她帶回房里。」他埋頭不知道又在處理什麼,揮了揮手,說詞十分籠統。

難道所有的姑娘都是被帶去另外的房間等候結果?還是她誤會了什麼?

心里起了疑問,翁元讓不禁月兌口問道︰「你要娶我嗎?」

山無陵忽地抬頭,雙眼意有所指的掃過裹著自己的外袍、顯得脆弱嬌小的人兒,咕噥道︰「啊……是啊!感謝翁氏出了個元讓,他們有救了。」

她不理會他的嘲弄,始終繃著的小臉一松,嘴角微微上揚,「謝謝。」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逼別人娶她還道謝的女人。」山無陵評論,然後重新低下頭,表示不願再多說。

翁元讓朝他福身斂禮,才跟著老曹離去。

看起來有些乖僻的老曹將她帶到一間同樣鋪張的房間。

「翁姑娘有什麼需要的,請現在吩咐,回頭我還得去告知其他姑娘有關爺的決定,天曉得那將會是多麼傷神的一件事。」老曹面無表情的抱怨,听起來也有著不協調的意味。

翁元讓無法分辨他是真的嫌煩,或是在同她開玩笑,于是決定跳過。

「請問我何時能回家?」她總要回去報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至于出嫁的準備也該在家里才是。

「爺沒交代。」老曹一板一眼的回答。

她猜想這是現在不行的意思,決定下次踫到山無陵時要問問看,雖然她短時間內無法面對那個見過自己的男人。

「那是不是能讓我捎個消息回家?」

「爺沒說行。」老曹說,臉上閃過一抹厭煩。

大概是嫌她耽誤他太多時間吧!

「……請幫我把落在山……」翁元讓原本正要說出口的山無陵的名字,在老曹高高挑起眉頭的疑問神色下,乖乖的改口,「爺房間的衣服撿回來就好了。」

剛剛慌張的離開,她忘了把自己的衣服一起帶走。

「是。」老曹片刻也不願多待,快步往外走。

翁元讓發誓自己听見老曹嘴里嘀咕著「那麼舊的衣服,連我都不穿」、「撿回來當抹布都嫌髒」、「早該丟了」之類的話。

那怎麼能丟?翠綠是她翁氏的家色,那是她唯一一件出入正式場合的衣裳呀!

多麼惹人厭的家僕,簡直跟他的主子一個樣!

唉,才第一天而已,她已經開始想家了。

為了轉移注意力,翁元讓要自己數一數這極盡奢華的房間里每一樣物品的價錢,心情很快就振奮起來。

這里隨便一個花瓶搬回家,應該都能夠讓他們吃幾個月的白米飯吧!

「那個玉盤價值三千萬兩,請翁姑娘別亂踫。」就在她的指尖即將觸及玉盤之際,老曹帶著她的衣物回來,出聲警告。

翁元讓嚇得縮回手,呢喃,「三千萬兩白銀……可以讓整個軍隊吃一年了。」

「是黃金。」老曹糾正。

注意到他冷嗤的表情,她的雙頰一陣熱燙。

她實在不願表現出沒見過世面的愚蠢模樣,但是這類珍貴的收藏品已經有好久沒在家中出現過,以前她也沒留意過,所以才……

老曹沒空多理會她的羞窘心思,將一堆卷軸放在桌上,交代道︰「翁姑娘,請把這些看完。」

「這是?」

「這是爺的意思。」老曹嚴厲的表情說明不願多做解釋。

翁元讓幾乎在他的目光下卑微的答是,連忙走過去坐下,片刻不敢延遲的捧起卷軸,不看還好,看了之後,她越發心兒慌慌,臉兒也紅通通。

「這……這些……」她困惑又無助的望著老曹。

正打算離開的老曹背對著她,短暫的停下步伐,不悅的說︰「是可以讓爺離不開你的秘笈,翁姑娘,你最好看仔細些。」然後大步走出房間。

翁元讓微愣,不禁懷疑自己有沒有听錯。

這些冊是用來……用來讓山無陵離不開她的?

問題是,她並不希望和山無陵「太好」啊!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有妻元讓最新章節 | 有妻元讓全文閱讀 | 有妻元讓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