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寨狼君 第三章 作者 ︰ 貞子

第二章

盡管跟自己同樣一身新郎官扮相,但這個人明明是個女子?!

“你等很久了吧?”來人說話的聲音也證實“他”確實是個她。

“你就是龍玨?”王璃直勾勾地盯著來人看。

“我是啊!”龍玨眨眨她那雙又圓又亮的眼楮,毫不遲疑地點頭承認,模樣單純又可愛。

這個看上去這般單純又可愛的女孩兒,竟然就是讓北蠻聞風色變、讓大峻皇帝忌憚三分的山寨頭目,龍玨?

“你知道我叫龍玨,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龍玨蹦蹦跳跳地跑到他跟前,就像要結交新朋友一樣的大方,沒有尋常女子的扭捏作態。

天知道她一見到他,心肝就一陣亂跳,現在能這麼鎮定完全是逞出來的。

噢!這麼近一看,才發現這人長得真的很好看!

她哥也好看,所以她不是頭一次見到長得好看的人,可卻是頭一次遇上怎麼看怎麼讓她渾身不對勁的人。

被他這樣看著,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擺好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介意他的臉色還是垂涎他的美色?應該是後者吧!以前爹被娘瞧上一眼,也是這樣的,還會笑得傻哩吧唧的,跟她現在一樣。

所以她覺得她要找的夫君就是他了,才會把他帶回來。

“二當家沒告訴你?”王璃不答反問。

“我哥罰我跪祠堂,我才不跟他說話呢!”龍玨噘起小嘴,看上去很不服氣。

本來就是嘛!她給她自己找了個順眼的夫君有什麼不對?胡子也說啦!她龍玨什麼身分地位,要是學那個梁冰冰辦什麼比武招親,有沒有人敢前來挑戰是一回事,重點是——誰打得過她啊?還不如自己看順眼帶回家來得干脆咧!

再說了,雖然她也不太明白成親代表什麼,不過大抵就像她老爹跟娘親那樣吧?一生一世一雙人。

既然是一生一世,這人可就重要了,自然得挑個自己滿意的呀!

“你及笄了沒?”他顯然對她的年齡感到相當懷疑。

“當然有!就是及笄了,我哥才成天逼著我成親!我被他念得受不了才下山找夫君,沒想到一下就讓我找到你了!嘿嘿!”龍玨摸摸鼻子,總算生出了點羞澀之意。

雖然今天行事是有點草率,不過嘛……

烏溜的眼珠子往床上的男子臉上一轉,隨即咽了口口水。

她跪了這麼久也沒後悔把他帶回來呢!光看著他這張臉就心花怒放,多好啊!所以說,將他帶回來當夫君真是做對了!

不過他心里肯定不是這樣想吧?要是誰都願意來當她的壓寨夫君,整個山寨就不必擔心她嫁不出去了。

“你別怕啊!也別當我們是那種搶錢搶糧搶娘們的土匪山寨,我們真不是那種!男人我也是第一次搶,就搶你一個,以後不會再搶了!真的!”龍玨趕緊澄清,就怕他誤會了什麼。

滑稽的保證讓王璃緊抿的唇瓣一松,說道︰“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那你就放心跟我成親吧!成親以後我會對你很好的,就像從前我爹對我娘那樣!”龍玨拍著胸脯大聲保證,似乎沒察覺到自己言下之意像是把對方當弱女子看了。

不過真要問龍玨,她指不定還不否認她真有這種想法。

誰讓她這個搶來的夫君看上去白白淨淨的,就跟塊豆腐兒似的嬌嫩,自然得好生護著嘛!

“你爹跟你娘?他們也同意你將我綁來成親?”家里長輩若健在,能由得她這般胡來?

“他們臨終前都要我嫁人,肯定是同意的!”也就是長輩都不在了,她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那你爹對你娘又是怎麼個好法?”王璃眼睫輕抬,似乎起了興趣,不過這問題把她給問倒了。

“呃……這該怎麼說呢?”她撓撓脖子,稚氣未消的圓臉皺成了一團,很是苦惱的樣子。

偷偷覷了他一眼,發現他正用一雙黑眸靜靜瞅著她,很是耐心等待著。

看他這樣子,龍玨就覺得不能辜負夫君的期待,剛剛才說自己要好好對人家的,雖然口說無憑,但連說都不會說就太丟人了!

不行!不行!就算打破她這顆頭也得擠出點什麼來,怎麼能在新婚之夜就教夫君失望呢?

可是……可是……爹對娘就是很好啊!這要她怎麼用嘴巴說嘛?

算了!不說爹怎麼對娘的,就說她想怎麼對他吧。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給你明白,不過我真的會對你很好的!”她說完都覺得這樣的承諾很是蒼白無力,不過沒關系,她可以再多說一點!

“以後你就跟我平起平坐,我吃肉,你跟著吃肉,我喝湯,你也還是吃肉!這樣好不好?”

“……”他沒說好或不好,只是那眼神平靜得教她尷尬。

難道他不喜歡吃肉嗎?那換另一個說法試試。

對了!那個!

“以後你不想奮斗了也沒關系,你想奮斗的話,為夫……啊!不對!是為妻的都支持你到底!”她單手握拳在半空中揮了揮。

通常她這麼做,底下就一片歡呼吆喝,可是她的夫君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胡子不是說男人都想少奮斗幾年的嗎?她讓他不奮斗都沒關系,他不是應該要很高興嗎?

“就這樣?”他只有講了這麼一句,冷淡的聲調讓她心尖莫名一抖。

這樣他都不買帳?不然他是要怎樣?

“還是你也喜歡大家閨秀?可是大家閨秀會的,我都……不會。”扁扁嘴,她有點委屈,爾後接著道︰“可是我會的,大家閨秀也都不會啊!我……我……”

龍玨拼命想著自己會什麼,然後她就想到了!

她是不會琴棋書畫針線活,但她武功蓋世啊!

“我會保護你!你什麼都不用怕,以後就由我來保護你!”這話說得豪氣干雲,但幾乎是說完的當下,她就後悔了。

說什麼保護啊?人家好端端休息喝口水就被她擄來山寨了,他最怕的應該就是她吧!

苦著臉,沮喪的大眼垂在地板上東搖西晃,于是就這麼錯過了沉沉黑眸里一閃而過的光彩。

“那為夫就拭目以待了。”他這會兒的聲音竟是讓她听出了一點溫和。

“咦?”她抬起頭,驚詫的目光對上他的。

他剛剛說了為為為……為夫嗎?

“王璃。”他又拋出兩個字,讓她應接不暇。

“啊?”她腦筋好像打結了。

“你不是想知道為夫的名字嗎?”

他真的說了“為夫”二字!

確認了這點,龍玨隻果般的臉上咧開一個燦爛的笑,又大又圓的眼楮也立刻彎成兩道月牙。

他這是甘願與她成親了嗎?太好了!

“你說的是哪個離啊?是顛沛流離的離?還是妻離子散的離?”心頭一塊大石放下,她話閘子也開了。

雖然她的夫君……嘻嘻,看上去還是清清冷冷的,不好親近,不過眉眼間的冷冽消融了不少,益發賞心悅目,就是額頭上那條青筋怎麼突突直跳呢?

“是琉璃珠的璃。而且你剛剛說的都是同一個字。”王璃肉眼可見地深吸一口氣。

哦,原來是這樣!

龍玨不好意思地撓撓脖子,心里不由得佩服她的夫君懂得真多!

她最討厭讀書了,大字都認不得幾個,配他這麼個飽讀詩書的,正好!嘻!

“琉璃珠是什麼東西啊?”她還真沒見過呢!

“不過就是顆有著七彩光芒的珠子罷了,沒什麼特別的。”王璃淡淡說道。

“很特別啊!這東西跟夫君名字有關,自然是最特別的!”新婚之夜還沒過去,龍玨就有以夫為天的趨勢了。

“他日若我找著了琉璃珠,就拿來送給夫君你!”她的眼里是滿滿的真情實意。

“嗯。”他不置可否地應聲後就撇開眼楮。

龍玨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就見到一桌早就涼掉的酒席。

“你不會還沒吃飯吧?”她這才想起來剛剛自己在外面跟眾人吃過喜酒,留他獨守空閨,也不知道把他餓著沒有?

“我不餓。”他搖頭。

“哦,那……”頓時有些詞窮的她忽地瞥見桌上的某個東西。

眼楮一亮,圓臉上的笑容驀地消失,她這樣看著嚴肅多了。

王璃不動聲色地看著她,她沒跟他多說什麼就徑直走到桌邊,將桌上的酒壺拿起來。

在他的注視下,她斟滿了兩杯酒,爾後對他招了招手,圓臉上還是半點笑意也沒有。

王璃走近一看,發現她的臉上不是嚴肅,而是緊張?

“他們說成親要喝交杯酒的,喝了咱就算夫妻了!”龍玨說這話的時候,感覺心尖顫了不只一次,胸口里那顆心竟然一點兒也不安分,“砰砰砰”地瞎跳個不停。

抬頭看他的時候更嚴重了,明明他也沒做什麼,睜著雙眼楮也能教她臉紅耳熱的……唉!都怪她挑的夫君太好看了!

“咳!這杯給你。”勉強壓下渾身的不自在,她舉起一杯遞過去給他。

豈料他竟搖頭拒絕,道︰“我不喜飲酒。”

“這樣啊……”她高舉的手稍稍放下,臉上紅暈漸退,寫滿了失望。

他不想跟她喝交杯酒嗎?

“一定要喝?”他問。

“你不喜歡就算了。”她不想勉強他。

這樣想著,她就已經放棄這個儀式了,沒想到他卻在這時候將她手里那杯酒接過去,還直接一口倒進了嘴里。

“你——唔!”她未竟的話語全給一張忽然壓下來的薄唇給堵住了。

他在做什麼?——這是她第一個想法。

第二個想法就是——好辣呀!

原來酒是這樣的滋味?又苦又辣的,哪里好喝了?

這問題在她腦海里冒出來沒多久,嘴巴里熱辣的感覺就被另一番滋味給佔據了。

好像有什麼踫到了她的舌頭,害她的背脊一陣發麻,比上回看到了傾巢而出的毒蜂還麻。

這一麻就讓她險些站不住腳,只得往他身上靠。

她還以為她這個知書達禮的半路夫君會推開她,卻沒想到她腰上一緊,竟是被他往前一帶,整個人緊緊與他相依偎。

“嗯……”龍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發出這種聲音,眼楮還不敢睜開,不過她知道他們現在貼得好近好近,也知道他的身體好熱好熱。

跟他在她嘴里胡攪一通的唇舌一樣……

頭一次有人這樣對她,她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只覺得人昏沉沉的,頭也暈暈的,卻一點也不想停下來。

只可惜,一杯喜酒全部下了她的肚子後,他很快就放開她了。

“這樣娘子可還滿意?”王璃稍退一步,臉色看起來跟剛剛別無二致,不像她渾身發燙,兩眼迷離。

沒想到交杯酒還能這樣喝……夫君懂得真多啊!

“滿……滿意……”心跳如擂鼓,她說話都不利索了,不過還是記得接下來要做什麼的。

“胡子說春宵一刻值千金,咱們得趕緊睡覺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壓寨狼君最新章節 | 壓寨狼君全文閱讀 | 壓寨狼君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