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男攻略 第二章 作者 ︰ 菲比

不到十五分鐘,兩碗熱呼呼的蕎麥什錦湯面出現在餐桌上。

黑色的寬口瓷碗裝盛淺黃色昆布高湯,蕎麥面沉在湯中與翠綠白菜相互融合,金色蛋花和綠色蔥花充分演繹綠葉角色,替主角蕎麥面加分不少,讓秦幼恩看得口水直流。

「幼恩姊,擦擦妳嘴角的口水,趁面糊掉前快點吃吧!」端木司很得意她的貪吃鬼反應,嘴角不自覺上揚。

秦幼恩沒有回話,其實是她沒留回答時間,不理端木司是否準備好用餐,拿起餐具徑自大快朵頤。

香濃不膩的昆布高湯中沉著淡淡蕎麥香的面條,簡簡單單的味道卻充滿自然清香,混合在秦幼恩的口腔中,她感覺身處幸福的高峰。

「炸好吃!」她把嘴里的食物吞入肚內後,朝端木司露出滿足神色。

「幼恩姊太夸張了吧!」端木司跟著吃了一口,隨即夸張地瞠大雙眸,「太好吃了啦!我想,我又朝奶奶邁進一步!超過奶奶指日可待。」

過世一年多的端木奶奶,曾是知名美食評論家也是一名藍帶廚師,端木司的好手藝全來自奶奶手把手教導出來。

「是是是,我們家的天才廚師,很快就會超過老夫人了!」秦幼恩搖著頭,一臉受不了的模樣。

「不是天才廚師。」端木司朝她揚揚眉頭,「是廚神。」

秦幼恩白了他一眼,冷冷「喔」了一聲繼續吃面,美食當前她已經懶得理他。

瞧秦幼恩吃得津津有味不想搭理他,端木司心底升起一股驕傲,決定安靜地繼續吃面。

靜謐的室內,兩個人埋首享用遲來的晚餐,相識二十余載的他們,感情好得就連同處一室未有只字詞組都不顯尷尬,他們甚至曾有二十四小時待在一塊兒,各自看書不曾言語,然而話匣子一開又是滔滔不絕,這就是現年二十九歲的秦幼恩與相差五歲的端木司平凡日常。

端木司大口吃面,當他把碗內的湯喝個底朝天後,眸光看似在看電視新聞,實則偷睨還在吃面的秦幼恩。

能與秦幼恩在一塊兒,就算沒有任何話語,他都覺得自在又幸福。是的,端木司是真心愛秦幼恩,並非輕浮地喜歡長得漂亮的秦幼恩,也非對她日久生情,而是她的聰慧與圓融,積極又勤奮的人生態度深深吸引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他。

端木司見過的女孩無數,比秦幼恩漂亮的、比秦幼恩聰明的、比秦幼恩能力強的,他隨隨便便就可以舉出身邊十來位女性,但如秦幼恩堅強卻溫柔,剛毅卻柔軟的卻無一人,矛盾特質在她身上融合得恰如其分,她是如此美好,完美得讓端木司在猛然驚覺時早已動心多年。

「怎麼了?」秦幼恩兩頰被蕎麥面塞得鼓鼓,轉頭看著他問道。

見秦幼恩兩頰鼓脹得活像只倉鼠,變形的臉可愛得讓端木司好想捏一把,但他忍住沖動吐槽道︰「幼恩姊,妳也淑女點,把食物吞下後再開口好嗎?」

「跟你在一起不需要裝淑女。」秦幼恩吞下面條努嘴開口。

「所以幼恩姊對我沒有防備?」端木司不自覺揚高嘴角,接著再問,「所以幼恩姊把我當家人?」

「說啥鬼話,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家人,難道不是嗎?」秦幼恩望著端木司,用審視眼光盯著他,口吻滿滿疑惑,「難道你一直把我當外人?只有我傻傻覺得我們是家人?」

端木司的話,讓秦幼恩心底「喀答」一下,還以為多年來都是自作多情。

「當然不是!我可是一直把幼恩姊當家人。」端木司不只光速回答,還加重「一直」兩個字,表示自始自終都不認為寄宿在他家的秦幼恩是外人。

听他這般回答,秦幼恩總算是放心。

秦幼恩國中時雙親驟逝,是端木嚴將好友的遺孤領回家成為她的監護人,吃穿用度與端木家孩子一般無二,端木家族的成員也待她頗好,讓秦幼恩很快有了擁有新家人的溫暖與安心。

住進端木家後秦幼恩努力學習與工作,讓自己成為配得上端木家名聲的人,雖然她嘴里說不把自己當外人,但沒有血緣或姻親關系的她不會是真正的家人,不過沾上一點點邊她就滿足了。

「而且我還要讓幼恩姊成為我真正的家人。」端木司看著秦幼恩巴掌大的小臉囁嚅著。

「什麼?你自言自語什麼?」秦幼恩疑惑問話。

端木司朝她露齒笑著,搖了搖頭避重就輕,「沒什麼。」

一抹少年的微笑如此純粹又青澀,可愛中帶點即將蛻變成成熟男人的特有韻味,看得秦幼恩心髒彷佛被鐵錘惡狠狠敲打,心跳漏了好幾拍,嚇得她趕緊低頭吃面,假裝沒受到惡魔笑容影響。

看著秦幼恩認真享用他煮的食物,端木司嘴角勾起一抹滿足弧度,就這般一直望著她的側臉,狹長眼眸露出帶著寵溺的熱切眼神,直到秦幼恩吃完整碗面後,才依依不舍收回。

「吃完了?」

秦幼恩抬頭就見端木司手撐著側臉沖她笑得燦爛,她刻意撇開視線,點點頭,探手想抽放在他身側的面紙擦嘴。

端木司這張臉就算看了十幾年,秦幼恩還是不免贊嘆,她還是少看為妙,免得心中又生出奇奇怪怪的想法。

「好吃嗎?」端木司主動抽面紙細心替她擦拭嘴角油光。

「你煮的食物能難吃到哪?當然好吃得不得了。」秦幼恩邊說話邊探手想接過他手上的面紙,沒料到他竟主動替她擦嘴,讓她有一瞬僵直,連呼吸都忘了。

端木司垂眸讓卷翹睫毛遮掩炭黑眸子,視線放在對秦幼恩巴掌臉來說顯得略大的菱唇,粉嫩雪膚襯著他的黝黑膚色,腦袋竟不自覺快速飛轉,想的全是讓氣血旺盛的年輕男孩熱血沸騰的事情。

「幼恩姊的嘴形真好看,顏色淺淺粉粉的,真是迷人。」端木司不否認,他對秦幼恩有了超乎界限的聯想。

端木司的聲音低沉迷人,慵懶語速中帶著挑逗詞匯,讓秦幼恩的心髒又暫緩躍動,一直忘了呼吸的她持續屏息,受到上司與同事贊揚的靈活腦袋短暫休眠,豐滿的雙唇微張,卻連一個字都說不出,整個人傻愣得像時間靜止。

「幼恩姊,我……」端木司將面紙握在掌心,改用拇指磨蹭她的嘴角,微弱的氣聲成了粗啞的嗓音,空氣凝結在這瞬間,彷佛一層屏蔽將他們包圍在時間運行之外,剎那間,他們听不見外界任何聲音,唯一的聲響是彼此的心跳。

「……小司,謝謝你的稱贊。」秦幼恩猛然驚醒,微微撇頭不讓端木司溫熱的指尖在她嘴角游移。

「嗯。」端木司曉得他逾矩了,扯扯嘴角緩緩收回手。

端木司不清楚如何處理尷尬的情況,左手右手交換抓頭或摸摸後頸,好看的雙唇囁嚅幾聲,卻沒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小司,頭癢滾回家洗頭,別把皮屑掉在我家。」秦幼恩冷冷盯著他,不知是刻意營造氣氛還是真的這麼認為。

「我才沒有皮屑,好嗎?」端木司反唇相譏,「我可是當紅的小鮮肉,幼恩姊這麼說我,若被粉絲听見妳該如何謝罪?」

「是人就會有皮屑,啊,我曉得了,因為小司沒有皮,所以不會掉屑。」秦幼恩才不讓步。

「妳才沒皮。」端木司像個孩子,回答得十分幼稚。

「我可沒說自己沒皮屑喔,我很會掉屑的。」秦幼恩聳聳肩一臉無所謂。

「難怪幼恩姊家的地板特地選缸色的。」端木司揚眉回話,他可是一點也不想輸。

「對啦!我家地板都是皮屑,你千萬別來。」秦幼恩瞪著他,但上揚的嘴角泄漏她的好心情。

「這怎麼成!只要我待在台灣的一天,我最少每日見幼恩姊一回。」端木司扯起雙唇笑得燦爛。

他突如其來的笑容,撥撩秦幼恩心坎深處的柔軟,她愣了一下,接著像急著想掩飾什麼,動手推推他結實臂膀,「你快回家休息。」

「可是我不累。」端木司文風不動。

「可是我累了!」秦幼恩撇開眼不想與他四目相接。

秦幼恩很明白她的立場與處境,端木司對她來說太過遙遠。

她也不是傻子,當然看得出端木司對她的用心,但她寧願當鴕鳥把頭埋在沙子里,裝做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听不見。

「說的也是,幼恩姊上了一整天的班,是該累了。」端木司想起秦幼恩可是連晚餐都沒能正常吃的辛勤工作,他留在這只會縮短她的休息時間。

端木司邊說話邊起身,雙手分別端起兩只空碗往洗碗槽走去,打算替她整理好環境才離開。

「小司,碗放著我洗就好。」秦幼恩跟了上去,站在他身側打算戴塑料手套準備洗碗。

豈料端木司的動作比她快了好幾拍,瞬間將雙手塞入對他而言過小的粉紅色手套中,動作利落地清洗兩人的餐具,「我沒幫幼恩姊整理好廚房是不會離開的,幼恩姊可以準備上床睡覺,別理我。」

「我怎麼可能放你在我的廚房洗碗?」秦幼恩看著他熟練地清洗碗盤與鍋具,于是拿棉布擦拭清洗好的餐具,兩人分工合作加快整理的速度。

秦幼恩知道端木司雖然貴為大少爺,從小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但自從被經紀公司簽下,經過為期兩年的培訓,直到現在「宇宙少年隊」的五位大男孩,都還是親自打理宿舍環境,所以洗碗、洗衣、打掃之類的工作已經得心應手,根本不輸家庭主婦。

「小司你累了吧!剛結束日本演唱會馬上回台灣,其實你們應該跟公司爭取留在日本休息一晚再回家的。」秦幼恩有說不出的心疼。

「公司的確要幫我們訂飯店,是我們總算盼來假期,大家都急著回家,所以連一晚也待不住,全吵著要回國。」她的關心,端木司一分不少地收到了。

「原來是這樣。」秦幼恩了解地點點頭,「已經很晚了,你洗完就趕快回家吧。」

「知道了,嘮叨的小老媽子。」端木司朝她溫暖笑著。

秦幼恩難得沒移開視線,望著他跟著淺淺笑了。

這樣就好!與他的這種距離剛剛好!秦幼恩不想也不願往前踏一步,但要她往後退一步卻也是舍不得。

情感與理智在胸臆間來回拉扯,但理性掛帥的秦幼恩,總能在一次次幾乎淪陷當下猛然驚醒,將來,她確定兩人的關系依舊如此,不會也不曾改變。

畢竟端木司是遠程集團唯一的繼承人,亦是被端木家族捧在手心的寶貴血脈,而她,不過一個寄人籬下的外姓人,努力保持禮貌又安全的距離,是她必須也是必要的功課。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年下男攻略最新章節 | 年下男攻略全文閱讀 | 年下男攻略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