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妻如初 第一章 作者 ︰ 金晶

【第一章】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透過窗簾照了進來,灑在孫意艾的臉上,暖洋洋的。她將臉在枕頭上蹭了蹭,一點也不想起床。

她的腦袋有些沉,昨晚喝了太多酒了,一動就牽動了全身,哪里都酸疼,雙腿間更是難受不已。她用力地眨了眨眼楮,試圖驅逐這股疲憊,她就像是摻了水的海綿,渾身沉重。

睜著略微水腫的眼,她迷糊地看著前方,她側躺在床上,視線前方是一面雪白的牆,奢侈的落地燈,歐式的櫃子……這房間的格局和格調很眼熟,像她家隔壁鄰居明家就喜歡這樣的風格。

明家和孫家是鄰居,兩家來往密切,她閉著眼都能在明家走。

似是想到了什麼,她眼眶微紅,她想起來了,昨天明家辦喜事。不過,她不是新娘。

她很傷心,喝了不少酒,她喜歡明家大兒子明誠,很喜歡很喜歡。

從小就喜歡明誠,可是明誠只把她當小妹妹。她想告訴他,她喜歡他,可來不及說他就有了喜歡的女生,現在他都結婚了。

她慢吞吞地以手肘撐在床上,想起來,結果一頓,她緩慢地低頭,看到了腰上的手臂,古銅色的肌膚和她奶油膚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男人?為什麼,床上會有一個男人?

孫意艾一開始以為自己只是喝醉了,可現在……

她的心咚咚地亂跳,她想轉頭看看後面抱著她的男人是誰,可她硬是鼓不起勇氣。

酒後亂性,要死了!

不管,先逃了再說。她吞了吞口水,小心地扯開男人的手臂,往外挪,下一秒,她又頓住了,等一下,怎麼好像有點不對勁。

「醒了?」沙啞的嗓音響起,原本被她拉開的手臂又不客氣地摟住她的腰身,將她拉了回來。

「一大早就來勾人,嗯?」他的嗓音里明顯帶著笑意,像一只吃飽喝足的慵懶的貓。

誰、誰勾他!

「明璟!」她驚呼一聲。

他低低地笑了,很好,她還知道是他,「我在。」

「明璟!」

「嗯,怎麼了?」

「你怎麼這樣啊!」

她和明誠、明璟從小就認識,明誠比她和明璟大兩歲,她和明璟從幼兒園開始到高中都是同學校,後來明璟去美國讀大學,她則是在台灣上大學,她本來也打算要出國讀書的。

明誠也在美國,她都準備好了,結果明誠提前完成了學業回來,如果她要出國的話,那就要三四年看不到明誠了,于是她就留在了台灣讀書。

可是四年過去了,明誠一直把她當妹妹。她喜歡明誠的這份心思誰都沒有告訴,想到昨晚她哭著對明璟說自己多喜歡明誠,她臉更燙了。

她喜歡明誠,卻跟明璟上了床。真的是太亂了,她昨天為什麼要喝酒!

「嗯。」他漫不經心地應了一句,正要再放肆一番的時候,他耳尖地听到門把轉動的聲音。

「阿璟!快起來,意艾不見了,昨天也沒回家!你趕緊起來幫忙找找。」明母打開門走進來,一臉的擔憂。

明璟動作迅速地將孫意艾給抱在身下,一手快速地拉起被子,將女生的身體包得緊緊的,但是被子被拉扯的同時,他們的腳反而露了出來。

明母看著交纏在一起的腳,一雙腳是她兒子的,另一雙白皙的腳丫子顯然是屬于一個女生的。沒看到不該看的場景,可看著這交纏在一起的腳,也夠讓人想入非非,明母看的臉微微發紅,年輕人哦。

「怎麼樣,阿璟有沒有辦法聯絡到意艾!」孫母也上了樓,一邊不死心地繼續打電話給她女兒。

「咳,媽,孫阿姨,門先關上。」明璟低聲道。

明母伸手正要關門的時候,孫母看到了落在門邊的衣服,一件淺紫色的禮服,這是昨夜孫意艾的禮服,她的目光慢慢地掃了一遍明璟的房間,男生女生的衣服凌亂地散在地板上,「等一下!」

「怎麼了?」明母看她。

孫母局促地深吸一口氣,「明璟,意艾在你房間里?」她也看到了交纏在一起的腳丫子。

明璟看向身下僵硬得恨不得裝死的孫意艾,在無人看到的視線里,勾了勾唇,聲音無辜地說︰「沒有。」

孫母又不是瞎子,大吼一聲,「孫意艾!」

樓下在等消息的一行人也都上來了,七嘴八舌地問︰「怎麼了?找到意艾了?」

「意艾在哪里?」

「意艾呢?」

「孫意艾,五分鐘,給我出來!」孫母生氣地關上了門。

明母愣了愣,「里面這個是意艾?」

孫母尷尬不已,找女兒找到了人家兒子的床上,她輕點了一下頭。

房間里,孫意艾真的恨不得自己昏過去,但沒有,更可惡的是,壓著她的男人忽然動了,昨晚的記憶有些模糊了,可此刻卻格外的清晰。

……

騙子!

五分鐘?

一個小時候,在孫母第三次敲門的時候,「孫意艾?再給妳五分鐘,妳快出來,不要想著躲起來就不出來。」

「不洗澡?」他問她。

還洗什麼澡!讓她洗澡,他之前為什麼不讓她洗,她要是再不出去,她媽會拿著刀進來。

咚咚,這一次是明母,門被打開一道縫隙,一只手拿著袋子掛在門里面的門把上,「意艾啊,這里是衣服,妳換好衣服下來。」說完話,明母收回手就關上了門離開了。

孫意艾感動明母的貼心,拉過被子包住自己,想快步走過去拿起袋子,可剛一動,她直接從床上摔了下來,兩條腿根本沒有力氣了。

最後是明璟良心發現,抱著她進了浴室,將袋子放在一旁,「要我幫忙嗎?」

「你出去。」

這一次,明璟听話了,他走了出去,走到床邊,看著凌亂的床,桃花眼里浮起一抹饜足,他從床頭櫃拿起煙,火星微閃,他靠在床頭,慵懶地吸了一口,听著浴室里安靜了幾分鐘,水聲漸漸地響起。

大約五分鐘,孫意艾走了出來,她的動作難得地很快,余光看到他吸煙的樣子,嚇得轉過身。

男人,事後煙原來是這樣的。

她俏臉紅紅的,听到他問她,「洗干淨了?」

怎麼可能洗干淨,她怕他們在樓下等得急了,匆匆洗澡就出來了,身上那些曖昧的印記,她看都不敢看,對于他的問話,她也就隨意地點點頭。

明璟熄滅了煙,走到她後面,「洗不干淨,會不舒服的。」

她沒想通他話里的意思,他又說︰「下樓之後,我們面對的是什麼,知道嗎?」

還能是什麼?被她媽罵一頓吧,整夜地找她,結果她在跟明璟廝混,她低下頭,心里發虛。

「以我們兩家的關系,巴不得我們兩個在一起……」

「不可能,我們就是一夜情而已!」她急忙打斷他的話,因為不敢看他,以至于她沒有看到在她這話脫口而出時,他眼里一閃而過的陰冷。

「一夜情?」

「對啊,不然呢!」她反問,她只後悔,一夜情的對象是明璟,是她喜歡的人的弟弟,這理不清的關系,她腦袋好亂。

屬于他的一股強勢氣息包圍了她,她听到他問︰「妳說,我們沒下去的一個小時里,他們知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

她羞澀地低下了頭。

「妳猜他們會怎麼說?」他問。

她嘀嘀咕咕,「還能怎麼說,就、就什麼事也沒有啊。」

「呵。」他輕笑一聲,帶著一絲嘲弄。

「本來就是啊!」她的聲音越來越輕。

他挑挑眉,對于她自欺欺人的樣子,他狠心地戳破,「他們會要我們結婚。」

「結婚!」她睜大眼,猛地抬頭看他,一副驚恐萬分的樣子,想也沒想地說︰「我不要!」

「捉奸在床了,妳還想否認什麼?」他問。

「昨天我們只是不小心滾了床單。」

「他們並不這麼認為。」他不懷好意地低聲說︰「他們也許會問,昨天妳為什麼會和我滾床單,妳說妳喝醉了,但妳為什麼喝醉了?」

她如遭電擊,整個人站在那里,渾渾噩噩,是啊,要怎麼說,因為喜歡的明誠結婚,她傷心過頭喝多了,最後和明璟滾了床單,這樣的話她要是敢說出來,她爸媽會打死她。

何況明誠結婚了,他很喜歡他太太,她要是真的這麼說了,也太不要臉了。

就算她不能和明誠在一起,就算他一直不明白她的心意,她也不希望他們之間會落到見面尷尬的地步,他就是一直把她當做妹妹也好。

明璟丟下這句話就進了浴室,她站在那里,亂想了好一會,很快他走了出來。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之後,他穿好了衣服。

「孫意艾。」

「干嘛!」

「結婚以後,我不會管妳。」

「啊?」

「只要妳表面上做好明太太就好,妳想干什麼就干什麼,我不會管妳。」

他講的好像她結婚和沒結婚一樣,有這麼好的事情嗎?她看向他,他穿著一套深灰色的運動服,姿態閑適。

「結婚之後,妳要是遇到了喜歡的人,我們可以離婚。」

「啊!」她呆呆地望著他。

「應付過長輩之後,妳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明璟。」

「嗯。」

「昨天,是我主動的嗎?」她沙啞地問。

明璟沉默了三秒,慢慢地應了一句,「嗯。」

果然是她霸王硬上弓啊。

「你為什麼不拒絕我啊!」她不信他推不開她,畢竟他是男人,力氣比她大。

他輕嗤一聲,「孫意艾,我是男人。」

是,男人和女人的生理構造不同,男人心里不管喜歡不喜歡,對女生的主動卻不會拒絕的。

想到這里,她心里更難受了。孫意艾能想到下樓之後,他們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風暴,她不敢下樓,可是听了他的話之後,她心生一股她好像連累他的感覺。

和他結婚,他不管她,以後想離婚也能離,那他呢?

那他不是很可憐嗎?

畢竟結了婚,他就是不是黃金單身漢了,即使她不怎麼關注他,她也常常從她媽的嘴里听到,明璟一從美國回來,就自己弄了一個金融公司,她不是很懂,但是她媽說他賺錢很厲害。

她媽常常掛在嘴里的一句話就是,長得英俊事業方面也很出色的明璟,被很多名媛千金欣賞。不靠明家,明璟是靠著自己做出了一番事業,再加上他的外貌,多的是女生追他。

他,不缺女生喜歡。

她更加氣餒了,「明璟,要是跟我結婚,以後又離婚的話,你就是二手貨了。」

「說的好像妳不是一樣。」他又在笑。

她沒好氣地瞪他,從小到大都是這樣,他就是喜歡欺負她。

她當然知道,離婚後,她也是二手貨,但是她就是想告訴他,讓他知道後果很嚴重,可他卻一臉的吊兒郎當,絲毫不放在心上。

她心里嘆氣,她忘記了明璟的性格和明誠不一樣,明誠做什麼都會很體貼很細心,可是明璟不是的,他做什麼都是隨心而至。

「孫意艾,離婚之後,女生普遍要比男生吃虧,妳要擔心也是擔心妳自己。」他悠閑地將手插在褲袋里,神色涼薄。

「哦。」她低低地應了一聲,她完全不計較結婚離婚什麼的,反正她戀愛也沒談過,暗戀了明誠這麼多年,少女情懷全部胎死腹中,她都覺得自己不會再愛上誰了。

「妳這是替我委屈了?」他空著的一手摸了摸她的頭發。

「你虧啊。」

「不虧,娶了妳,我媽也不會催婚了,何況她這麼喜歡妳。」

她剛要說話,他又補充了一句,「而且妳的身體我還蠻喜歡的。」

話到了嘴邊硬生生地被她吞了回去,神經病!她剛才干嘛覺得他可憐,他委屈,他根本就是一個臭男人!

「放心吧,結婚之後,我們和現在一樣。」

她想了想,結婚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他朝她攤開手掌,掌心朝著她,「走吧,他們在樓下等的久了。」

他們等的久還不是因為他獸性大發!她怒視著他,手還是乖乖地放在了他的手掌上。

他收緊大掌,包裹著她小手,牽著她往樓下走,她跟在他身邊,唇角蠕動了幾下,想要他松開些手,他的力道好大,抓得她的手有點疼。

「等一下,妳什麼都不用說。」

她的心思被他的話轉移了,「嗯。」

「交給我。」

三個字,奇異地讓她緊張的心放松下來,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人,還是那個人,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成熟了些。

她輕輕地點頭,「好。」

但下一刻,她就收回了她剛才的想法,成熟他什麼鬼!

「爸媽,孫叔叔孫阿姨,我和意艾打算結婚。」

不是解釋,就這麼正正經經地宣布了,孫意艾呆若木雞。

最後是幾個男人去書房討論了,孫意艾則是被明母拉著,明母一臉的開心,「哎呀,我早就覬覦意艾當我兒媳婦很久啦。」

孫母樂不可支,完全沒有剛才的凶樣,「明璟多出色,他和意艾在一起,我真的是放心。」

孫意艾作夢一樣坐在沙發上,听著她們的對話,好像賺大發的人是她。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哄妻如初最新章節 | 哄妻如初全文閱讀 | 哄妻如初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