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求嫁 > 第二章 煞星與掃把星

求嫁 第二章 煞星與掃把星 作者 ︰ 宇凌

午時方過兩刻鐘,魏家村里便響起了熱鬧的炮竹聲,一頂裝飾簡樸的花轎由四個健壯轎夫抬著,後頭跟著四個十來歲小丫頭,沿途撒著鮮花跟紅紙包裹的糖塊,惹來不少小蘿卜頭驚喜的叫嚷。

花轎前方,方承煒坐在一匹身形壯碩結實,毛色通體雪白,唯有額前生了束黑毛的高大白馬背上,盡管未著婚服,但那襲舊披風已褪了下來,露出里頭一身漆黑的棉袍。

因著他氣勢懾人,襯著幽黑色袍子看來更加嚴肅,背後還背著一把用漆黑布條捆綁得嚴嚴實實的長劍,若非身後跟著花轎,沖淡幾分戾氣,只怕大家會以為這是哪來的土匪要進村劫人,而不是來迎親的。

見到這異樣的迎親隊伍,魏家村人都忍不住跑到路上來張望。

村子中幾時有人定了今日迎親呀,怎麼都沒听說呢?

尤其前頭那新郎官,瞧著相當臉生呀,這是哪個村子的人,怎麼連婚服都沒穿?

道路兩旁有人竊竊私語,也有人大著膽子上前跟在後頭撒花、撒糖的丫頭打听。

這一說出來,不得了啊,村民們就炸開了。

居然是要去迎娶崔家那不受寵的掃把星?

崔家人待那庶出二房的孫女刻薄,人盡皆知,怎麼舍得把她嫁出去,讓家里少個下人使喚?這其中必定有鬼呀!

可無論他們怎麼打听,也沒能多知道一點內情,倒是惹來前頭方承煒的回眸一瞪。

那彷佛要殺人的視線嚇得幾個村人立刻縮回人群里去。

要命,哪來的冷面煞星呀,耳朵還這麼尖!

不管村民如何議論,花轎順利地來到了崔家,盡管是崔小蓮要出嫁,但崔家門前卻毫無裝飾,連張紅紙也未貼,彷佛這轎子停錯了門似的。

不過藍桂柔已是等在門口了,見到方承煒不僅帶花轎來抬人,還花錢顧丫頭撒花、撒錢讓大家沾喜氣,甚至沿途放鞭炮,還坐著不知打哪兒借來的高頭大馬,她心里的怨氣不由得往上直竄。

哼!居然還有這等閑錢可花!都怪娘,平時不是很愛裝富貴大戶老夫人的派頭?結果一面對這男人卻半點氣勢都裝不出來,明明能拿更多聘金的……

「我來接新娘子了。」方承煒完全沒把藍桂柔放在眼里,也沒想拿她當長輩看待,反正他只是幫人,不是真的要跟崔家當姻親。

藍桂柔的眼底掠過一抹恨意,卻也只能回身去將候在房內的崔曉蓮喊了出來。

白嬸的舊婚服雖然大件,但經過巧妙修改,看不太出什麼異樣。喜氣洋洋的大紅色裹著瘦削的身軀,看起來有絲寬大,繡著鴛鴦花樣的紅綢巾蓋在崔曉蓮的頭上,遮去了她的臉龐。

崔曉蓮一手微微護住紅蓋頭,一邊偷瞄著腳邊,小跑步地跟在藍桂柔身後往大門走。

說實在話,雖然事情已談定,但還沒踏出大門上花轎前,崔曉蓮還是忐忑不安的。

怕這對婆媳反悔、怕去了縣城玩的姊妹花提早回家礙事、怕很多變故……

畢竟崔家人可不樂見她嫁出去,所以壓根沒管她要出嫁,什麼也不替她準備,幸虧白嬸準時送來婚服,又替她改衣服、上妝,一手包辦一切,讓她感動不已。

但在同時,她不斷地憶起更多關于原主的過往。

從小夠喊作掃把星,沒爹娘疼愛,明明也是崔家孫女,過的卻是比下人不如的困難日子,一切只因為她出生時娘就去世,還有她爹的庶子身分。

不過原主認命、她不認!

有她的萬靈直覺,她絕對會把日子過得滋潤美好,才不讓崔家人糾纏她一輩子!

「我來接妳了。」

沉音迸落,崔曉蓮記得,這是方承煒,她穿過來後頭一個對她迸出關懷的聲音。

听著這低沉穩重的音腔,她感覺似乎有股無形的力量傳遞過來,于是毅然地伸出手去,任由方承煒牽著她上了花轎。

繁瑣儀式一切省略,她這新娘子上轎後,方承煒翻身上馬,領路前行。

藍桂柔擰著眉心瞧著轎子遠去,不甘心地絞扭手中的絲帕,但是身旁湊上來問話的村人們所透露出來的消息,卻很快地使她轉怒為喜。

「恭喜啊,崔夫人,這是什麼時候定的親,怎麼喜事辦得如此匆忙?」

「是啊,我剛跟轎夫打听過,說他們待會兒送嫁是送往臨坡的那片荒草地,那兒不是只有幾間破屋而已嗎?都十來年沒人住了吧?是不是弄錯了?」

藍桂柔听著眉梢突地上揚幾分。

雖然很想敗壞那討人厭丫頭的名聲,但想到方承煒的恐嚇,她再氣也沒那個膽,只得將訂親嫁娶一事含糊過去,推說是去世公公定的親事,今兒個對方突然上門迎親了,所以才這般匆忙。

「我就說呢,怎會嫁得這樣草率,原來是早年定的親啊!」

「瞧那人不是個好相處的,小蓮丫頭嫁過去只怕有苦頭吃了?」

「是呀,如果真住在那荒草地的破屋里,那不就是嫁了個窮鬼嗎?」

藍桂柔越听,心頭越樂,原本的不滿頓時都消失無蹤了。

「唉,我這也是沒法子呀,那人一上門就喊著要把他訂親的丫頭接走,連點準備時間都不給我們,就連婚服都是匆忙借來的呢。」藍桂柔說著听似抱怨,實則隱含喜悅的怨言。

呵,果然是個窮酸男人,還擺什麼派頭?又是租用轎子跟馬、又請丫頭撒糖的,有什麼用?回頭這筆帳八成都會算在崔小蓮頭上吧!

她就不信崔小蓮嫁過去有什麼好日子過,哼,等著被那男人折磨吧!

一想到即使沒得打扮,但天生相貌就比自家一雙寶貝女兒漂亮的崔小蓮,藍桂柔就有訴不盡的滿腔怒火,可如今想到日後崔小蓮會被那渾身戾氣的男人蹂躪得不成人樣,她又愉快了起來。

生得一張好皮相又如何呢?還不是嫁個窮鬼,一輩子翻不了身?

藍桂柔心情大好,對待身邊那些平時她看不起的村民們也和顏悅色了幾分,說說笑笑了好一會兒,直到鞭炮聲完全听不見了,她才轉身回屋。

花轎在魏家村北邊村尾的荒草地旁停了下來,這兒荒廢已久,雜草瘋長,都有半個人高了,所以平時大人們總告誡孩子不許隨便跑到這兒玩耍,免得給躲草叢里的蛇給咬了。

因此原本還跟前跟後的一群孩子全都停步在荒草地旁,不敢再過去,而好奇跟來,想瞧瞧這個娶了魏家村掃把星的冷面男人究竟住哪兒的村民們,也在見到眼前的景象後全都愣住了。

荒草地依舊,那三、四間的破屋也還勉強立著,門前直到荒草地邊緣開出了一條路,看來是真的住在這兒沒錯,只是瞧著搖搖欲墜的牆面跟破洞大開的茅草屋頂,村民們個個傻了眼。

這真能住人嗎?就這幾間破屋還娶個妻子回來,恐怕是想要個下人使喚吧?

幾個原本存心看戲的村婦們見到這景象也是直搖頭。

白嬸也在其中,看見那幾間破屋,她心頭一沉。

本想崔小蓮離了崔家後,能有個人疼疼她,現在看來也是條吃苦的路啊……為啥老天爺就是不給這可憐丫頭好日子過呢?

「娘子,前邊路不好走,在這邊下轎吧。」方承煒無視旁人不斷投射而來的打量眼光,徑直走到轎旁,低喚一聲。

崔曉蓮被轎子一路搖晃過來,早就暈到想吐了,听見方承煒這要求,簡直像是听見了天籟,連忙掀了簾子下轎。

由于蓋著紅巾,她並沒能看見身旁眾人個個都對她投以同情的眼神。

方承煒給了那幾名丫頭、轎夫賞錢後,便揮手讓他們抬轎子回去。

見村民們還愣在一旁,他只是一拱手,「今日剛搬來,不便待客,改日再備酒席招待各位。」

听著他充滿送客意味的話語,大家也很識趣地一一散去,畢竟這荒草地配上破屋子,也不可能突然就變出幾桌席面讓大家討杯喜酒喝,況且方承煒那張臉雖俊,眼神卻頗駭人,還是少來往為妙。

倒是白嬸還遲疑著,最後鼓起勇氣走近了點,「我說……你們這屋子真能住人了?要不我先替你們倆掃一掃,再借你們幾床被褥……」

「放心,屋里該有的都有。」方承煒從腰間摸出一個荷包遞給白嬸,「過幾日我會帶娘子上門致謝、送還婚服,今日多虧白嬸幫忙了。」

那荷包有些沉,摸著里頭像是裝了碎銀,讓白嬸不由得連連搖頭。

「說這什麼見外的話!你如今有了小蓮丫頭要照顧,用錢的地方多了去,這銀子收著給她補補身子,置辦點家里該用的也好。」

這方承煒看著面冷,心卻是熱的,明明手頭沒多少錢還是把崔小蓮娶過門,還借了婚服、租了轎子跟馬,讓她出嫁時有點面子,現下居然還想給她謝禮。

看來老天爺還是心疼小蓮丫頭的,這男人窮不要緊,重點是品行好,知恩圖報,懂得疼人。

「白嬸安心,我不缺錢,再說錢本來就該花在應該花的地方。」方承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崔曉蓮在旁听了,忍不住掩嘴輕笑。

橫豎旁邊也沒別人了,她索性張口應道︰「煒哥這意思是與其多給聘金,寧可把這筆銀子用來向幫我甚多的嬸兒道謝吧。」

「正是。」方承煒干脆應道。

看來這新娶的娘子深知他的心。

「這……」白嬸捏著荷包,只當方承煒那句「不缺錢」是客套話,也忍不住古笑了,「好,這喜錢我就收下了,趕明兒個缺了什麼盡管跟我說,知道嗎?」

「好,承白嬸照顧了。」方承煒也是大方。

白嬸點點頭,隨後也不再推辭,對著兩人叮囑幾句後便轉身離去。

荒草地上如今就剩了他們夫妻兩個。

「都沒人了,我能把蓋頭拿下來了吧?」听著腳步聲遠去,崔曉蓮問。

反正本來就是假成親,沒必要搞什麼掀蓋頭、喝交杯酒的儀式。

「也好。」方承煒知道崔曉蓮並無意真的與自己成親,也就隨了她。

畢竟通往門前的小路是臨時闢出來的,不怎麼平坦,若兩人是真成親,他還能親自抱著新娘子進家門,但現下的情況顯然不適合,他與她之間還是得維持清清白白的關系,對她才好。

崔曉蓮聞言,干脆地扯落蓋頭,還順勢吐出一口氣。

「呼——這樣透氣多了!」說著,她忍不住伸了伸懶腰,讓坐到僵直的四肢活動一下。

方承煒沒料到她會這般干脆,見著她清雅的面容上點綴著妝容,一時之間竟有些回不過神。

初見她時,他忙于救人,根本無暇注意她生的是何模樣,只是隱約知道,這個身子骨薄得像紙的小丫頭有張端正秀氣的長相,可如今近身細瞧,他才發現,雖然模樣過分瘦弱了些,可仍舊掩不去她天生的姣美。

瓜子臉上一雙清亮杏眸,眼神不時透出幾分靈動,小巧直挺的鼻梁下,兩瓣粉唇唇角微微勾起,在頰邊擠出一個小酒窩,讓人忍不住想伸出指尖揉上幾下。

她膚色白皙,雖然讓崔家人荼毒不少年,天生的好模樣卻消磨不去,在些許胭脂的點綴下,慘白沒生氣的臉龐染上了幾抹霞紅,眼角勾勒出紅妝,添了些許嬌美之色。

挽起的發髻用簡單的頭繩系緊,插上一根蘭花紋的木簪子,不用說也是白嬸順手捎來的。但就這些簡單的妝扮,卻硬生生將崔曉蓮原就清麗的相貌更添媚色,令方承煒驚艷不已。

「煒哥?」崔曉蓮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動了動,才發現方承煒好半天沒吭聲了,甚至還盯著她發愣,忍不住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

「嗯?」方承煒眨了下眼,終于找回自己丟失的理智,「沒、沒事,只是……妳這樣,很好看。」

「呃?」崔曉蓮愣了一下。

這男人在夸獎她嗎?

摸了摸自己的臉,崔曉蓮這才想起來,她都還不曉得自己這身軀生的是何模樣。

「我長得很好看嗎?」銅鏡那效果壓根看不清,所以就算剛才白嬸讓她照過鏡子,她還是沒看清自己現在長什麼樣。

既然有可能回不去現代,日後得長年使用這具軀體,她當然希望生得樣貌端正漂亮點。

方承煒沒想到崔曉蓮不僅沒半點羞澀反應,居然還直白地反問,一時之間失笑出聲。

崔曉蓮愣愣地看著他笑得放肆的表情,不由有那麼點著迷。

這男人呀,看起來像修羅惡鬼,笑起來卻是爽朗豪邁,其實還挺有魅力的。

「我屋里有鏡子,等會取出來給妳看個夠。」方承煒瞧崔曉蓮望著自己,覺得這樣大笑似乎有傷小姑娘顏面,于是清咳兩聲止了笑音,領了她往屋里走去。

「銅鏡就不用了,照不清楚。」還不如明早打盆水照一下。

「那是缺少打磨。」方承煒邁開大步踏進屋內。

「打磨?」鏡子還要磨?不會花掉?

雖然身為現代人,崔曉蓮也看多了各種古裝劇甚至穿越劇,亦因個人興趣在不知不覺中積攢了點古代知識,但畢竟不可能什麼都知道,所以听見方承煒這麼說,她有些好奇。

跟著進屋後,崔曉蓮本想著待會兒要找地方打水,再四處打掃一下,不然晚上可能沒地方好睡,哪曉得真進了屋子里,眼前的景象卻令她大吃一驚。

因屋子老舊,所以方承煒把家當都放在東廂房,只是屋內沒有崔曉蓮想象中的雜亂不堪,而是早就有人打理過,地板不僅干淨,還都擦洗清潔過,牆面上更是找不到半根蜘蛛絲,若非擺設的幾件家具看來陳舊,表面也褪色磨損得厲害,她真要以為這兒其實並非無人住的破屋。

這間廂房佔地頗大,只是落地罩跟博古架都已損毀,沒什麼隔間作用,幾張缺腳的圈椅跟方桌被堆到角落,讓出一大塊空地,鋪上了幾張看來柔軟舒適的長毛毯子,邊角迭放幾個軟靠枕,還散落著兩本書冊,靠牆擺放著幾個箱籠,屋內由于窗紙剝落嚴重,倒是迎來滿滿日光,照亮一室陰暗。

崔曉蓮瞧著這布置得像在野營的景象,除了滿心的詫異,更多的是一種放松的感覺。

突然被扔到古代,還在半天之內趕緊把自己嫁掉免得被虐待,緊繃的心情令她一直保持著不自覺的戒備狀態,可現下,雖然屋內就他們兩個孤男寡女,但她卻不由自主地勾起唇角,迸開了笑聲。

「看不出來你還真會享受!」崔曉蓮蹲下去摸了摸毛皮,既干淨又柔軟,再加上一旁還有軟靠枕擱著,讓她真想不顧一切的撲上去大睡一場。

方承煒本以為這臨時的布置會讓小姑娘不自在或感到嫌棄,沒想到她竟是一臉放松的神情,在意外之余,臉上一貫的冷硬表情也不禁軟化幾分。

走到箱籠旁,方承煒翻找了幾下,拿出一面巴掌大的手持鏡拋到了崔曉蓮手上。

「妳試試,這鏡子磨得光滑,應該夠清楚。」

崔曉蓮好奇地翻看這柄精致的手持鏡,背面有祥雲紋,邊框跟手柄上還瓖著琉璃珠,看來就價值不菲,而它的鏡面正如方承煒所言,平滑淨亮,讓她一照便見著了自己如今的樣貌。

「哇……原來銅鏡可以照得這麼清楚?」崔曉蓮還是頭一次親自照著銅鏡,瞧鏡里的小人兒,化了妝後與自己小時候有點像,她也只能感嘆或許這就是緣分。

「喜歡就給妳吧。」方承煒瞧著她驚嘆的反應,隨口拋出一句。

「咦?」崔曉蓮連忙把鏡子擱下,「不、不用了,這看來很貴,你留著,反正我只是好奇自己的長相,看過就好了。」

她比較奇怪的是,這男人看著很窮,怎麼身邊淨用些珍貴的玩意?這毯子、這手持鏡,還有方才一並牽進院內的那匹漂亮白馬,怎麼看都不像是這身打扮的他能拿得出手的東西。

「我用不著,鏡子還是適合小姑娘用。」方承煒擺擺手,沒收回去。

「呃,還是你收著,我一身空蕩蕩嫁過來,連個箱子都沒有,也沒地方收它。」崔曉蓮苦笑一聲。

方承煒先是一愣,然後起身稍稍整理了下身邊的箱籠,騰出來一只小空箱,替她把鏡子跟紅蓋頭都收了進去,再翻出一身男裝遞給她。

「這箱子給妳用,婚服穿著不方便,妳暫且換上我的衣裳吧。」

「好,謝謝你。」崔曉蓮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雖然事先跟方承煒言明兩人只是假成親,但在她能自己賺錢之前,還真是事事都得麻煩他照料,虧得他居然沒半點不悅,果然直覺不騙人,這男人挺好的。

「這邊過去是睡房,妳到那邊換衣服吧,這給妳,免得看不清楚腳下。」方承煒將一個小小的木雕盒子一並交給了她。

「這是……」借著薄埂日光,崔曉蓮看清了不及她巴掌大的小盒,上頭瓖著卷雲紋樣,還雕著老虎,那美麗的珠白色澤令她忍不住驚呼,「蒔繪!」

「蒔繪?」方承煒挑眉,「這是北方人說法?京城那邊都稱這樣的盒子為螺鈿。」

「咦?」崔曉蓮看看盒子,再瞧瞧方承煒打量的眼神,忍不住想拍自己一巴掌。

嘖,不小心就脫口而出了,這時空也不曉得有沒有日本存在,蒔繪是日本的說法,她常听幾個閨蜜聊起就記著了,螺鈿這字眼她較少听到,據說一樣是貝殼裝飾技法,手工越精細的越貴,怎麼這男人卻像不用錢似的隨便扔給她?

「呃、對啦,我們這邊北方嘛,哈哈哈……」崔曉蓮沒再多說,只能干笑幾聲敷衍過去。

方承煒也沒多在意,僅是指著小盒,「太暗了就打開。」

崔曉蓮見他沒追問,安心之余沒敢再逗留,點了頭便抱著盒子跟衣物往睡房去。

這兒的窗戶比較完整,灑入的日光不算明亮,更被許多東倒西歪的家具掩去光芒,于是崔曉蓮不疑有他地打開了小盒,沒想到里頭居然透出驚人的燦白亮光!

「這、這……」崔曉蓮小心翼翼地捧著盒子,瞧里頭那顆圓潤若凝脂,又宛如半透白玉的小珠子,只覺得腦袋里有點暈。

這該不是傳聞中的夜明珠吧?哪個窮鬼身上會帶著夜明珠,還隨便借人當油燈用啊!

這方承煒究竟是什麼人啊!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求嫁最新章節 | 求嫁全文閱讀 | 求嫁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