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第九章 作者 ︰ 金晶

靳沉提前跟靳父說了一聲,帶著陶梨先離開了,坐在車上,她突然開口,「你是真的擔心我身體不舒服?還是擔心我身體不舒服會影響到生小孩?」

陰陽怪氣的語氣令靳沉皺眉,他一邊開著車,一邊問她,「你怎麼了?」

「前面停下來。」她聲音顫抖地說。

他將車子靠邊停下來,轉頭看她,「梨梨,哪里不舒服?」

「听說,你們靳家人分財產是看誰能不能給你爸生出一個長孫來?」

她緊盯著他,就看到他的下顎 然緊繃,她的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

靳沉沒有在第一時間回答她的話,放在方向盤的手無意識地收緊,他眼神暗了暗,「你從哪里听到的?」

「哪里听到的?」她瞬間被點燃了火氣,「你的意思是,是真的!」

他抿了抿唇,她漂亮的眼楮因為過度驚訝和生氣而微微彎圓,「我听到靳力和靳薇薇說的,他們說,要靠生出兒子拿到靳家百分之八十的財產,把你打入塵埃里!」

他沒說話,她解開安全帶,伸手拉住他的領口將他扯了過來,「靳沉,你看著我,你說啊,你解釋啊,你什麼話都沒有?你這麼急著結婚,這麼急著要小孩,難道真的為了繼承權?」

車廂里是她急躁的語氣和凌亂的 吸,交雜成一道道冷冽似刀的風,敵我不分地胡亂吹刮著,他動了動,伸手將她的手從衣領處拿開,慢慢地抬眸看著她。

她明媚的眼里是不相信和期待,但他涼薄地打斷了她的希冀,「是。」

一股徹骨的寒冷揪住了她的胸口,本來就有些氣悶難受,他的話就像是最後一根稻草,將她重重地壓倒了,她紅了眼,什麼千金小姐的禮儀都沒有了,她凶狠地爆粗口,「你王八蛋,居然騙人!」

他溫柔堅定地將她抓亂他領口的手指一根根地掰開,語氣平靜地說︰「沒有騙你,我是想結婚,我是想生小孩。」

「你沒有告訴我,你是為了繼承權才要小孩!」她抓狂地看他,「你跟我說,你沒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所以你想要一個妻子,想要一個小孩,想要一個完完整整的家!」

「我確實沒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他唇角嘲諷地勾了勾,「你覺得我家,幸福嗎?」

涼意遍布了她的身體,她手指輕顫,「你騙人!」

「我沒有騙你。」他一字一句地說。

「對對對!你沒有騙我,你就是沒有跟我說,生小孩跟繼承權掛鉤!」她快要瘋了,只要想到他是如何處心積慮地算計她和她的肚子,她整個人都要瘋了。

看她情緒激動,他摁住她的手,冷靜地說︰「梨梨,這件事沒告訴你是我的不對。」

他認錯了,可她一點也不舒服,他這是認錯的態度嗎?她搖搖頭,「我如果一直不知道,你也不會告訴我,你現在認錯是因為我知道了你才跟我說你錯了,你知不知道你錯在哪里!」

「我錯在沒跟你說,生小孩和繼承權之間的利害關系。」他理智地說。

她覺得自己要崩潰了,她在這邊生氣到要發瘋,而他卻還能保持理智,甚至認錯,可他是真的知道錯了嗎,「不是!你錯在你利用我,利用我們的寶寶,你這個王八蛋!我是人,我不是你的生育機器。」

她從小被嬌寵長大,沒有想到有一天,她會被利用,更沒想到有一天,利用她的這個人居然是她的枕邊人,她用力地甩開他的手,打開車門往外走。

靳家老宅很偏遠,這一條路上平時幾乎沒有任何人,也沒什麼車子經過,她下了車,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她要離開這個男人,這個冷酷無情,滿腦子里都是算計的臭男人。

靳沉看到她的舉動,即刻跟著下車,繞過車頭,一把抓住她的手,「梨梨,你去哪里?」

「我去哪里關你什麼事!你這個王八蛋,放開我!」在車里施展不開,在外面,陶梨干脆地雙手胡亂揮舞,像一個瘋婆子一樣,根本不在乎形象。

靳沉緊緊地抓住了她的手,但臉上脖頸還是被她的指甲給抓出了紅痕,他冷著臉,「不要胡鬧,回家再說。」

「回你個頭!那是我的家嗎?」她雙手不能動,小腿抬起往他的腿上踢,可怎麼踢他都不放開,她狠狠地曲起膝蓋就往他的頂。

最好是斷子絕孫!王八蛋,把她當生育機器。

靳沉險險地避開擦過他大腿的膝蓋,臉色發沉,雙腿將她的膝蓋緊緊夾住,看她像一個潑婦一樣的樣子,心里除了煩躁還有一絲慌亂,她到底在生什麼氣?早生小孩和晚生小孩有什麼區別嗎?反正都要生。

看她一改平常的可愛,全然失控的樣子,他有一種什麼即將月兌離他控制的預感。

被他輕松地控制住,她扎好的頭發凌亂地披散了下來,身上衣服也有些移位和褶皺,反觀他,永遠都是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他越是平靜,她越是不爽,「放開!靳沉。」

「乖,梨梨,我們回家,嗯?」他溫聲哄著她。

這個時候哄她,無異于在火上澆油,最可怕的是他怎麼能以為,她哄一哄就好?

這個問題是哄一哄就能解決的嗎?

她被氣的肚子微微疼,眼前一陣陣的黑,本來粉女敕的唇微微發白,聲音也弱了一些,「我要你放手。」

他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吵架解決不了問題,梨梨。」

「我……」她咬牙,「沒有跟你吵架,我要跟你離婚,你這個混蛋!你愛娶誰就去娶,我不管,你愛讓誰生你的小孩,你就讓她生!」

她越想越委屈,眼楮發紅,有著想大哭的沖動,她真的是太慘了,被前男友以莫須有的借口給分手了,現在這個在她眼中好好先生的老公居然也是包藏禍心,她簡直比苦情劇里的女主還要苦,遇人不淑。

腦袋很混亂,時不時地想起他們結婚至今的甜蜜時光,又想到他背後隱匿的目的,她心口的溫度一點點地冷了下來,還有什麼話好說的,還要挽留什麼?

她才不要做他的生育機器,她是陶家最受寵的女兒,從小被人捧在掌心里,就沒受過委屈,她為什麼要委屈自己,離婚,必須離婚。

即時止損,不要在這個臭男人身上不撞南牆不回頭,她又不是蠢的。

這個男人不好,不乖,她再找一個就好,她不要他了。

「靳沉,我不要你了,你放開我!」她大聲地吼了一句。

他眼角泛著壓抑的猩紅,平靜的表面如破碎的冰層,一點一點地裂開,冰下是極度寒冷的溫度,「陶梨,你不要再胡鬧了!」

她冷笑,肚子的疼更加的劇烈了,她皺著小臉,「誰跟你鬧?我才二十二歲,年輕貌美,誰要跟你這個三十歲的老男人鬧?跟你鬧就是浪費我的時間,你給我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老男人!靳沉抓著她的手越來越用力,「喊人?你喊啊。」

時而乖順時而古靈精怪的陶梨在他眼中就如一只小貓咪一樣,即使發脾氣,只要哄一哄,模模小肚皮,她就會听話。

在外面,她維持著他的體面,做一個落落大方的靳太太,在家里,她雖然有些任撒嬌,有時候會提些小要求,但對他而言無傷大雅。

是以,他從來不知道,她也是會發瘋,也會歇斯底里地在他的耳邊大吼大叫。

「救命啊,救命啊!」

靳沉呆了,他傻眼地看著她,看著她那副死命要掙月兌的樣子,他都懷疑他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那只有小脾氣但很好哄的小貓咪突然不見了,她成了一只張開血盆大口的母老虎。

「陶梨!」他怔怔地看著她。

大吼大叫太累,她干脆低頭去咬他抓著她手腕的手,一股刺痛喚回了他的注意力,他看到她張嘴咬他,他除了呆,更有一股深深的無措,怎麼辦?往日哄一哄就好的老婆突然轉性了。

她咬得很用力,狠狠地在他的手腕上咬著,咬到牙齒發酸,咬出了血來,還是不放開,直到鐵蚽諈漲憡令她難受才松開了牙齒,干嘔一聲,抬頭看他,昏天暗地的黑暗遮掩了她的眼,她的聲音很輕很輕,「離、離婚……」

還沒從她跳腳的樣子里回過神的靳沉就看到她軟了身子,暈了過去,他急急地抱住了她,「梨梨?」

他心慌意亂地將她抱起來坐在副駕駛座上,扣好安全帶,動作迅速地坐上車,踩下油門,飛快地開向醫院。

心跳,咚咚咚,他的瞳孔緊縮著,握著方向盤的手更加的用力。

她似有若無的聲音,始終在他的耳邊回響著,他腦海里不斷地重復著她昏過去之前,掛在嘴邊的兩個字,離婚。

離婚?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不會跟她離婚。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最新章節 |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全文閱讀 |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