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夜秘書 第十章 作者 ︰ 金晶

宋爭鳴此時在暴躁的邊緣,他沒想到好朋友會夸朱若若可愛,甚至還想跟她認識,很可能他們會……只要想到這個可能性,就好像有人拿著刀子狠狠地捅著他的心口,他的呼吸急促了,「閉嘴。」

「宋爭鳴,你為什麼不想?」

「溫宴,我讓你閉嘴!」宋爭鳴火大地說。

「你吃醋了嗎?」

宋爭鳴 地瞪著溫宴,眼楮發紅,好像溫宴是他的仇敵般,「不要再說了,溫宴。」

溫宴聳聳肩,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覺得她可愛,想跟她認識的男生,以後可不會只有我一個。」溫宴看著斯文,可每一句話卻是精確無比地踩在了宋爭鳴的傷口上。

他只覺得疼,用力揮開了溫宴的手,「別想!」

「干什麼?你們又不是男女朋友,你管這麼多干什麼?」溫宴淡淡地說︰「何況,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喜歡你,你欺負她的時候,我都看到了,沒有人會喜歡你這種壞男生。」

「溫宴,你什麼意思?」宋爭鳴握著拳頭,彷佛準備隨時出擊般。

「沒什麼意思,現在可不流行喜歡一個人就要用力欺負人家的道理了,」溫宴撇了撇嘴,往自己的車走去,「你,太幼稚了。」

被朱若若戲耍的憤怒還沒降下,又被溫宴的話挑起了滿腔的不悅,「我幼稚?」

「是啊。」

「我哪里幼稚!」

溫宴的聲音漸行漸遠,「你都沒發現你在吃醋嗎?」

宋爭鳴頃刻間愣住了,連溫宴什麼時候開車走的他都不知道,他在吃醋?吃誰的醋?

朱若若……

他,是因為朱若若吃醋?怎麼可能!他第一個想法就是不可能,但下一刻,他又懷疑自己,很少人能讓他的情緒波動這麼大,因為沒人敢惹他。

一時間,他不敢鐵齒地說,他對朱若若沒興趣,不可能為了朱若若吃醋。

但,他故意騙她拍了照片,一件兩件……類似的事情不停地發生,他怎麼能騙得過自己,他對朱若若確實是不一樣,在看到她跟那個男生在一起的時候,他第一個想法就是不爽。

很不爽很不爽,于是他走過去,彷若是在自己的領域,宣告了他對朱若若的絕對佔有,他郁悶地一拳敲在車頂上,好了,弄清楚了,但接下來怎麼辦!

他,剛剛還把人給氣走了!

連溫宴對他也見死不救了!

失眠第二天,宋爭鳴睜著眼,看著頭頂的天花板。他頭疼地坐起來,沒想過,有一天,他還因為一個女人而失眠,躺到了七點,他起來洗漱,換了衣服陰著臉上班了。

金秘書敏銳地發現總裁的心情不是很好,她小心翼翼地說了今天的行程,卻發現總裁在發呆。

「總裁?」

「秘書室最近是不是在招人?」

「是的。」

「不用特意去招人,直接從其他部門調過來。」他說。

金秘書想說,也不是很急,可以慢慢招人,但听總裁肯定的口吻,她見風使舵地說︰「是。」

「財務部,行政部。」他直接點了兩個部門。

金秘書懷疑總裁心里有人選,但他沒再開口了,她很善解人意地說︰

「那麼我先去看看適合的人選,再讓總裁過目。」

宋爭鳴很滿意金秘書察言觀色的本事,點點頭,示意她出去。做完了這件事,他又有些後悔,他在做什麼?他要干什麼?他拿起電話,又一次地撥通了溫宴的電話,「我有一個朋友,他因為一個女生而失眠,現在又想靠近那個女生,你說我應該給他什麼建議?」

溫宴安靜了一秒,「你的朋友姓宋嗎?」

宋爭鳴無聲地嘆了一口氣,此地無銀三百兩,他否認的話顯得虛偽了,懶得再裝了,「對,是我。」

溫宴悶悶地笑了笑,「你終于想明白了。」

宋爭鳴的臉上出現一抹一言難盡,溫宴輕輕地說︰「你都想好了問我干什麼?」

宋爭鳴笑了,被好友看穿了,他也沒反駁,「嗯。」

他確實想好了,首先第一步,得先將朱若若抓到身邊,否則,他怎麼勾引她,讓她喜歡他!

朱若若看著提款卡里的金額,臉上的笑意就止不住,宋氏真是一個好地方,加班有加班費,等到年底還有年終,不知道有多少,應該挺多的吧。她將提款卡放在包里,開心地回了部門。

「若若,你過來一下。」經理喊她。

聞言,朱若若走進了辦公室,經理跟她說︰「秘書室要調人過去,你被選上了。」

朱若若驚訝地看著經理,「秘書室?」

「對。」經理點頭,「說實話,你的表現一直很好,但是你是新人,如果調你去秘書室的話,對財務部的影響不大,你也不要覺得去秘書室工作不好,秘書室的薪酬要比你現在高。」

朱若若心中嘆氣,經理將她可能拒絕的可能都堵住了,她想拒絕也拒絕不了,「我明白了。」

「好好干。」經理給她打氣。

「嗯,好。」她笑著走出了辦公室,笑容微微收斂。

正好是星期五,她請幾個平時關系還不錯的同事們吃了一頓飯,分開的時候,阿雅拍拍她的肩膀,一臉的羨慕,「從此以後,你要跟我們宋氏的一起工作了,真好。」

那具,她不僅看了,模了,還享用過了,她謙虛地笑了笑。

在捷運站跟同事們分開之後,朱若若嘆了一口氣,「孽緣!」

卸下了一天的偽裝,她打了電話給宋爭鳴,電話一通,她就罵了,「宋爭鳴,你想什麼鬼!」

「想你呀,親愛的。」

朱若若差點被這甜膩的口吻給嚇到了,「你有病啊,有病去看醫生啊。」

「若若,小光很想你,你要不要來看它?」

「呵,自從上次你讓我帶它去做絕育手術之後,我就是害它絕子絕孫的大仇人!」朱若若想起這件事,她都要哭,本來小光跟她關系親密,就因為宋爭鳴的狠毒用心,離間了她和小光,讓小光恨透了她,再也不讓她模它的貓肚肚了。

宋爭鳴輕輕地說︰「那好吧。」

「不是,我不是跟你說這件事。宋爭鳴,你干嘛把我調到秘書室!」她火大地說︰「我們是仇人,你是打算讓我把你賣了?」

「你不想來?」

「我看到你,我就氣,我還對著你工作,你是要我的命!」她大動肝火地說,一邊說一邊走到捷運站的角落里。

「那你就把命給我吧。」

這個人是她認識的宋爭鳴嗎?她咬著唇,「你又在打什麼壞主意!」電話那一頭靜了一下,彷若沒人般,好半天,她听到他慢慢地說︰「打你的主意啊。」

每一個字如音符般隨著他沙啞的聲線落入她的耳里,撩著她的耳,她面紅耳赤地掛了電話,受不了!本來打算回家的她臨時改變了主意,她要去他家,痛扁他!

宋爭鳴正在屋里,抱著小光,一臉的嫌棄,「你太不會討人喜歡了,朱若若都不來看你,養你有什麼用。」恨鐵不成鋼的口吻。

「喵?」明明是他把人給氣走的。

「不就是帶你去絕育嗎?小氣貓。」

「喵?」明明是他小心眼讓它記恨她帶它去割了蛋蛋!

「唉,要你有何用。」

「瞄!」它生氣了,本瞄不鉽I鍋,它一個俐落地從他的懷里跳下去。

門鈴突然響起,宋爭鳴意興闌珊地打開門,迎接他的就是一頓鋪天蓋地的小拳頭,還好他人高馬大,挨得住拳頭,可目光落在那個氣的跳腳的人身上時,他的唇角露出一抹明顯的笑容,「若若。」

「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啊,你給我閉嘴,你沒有權利叫我名字!宋爭鳴,你這個不要臉的家伙,臉不要我就成全你,我刮花你的臉!」她氣得跳到他身上,張嘴就往他的肩膀咬。

他悶哼一聲,「親愛的,不需要這麼熱情,我們慢慢來!」

「誰跟你慢慢來,你陷害我,讓我去秘書室,你是不是在打什麼壞主意!你是不是想著要怎麼對付我,我告訴你,要不是為了錢,老娘才不愛進你宋氏給你工作!」她氣死了,實在是畢業了沒有臉跟父母要錢,她得自己賺錢,雖然有點小積蓄,但錢是不花會變多的嗎?

錢,只會越來越少啊。她只能努力賺錢,誰知道他陰森森地在她背後搞小陰謀,她氣得去扯他的耳朵,他忽然整個人僵硬了,她想到了什麼,嘿嘿地笑了起來,她記得他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朵了,她扯著他的耳朵,凶神惡煞,「你說,你要干什麼!」

他努力保持鎮定,可控制不住,耳朵幾乎是瞬間紅了,「你先下來,有話好好說。」

「不,我不下來,你給我說清楚,我今天打上門是跟你好好說話的?呸!你這個王八蛋,之前騙我,現在還想騙我,被騙一次是我蠢,我要是再被你騙一次我就是豬!」她懊惱地說,一邊說,一邊可惡地捏了捏他的耳垂,就看他的脖子都紅了。

宋爭鳴無奈至極,伸手掐著她腰身,一個巧勁將她拽下來,同時箝住她的手腕,將她壓在了門板上,「現在可以好好說話了嗎?」

不過幾秒,她就被他給壓在身下了,她氣鼓鼓地說︰「我跟你沒什麼話好說!」

「好,那你听我說。」

「不听不听!我才不要听你說什麼話,我今天來就是告訴你,你別給我搞小動作,否則我弄死你!」她氣得口出狂言。

明明現在被壓制的人是她,她照樣猖狂不止,放著狠話,反觀他,極其好說話地笑著,「哦,你肚子餓了嗎?」

「吃吃吃,吃你個頭!」

「跟別人吃過飯了?是那一位哥?」他眯著眼,臉上不帶笑容。

「什麼哥!」她有點迷糊地看著他,他說什麼,她沒听懂。

他低下頭,薄唇幾乎要親上她的時候,一字一句,「上次在火鍋店吃飯的那一位不是你的追求者?」

「追個鬼,那是我堂哥!」她白了他一眼,「你起來。」

「堂哥……」他呢喃了一句,英俊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哦,原來是堂哥。」

「喂,你干嘛笑得這麼肉麻,別笑!」笑得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笑得太奇怪了。

「我做宵夜給你吃,芒果西米露?」

她只是來揍他一頓,不是來蹭吃的。

他突然說︰「你怕我?」

「誰、誰怕你啊,你以為你是誰,說破天也就是我的上司,我為什麼怕你!」

「那等我一會。」他拉著她往客廳走。

她一頭霧水,哪里不對勁,為什麼他突然對她這麼客氣?是不是又在想什麼壞事要整她?

看著他英俊的臉,她抬頭挺胸,她才不怕!他有本事來啊,看誰弄死誰。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包夜秘書最新章節 | 包夜秘書全文閱讀 | 包夜秘書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