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老公請留下 第七章 作者 ︰ 凌兮兮

第七章

唐洛凜提著東西去了寧家,才走到門口,就發現里面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大門虛掩著,他敲了下門,然後推門進去。

正在玩玩具的言言一听到動靜就跑了過來,高興地對他張開雙臂,「爸爸,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因為爸爸想看到言言。」唐洛凜微笑著一把將言言抱了起來,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

言言開心地眯了眼楮,發出一連串的笑聲。可能是因為血緣關系,唐洛凜覺得自己融入這個角色很快。他下意識地看向客廳,寧慕安坐在沙發上,身穿居家服,頭發披散著,臉上未施粉黛,可偏是這樣的她看起來清純無比。

邊上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模樣剛正,他正在說著什麼,目光緊盯著寧慕安,笑容很溫和,看樣子兩人認識已久,交談的樣子很是熟稔。

唐洛凜目光一沉,薄唇緊抿,「言言,他是誰?」

「他是夏叔叔。」

「夏叔叔?」

面對唐洛凜的疑惑,言言解釋道︰「他剛來沒多久,我也是第一次見,是媽媽之前的同事。」

「同事?」唐洛凜的臉上浮現起一股薄怒,心里酸酸的,他頓時覺得很不爽,她先前稱晚上有事婉拒他,還說早就約好了,原來是為了見其他男人?不是說失憶了嗎?怎麼還記得別的男人?

經過昨晚的一夜,他對她有了莫名的佔有欲,不管如何,無論先前她有過什麼其他想法,無論他們從前是否有過交集,從現在開始,她只能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他再也不會讓她逃走!

「爸爸……」言言喃喃了一句,他莫名地覺得有點冷。

「你來了?」寧慕安听到動靜轉過來,對上唐洛凜那雙銳利的眸子,不由地微微一怔。這種危險的目光令寧慕安的心髒微微一顫,她明明沒有做錯什麼事,卻莫名地覺得心虛。

而那個年輕男人看到唐洛凜的一刻,也有微微失神。

唐洛凜放下言言,快步走來,緊挨著她坐下,對于那位客人他恍若未見,他伸手親昵地撫了一下寧慕安的臉,意有所指地說道︰「是不是舒服點了?」

畢竟有外人在,寧慕安對這樣的親昵有些不習慣。她的臉下意識地染上兩片紅暈,輕輕地應了一聲。

唐洛凜這才仿佛剛發現有外人一樣,他溫和地看著寧慕安,「這位是……」

寧慕安晃過神來,下意識地去解釋,「這是我之前的同事,夏倨臣,他出差到台北,特地把我先前落在公司的私人物品送了回來。」

「原來是這樣。」唐洛凜瞥了一眼桌子上用盒子包好的東西,一個私人物品也值得他千里迢迢送過來?這個男人看寧慕安的眼神明明就是帶了幾分爰慕。

唐洛凜唇角略略一勾,他起身,那雙深邃的漂亮眼楮慵懶地望著他,對他伸出手來,舉手投足之間英氣逼人,「你好,我是安安的丈夫,先前安安多虧了你們照顧。」

「丈夫?」夏倨臣的臉上明顯有錯愕失落,他遲疑地伸出手握住唐洛凜的,他想保持笑意,可笑容就是僵在他的臉上。明明他自覺不差,可站在唐洛凜面前,莫名地就覺得被他身上的氣勢壓得矮了幾分,他張了張唇,囁嚅道︰「我竟從未听過她已婚,還有了孩子。」

夏倨臣說不上心里是什麼滋味,他一直偷偷暗戀著寧慕安,他是個很害羞的人,上個月才鼓起勇氣和她表白的時候,她直接拒絕了他,說兩人之間不可能。

他後來天真地以為,可能是因為她要回台北,不想要異地戀才會拒絕她。

他今日特地來到她家里拜訪,想和她說他願意到台北定居。卻沒想到有個孩子喊她媽媽……他原本以為這只是個玩笑,她故意騙他,沒想到她居然還有一個這樣優秀的丈夫,這事于他無異于晴天霹靂!

唐洛凜斂了身上的氣勢,淺淺笑道︰「你遠道而來,不如由我做東請你吃頓晚飯……」

「不了,不了。」夏倨臣拿起邊上的公文包,他此刻心里不是滋味,只想快快逃離,「我本來就是順路來送個東西,就不便叨擾了……安安……那個,伯母那邊你幫我說下,我先走了。」

「啊……這樣,那就再見了。」寧慕安對于夏倨臣的到來本來就有些意外,他根據她先前在公司的資料找到了這里,她自然要懂得待客之理,不過他們的關系好像也算不上好,他要走,她自然也不好留。

言言也對他擺了擺手,「夏叔叔再見。」

「再見。」

夏倨臣離去之後。

「你最好和我解釋一下,這就是你所謂的晚上有事?」唐洛凜問出這句話之後,不由愣住,這句話連他自己覺得酸味十足。

「那又怎麼樣?」夏倨臣來得太過于湊巧,湊巧得她連解釋都覺得欲蓋彌彰,不過,她有什麼好解釋的,他好像一直也沒有盡到丈夫應有的責任吧。

「怎麼?我還沒有好好問過你和他的關系,你就火氣這麼大,是我昨晚還沒有……」他壓低聲音,眉頭上揚,「滿足你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寧慕安今天可是不高興了一整日,沒想到唐洛凜現在還跟她算帳,她突然就將提款卡砸在他身上,「用錢來侮辱我嗎?」

「你怎麼會這麼想?」都說女人心海底針,沒想到女人的心思那麼難猜。唐洛冽過去總是跟他吹噓,只要他花錢在女人身上,哪個女人不服服帖帖的。

沒想到寧慕安居然會不一樣,虧他以為她會感動,沒想到她竟還因此不給他好臉色看,唐洛凜不由道︰「你這個女人!丈夫給老婆零用錢不是天經地義嗎?」

是這樣嗎?他說得好像也沒錯,但是……

寧慕安挺起腰板,皺著臉,「那……那你以前為什麼不給,非要睡了我一夜才給?」

「我以前……」唐洛凜想解釋什麼,自己卻忍不住笑了。他忍不住撫額頭,他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不過他也不想解釋,本來他也是因為她失憶,將錯就錯。

「你以前什麼?」寧慕安追問。

言言听到動靜,忙過來抱住安安大腿,「媽媽,爸爸,不要吵架,怕怕……」

「媽媽沒有吵架。」寧慕安看到言言揚起腦袋,皺著臉的樣子,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腦袋。

「是啊,爸爸媽媽沒有吵架。」唐洛凜扯出一個笑容,「媽媽就是個笨蛋,爸爸就是說了她一下。」

嗯,只是稍微吃了點小醋。

「那爸爸的聲音不能那麼大聲。」

「言言說得對,以後爸爸會做到。」唐洛凜失笑,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對一個孩子妥協,而且心甘情願。

寧慕安還想說什麼,這個時候門口傳來換鞋子的聲音,寧母的聲音傳來,「言言寶貝,外婆回來了。」

「外婆!」言言听到聲音,開心地跑過去,「外婆回來了。」

「媽,我來。」唐洛凜走到來,主動將她手里的大袋小袋提過來,送到廚房。

寧母忍不住會心一笑,她快步跟到廚房,「你放到這里就好,我讓安安過來幫忙。」

「好。」對于廚房的事,唐洛凜的確幫不上什麼忙。

寧慕安這個時候已經圍上圍裙進來,唐洛凜正好出去,他握住她的手,飛快地在她的掌心微微撓了一下。

這一下仿佛都撓到了她的心窩上,又酥又麻。他在對她示好嗎?莫名地那點敵意都消失不見了。

確定唐洛凜走遠了,寧母才小聲道︰「安安,你們剛才在吵架?」

「沒有……」

「我都听到了,是不是為了那個夏先生?他是不是喜歡你?」

「我怎麼知道?我忘記了……」不過寧慕安有些不確定,畢竟先前曾雅夢說過,說她之前和她說過,有個同事追求她,但被拒絕了,大概這個人就是夏倨臣?

「肯定有點想法,否則我只是客氣問他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飯,他一口就答應了。」寧母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覺得,你們先前夫妻不和,可能就是為了這個男人?」

寧慕安連忙否認,「媽,你別瞎說,我都拒絕他了!」

「你說你,剛才還說忘記了,怎麼一轉頭又說拒絕他了?跟媽說話還不老實!」寧母頓時有點恨鐵不成鋼。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寧慕安只覺得自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但是這件事她還真的解釋不清楚,所以會不會媽媽說得就是真相。

好像這樣一解釋就通了呀。

寧母見寧慕安語無倫次的,忍不住瞪她一眼,「你啊!媽媽相信你是個好孩子,絕對不會在婚姻里腳踏兩條船,但是該拒絕的時候一定要懂得拒絕,知道嗎?這事因你而起,你就服個軟,和洛凜好好解釋解釋,可千萬別讓這種無中生有的事讓你們夫妻之間生分了。」

「哦。」言言點點頭。

「哦什麼哦,快點幫我把菜葉洗掉,等下洛凜和言言要餓了。」

「……媽,你偏心,我也餓了。」

「嗯。」

寧母很快就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色香味俱全。

吃飯途中,唐洛凜每嘗一樣菜就將寧母的手藝夸了一邊遍,夸得寧母心花怒放。

寧慕安忍不住看了唐洛凜一眼,沒想到他這樣嚴厲的男人也是個婦女之友,竟能把媽媽哄得那麼高興。可她莫名地心里也覺得甜甜的,他善待她的母親,也是因為她吧,這樣想著,先前的不快也漸漸消失了。

唐洛凜吃了兩大碗飯後,突然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來一個紅色的盒子。他把盒子往寧母面前一推,「媽,對于先前的失禮我很抱歉。我看家里什麼都不缺,就自作主張給你買了這個,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這是?」寧母詫異地打開一看,里面是一個瓖著紅碧璽的黃金手鐲,黃金厚實,碧璽顏色通透,造型獨特貴氣,一看就價值不菲。世上無論年紀大小,沒有哪個女人不爰首飾的,寧母頓時有些爰不釋手,隨即客氣道︰「這也太貴重了。」

「媽喜歡就好。」

寧慕安最了解媽媽,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喜歡,她見媽媽還想推辭,忙笑道︰「媽,這是洛凜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

寧母開心地把手鐲套在手上,唇邊的笑容一直沒有下去過。

言言仰起腦袋,「爸爸,我有沒有禮物?」

「有,你去房間里看一看。」

言言跑到房間里,不一會里面就傳出他興奮的聲音,「我的大炮,我的火箭,啊,我好喜歡。」

唐洛凜笑了,雖然他想要的軌道車還沒有買過來,但是想要哄好一個孩子好像很容易。

「我有嗎?」看到大家都有禮物,寧慕安忍不住問道。

「這個……」唐洛凜眼底閃過一絲笑意,卻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忘記了。」

「哦,好吧。」早知道問了也白問,她就不問了……寧慕安有些失落低下頭,她還是多吃點飯好了。

寧母是個明白人,她把碗筷稍微收拾了一下,起身對言言道︰「言言,外婆帶你出去跳舞。」

「不要,我要玩……」言言此刻坐在房間里圍著他的兩個新玩具,哪里都不想去。

寧母馬上接話道︰「你不是要吃西瓜?外婆帶你出去買。」

「好。」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快被轉移了,言言一听到西瓜兩字,飛快地從房間里跑了出來,拉著寧母的手,「快走,快走,買西瓜。」

房間里一時之間只剩下寧慕安和唐洛凜兩人,寧慕安雖說不是重物欲的女孩,但在大家都有禮物的情況下,她還是有些不開心,她別扭地不想跟唐洛凜獨處,「我也出去了。」

「去哪里?」唐洛凜抓住她手腕,緊緊地。

「爰去哪里去哪里。」

「這樣啊。」唐洛凜松開她的手,看到寧慕安快走到門口了才慢條斯理道︰「禮物不要看?」

寧慕安心里莫名一喜,隨即慢慢地轉過來,有些將信將疑地問道︰「你不是說沒有嗎?」

「可是我的小女人好像有點失望。」唐洛凜不放過她臉上的一絲表情,輕笑道︰「所以我給你變出來了,你去掀開被子看看。」

寧慕安有些好奇唐洛凜會送她什麼禮物,只是當她掀開被子的時候,她的心狠狠一跳,唇邊的笑容越擴越大,隨即有些興奮地手舞足蹈起來,「天哪!這是真的嗎?」

他居然送給她公仔,整整十二只女圭女圭,這套公仔有些年了,做工精致,線條流暢,她垂涎了很久很久,可是因為稀少昂貴,她根本舍不得買。

「喜歡嗎?」唐洛凜不知道什麼走到她的身後,看到她開心,他竟覺得自己也很高興,眼底的笑意逐漸化開。早知道她喜歡這些,他還給什麼卡,還惹得她多想鬧別扭。他邪魅低沉的聲音鑽入她的耳朵,「喜歡的話,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

「謝謝你!」唐洛凜的禮物真的是送到她心坎里去了,寧慕安激動得滿臉通紅,忍不住快速地抱了他一下,「你……你真好。」

柔軟的懷抱驟然消失,唐洛凜不由地有些意猶未盡。他將正要去模那些女圭女圭的寧慕安拉了回來,他動作很大,所以寧慕安再次落入他的懷里,被他的手臂緊緊箍著。

「你那麼開心,是不是也應該表示一下?」

「你要什麼?」他垂眸看她,眼神那麼熱烈,仿佛直直地貫穿了她。

「我想要你親我。」他慵懶又邪魅地說道。

「親一下?」她正了正身體,卻發現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因為這些女圭女圭,她仰起頭來,蹶起嘴,湊到他嘴角吻了一下。

薄唇邊著一絲笑意,唐洛凜淡淡道︰「這樣不夠。」

「那要怎麼樣?」她有些結巴地說道。

唐洛凜坐在床沿邊,將寧慕安拉到自己的懷里。

……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總裁老公請留下最新章節 | 總裁老公請留下全文閱讀 | 總裁老公請留下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