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甜妻好廚藝 > 第二十章 下堂妻風光再嫁是一定要的

甜妻好廚藝 第二十章 下堂妻風光再嫁是一定要的 作者 ︰ 簡瓔

    夏侯府大門已撕掉了封條,門口的石獅和台階都洗刷得干干淨淨,別有一番氣象,這是昨日程伯動員了將軍府所有下人一起大掃除的成果,而今日,除了夏侯邑禮無罪釋放,其余家眷、婢僕也全部釋放。

    夏侯悅音總算見到原主的爹娘了,親情自然而然的涌了上來,她抱住他們喜極而泣。

    「我的悅音長大了。」夏侯邑禮已從老友衛裕峰口中得知了女兒這些日子以來在邊關有多得人心、多討人喜歡,連齊國太後都想帶她回齊國,他深感安慰,從前那個性格稍嫌冷淡的女兒如今懂得做人了。

    韓氏笑道︰「你衛伯父還說你有一手好廚藝,征服了眾人的味蕾,為娘實在不敢相信,你哪里肯下蔚了?」

    「是真的,娘!」夏侯悅音親親熱熱的拉住了韓氏的手,煞有介事地說道︰「女兒在邊關遭遇劫匪,差點死掉,難怪大家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女兒真的有了後福,昏迷醒來,憑空多了一身廚藝,也讓全是吃貨的衛伯父一家人極是喜歡我,可以說是因禍得福!」韓氏慈愛地笑眯了眼,「瞧你這孩子,怎麼可以說你衛伯父一家是吃貨,沒有禮貌!」她當然已經察覺到這個自己懷胎十月生的女兒和以前有大大的不同,不過改變是好事,變得這樣喜歡嘰嘰喳喳,熱情開朗,她覺得很好,過去悅音太過端莊,顯得有些難以親近,如今可是平易近人多了。

    「是真的啊!」夏侯悅音嬌嗔道︰「您問問衛大哥就知道,看女兒說的是不是真的。」衛青馳噙著笑容,「伯母,悅音說的不錯,我們一家都是吃貨,都極喜歡吃悅音做的菜,尤其是我祖母,悅音要回來京城時,她老人家可是萬分不舍,差點想跟來京城了哩。」衛裕峰進宮見皇上了,今日去大理寺將夏侯邑禮接出來的重責大任便交給了衛青馳,他一路陪同到了夏候家。

    「是青馳吧!」韓氏笑睇著眼前俊朗挺拔的少年,感激地道︰「好些年不見了,果然是虎父無犬子,這回多虧有你運籌帷幄,你夏侯伯父才能洗刷冤屈,還從邊關一路照顧悅音回來,我和你夏侯伯父不知要如何感謝你,這份情誼,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衛青馳唇畔始終掛著愉快的微笑,「都是我應做之事,我們一家早已將悅音當成家人,伯母也無須見外。」

    夏侯悅音見他們在大門口聊個不停,她挽住韓氏的手臂,插嘴道︰「快進去吧!爹娘,我親手做了一桌菜給您們洗塵去晦氣,涼了就不好吃了,您們嘗過我的手藝之後肯定作夢也會笑,再也吃不了其他廚子做的東西!」

    韓氏噗哧一笑,「老爺,你听听這孩子真會說大話,也不怕別人听了笑話。」

    一行人入了門,夏侯悅音自信地說道︰「是不是大話,爹娘嘗過味道就知道啦!」

    今日夏侯悅音自然也發揮了手藝,一桌滿滿的佳肴,叫人目不暇給。

    豬肉瓖豆腐、腐乳雞、三杯豆腐、什錦炒菇、鹽烤魚、檸檬蝦糖醋拌蓮藕、清蒸螃蟹、港式叉燒肉、層香豆皮、糖醋小排、鮮蚵煎餅、芥蘭鮮蠔燙,又包了絲瓜餃子、素餃子、牛肉餃子,以及讓人一碗接著一碗停不下來的剝皮辣椒雞湯,甜點是椰香涼糕和地瓜煎餅。

    看著一桌滿滿當當的菜肴,韓氏驚呆了,「悅音,這些真的都是你做的?」

    妙蓉在一旁笑著回答道︰「夫人,這些真的都是姑娘自個兒做的,您嘗過了便知,姑娘的手藝比咱們府里的大廚手藝還要好哩!」

    夏侯邑禮與韓氏看著銳變的女兒,心里有說不出的安慰,他們原以為女兒嬌生慣養,遭逢巨變,會承受不住打擊做出傻事,在牢里時,兩人心中都萬分焦急。

    可如今女兒不但挺過了家變,又變得如此開朗,還習得了一身手藝,怎不叫他們喜出望外,俗話說因禍得福,原來便是此意。

    用過了午膳,敞廳里,夏侯悅音給每個人呈上了一杯熱呼呼的葡萄酒,這是她用現代的熱紅酒改良的,做法簡單,葡萄酒加入肉桂、丁香、八角、砂糖、柳橙、隻果、一片月桂葉,用中火煮至邊緣冒泡泡即可,煮滾會因酒精揮發失去香氣,冬天喝上一杯,保證暖胃暖心,整個人也會為之放松起來。

    夏侯邑禮對女兒做的這杯熱葡萄酒贊不絕口,「想不到我也有吃到女兒做的飯、女兒釀的酒的一天,此生當真無遺憾了。」

    衛青馳手執杯盞,眼中露出點點笑意,「伯父,悅音才華不只于此,她還做了烤饋過和罐頭肉、泡面等軍糧,對我軍幫助極大,日後若有戰事,便不再受制于糧草,另外,她所傳授的葡萄酒也已銷往西遼邊境,讓當地駐軍沉迷酒香,無心挑起戰事,可說是巾幗不讓須眉,家父已將此功勞上奏給皇上,想必不日皇上便會有賞賜下來。」

    夏侯邑禮精神一振,「青馳,你此話當真?悅音當真做了這些大事,有如此大的貢獻?」

    韓氏也急忙問道︰「真的嗎?悅音真的做了那些?」

    衛青馳一笑,「伯父伯母,此事千真萬確,等皇上封賞下來,伯父伯母便知真假了。」

    夏侯悅音覺得奇也怪哉,看著他們歪頭道︰「明明當事人在此,爹娘怎麼不問女兒,淨問衛大哥呢?」

    衛青馳微微一笑。「還不是你平常不可靠,伯父伯母信任我多過你,這還需要問嗎?」

    眾人都笑了起來,滿室的溫暖馨香。

    衛青馳忽地放下杯盞起身,恭敬地對夏侯邑禮和韓氏施了個禮,鄭重地說道︰「伯父伯母,我與悅音情投意合,想征求伯父伯母的同意,定下婚約。」

    夏侯邑禮與韓氏都怔愣的說不出話來了,他們已听聞了孫磊中與女兒和離一事,雖然是他們女兒自己要求的,可終歸是成了下堂婦。

    「青馳……」韓氏欲言又止。「悅音是下堂婦,你不嫌棄嗎?」

    衛青馳神色認真地道︰「伯母,悅音在我眼中是最好的,會成為下堂婦,她沒有任何過錯,有罪的是那些算計她的人。」

    夏侯邑禮沉吟道︰「青馳,雖然你不嫌棄我們悅音,可你祖母、父母呢?他們可會贊同你娶一個下堂婦?若因此與你家人所有爭執,那我就太愧對衛兄了。」

    衛青馳胸有成竹地道︰「伯父伯母大可放心,我有信心,只要是我所愛之人,我父母必定接受,他們也是明理之人,知道悅音受人算計,毫不知情的嫁入孫家,又遭孫家無情設計,流落在外,他們對悅音只有滿滿的心疼,絕無半點嫌棄之心。」

    夏侯邑禮點了點頭,又看向夏侯悅音,「你呢,悅音,你是否也心慕你衛大哥,願與他同甘共苦,共度白首?」

    夏侯悅音很想大喊我願意,但她現在是千金小姐,得含蓄點,不然會嚇到她的爹娘。

    她裝出羞答答的模樣說道︰「女兒但憑爹娘做主。」

    夏侯邑禮總算露出了笑容,轉眸看向了衛青馳說道︰「那好吧!你回去與父母商議,若他們不反對,我們當然樂見其成,悅音能嫁給你,是她的福氣,也是最好的歸宿,我們也可以放心了。」

    一個月後,參與政變謀逆的朝臣全數定罪,其中主謀孫雍淳、李令辰問斬,淑太妃打入冷宮,終身不得出冷宮一步,孫家男丁流放,孫磊中也在其中,女眷充軍妓或者充奴,而受到打擊的梁冬穎滑胎了,這件事只有親近她的奶娘知道,她悄悄給梁冬穎補了身子,要她從此忘了孫磊中,再也不要提起他的名字。

    掃蕩了亂臣賊子之後,京城恢復了平靜,皇上論功行賞,揭露此案的郭慶同、衛裕峰、衛青馳均加官進爵,剛正不阿的梁子權也有賞賜,另外就是賞了做軍糧有功的夏侯悅音一百二十八抬嫁妝,並且下了聖旨,將來夏侯悅音若有心悅之人,由皇上保媒,這等于是抬高了夏侯悅音的地位,從此,再沒人敢看輕她是下堂婦了。

    半年後,夏侯悅音二嫁了,這一日,是個風清氣爽的好日子。

    她是全京城最風光的二嫁下堂婦,媒人是皇上,嫁妝由皇上的私庫所出,一百二十八抬的金銀珠寶、古玉名畫,看得圍觀的眾人眼花撩亂,羨慕不已。

    一路的彩紙飛舞、鑼鼓喧天,花轎慢慢在威武大將軍府前落下,喜娘喊道︰「請新郎官踢轎門!」

    衛青馳身著大紅袍,人逢喜事,滿面笑容,更顯帥氣,他輕輕一踢,伸手將夏侯悅音牽了出去,飛快在她耳邊說道︰「悅音,我好想你!」

    夏侯悅音听到了,她緊緊握住他的大手,心里很是踏實。

    在熱鬧聲中,拜過了天地,夏侯悅音被送進了洞房,她的陪嫁丫鬟仍是妙蓉,她對威武大將軍府也不陌生,自在的很。

    妙蓉舀了碗甜湯給夏侯悅音,「姑娘一早起來洗漱梳妝,還沒用上飯,現在肯定餓了,先喝碗甜湯墊墊肚子,奴婢再去看看有什麼可吃的。」

    夏侯悅音喝下甜湯,心里也甜滋滋的,這半年來她在京城備嫁,衛青馳回了邊關,兩地相思,只能書信往來,也沒照片可以看,她真的想死他了。

    路途遙遠,她又不能去邊關看他,再說她爹娘也不準,她只能老實待在京城里繡嫁妝,那不是她的專長,真是累死她了,他們也不肯她老是下廚,說是有失身分,不能下廚又要花,讓她很悶。

    如今,她終于可以嫁給衛青馳,終于可以跟他回邊關生活了,她相信他絕不會勉強她做不喜歡做的事,她要去邊關盡情的下廚,平日就耍廢,想到日後不必再扮演官家千金,她就一陣輕松。

    「姑娘腿酸了吧?奴婢給您捏捏腿……」

    夏侯悅音忽然說道︰「妙蓉,你如果不想去邊關沒關系,畢竟那里不比京城繁華富庶,我可以體諒,你可以留在這里伺候我娘,邊關有小梅就可以了。」

    「姑娘說什麼呢!」妙蓉抬頭怪責的看了主子一眼。「姑娘在哪里,奴婢就要在哪里,生活差點有什麼關系,奴婢又不是生來享福的,奴婢只要能伺候姑娘就心滿意足了,不求其他的。」

    夏侯悅音听了很是感動,她何德何能讓人死心塌地跟隨呢……

    驀然,一陣叩門聲,外頭有人捏著嗓子揚聲道︰「奴婢給少夫人送消夜來了。」

    「進來!」

    一個翠衣丫鬟推門而入,那圓圓的臉、圓圓的眼楮,不是小梅又會是誰?

    「小梅!」夏侯悅音驚喜不已。「你也來啦!」

    此時此刻,她驀然想到初穿來時睜開眼,第一個見到的人便是小梅,往事歷歷在目,當時她還一心想回去現代,如今她已完全適應古代生活了。

    小梅懷里抱著憨吉,笑嘻嘻的走到喜床前,「夫人體貼奴婢,說奴婢肯定想看姑娘成親,讓奴婢一塊兒跟著來。」

    「憨吉也來啦!」夏侯悅音看著在小梅懷里的憨吉,將近一年未見,這毛孩子怎麼有了傲嬌的味道?

    「還不是老夫人。」小梅笑道︰「我們全要回來觀禮,憨吉沒人照顧,讓府里其他人照顧,老夫人又極度不放心,一定要帶著憨吉一塊兒回來,姑娘不知道,您走後,老夫人寵憨吉寵到不像樣,抱著一塊兒睡,每天喊心肝寶貝,不讓憨吉回定風軒,奴婢要喂飯還要去老夫人院子里把它帶回定風軒呢。」

    夏侯悅音接過憨吉哈哈大笑,原來如此受寵,難怪這孩子尾巴都翹起來了。

    衛老夫人又是一個被主子收服的鏟屎官,這事在現代也是屢見不鮮,一點兒也不奇怪。

    夏侯悅音以為她的邊關生活會逍遙自在,沒想到她回到邊關不久就因為食欲不振和嗜睡被診出了有喜。

    老天!她竟然懷了孩子,要做媽媽了!

    如此一來,她要天天下廚大展身手的美夢破滅了,誰都不許她再進廚房動刀動鏟的,一切等她平安順產再說,連衛老夫人也同一陣線,寧可吃大廚房難吃的膳食,也不許她進廚房。

    幸好,懷胎只有十個月,她安慰自己,只要熬過了這十個月,將孩子生下來,她就可以進廚房了。

    時光匆匆過去,夏侯悅音終于等到了生產的日子,她平安將孩子生下來了,是個可愛的大胖小子,眉目都像衛青馳,取名衛凌霄,全家當寶一樣的疼寵。

    坐完月子,夏侯悅音迫不及待的進了廚房,感覺手藝都生疏了,很是懊惱。

    衛青馳進來看她,手里摶著的油紙包不知是何物,「不是心心念念要進廚房嗎?怎麼哭喪著臉?」

    夏侯悅音悶悶不樂地道︰「太久沒下廚,覺得刀法都不利落了。」

    「別沮喪了,再練練手感便會回來,那是本能,不會忘的。」衛青馳神秘一笑,打開油紙包。「悅音,你看看這是什麼?能當食材嗎?」

    夏侯悅音看著打開的油紙包里那一大塊黃色固體,瞪大了眼,「奶酪!」她急切問道︰「怎麼會有這東西?哪里弄來的?」

    衛青馳笑道︰「你真知道這玩意兒?我原是猜想你可能知道,沒想到你真的知道。」夏侯悅音急道︰「這奶酪究竟是哪里弄來的?這可是好東西,煮什麼都會好吃,還有沒有?快點帶我去,我要全部買回來!」

    「瞧你急的。」衛青馳笑著摸摸她的頭。「是西遼的士兵沒銀子又想喝葡萄酒,偷偷拿來想跟我們的酒商換葡萄酒的,說是西洋人都吃這個。」

    夏侯悅音興奮不已,不假思索的喊道︰「有多少都換!」

    這一日,奶酪料理上桌了,令眾人大開眼界的干酪歐姆蛋,媚烤干酪鮮蔬,干酪豬排、部隊鍋、葡萄酒干酪炖牛肉、地瓜干酪餅、干酪玉米濃湯、豆渣干酪饅頭、蕃茄干酪飯,若不是干酪不夠,她會做更多!

    衛老夫人馬上迷上了奶酪的味道,她老人家半眯著眼,頻頻用夢幻的表情說道︰「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活著真是太好了,可以吃到這麼美味的東西。」

    夏侯悅音微微一笑。「所以說,美食可以療愈人心,真是半點都沒錯。」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甜妻好廚藝最新章節 | 甜妻好廚藝全文閱讀 | 甜妻好廚藝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