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皇商家的嬌妾 > 第一章

皇商家的嬌妾 第一章 作者 ︰ 金晶

    【第一章】

    黑幕如風般席卷整個京城,白日褪去,黑夜即來。走貨郎穿街走巷,小販熱情吆喝,京城城南門口熱鬧非凡,隨著夜晚熱鬧起來的還有那白日清冷到了極致的百錦巷子。

    百錦巷子,小兒不知,可大人們提到時,臉上總是揮之不去的曖昧,這是京城里最負盛名的銷魂窟。

    金尚樓又是其中的佼佼者,今日的金尚樓卻是格外的安靜,最是嫵媚,千金難求的花魁如意姑娘早已被包下,是寧永侯世子爺的大手筆,金尚樓今晚只對其開放。

    如意緊張地打扮著自己,一想到等一會兒見到的那人是什麼人,她的心兒就亂跳,那人來歷不凡,就是平日嫉妒她的花娘們也不敢出手,就怕得罪了貴人。

    到底是何人,她早已偷偷地打听清楚了,寧永侯世子爺今日要招待的人是京城第一皇商李燚德。

    說起李燚德,只怕是三歲小兒也知道。當年百年一遇的大旱,顆粒不收,是李家人開了自家的米倉,這才讓多少人活了下來,聖上下旨封李家為天下仁心米商,後來,李家傳到了李燚德的手中。

    李燚德也是一個有手段的人,在一次選貢米之中脫穎而出,自此皇宮的貢米都是由李家負責,李家的貢米皆深得龍心,再加上李家的仁義之名,便得了皇商的稱號。

    如意知道只要搭上了當今李家家主李燚德,她就可以魚躍龍門,擺脫了這骯髒的身分了。

    她細細地描繪著柳眉,一定要那人成了她的裙下之臣。

    到了時辰,她穿著一身艷紅的衣衫,襯得肌膚雪白,妖艷如妖精般,扭著腰一步一步地走入廂房之中。今日的金尚樓安靜的很,無絲毫平日尋歡作樂的絲竹靡音,她赤著腳,腳踝上的鈴鐺隨著她每走一步發出悅耳的蠱惑之聲。

    大門已開,她走入其中,看到半透明的竹簾垂下,後面坐著兩個人,一個身影較為清瘦,想來是常客寧永侯世子爺。

    另一個身姿高大的人,她心頭亂跳,雖然不知其貌,可如此身量,只怕那兒也不容小覷,她一個做花娘的,再清楚不過了。

    若是榮華富貴能得,男子又是個中好手,她當真是天道的寵兒了,讓她遇到了這樣的好事。

    「奴家如意,見過公子。」她嬌滴滴地說。

    那竹簾後無任何波動,好似後面的男人也心如止水般,如意心里微慌,微微向前,衣襟口大敞, 「公子?」

    如意沒想過要招惹寧永侯世子爺,這可是後宅里有不少美人的男人,倒是李燚德更對她的胃口。

    李燚德只有一位正室,家中無妾室,再好不過了,憑著她的媚功,她定然能拿下他。

    「跳一首廣陵散。」寧永侯世子爺開口了,聲音渾厚。

    如意一听這聲音,面露喜色,「是。」

    很快,幾個樂師走了進來,坐在一旁,本分地吹奏拉彈起來,如意本就是媚到了骨子里的人,一笑一顰,無聲地誘惑著人,可容男人一掌而握的縴細腰肢如蛇般扭著,輕薄的紅紗遮掩不住她白皙的肌膚,鈴鐺隨著她的旋轉當當地響著,彷佛催促著男人快來嬌寵她。

    然而,李燚德僅大刀闊斧地坐著,神色冷淡,彷佛看的不是最媚的舞娘,而只是一個普通女人罷了。

    世子爺年永安玩味地說︰「你當真是坐懷不亂。」

    李燚德慢條斯理地端起茶品嘗,欣賞女子的舞姿,看女子越跳越嫵媚,越跳氣息微微不穩,臉上浮現一抹紅暈,好似被寵愛滋潤一番後的嬌媚,任是一個男人看到皆要軟腳。

    「是絕色。」李燚德笑著說。

    年永安白了他一眼,說鬼話唬人。

    「南邊那兒的店鋪已經備妥了。」李燚德口吻平常地說。

    年永安一听這話,收起了不安分的神色,嚴肅地點了點頭,「知道了。」他私下給皇上做事,而所謂的李家店鋪則是他的眼線。

    李燚德能做到這一步,自然不是單純地只靠所謂的五谷交易,有時候將忠心剖給聖上看,聖上才會重用他們李家。

    靠著聖上,這勢力財富才會真的達到頂峰。

    盡管他只是一個商人。

    可他很清楚,除了自家的實力,還要有靠山。

    竹簾外是一副活色生香,可竹簾內卻是再正經不過的氣氛了。

    一盞茶畢,李燚德放下茶盞,站了起來,「世子爺,家中有妻在等,先行告退了。」

    年永安笑得浪蕩,壓低了聲音,話中有話地說︰「還沒完呢,听說這女子不僅跳的好,那嘴上功夫也好,你稍等便知了。」

    李燚德淡笑不語,盯著年永安笑,年永安頭皮發麻,知道他是生氣了,頓時默不作聲,沒敢說什麼了,心道好一個沒情趣的男人,虧得他夫人能受得了他。

    李燚德客氣地作揖,轉身揮了揮衣袍,從竹簾後的後門出去了,如意正不知情,旋轉的紅色衣裙如含苞待放的花蕊,等君來采擷。

    然,君已離去。

    幽暗的巷子里,李燚德坐在轎子上,小廝高忠吩咐轎夫抬妥了人,往外走去。兩個轎夫步伐疾速,下盤穩固,轎子前後各有一名的黑衣男子護著,從他們走路的姿態,隱隱能看的出他們的身手不凡。

    很快,他們便離開了百錦巷子,沿著偏僻的外城走著,正要繞過一座宅子的時候,突然有幾個人跑了出來。

    「快,去那邊找找看!」

    「還有往回去的路上也找找看。」

    「是!」

    幾個人高馬大的漢子,手里拿著棍子往外找,一臉的凶神惡煞,在看到他們一行人時,更是煞氣沖天地走了過來,大聲喝道︰「你們是何人!」

    高忠冷面看著他們,他眼楮一揚,「沒眼見的東西,敢對著爺不尊!」

    漢子們也是不吃虧的人,正好撞上來,于是一言不合就吵了起來,更是動起手來,原本護著轎子的兩個黑衣男子直接上前,隔開了他們,高忠見爺沒出聲,便道︰「折了他們的手,給他們一個教訓。」

    本該是一場惡戰,漢子們看黑衣男子人少也不怕,可沒想到只是一瞬,他們都被制住了,手臂更被折斷一只,疼的其中一個漢子嘶喊著,「娘娘腔!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居然敢對我們動手,你明日的日頭都看不到了!」

    受了傷仍在叫囂的人實在令人厭惡,轎子里傳出一聲不耐煩的輕嘖聲,兩個黑衣男子忽然眼神狠厲,迅速地點了他們的啞穴,李燚德坐在轎子里,一手撐著下顎,淡淡地說︰「問問他們的主子是誰。」

    高忠得令,對著那個最囂張的一個漢子踢了一腳,「說,你們的主子是誰?」說完意識他們被點了啞穴開不了口,示意地看向一個黑衣男子,那男子頷首上前解穴。

    漢子大概是意識到自己惹了不能惹的人,怯懦地不敢說,高忠就往他斷了的手臂上一踩,「是誰!」

    「啊,是、是徐家酒坊的大爺!」

    安靜了一瞬,李燚德笑了出來,「是他呀。」

    京城誰人不知徐家酒坊,若說李家是天下第一米,那麼徐家便是天下第一酒,徐家和李家並不對勁,兩家皆是皇商,但李家偷偷搭上了聖上的線,更得看重,這徐家每日都想著要拉下李家,踩在李家頭上。

    而徐家大爺只比李燚德虛長幾歲,平日一個斯斯文文的人,但凡看上的女子,除了不能踫的,他都要沾一沾。

    李燚德掀開簾子,穿著鹿皮靴子的腳邁了出來。

    「徐家大爺可是不好惹的人。」李燚德嘴上說的恭敬,可眼底無一絲遵意,帶著一點不可察覺的厭惡。

    「知、知道厲害了吧?」漢子以為他們是怕了,一時間又趾高氣昂。

    李燚德慢慢地停下步,頭頂的烏雲遮住了月亮,掩蔽了他的臉,只隱隱露出一角輪廓,清清冷冷地說︰「割了他的舌頭。」

    一陣冷風吹過,烏雲被吹散,瑩白的月色照亮他的黑眸,眼底深處沒一絲溫度,彷佛在看尸體,漢子只覺得脖子一冷,下一刻,血濺而出,他連哀嚎都來不及,就痛得在地上滾來滾去,喉嚨發出咯咯的聲音。

    李燚德輕輕地垂眼,「都處理了。」

    他話音剛落,一道冷鋒而出,下一刻,漢子痛苦的臉永遠地定格住,緩緩地往後倒下。

    其余人睜大了眼,貪生怕死地往後躲,不用等李燚德說什麼,那兩黑衣男子迅速地解決了他們,李燚德站在原處,看著那鮮活的血,唇角勾起一抹冷凝的笑。

    轉身,衣袂飛舞,走向轎子時,一聲低到不能再低的聲音輕微地響起,他停駐,黑眸看向隱匿的角落,那里黑漆漆的,看不真切,高忠小聲道︰「爺?」

    李燚德舉步往角落走去,黑夜之中可視一切的眼落在了狼狽蜷縮在里面的女子,他挑了挑眉,想到剛才那些漢子說的話,想來他們想要找的人就是她吧。

    他唇色泛冷,一個黑衣男子上前,恭敬地問︰「爺,可是要……」

    李燚德是個冷血的人,若是殺人,無管是什麼人,他想殺就殺,連理由也不用找。就算角落里的是一個女子,誰擋了他的路,他可以做到殺人不眨眼,但他也不是殺人狂魔,本想吩咐了高忠打暈了人就是了,他听到她低低地哼了一聲。

    軟軟的,糯糯的,和剛才的聲音不一樣,這聲音……他往前走了一步,腳尖停在女子的裙擺處,雙手負在身後,淡淡地開口,「抬頭。」

    她顫顫地發抖,卻始終不肯抬頭,將臉埋在雙臂里,似乎在克制什麼,他眯眼,手伸了出去,手落在她凌亂的發絲上,微微一使力,她仰起頭,露出潔白飽滿的額頭,鴉青的睫毛輕顫,小巧的鼻尖透著秀氣,她臉頰生粉,殷紅的小嘴微啟,這是一張極美的臉。

    但李燚德見過太多的美人。

    她的美,還不夠驚心動魄,讓他難以忘懷。

    但是……他的手往下,滑過她的臉頰,如豆腐般白嫩的觸感,他的指尖流連了一下,繼而捏住她的下顎,目光打量半晌,俊臉往下俯,停在她的鼻尖,垂下眼瞼,吸了一口氣,聞到她身上若有若無的墨香。

    她眼底一片迷茫,彷佛魂不附體般,傻愣愣地看著他,水眸蕩漾。

    他笑了,有趣。

    ……

    他,冷心冷肺,但她竟能勾動他……

    何歡穿著一身鵝黃色的衣衫,坐在銅鏡前,在妝奩里挑挑揀揀,最後選中了白玉簪子,丫鬟書香勸道︰「三小姐,奴婢覺得你戴那紅寶石簪子更好看些。」

    何歡搖搖頭,「就這個吧,素雅些。」

    墨香走了進來,「三小姐,表少爺來了。」

    「嗯。」何歡矜持地點點頭。

    她並不是很喜歡跟表哥林潤一同出門,她近來心緒不寧,眼看自己及笄之後,爹娘還未給她定下婚事,她就有些慌亂。

    想到姊長姊被爹娘許給了一個富商做續弦,她心里就極度的不安,姊姊每回探親時更加顯瘦的身影,她很怕姊姊就要撐不下去了。

    後來,她才知道,姊夫對姊姊並不好,娶姊姊只是要姊姊照顧逝去的原配留下的兩個兒子,而姊姊年紀輕輕就被折磨成了一個老太太。

    姊姊對她欲言又止,話里話外的意思便是要她早日作打算,可她能做什麼打算?

    何家並不是大富大貴之家,何老爺做的是雜七雜八的吃食生意,在京城里並不出挑,勉強能喊個名號罷了。

    她本是商賈之女,能選的夫家就少,而爹娘又是一貫的重男輕女,她的以後只怕會步上姊姊的後塵。

    她帶上書香走了出去,看到一身白衣坐在那兒等著的林潤,她有禮地說︰「表哥久等了。」

    林潤溫文爾雅地一笑,「我才剛來,我們走吧。」

    「嗯。」

    何歡略微有些緊張,她與林潤認識,可私下往來倒是極少,之前林潤帶她去了一回茶館,略微有些不愉快。

    在茶館里,他們遇到了徐家大爺,那人盯著她的眼渾濁不堪,她躲在林潤身後,偷偷地催著林潤走,可林潤卻與那人熟悉,說了好一會兒的話。

    她不知自己是否小家子氣,還是她太敏銳,可就是不喜那徐家大爺打量她的目光。後來回來之後,她悶悶不樂,不是很想與林潤一起出門,可執拗不過她爹娘的要求。

    她偷偷對娘說過那徐家大爺看人的樣子跟吃人似的,她不喜,可听表哥林潤的意思是以後可以多來往。

    她才不要!

    她後來專門讓丫鬟偷偷打听了徐家大爺的事,在知道徐家大爺的正妻尚在,又喜得麟兒,松了一口氣。

    如此,爹娘也不會上桿子地讓她去跟徐家大爺好。至于表哥,她實在摸不透爹娘的心思,他們並沒有屬意表哥做她的夫君,卻頻頻讓他帶她出去玩。

    撇開那一回的事,林潤樣貌端正,今年考中了秀才,明年還得繼續考功名,平日無風花雪月之事,無論何人提到林潤,都要贊一句,此人極其誠懇老實。

    但她就是不喜林潤。

    林潤並未提起上次茶館之事,好似無事般引著她上了馬車,「表妹,你在馬車上歇一歇,等到了地方,我再喊你。」

    「多謝表哥。」

    她坐在馬車里,聞到一股甜膩的燻香,她微微蹙眉,坐過去,掐斷了那香,她頓時覺得舒服多了,她並不愛用香,總覺得味道悶得難受,她枕在毯子上,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地想睡覺,眼楮眯了起來。

    那掐斷的香猶然冒著一股白煙,好一會兒,白煙才徹底被驅散于空氣里。

    何歡腦袋發暈,她听到馬車 轆聲,還有一些人聲沸騰的聲音,緊接著,馬車停了下來,有人進來,她想起來,卻發現自己四肢發軟,她閉著眼,想說話,也不知道為什麼發不出聲。

    「怎麼樣?」林潤看過來。

    「已經睡著了。」回答他的是一個婦人的聲音。

    「這藥保管有用?」

    「自然。」婦人笑著。

    「嗯,最好是這樣,事成了少不了你的好處。」

    「那老婦就先謝過林公子了。」

    何歡听著一頭霧水,她奮力睜開一道縫隙,瞄到了林潤冷酷的側臉,與他平日的儒雅截然不同,此時的他像一條陰森的毒蛇隨時要攀咬一口。

    這時又有一道聲音響起,「公子,那個叫書香的丫鬟……」

    「沒事,我舅母都安排好了,那丫鬟不會多話的。」

    「是。」

    「走吧,別讓大爺等久了。」

    大爺?這兩個字就如冷水般澆在了她的身上,冷的她微暈的腦袋一陣清醒,她感覺自己被那個婦人抱著,走了好長一段路,她不斷地想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會動不了,為什麼表哥要帶她去見大爺?

    大爺是誰?

    難道是……

    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她心里一陣寒冷,她想到徐家大爺打量她的目光,好似她是待價而沽的貨物……

    不、不,林潤不可能有這樣的膽子!

    目的地到了,林潤讓婦人將何歡放在了一張暖榻上,淡淡地問︰「不是說能讓她成蕩婦嗎?怎麼一點動靜也沒有?」

    「得再等一會兒,沒有這麼快。」

    「嗯。」

    「林公子可是要先嘗一嘗?」婦人邪惡地說。

    「大爺好處子,我若是先踫了她,只怕得到的好處就少了。」林潤冷然地說,伸手捏住何歡的下巴,「長得確實好,這大家閨秀的通身氣派,難怪能入了大爺的眼。」

    「大爺最喜歡這種不容易馴服的姑娘家了!」婦人嘿嘿地笑了兩聲。

    林潤看著昏睡的何歡,半蹲了下身,溫柔地說︰「表妹你可別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傻,傻乎乎的,你難道不知道舅父、舅母為何放心讓你跟我出門?我每回帶你出門,你都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嗎?怎麼我們一出去就踫到跟我打招呼的人呢?他們可都是在打量你,看看你幾斤幾兩……」

    「也是姑娘運氣好,能被大爺看上。」

    「是呀,若是讓他滿意,能撈個妾室做做。」

    「林公子真是善心,做了一樁美事呢。」

    他松開何歡的下顎,語帶嫌棄,「若不是我要靠舅舅的銀子給我以後的官路打點,我豈會……」戛然而止,沒再說下去了。

    兩人之間的幾句對話,就定下了何歡的下半輩子,她身體的力量微微積蓄,可她還未笨到現在與他們對抗。

    她大概明白了這件事,她爹娘頻頻讓她隨表哥出門便是給她安排她的婚事,就像貨物似的,誰看上了她,給出的好處更多,她爹娘便把她許給了那人。

    不管那人是誰。

    她心里直打顫,養了她十五年的爹娘,最後就如賣貨物似地賣了她,可更讓她覺得害怕的是身體陌生的反應,為什麼她全身發熱,她開始明白那個婦人話里的意思了。

    「看來藥效發作了。」婦人不懷好意地笑著。

    林潤看了過去,只見她雙頰粉嫩,身體在毯子上緩緩地蠕動,凌亂的發絲貼在她的臉上,增添了幾分楚楚可憐,他瞳孔緊了緊,轉過頭,「我們出去吧。」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皇商家的嬌妾最新章節 | 皇商家的嬌妾全文閱讀 | 皇商家的嬌妾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