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初動心的那些年 > 第二章

初動心的那些年 第二章 作者 ︰ 喬寧

    傅容予緩緩拿開手中的文件,疏冷的眸光瀏覽過對座的兩人。

    而後,他不苟言笑的續道︰「這個內鬼就是審核你們貸款案的孫經理。」

    梁安惟與王家齊先是傻住,回過神後隨即爆出一聲驚叫。

    「這怎麼可能?!可是我們──我們已經通過了所有的審核──」

    一旁的魏晨浩出聲打斷了梁安惟的語無倫次。

    「孫經理侵吞了所有貸款的錢,目前還聯系不上他,我們已經報警,也通知了金管會,分行的人已經著手介入處理,所有由孫經理經手的貸款案。」

    「那我們怎麼辦?!我們的貸款呢?」梁安惟憤而拍桌,秀麗的嬌顏因怒氣而漲紅。

    傅容予將文件挪向她平貼于桌面的縴手,一派平靜的陳述。

    「基本上,你們申請的貸款是不會通過的,是孫經理為了拿你們充作人頭,以非法程序強行通過你們的貸款審核,也就是說這筆錢本來就與你們無關。」

    聞言,梁安惟再次憤怒拍桌,沖著傅容予那張俊臉發出怒吼︰「這是你們銀行內部作業的問題,不應該牽扯到我們身上來!我們需要那筆貸款──你們這樣根本是在耍人!」

    王家齊連忙上前拉住梁安惟,低聲下氣的安撫著,「安惟,別這樣……他都說是孫經理的問題了,我們不能無理取鬧。」

    梁安惟忿然撇過泛紅的秀顏,怒瞪一直在扯她後腿的王家齊。

    「誰無理取鬧了?我這是據理力爭,我們為了這筆貸款,跑了多少次銀行,簽了多少份文件,他們現在一句話就要我們滾蛋,算什麼東西啊!」

    凝視著她盈滿怒氣的縴美側顏,傅容予腦海不由得浮現舊時回憶里,那個同樣綁著一頭利落馬尾的青澀少女,心底不由自主地流蕩過一股溫柔。

    只是,當梁安惟再次恨恨地別過臉,美眸直挺挺瞪著他,傅容予面上依舊端著清冷神態。

    隨後,他不著痕跡地藏起心中那抹緬懷,淡淡揚嗓。

    「梁安惟,你一點也沒變,還是跟以前一樣好斗,要不是以前你成績好,我真要以為,你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笨蛋。」

    傅容予毫不客氣的刻薄數落,登時听愣了梁安惟。

    直至此時,她終于明白,她熟悉的那個傅容予,已不再是眼前這個男人。

    此時的傅容予,擺著高高在上的姿態,語氣是與過去截然不同的涼薄,眼神透著濃濃的疏離與傲慢,彷佛在他面前的人,全該被他踩在腳下,俯首稱臣。

    比起貸款受騙這件事,更令梁安惟無法接受的是,她熟悉的那個傅容予──那個脾氣好、家教好,待人溫和有禮的好學生,與此刻這個擺出有錢大老板架子的傅容予,徹頭至尾的判若兩人。

    無視她眼中的錯愕與受傷感,傅容予揚起一抹制式的客套淺笑。

    「梁安惟,你已經不是高中生了,就算你在我面前耍太妹,你也得不到任何好處,我更不可能平白無故把錢貸給你。」

    冷峻的聲嗓方落,梁安惟刷地一聲站起身,大跨步上前,一把揪住傅容予的西裝領。

    「傅容予,你算什麼東西?!以前要不是我罩你,你能在長義高中安然度過那兩年?你現在居然這樣說我?!」

    「安惟,別這樣!有話好好說──」

    王家齊一臉隨時會心髒病發的驚恐表情,火燒火燎的上前欲抱住梁安惟,豈料,他一時心急,腳下笨拙地絆了一跤,當場跌了個狗吃屎。

    魏晨浩神色一凜,快步靠過來,準備出手拉開梁安惟。

    搶在魏晨浩出手之前,傅容予揚起那雙深邃如刻的長眸,慢條斯理的伸出修長大手,拉開了梁安惟揪在西裝領上的縴手。

    梁安惟這才驚覺,他的力氣好大,大得她無法掙脫,更無法與之抗衡。

    這真的是她記憶中,那個蒼白瘦弱的傅容予嗎?

    傅容予輕而易舉地拉開了梁安惟,手背更在西裝領上輕輕撢了兩下。

    這個無比傲慢的小動作,流露著嫌棄與羞辱之意,梁安惟簡直不敢置信,傅容予會成了她最痛恨的那種勢利眼家伙。

    「梁安惟,你省省力氣吧,這里不是學校,我們也不再是高中生,沒有人會吃你這一套。」他揚起客套疏離的笑,淡淡說道。

    這不是她認識的傅容予!

    梁安惟心中憤慨,攥緊了粉拳,狠狠瞪著一派從容的傅容予,彷佛隨時會撲上前,令一旁的魏晨浩與王家魏看得心驚膽跳。

    豈料,梁安惟驀然別開被怒氣燎紅的麗顏,轉開身便奪門而出。

    「安惟!覆惟──等等我!」王家齊手腳不協調的追了出去。

    兩人甫離開貴賓室,傅容予隨即斂起唇上那一抹制式的笑。

    「晨浩。」

    他重新執起桌上的文件,掩下深沉如夜的長眸,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知在估量些什麼。

    「傅先生,方才那位梁小姐跟您是……」魏晨浩難掩好奇的提問。

    「高中同學。」傅容予淡淡回道,並未多作隱瞞。「你把這些年欣閎公司與本行的交易紀錄調出來,我想知道他們公司的營運狀況。」

    「可是孫經理的事情……」

    魏晨浩有些詫異,畢竟方才親眼目睹上司拒絕了梁安惟的貸款,眼前他又讓自己去調資金往來紀錄,實在是自相矛盾。

    傅容予放下文件,理所當然的答道︰「她是我的舊識,我想查一查她那間公司的底。」

    「我這就去調資料。」魏晨浩頷首示意,轉身離去。

    偌大貴賓室只剩下傅容予一人,他獨自端坐在沙發上,長眸低掩,薄唇淺淺一揚,嘴角漾著幾許笑意。

    「梁安惟……你還是沒變,跟以前一樣好斗。」

    帶著幾許緬懷的低沉聲嗓,回蕩在空無一人的貴賓室里,竟透著一絲滄桑的落寞。

    啪!

    縴指拉開瓶蓋,梁安惟仰首就瓶,灌了一大口蜂蜜啤酒,消消滿腹火氣。

    空調呼呼吹送的便利商店里,梁安惟隨意坐在落地窗前的座位上,兀自生著悶氣,任由身旁的王家齊喳呼個不停。

    「安惟,你瘋了嗎?剛才那個是瑞昀集團的總經理,你怎麼能對他做出那樣的事情?」

    王家齊仍然處于驚恐狀態之中,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你怎麼沒跟我說過,原來你認識瑞昀的總經理?你跟傅容予真的是高中同學?」

    「你有完沒完?!」梁安惟擰眉橫去一眼,成功制住了王家齊的喋喋不休。

    梁安惟不悅的轉回視線,逕自灌飲著手里那瓶冰涼的蜂蜜啤酒。

    王家齊安靜了片刻,默默掏出手機,撥打公司會計的手機號碼。

    「美禎,你能不能來公司巷口的小七找我?我們去一趟光曜銀行。」

    王家齊甫收線,隨即讓一道人影擠開,害他險些自高腳椅上跌落在地。

    「家齊,不好意思喔,我們家老大找我。」

    一名高壯的年輕男人,身上罩了件飛行夾克,遮去里邊的警察制服,臉上笑嘻嘻地向王家齊比了個手勢。

    王家齊只能識相的換了位子,神情怏怏地盯著那名年輕警察與梁安惟交談。

    那個年輕警察是方銘顯,他與梁安惟還有另外兩名龍鳳胎是高中死黨。

    他們四個人一旦踫頭,便是活在他們自己的世界,全然不管身旁同行的人。

    作為梁安惟交往三年的男友,王家齊自然已經習慣遭受冷落的滋味,只是每當他被排擠在旁時,總也免不了一陣苦悶。

    叮咚!一名身著無袖背心與熱褲的年輕女人,左右巡視過後,一瞧見王家齊便筆直走去。

    「家齊哥,你不是跟安惟姊一起去見孫經理了?」

    來到落地窗前的座位,邱美禎先瞅了瞅另一側的梁安惟與方銘顯,隨後滿臉疑惑的問起自家老板。

    王家齊將她拉到另一頭的座位上,神情無奈又無力的說︰「美禎,出事了,方才我跟安惟在光曜銀行……」

    方銘顯一撇首便覷見王家齊與邱美禎舉止親昵的交頭接耳,他總覺得不太對勁,不由得直皺眉頭。

    「──顯微鏡,你有沒有在听我說話?」

    發覺方銘顯心不在焉,梁安惟抬起一記肘拐子撞了撞死黨的腰。

    「好懷念的綽號,你已經很久沒這樣喊我了,是因為遇見傅容予的關系,讓你開始懷念高中時光了?」方銘顯好笑的反問。

    「別再跟我提那個家伙,我作夢也想不到,會在那種情況下遇見他。」

    梁安惟緊抿粉唇,撕開方才微波好的茄汁義大利面,執起塑膠叉子卷了一口面便往嘴里塞。

    「欸,老大,我知道你不喜歡別人插手你的私事,不過……」

    方銘顯刻意停頓一下,以眼神示意另一頭互動過于親昵的那對男女。

    「你不覺得王家齊跟會計小姐走得太近嗎?」

    「廢話!會計負責公司的財務,王家齊當然跟她走得近。」

    依方銘顯作為男性的第一直覺,他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單純……但這畢竟是梁安惟的私人感情領域,即使是交情超過十年的死黨,也不該輕易涉入。

    于是方銘顯收回注意力,望著身旁毫無警覺心的梁安惟,心下輕輕嘆了口氣。

    顯然梁安惟對王家齊太放心,更甚者,她沒把王家齊當回事,壓根兒認為王家齊沒這個膽量劈腿。

    「安惟。」

    王家齊靠過來,小心翼翼觀察著梁安惟的神色,生怕挑錯時機說錯話。

    「干嘛?」梁安惟停住咀嚼動作,美眸不悅地橫去一記。

    「我要跟美禎去一趟銀行,你能自己回公司嗎?」

    「我有手有腳,當然可以自己回去。」

    聞言,王家齊不敢再多問,隨即領著邱美禎離開便利商店。

    將兩人對話過程盡收眼底的方銘顯,不由得搖首失笑。

    「老大,你對王家齊這麼凶悍,就不怕他向外發展嗎?」

    「凶悍?」一手指著自己,梁安惟一臉好笑。「當初是王家齊追我的耶!他跟我說,他喜歡我這種獨立自主的女性,他不喜歡嬌滴滴又黏人的女人,他看中的就是我的凶悍。」

    「話是這麼說,但男人的話听听就好,你可不能全部信以為真,男人還是希望女人溫柔一點,會撒嬌的女人最好命,你沒听過嗎?」

    「神經病。」梁安惟白了方銘顯一眼。

    方銘顯就此打住,不再往下說,只因他很清楚,他與梁安惟之間只能是兄弟情誼,一旦越過那條線,他們的關系將會變質,再也回不去。

    沒察覺方銘顯眼中復雜的情緒,梁安惟兀自生著悶氣低嚷。

    「大寶二寶回台灣了嗎?把他們兩兄妹找來,我們一起去找傅容予把話問清楚,當年他跟他媽媽為什麼會一聲不響就消失,這麼多年來,他從來沒想過我們,也沒來找過我們,真的太過分了!」

    端詳著梁安惟憤懣的姣好側顏,方銘顯心下了然,傅容予這個人一直停留在她的回憶與心底,不曾離去。

    多年來,她一直惦記著那個神秘病弱的少年,她嘴上雖然不提,但光憑她交往過的三任男友,每一位皆同樣有著單薄蒼白的外型特征,便不難窺探出某人對她的影響有多深遠。

    「老大,傅容予從來就沒把我們放在心上。他是天才資優生,又神秘兮兮的,當初會跟我們走得近,還不是因為你幫他擋下朱正勛的霸凌,否則,他那樣防心重的人,怎可能跟我們混。」

    一時之間,兩人的意識跌入舊日時光,一幕幕泛舊的影像,宛若一部老電影,在他們腦海中鮮活的放映著。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初動心的那些年最新章節 | 初動心的那些年全文閱讀 | 初動心的那些年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