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鄰家妹妹好推倒 > 第六章

鄰家妹妹好推倒 第六章 作者 ︰ 安祖緹

    【第四章】

    「媽咪~看我,媽咪——」

    坐在溜滑梯上的樂樂朝任薇琳不斷揮手,坐在親子餐廳內的任薇琳也熱切的雙手揮舞。

    「小心一點喔。」任薇琳兩手圈起在嘴巴旁,叮嚀女兒。

    「樂樂,我們一起滑下去。」元元對樂樂道。

    樂樂用力點頭。

    「嗯!」

    兩人一起滑到底,一顆塑料球扔向了元元。

    「哎呀!」元元輕喊一聲。

    「呵呵呵……」丟球的弟弟承承笑得樂不可支。

    「臭承承!」元元抓起球回擊。

    「哈哈哈哈哈……」

    小孩的笑聲充斥在整個室內。

    任薇琳微笑看著小孩玩鬧的樣子,眼底眉梢充滿慈母的寵溺。

    當初為了生樂樂,經歷了各種不為人知的辛苦、抗爭與羞辱,如今千帆過盡,看到孩子的笑顏,就覺得一切的苦難都是值得的。

    還好她堅持生下這個孩子。

    樂樂是她的依靠與希望,生活因此有了積極向上的目標,所有快樂的原點都是因女兒而來。

    「听老師說,安親班下個月要開始漲價了。」許大哥的老婆一臉苦惱。

    「對啊。」任薇琳點了下頭,「要漲兩千塊。」

    「薇琳,你可以吧,應付得來吧?」許大嫂關憂的問。

    「講到這個啊。」任薇琳放下飯後甜點的叉子,從皮夾抽出一張執照,上頭寫著「中華民國技術士證」。「當當,我考到移動式起重機,也就是吊車執照了。」

    「哇賽!」許大哥立刻把執照搶過去。「干,你也太強,連吊車執照都考得到。」

    「你太厲害了!」許大嫂感嘆,「我連開車上路都不太敢,你竟然還能操控吊車。」

    「我老板說啊,這張執照可以加薪三千塊,安親班漲的學費還有找呢。」任薇琳雙眼放光。

    「欸,」許大嫂對她的論調不以為然。「你辛苦考到了執照才能加薪,結果安親班的學費就吃掉了三分之二,根本是白搭了嘛。」

    「這樣我還是有多一千啊,可以跟樂樂多出去吃一次大餐耶!」樂觀的任薇琳拿回執照塞回皮夾。「我還在想,我下次要考什麼執照。」

    「你考那麼多執照干嘛?」許大嫂不解的問。

    「多一張執照就多一個後路啊。」任薇琳又轉頭望向正在溜滑梯的女兒,「我不是一個人,加上我學歷才高中畢業,要多點技能傍身,才不怕樂樂將來會沒飯吃啊。」

    許大哥與許大嫂對視一眼。

    「怕什麼。」許大哥敲了下桌子,豪氣干雲道︰「要真找不到工作,還有許大哥給你靠啦!」

    「去幫你修車喔。」任薇琳笑問。

    「我看為預防萬一,你去考一張汽車修護技工執照好了。」

    「哎喲,那個就真的難了,專業知識太多。」任薇琳擺手。「我學習不好,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對我來說,吊車執照比較難考。」許大哥語罷,三個人不約而同哈哈大笑。

    「我想再吃一塊蛋糕,薇琳要嗎?」許大嫂問。

    「不了。」任薇琳擦掉嘴上的巧克力。「我想去陪樂樂玩。」

    「你真是離不開女兒耶。」許大嫂取笑。

    「她是我人生的伴侶。」任薇琳眨了下眼。

    「去吧去吧,我吃我的蛋糕。」許大嫂轉身喊服務生。

    「我也去陪元元他們玩好了。」許大哥起身。「薇琳走吧……薇琳?」

    許大哥訝見已經站起來的任薇琳竟然動也不動,狀似發呆。

    「薇琳?」

    任薇琳恍若大夢初醒,迅速坐下,頭不僅轉往一邊,還用手擋著。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里?

    也太倒霉了吧,接連遇到了兩次,老天爺是嫌她最近太順遂,給她找麻煩嗎?

    那日偶然在路上遇到他後,接連兩天,她只要一閑下來,心思就會忍不飄到他身上去。

    她很氣惱自己還會再想到他,因他而出神發呆。

    她已經長大了,不是當年無知的少女了,不應該再受到他的任何影響!

    更何況他對她如此絕情殘忍,對她的求救置之不理,在上過床後更是好幾次對她惡言相向,標準就是射後不理的渣男,她怎麼還是無法將他徹底放下?

    馬的,任薇琳,你還想再被看不起一次嗎?

    「你在干嘛?」許大哥納悶的問。

    「我……我好像吃太飽了,肚子有點撐,我休息一下……」

    「嗨!」一聲愉快的招呼打斷了她蒼白的解釋。

    任薇琳難以置信的閉眼。

    他為什麼會跑來他們這一桌?

    許大哥抬頭,「喔,你還真的來了喔?」

    許大哥這話什麼意思?

    任薇琳錯愕瞪眼。

    他跟齊棠約好的嗎?

    「對啊。」齊棠微笑,從眼角余光觀察那死不肯把頭轉過來的女人。

    「你佷子呢?」許大哥左顧右瞧。

    佷子?

    任薇琳納悶。

    齊棠的佷子?

    他不是獨生子嗎?

    她記得他爸也是獨子,哪來的佷子?

    「他在球池那邊玩。」齊棠隨意指向小朋友最多的地方。

    許大哥望向球池,假日一堆小朋友,也不知道是哪個。

    「他應該很開心吧,叔叔特地帶他來玩。」許大哥笑道。

    「開心極了。」

    齊棠問許大哥,「你們的孩子呢。」

    「在那啊!」許大哥指向還在溜滑梯的小朋友,「穿紅色衣服的是我女兒,黃色的是我兒子。」

    齊棠眯眼注意。

    有個穿粉紅色衣服的小女孩跟著那兩個小朋友一起玩,他猜那個應該就是任薇琳的孩子。

    那孩子有著一張討喜的圓臉,眼楮也是圓圓的,鼻子小巧,嘴巴嫩粉粉的,跟任薇根本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不同的是,小女孩不像媽媽有著健康的膚色,她異常的白,也因為跟他沒有什麼相同的地方,很難斷定這到底是不是他的孩子。

    他曾經想過,若這是他的孩子,也許任薇琳把孩子生下,是想將來有一日以此要求他娶她,可若真是如此,她不需要躲他。

    還是因為這是他的孩子,所以她生下來了?

    畢竟當年她有多喜歡他,齊棠是心知肚明的。

    她一向笨笨的,尤其在感情方面,就是那種傾盡所有、盡力付出的傻女人,不巧遇到他這個壞蛋,人生因而走調。

    「這位是嫂子吧?」齊棠看向許大嫂。

    「對啊,這是我老婆。」許大哥指著任薇琳,玩笑道︰「這是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你好。」齊棠笑看著任薇琳,心想,看你要躲到什麼時候。

    任薇琳當下面臨人生最大的難題。

    她曾經非常的恨齊棠。

    恨到希望他以最難堪的姿態離開這個世界。

    然而隨著歲月流逝,加上樂樂這個開心果帶給她人生的意義與快樂的生活,她逐漸放下仇恨,將齊棠摒除于心門之外,幾乎將他忘了。

    還好樂樂長得一點也不像他,而是像她的翻版,所以她看著女兒時,很少想起齊棠。

    但她怎麼也沒想到,齊棠會再次出現在她的世界。

    早知道,那一天就不要雞婆幫忙了,他就不會再度踩入她的生活,攪亂她的人生!

    任薇琳轉過頭來僵笑,「小事,不用放在心上。」

    任薇琳沒有正眼看著他,一心希望他趕快走,誰知他竟然坐下來了,那個位子原本是元元的,與她相隔一個座位。

    「這頓飯我請吧。」齊棠道,「好謝謝救命恩人,那天要不是她,我不知道要在路上站多久。」

    任薇琳听他的語氣好像不記得她是誰,心境頓時又是一個復雜。

    十來年的青梅竹馬,不過分開八年,就把她完全忘記了。

    果真沒將她放在心上過啊。

    剎那間,那被刻意沉放在心湖底的恨翻涌了上來。

    過分的男人、可惡的男人,真想掐死他!

    「已經結帳了。」許大嫂說,「不如另外再請薇琳吃飯吧。」

    那天齊棠來修車廠時,許大嫂一看這年輕人長得相貌堂堂、俊俏有型,就對他暗生好感,現看這兩個年輕人年紀差不多,如果能湊成一對也是佳話一件,就是怕人家會介意任薇琳還有一個七歲的女兒。

    任薇琳傻眼的看向許大嫂。

    許大哥跟許大嫂兩人只要一有機會,就會介紹男人給她,她不知被逼著相親幾次了,現在竟然要促成她跟齊棠?

    天啊!篙托!不要再當紅娘了啦!

    「好啊。」齊棠立刻答應。

    「我、我去陪樂樂玩。」任薇琳作勢起身。

    「樂樂是你的孩子?」

    任薇琳聞言大吃一驚。

    他怎麼會知道她有孩子?

    她轉頭看向許家兩夫婦。莫非是他們告訴他的?

    「看起來大概七歲左右,是救命恩人十八歲歲生的孩子?」齊棠直直盯著任薇琳。

    「不!」任薇琳下意識否認,說了謊。「她今年八歲了。」

    她不要讓齊棠知道樂樂是他的小孩。

    她不想跟這個男人再有任何交集,她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她最怕的就是會傷害到樂樂。

    樂樂是她唯一的寶貝、唯一的愛,她一定要保護她!

    齊棠笑,「我怎麼不記得你十七歲時生過孩子,任薇琳。」

    任薇琳一愣,傻了。

    女人的直覺敏銳,許大嫂一听就知道這兩個人一定有貓膩。

    任薇琳的態度像在閃躲著什麼,而齊棠則是目光灼灼死盯著任薇琳,好像任薇琳是他的獵物。

    「你們認識喔?」許大嫂直接把心里話說出口。「朋友嗎?」

    「啊?」聞言最驚詫的是許大哥,「你們認識,啊怎麼沒人跟我說?」

    任薇琳知道再也躲不過了,硬著頭皮點了下頭,「以前……國中學長。」

    兩人國中國小都念同一所學校,高中時因為資質不同,齊棠念的是第一志願的升學學校,任薇琳念的是以體育聞名的普通高中。

    至于青梅竹馬一事,她完全不想提。

    「原來你們是同一所國中的喔?」恍然大悟的許大哥興致勃勃,「那你會不會認識樂樂的父親,我听說樂樂的父親是薇琳的高中同學,可惜英年早逝,婚都還沒結就車禍過世了。」

    小孩的父親是她的高中同學?

    難道說她腳踏兩條船,在倒追他的同時也跟其它的男孩有牽扯?

    不!不可能,他清楚的知道任薇琳不是這樣的人,她生性耿直,無法在男人圈中周旋,那個高中同學應該只是一個搪塞他人的借口。

    齊棠裝出思考的模樣,「我不太有印象,我高她一屆,當年高中沒畢業就去英國讀書了,也許那個男生是在我出國之後才認識的吧。」

    他沒發現樂樂是他的孩子嗎?

    任薇琳為此大松了口氣。

    她不想跟齊棠相認就是怕他傷害孩子,就像他們母子二人輪流凌遲了她。

    她倒是不怕孩子會被搶,畢竟她生的是女兒,通常會搶孩子都是為了傳宗接代,加上他跟他媽一直都看不起她,覺得她頭腦不好,生下來的孩子也會是個笨蛋,眼高于頂的齊家人不可能要她這個笨蛋生的小孩。

    但也因為他們的輕視,她怕這份輕視會被轉移到樂樂身上去。

    她絕不允許任何一個人傷了她的孩子!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鄰家妹妹好推倒最新章節 | 鄰家妹妹好推倒全文閱讀 | 鄰家妹妹好推倒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