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裁不嫁了 > 第十二章

總裁不嫁了 第十二章 作者 ︰ 金晶

    【第七章】

    外面的角落里,吳父氣勢洶洶,「你什麼意思,在我家門口親我女兒!」

    陳彥想說,不是的,他才是被強吻的那一個!余光瞄到遠處那個鬼鬼祟祟在偷看的身影,他斂眸壓下了想說的話。

    「你是不是在追我的女兒?」

    不是的,是吳菲甜在追他,他在心里說,可還是給吳菲甜留了面子,「吳叔叔……」

    「如果你對我女兒好的話,你得拿出一點誠意來,好好對待她!」

    吳家人,是他的克星吧,他無奈地笑了,「這是一個誤會。」

    「誤會?」吳父睜大了眼楮,「你真渣,親了人還跟我說誤會?難道是我女兒強迫你?」

    陳彥腦海里又閃過了吳菲甜那雙隨時要哭的眼,于是他什麼話也不說了,說清楚的話,她是不是會被吳父給罵哭呢?

    吳父氣得不行,「好,你給我走,下次別來我家,佔我女兒的便宜!」吳父想揍人,可是揍了人,女兒還心疼陳彥,那得不償失,女兒還要跟他鬧脾氣。

    他其實是不喜歡陳彥的,奈何老婆和女兒喜歡,現在給他找到了機會,他立刻趕人。

    陳彥沉默地沒有說話,走向自己的車,開車回去了,但是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吸了水的海綿,難受得厲害。

    吳父心中大喜,趕走了陳彥,就像當年處心積慮地趕走了陳伍一樣,開心地回去,一回去就對上了吳菲甜紅紅的眼。

    「爸爸,你為什麼不喜歡陳彥?」

    「他這個人不好,爸爸幫你找更好的……」

    「他最好了,他最好了!」吳菲甜生氣地跑上了樓。

    吳母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心中發笑,她老公多年來,伎倆還是這樣,從未進步過,她走過去,輕輕地掐了他的手一把,「別管太多了。」

    吳父心虛,沒說話,乖乖地給老婆大人準備晚安牛奶去了。

    陳彥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好,心里悶得很,七點醒來,腦子昏昏的,洗漱之後喝了一杯溫水,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是吳菲甜,他想了想,掛掉了,可下一秒又響起來,他掛掉,又響。

    好像在比賽誰的耐心更好一般,陳彥最後還是接听了,還沒出聲,電話那頭就傳來吳菲甜壓低了嗓音,「陳彥,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往日嬌嬌的嗓音帶了一點垂頭喪氣,沙啞地似石頭磨過了般,他低低地說︰「什麼事?」

    「陳彥,我生病了。」她可憐兮兮地說。

    他皺眉,「生病?」

    「發燒了,整個人腦袋昏晉的,昨天我們說好了的,我生病,你要過來探望我的。」

    他仔細地回想起了之前說的話,再听著她似乎隨時要哭的聲音,做了一個深呼吸,冷靜地說︰「你現在要看的是醫生。」

    電話那頭安靜了一下,良久傳來一聲很輕輕的嗓音,「騙子。」

    夾著濃濃的鼻音,她說了這句話,掛了電話,他皺起了眉,騙子兩個字就如一粒石子扔進了他平靜的心湖里,泛起了不樣的漣漪。

    他握緊了手機,抿著薄唇,最後將手機放在口袋里,出了門,今天學校有課,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他開車去了學校,去了辦公室,將提早準備的學習資料帶上,往教室去,手機被他鎖在了辦公室的抽屜里,好像這樣就能遠離吳菲甜了一般。

    到了中午,結束了課吃過了午飯,下午沒有課,陳彥回到辦公室,看著抽屜一會,動手拉開抽屜,拿出手機。

    沒有任何來電顯示。

    他說不清是不是該松一口氣,反正他的心情並沒有輕松。他拿上手機往外走,開車經過一家水果店的時候,他停下車。

    看著新鮮的草莓,他想起那個吻,那個吻就像鉤子似的,不斷地在他的心頭撓呀撓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認,他是擔心她的,她生病了,他想去看她。

    特別是電話里,她的聲音輕輕發顫,她,很不舒服吧。買了水果,開著車去了吳家。

    車速,慢慢地加快了,帶了一點他自己也道不明說不清的心急。他不想表現得太心急,但是,他控制不住。

    吳家

    吳菲甜坐在床邊,眼角含淚,對著吳母哭訴,「都是爸爸不好,昨天肯定是對陳彥說了很過分的話,你看,他都不來看我。」

    吳母拍拍她的手,哄著她,「乖,不會的。」

    吳菲甜其實有點摸不清陳彥的心思,說他都不喜歡她的話,他似乎對她又有點不一樣,但是說他喜歡她吧,他好像對她沒意思。

    她咬著唇,「媽,我再睡一會。」

    「嗯。」吳母退了出去。

    吳菲甜躺在被窩里,咬著指甲,她很喜歡陳彥,可陳彥對她沒有意思?讓她追他沒問題,可追一個月,兩個月……一直追不到怎麼辦!

    他不喜歡她,她能拿著刀架著他喜歡她嗎?她流了眼淚,生病了,變得愛胡思亂想。

    她閉了閉眼楮,這時候李姨敲門進來,「小姐,林木過來了,在書房等你。」

    「嗯。」她從床上下來,披了一件外袍,隨意地理了理頭發,去了書房,公司她可以不去,但是一些文件需要她處理。

    她面無表情地坐在書房里,听著林木匯報,時不時地點一點頭,又看了幾份緊急文件,確定沒問題,簽了名。

    林木將文件拿過來,「總裁,那我回去了,你不舒服好好休息。」

    她點點頭,站起來,與林木一起出了書房,正好看到李姨帶著人過來,那人背著光,但是她第一眼就認出了他。

    陳彥。

    她靜靜地看著那人走近,李姨笑著說︰「陳先生過來看小姐,還帶了一些水果,給小姐補充營養。」

    她知道,陳彥不會說這種話,什麼補充營養,肯定是李姨腦補出來的,陳彥這個人,嘴巴嚴的很,木木的,才不會說這好听的話。

    陳彥看著吳菲甜,她的臉頰上有著不正常的紅暈,一看就知道她還沒好,他眉頭微皺,正要說話,就看到吳菲甜輕輕搖晃了一下,他的身體比大腦要誠實,長腿一邁,及時地扶住了吳菲甜。

    「你怎麼了?」他的語氣略微有點急。

    「我有點累。」她氣虛地說。

    「李姨,她的房間在哪里?」他二話不說將她抱了起來。

    「小姐房間在這里。」

    李姨帶路,領著陳彥去了吳菲甜的房間,林木站在一旁,張大了嘴,不是啊,總裁!一個高燒而已,你以前可是發燒,腿崴了還能飛去英國談合作的人啊!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脆弱了?

    李姨將人帶到之後,安靜地退了出去。

    陳彥抱著吳菲甜躺下,拿了一塊退燒貼貼在她的額頭上,「這麼累還要記著工作?」

    「嗯,沒辦法的。」她輕輕地說。

    「傻子。」

    她嘟著嘴,「你不是不來看我嗎?」

    「沒有,我只是說,比起看到我,你更應該要看的是醫生,」微頓,「我不是醫生。」

    吳菲甜睜著眼看他,她休息的不好,整個人臉色很差,「我以為你不來。」

    「為什麼?」他給她倒了一杯水,湊到她的嘴邊,「喝點水,你的嘴唇干了。」

    「因為我爸罵了你,你昨天灰溜溜地跑了。」她其實是真的很難受,她這麼主動了,他還在原地徘徊,甚至她進一步,他還退一步!

    陳彥發現,面對她的時候,心口悶悶的感覺消散了不少,沒有那種被石頭壓著的感覺了,但是看她這副可憐的樣子,他有點心疼她。

    他垂下眼瞼,沒有立刻回答她。

    她咬著唇,媽的龜孫子!她往前一步,他就給她退回了龜殼里,氣得她胸口劇烈起伏。

    他還是不要來的好,來了還氣人。

    生病的不適擴大了她的情緒,在她快要爆發的時候,他忽然一手撐在她的枕頭上,俯首而下,「吳菲甜。」

    「干嘛!」她的語氣微怒。

    突然,他親了一下她,軟軟的,卻奇異地令他硬邦邦的心有點軟,他含著她豐滿的唇肉,不由地笑了。

    這些重重陌生的感覺……是她帶給他的,只有她。

    「你、你笑什麼?」她驚懼地看著他,他看起來有點不正常。

    「你,蠻可愛的。」他開口。

    她睜大了眼,他又接著說︰「你不要再追我了。」

    他又正常了,他今天來看她,就是打算跟她撕破臉皮說清楚?打消她全部的念頭?她伸手推開他的胸膛,貝齒咬著紅唇。

    這個賤人,她要揍死他!在她生病的時候,還跑來刺激她,忍不住了!再忍,她都成了忍者神龜的娘了!在她研究是拿著拳頭揍他,還是拿台燈砸他的時候……

    不追就不追,他以為他很優秀嗎?她身邊追求她的優秀男人很多,他這個王八蛋!

    他的大掌抓住她的手,低下頭,薄唇即將踫到她的粉唇時,一頓,聞著她唇齒間的芳香,「我是你的了。」

    她的腦袋一片空氣,她剛才听到什麼了?

    「好好養病,我這幾天有空就過來陪你。」 「甜甜。」

    犯規!

    她倒抽一口氣,幾乎要溺死在他的溫柔里,神色一松,軟軟地躺在他的身下,像是做過山車一樣,臉上的紅暈更加的深了,不是因為高燒,而是因為他。

    這個男人這樣子,她根本扛不住!

    他小心地替她蓋好了被子,又在她的唇上親了一口,她糯糯地捂著唇,「我在生病。」

    「沒事,沒什麼味道。」他品嘗過後的真心話。

    她紅了臉,「不是。」他怎麼突然這麼撩了,「我是說,會傳染。」

    「沒關系,我身體很好。」

    她紅著臉,一雙黑眸含著春水望著他,他笑了,蓋在她的眼楮,「別這樣看著我,乖,睡覺。」

    她這樣看著他,會令他心里蟄伏的野獸蠢蠢欲動。

    「嗯。」她的唇抿出甜蜜的微笑。

    「你爸爸那里,我會跟他說的。」看不到她的那雙眼,他反而冷靜下來了,胸口澎湃的情緒也漸漸地平穩。

    安靜的環境下,她能听到他的每一個呼吸,發燒的腦袋這一刻突然清明了,她笑開了花,輕輕地應了他一聲,「嗯。」

    她的唇被他吻得帶了點顏色,挺好看的,但他可以讓唇色更好看,他看著她一副心安地躺在床上的樣子,在他面前卸下了所有。

    心,動了。

    身,也動了。

    他伸手輕蓋在她的眼楮上,沙啞地說︰「真不想讓你看到我禽獸的樣子……」

    她的耳尖輕動,還未明白他的意思,唇上一片溫熱,起初只是溫柔地吻著她,像是對待最珍貴的寶貝,輕柔細致。

    但,漸漸的,她周身的溫度升高了,唇上的那一抹熱變得灼熱,宛若在放火。

    藕臂輕輕地從被窩里鑽出來,勾在他的後頸上,仰著小腦袋將自己更加地逼近他。

    陳彥快要死了,死在她這副嬌媚而不自知之中。

    她張開唇,困難地呼吸,一邊說︰「彥、陳彥……我想,看你。」看他吻她的樣子,就算禽獸,她也想看。

    覆蓋在她眼楮上的大掌停頓了一會,慢慢地移開,她顫了顫睫毛,睜開了眼,即刻對上他那雙飽含深意的黑眸,瞅著她不敢多看,垂下眼,他的唇還在吸吮著她的。

    她腦袋開始空白,她忍不住地回應他,不想放開他,即使她呼吸困難,舍不得,貪戀著他的溫度。

    他氣息有些重,余光瞄到她臉頰的紅暈,最終狠狠地吮了幾口,松開她。

    她像個媚人的妖精,「你,是不是喜歡我了?」

    他笑了,風流自成,印在她眼里,多了一抹勾人的意味,她心髒噗噗地跳著。

    「對,吳菲甜,我喜歡你。」

    忍過了,可忍不過去。

    于是,他不忍了,做什麼人,做禽獸,依著本能去行事,不要再理性地去克制自己了。

    她忍不住地笑,往他的懷里鑽,耳朵壓在他的心髒上,听著他加速的心跳聲,她羞澀又喜悅。

    「乖乖睡覺,快點好起來。」

    她嬌嗔地說︰「好起來?好起來干什麼?」她喜歡生病了,喜歡被他這樣小心翼翼地對待,喜歡被他這樣呵護著。

    他眼底發沉,薄唇使力,吮了一口她的耳珠,听她嬌哼一聲,他笑著說︰「等小缸兔好了,我想吃掉小缸兔。」

    褪去人皮,他像一只野獸,不再掩飾他對她的渴望。

    她貼著他的胸膛,低低地說︰「來呀,我才不怕你。」

    他喉滾了滾,胸膛顫抖了幾下,發出了笑聲,她怎麼這麼可愛。

    然而等小缸兔好了之後,想吃小缸兔的大灰狼生病了。

    吳菲甜趁勢追擊,拎著行李箱,登堂入室,美其名曰好好照顧人,陳彥那天腦子有點糊涂,她說要住過來,他也沒反對,等他冷靜下來,想說什麼的時候,他的公寓里已經擺滿她的東西,她的動作非常地快。

    當天晚上,她爬上他的床,他很無奈地只好自己去睡客廳沙發,被她給攔住了,可憐地說︰「你是不是嫌棄我?」

    「沒有。」

    「那你為什麼不跟我一起睡?」

    「我感冒,傳染給你不好。」

    她一把抱住他,小腦袋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頭親了親他的下顎,「不會,你是從我這里感染的,所以我不會再被感染。」

    這個歪理,陳彥說不過她,干脆隨她,反正床很大,他不會對她做什麼。

    但是洗過澡之後,他才發現他太天真了。

    她躺在他的床上,對著他招手,「阿彥,快來呀。」

    他揉了揉頭,「甜甜。」

    她眼楮出奇的亮,「什麼?」

    「我生病了。」

    「我知道呀。」

    「你……」

    她嗔了他一眼,「快睡覺,亂想什麼!」

    他如釋重負地躺在床上,但她很快就靠了過來,她曲起手指在他的胸膛上仿佛彈鋼琴般動了幾下,「阿彥睡吧,我不會吃了你。」

    他心里一嘆,她這是在報復他那一天說要吃了她這只小缸兔的話嗎?這是打算反過來把他當小缸兔吃?

    他似笑非笑,手臂一攏,將她抱在了懷里,「記仇的小家伙。」

    「快好哦,我等著吃你這只大白兔。」

    他閉上眼,「不要撩我。」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笑得得意,沒再做什麼了,乖乖地閉上眼睡覺。

    她入睡很快,陳彥感覺到她規律的呼吸聲,睜開眼,看著天花板,他有點不對勁,這麼抱著女人睡覺的事是第一次。

    他,習慣一個人。

    但是,抱著的感覺很舒服,手指舍不得放開,她身上的馨香一股一股地拂過他的鼻尖。

    他唇角輕彎,她,很不一樣,他又閉上了眼,感受著她的溫度和香氣,睡意襲來,不由地睡著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總裁不嫁了最新章節 | 總裁不嫁了全文閱讀 | 總裁不嫁了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