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吉兆貴女 > 番外︰男人的對話

吉兆貴女 番外︰男人的對話 作者 ︰ 風光

    五年後,皇帝退位,太子即位,命晉王世子前往東北,加強東北的海防。當年晉王只是收攏了東北的兵權,海防卻是沒來得及,如今再補上這一塊,王朝對海面上的防御就可謂盡善盡美了。

    由于倭寇已平,海路安全,晉王世子帶著世子妃及兒子一家人前往東北,坐的是海船,約可節省一個月的時間。

    雖然他還是為了航海安全做了許多準備,不過有向冬兒在船上,這一切顯得很是多余。

    听說在海上只要風浪稍微大些就容易令人暈眩惡心,那種不適可不是人人挺得住的,此外搭船搭久了,都會覺得腳步虛浮,待到上岸時難免會腿軟身體虛,可是這些前人的經驗卻完全無法套用在向冬兒身上。

    出發時是夏末,天氣晴朗無邊,在海上航行一整個月,簡直可說風平浪靜,船身平穩到可以坐在船舷上釣魚都不會落下海去,太陽也沒有發威,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襯著海風吹撫,舒適愜意得很。

    除了自帶的食糧,其他加餐的肉類幾乎都是由海里捕得,只要向冬兒嫌魚吃膩了,隔日就可以捕上一堆烏,烏不想吃了,船上的水手居然就抓到好幾只兩尺長的大紅蝦……就這樣日日變著口味,一個月來也從未吃膩,水手們都說這種經驗簡直前所未有。

    但雍昊淵已經麻木了,有向冬兒在的旅程,想要什麼不會發生?他只要負責跟著一路享受到底就好。

    雍燁安已經五歲,正是吱吱喳喳話多好動的年紀,他曾經在爺爺那里听說過去全家人在東北的經驗,當然雍承志大多是吹噓自己多麼練兵有道,大智大勇,對于兒子兒媳的貢獻只是只字詞組提起,但這樣也夠讓他好奇了。

    「爹,爺爺說娘在金州城很受歡迎,是真的嗎?」小燁安眨了眨眼,一派天真地問道。

    「是真的。」雍昊淵揉了揉他的頭發,簡直被他這副表情融化。他的兒長得神似向冬兒,那一模一樣的眼神看過來,雍昊淵根本無法招架。

    「我不太相信。」小燁安一副質疑的神情,看起來又像小一號的雍昊淵,看得他父親直想發笑。

    「為什麼不信?」

    「爺爺說娘在金州城幾乎是橫著走,金州城的百姓只差沒替她塑金身立廟宇了,哪里有那麼神氣?」小燁安對自個兒的娘可認識了,傻乎乎的成天只愛笑,豈有一點為民表率的風範?

    雍昊淵神情復雜,明明倭寇是他打的,兵是爹練的,振興及加固金州城的辦法是他們這些男人想的,但向冬兒在金州城的聲望偏生就是比他們高,也是令人頗為無奈。

    「到了金州城後,你和你娘到街上去晃一圈,你就能明白了。」雍昊淵只能這麼說。

    于是,一個多月的一帆風順,晉王府一行人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里抵達了金州城,他們雖是低調地進了城,還是被百姓驚喜的認了出來。

    才來的第一天,根本不需準備什麼,金州城的千戶已經將那座小小的四進晉王府掃得干干淨淨,需要的用具一應全,百姓也主動拿來了食糧飯菜,點心酒水,晉王府的人只消住進去就好。

    小燁安看著他的娘好似對這一切習以為常,懶洋洋的洗了個澡後,就來到他床上親吻他的額,哄他入睡,他趁機提出了明日與娘上街逛逛的請求,娘答應了。

    隔日,母子倆只帶著翡兒與翠兒,一大早便輕裝簡從地出府去了。

    在雍昊淵忙碌了一整日回府後,晚膳時間已過許久,妻子應該已經入睡,他直接回到書房,卻見兒子坐在書房的椅子上等他,一副若有所思的小大人模樣,令雍昊淵有些好笑,不由先屏退了伴隨在側的李嬤嬤,問起兒子今日的經歷。

    說到這個,小燁安還是一臉不可思議。「娘好像認識這金州城街上每一個人,每一個她都能聊上天呢!光是從咱們王府走到酒樓,娘就走了快一個時辰,收到的禮物讓翡兒與翠兒姊姊手都不夠拿。」

    雍昊淵聞言不由莞爾,這情況他早有預見。「你應該說,這金州城街上每一個人都認識她,每個人都想和她聊天。」

    當年在金州時向冬兒不就是時常出門東家長西家短,大雨成災的時候還親自天天跑災區施粥,一點官夫人的架子也沒有,才博得一個親民的好名聲嗎?

    只不過一樣是上街,他前往官署時,自認已經擺出最和善的面容了,百姓對他就是又敬又畏,全然沒有像愛戴向冬兒那樣想接近他,這麼比起來還真令人有些氣餒。

    小燁安回想著自己今日經歷的種種,感覺每件事對他小小的心靈都產生了沖擊。

    「娘還帶孩兒去護城河抓魚,結果娘抓不到,還是守城的士兵幫忙撈起了好幾條,娘說要帶回來烤著吃。」他一臉迷惑。「護城河的魚可以抓嗎?」

    要是在氣城,早被士兵抓起來打板子了吧?

    「那是你娘養的魚,別人不能抓,但她可以。」連護城河都可以說是她叫人挖的,還救了全城人的命,抓幾條魚算什麼?她想在上頭坐船游河都不會有人有意見。

    雍昊淵覺得有些無奈,當然他也可以抓魚,不過守城的士兵看到他,只會站得更挺拔,目不斜視,不用說替他抓魚了,看都不敢看他。

    小燁安自然不清楚自己親爹心中的糾結及酸意,持續地驚嘆著自己今日的發現。「娘也帶孩兒去逛了商鋪。那些賣布的,賣糖的,還有賣糧的,看到娘都不收銀兩,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那一整排商鋪的主人都是你舅爺,也就是你娘的舅舅,她就算將整座商鋪搬空,都不會有人敢向她收銀兩的。」說到這個雍昊淵簡直欲哭無淚,他雖然身為晉王世子,在那些商鋪里一樣要付賬,面子還沒有自家娘子大呢!

    不過最令小燁安驚訝的是最後這件事。

    「還有還有,孩兒跟娘今日三餐用膳的地方都不一樣。」他扳著小小的手指數著。「早上是張家,中午是黃家,晚上是李家,明天的三餐還有陳家宋家與趙家和娘預訂好了時間……而且每家的菜色都不帶重復的,都很好吃呢!」

    「那些菜色可都是你娘親琢磨出來的,她去試試味道也無可厚非。」雍昊淵覺得自己腹中的酸意都浮到喉頭了,怎麼就沒一家請他去用膳的?他只能在官署吃那些不怎麼美味的膳食,他的愛妻來到東北如魚得水,周游各家,倒是忘了替他這個可憐的夫君送食物了,以前至少還有茶點的啊!

    雍昊淵真心哀怨地覺得,一來到東北,他徹底的被妻子遺忘了。

    小燁安說完今日的感想,便用著與向冬兒如出一轍的圓圓大眼注視著雍昊淵許久,像在思索什麼。

    「所以孩兒就想了,爹,咱們一定要回京嗎?」他認真地問。

    「怎麼?你不想回京?」雍昊淵心頭一緊。

    「孩兒只是覺得,既然娘在這里這麼吃得開,咱們就留下來。娘的願望是可以在御膳房永久免費用膳,可是始終達不到,但孩兒發現,她其實已達成在金州城永久免費用膳的願望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向冬兒心中還有他雍昊淵的立足之地嗎?那怎麼行呢!

    那些溢到喉頭的酸意直接沖破了頭頂。

    「可能沒辦法。爹這次外放東北,萬歲只給了三年……噢不,是兩年,也可能是一年半,我們很快就要回京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吉兆貴女最新章節 | 吉兆貴女全文閱讀 | 吉兆貴女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