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王爺,妾身不嫁 > 第二章

王爺,妾身不嫁 第二章 作者 ︰ 金晶

    嚴司信脫了鞋,坐在貴妃榻上,目光掃了一遍屋子的擺飾,然後又落在了她身上,她正雙手提著小桌幾放在榻上,給他斟茶倒水。

    她的手倒是生得很潔白,他盯著看了一會兒,突然朝她伸手,掌心向上地對著她。

    她沒多想,直接將茶盞放在他的手心上,他微怔,他本意不是如此,但見她沒領悟他的意思,他也沒多說,低頭喝著茶。

    等喝完了茶,他又一次地朝她伸手,她以為他還想再喝茶,他卻道︰「妳的手。」

    她愣了一下,听話地將手放在他的掌心上,他低頭看著她的手,大掌微微收攏,再放開,她白嫩的小手微微泛紅。

    他輕嘖一聲,「倒是柔嫩,上來」

    她紅了臉,有點不知所措,耳聞他說了一句上來。她躊躇了一下,看著貴妃榻上幾乎被男人都佔住了的位置,有點不知所措。

    「嗯?」他望著她。

    她一咬牙,脫了鞋上去了,他生得人高馬大,輕而易舉地將她抱在懷里,彷佛就是為他而生一般,他輕松就將她納入自己的懷里,沒有任何縫隙。

    那一次在水里,她沒有太多的感覺,只求著能活下來,可現在被他抱著,他身上炙熱的溫度不斷地傳到她的身上,她臉上的紅暈更深了。

    她想說什麼,可又不能說什麼,他是她的夫君。

    他一手攬著她的腰肢,一手把玩著她的手,幾瞬之後,他算是完全確定了,他不會對她起疹子。

    于是,他更加的肆無忌憚。

    「夜深了,該睡了。」他低低地說。

    她僵硬著脖子,應了一聲,腦子里不斷地想,他說的睡到底是何種睡,是互不干涉地睡,還是夫妻之間的睡?

    盡管他好龍陽的事情傳得京城人人皆知,可周氏還是心細地給她塞了一本避火圖,里面描述的事情非常的詳細,饒是她是個不開竅的,也懂了。

    夫妻之間的睡,可是與普通的睡覺是不一樣的。

    攔著她腰肢的指尖感受到她的僵硬,他瞥了她一眼,「怎麼了?」

    「沒、沒事。」她搖搖頭,搖頭的時候,絲滑的發尾撓過男人的喉結,她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略沉,只單純地問︰「王爺要歇在這兒?」

    「不然呢?」他反問。

    她偷偷地瞅了他一眼,「是。」

    嚴司信忽然想起京城里流傳的流言蜚語,黑眸里閃過一抹危險,再低頭望著她的時候,眼底多了一絲笑意,「妳何出此言?」

    「啊?」

    她驚慌失措的樣子就如一只被獵人抓住了小缸兔,可憐兮兮,卻又讓人忍不住地想欺負她。

    「妾身沒、沒什麼意思。」李嫣然心想,不管是什麼男人,皆是好臉面的,他好龍陽之事從她的嘴里說出來,定會令他生氣。

    她也有意要為他遮掩一二,笑著說︰「王爺,妾身再去拿一床被褥來。」

    「不用。」

    她看向他,他笑著問她,「這四月份的天氣,妳要蓋兩床被子?」

    「不是,你一床,妾身一床,妾身會踹被子,怕你著涼。」她溫聲道。

    嚴司信磨了磨牙,他看多了後宮那些勾心斗角的女子,再瞅著她,她就如一張白紙,上面干淨的什麼也沒有。

    他伸手捏著她的下顎,迫使她抬頭望著他,他一字一句地說︰「夫人這是要與本王分床?」

    她恍然大悟,原來他是這個意思,他要與她同床共枕!纏著嗓音說︰「妾、妾身不去拿了。」

    「乖。」

    她抖了抖身子,與他一同從貴妃榻上離開,到了那張大的離奇的床榻,耳邊傳來他低低的笑聲。

    她被吸引了注意,溫聲問︰「王爺笑什麼?」

    他笑什麼?他湊在她粉紅的耳尖,輕輕地說話,「妳不覺得這床很大很大嗎?」

    李嫣然第一回看到的時候就察覺到了,那床榻大的好像能躺下三四人,她以為,王室的人躺的床榻比普通也要大一些,疑惑地問︰「王爺,王室的人不是都睡這麼大的床嗎?」

    她的話令他放肆地笑著,「妳當王室的人要有多壯碩?亦或者有什麼稀奇古怪的癖好嗎?」

    她細想著他的話,「妾身不知道。」

    他低頭看她,意味深長地說︰「妳以後就會知道。」

    這床的用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越大才好在上面鬧騰得更歡。

    王府的人可是難得能見到女子在府中行走,嚴司信專門挑年紀大或是已成婚的女子做僕從,是因為她們安分守己,不會如豆蔻少女那樣憧憬著不屬于她們的東西,或是人。

    他可不想一天兩天地起疹子。

    但抱著李嫣然卻無事,他實在太好奇了,難道天生的一物克一物?他勾了勾唇,不信的,他不信她能克制住他。

    就她這副嬌嬌樣子?不可能。

    李嫣然不知道他說的睡覺是哪一種,心中下意識地認為他的睡覺應該是兩人蓋著同一床被子一起睡,畢竟他好龍陽嘛。

    新納了嬌妾,就算他不能與她做夫妻之間的事,那也要假裝一下吧,她乖乖地爬上床榻。

    嚴司信看著她這副樣子,唇角露出幾分笑意。

    等他也上了床榻,她這才拉過被子將他們身上蓋上,她突然想起周氏同她說,與夫君一起同睡的時候應該臥在床外側,夫君在內側。

    這是好伺候夫君喝水起夜等等,可她一時間忘了,先上了榻,她小心地看過去。

    嚴司信正好捕捉到她的眼神,隨意地問︰「怎麼了?」

    「夫君喜歡睡內側還是外側?」她仰著小腦袋問,若是他喜歡睡內側,那她就趕緊睡外側,不能讓他生氣了。

    他挑了挑眉,她低眉順眼的樣子倒是有幾分讓人憐愛,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就這樣睡吧。」

    他心中發笑,從他們兩人見面到現在,就這睡覺一事,她問了諸多的問題,倒也是一個極其心細又糾結的人。

    「哦。」她撩起一邊的發,躺了下來,端端正正地躺著。

    他舒服地躺下,側過頭看她那緊繃的小臉,「緊張什麼?」

    「妾身沒有。」她說。

    「對著本王,妳要撒謊?」

    她輕咬著唇,「第、第一次與人同榻,妾身不習慣。」而且還是一個大男人。

    嚴司信被取悅了,喉嚨發出愉悅的笑聲,「本王也是第一次,」微頓,「誰也不佔誰的便宜。」

    她羞紅了臉,可下一刻又覺得不對呀,他怎麼可能是第一次呢?他難道沒有同別的男人一起……

    她正想著,一抹陰影懸在她的上方,她抬頭,對上他那雙如深夜般漆黑的眼眸,心激動地跳著,「王、王爺?」

    「妳可是想,本王怎麼會是第一次,是不是?」

    他的聲音很溫柔,令她想起了四月份時與姊妹們踏春時站在花海中,微風徐徐的溫心,她一時放松,腦袋在還未想一想就先點了點頭。

    他笑了,她被驚醒,就如夏日午後那驚天暴雨,她捂著嘴,「妾、妾身什麼也沒說。」

    「妳確實沒說什麼。」她只是點了頭表示了對他好龍陽之事的肯定罷了。

    「王爺明察秋毫。」他看起來很好說話,整個人不笑時雖然嚴肅,但卻令人如沐春風。

    他低下頭,聲音又沉又啞,「可是听說了京城的謠言?」

    「什、什麼?」她結巴了,深怕他認為她是一個八卦不懂事的壞姑娘,立刻搖頭,「沒有,妾身什麼也沒听說。」

    「是嗎?」他依舊笑,大手在被衾下悄然地挑開她的寢衣,摸到一手的滑膩,那手感如最上乘的蜀錦,「那本王說給妳听,嗯?」

    她忐忑不安,「王爺請說。」他要說什麼?要承認這事?難道男人都是不要面子的嗎?

    那她該如何應對的好,是支持他呢,還是……

    「本王並不好龍陽,」他俯首,在她的耳邊低問︰「听清了嗎?」

    她眼前一陣眩暈,他剛才說什麼?他不好龍陽?可府中也根本沒其他的女子啊!

    「妳想一想,本王好什麼?」

    他靠的近,呼吸輕灑在她的耳畔,引得她的呼吸都急了幾分,她顫著嗓音,「王爺,好、好女色?」

    他低低一笑,「不是。」

    她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嫁的男人好龍陽不對,好女色好像也不好,可他不好男色也不好女色,那他到底好什麼!她一時間也分不清她希望他是怎麼樣的了,她心中一慌,臉色也白了幾分。

    見她似乎被嚇到,她形狀嬌小的耳尖輕顫著,無聲地訴說著她心中的煩亂,他的心口似被草撓了一下,癢癢的,沒多想,俯首,含住她的耳尖。

    不踫女子,不代表他沒有男人的本能,只是平時吃素慣了,忽然有一道美食擺在他面前,他竟有些失控地想嘗一嘗,到底是什麼樣令人神魂顛倒的滋味。

    他側過頭,看她紅著臉,小手捂著嘴死死壓抑著要尖叫的模樣,心頭的野草似乎又迎風長高了幾吋,「妳猜到了嗎?」

    「猜、猜什麼?」她雙腿發顫,腦袋在他含住耳尖時已經空白了一片,現在他問什麼,她也只是下意識地做出應答。

    真的是許久未踫到能讓他心情愉悅的人了,他伸手拉下她捂著嘴的小手,捏著她的下顎,兩人對視著。

    「本王好的是妳。」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王爺,妾身不嫁最新章節 | 王爺,妾身不嫁全文閱讀 | 王爺,妾身不嫁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