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樂善小財女 > 第三章 相偕狩獵出狀況

樂善小財女 第三章 相偕狩獵出狀況 作者 ︰ 蒔蘿

    天氣清朗,涼風徐徐,宮錦容見今天天氣不怎麼熱,于是約了幾個人到後山狩獵。

    軒轅璟澤被宮錦容給推到世外桃源特別規劃出的狩獵場,姬仙兒看到了自然跟上。

    「規則大家都听清楚了,我們以兩個時辰為限,獵到最多獵物的那人獲勝,頭彩就是六爺提供的玉佩。」宮錦容拿高手中雕成錦魚形狀的紅玉,「號角聲響起時,狩獵活動就開始了!」

    前來參加狩獵的人發出一陣驚呼,有些人知道這塊紅玉的來歷,是三年前莿羅國進貢的,原是一對,雕得栩栩如生,皇上當場就將其中一枚玉佩賞給剛凱旋歸國的灝王,另一枚則給了太子。

    這是個意義重大的御賜寶物,參加狩獵的人都勢在必得。

    宮錦容宣布規則時,玉雪溪匆匆到來,看到軒轅璟澤也在這里,連忙向他屈膝行禮。

    「妳來了。」

    「宮世子派人轉告我說有重要的事情,讓我先過來一趟。」她小聲地告知。

    姬仙兒看到玉雪溪也前來,握著弓的手緊了緊,怒瞪她一眼。

    玉雪溪察覺到一道冰冷銳利的眸光,倏地朝那方向看去,看到的卻是面帶盈盈笑意的姬仙兒。

    奇怪,站在那的只有姬仙兒,方才是姬仙兒在瞪她嗎?

    「現在這頭彩我先暫時交由雪溪姑娘保管,大家沒意見吧?」宮錦容將紅玉遞到玉雪溪手中,「此番就由妳擔任裁判,麻煩妳了。」

    玉雪溪趕緊收回疑惑的心神,「應當的。」

    當號角吹響後,一群人騎著自己的坐騎朝山里蜂擁而去。

    「兄弟,你是要一起進山,還是跟我們在附近獵些野雞野兔過過癮?」宮錦容拉了拉自己肩上的弓興奮問道。

    他打從邊關回來後就再也沒有狩獵過,這里的獵物雖然都較為溫馴,但也不減他的興致。

    「我坐著輪椅怎麼進山?你自己去吧,多獵幾只。」軒轅璟澤道。

    「不行,我辦這活動最主要就是要讓你出來回味一下狩獵的快感,怎麼也得獵幾只獵物,有些成績。」宮錦容即刻拒絕,同時將一組弓箭塞到他手中,推著他就要往山里面走。

    軒轅璟澤看了看這組弓箭,心下一陣感動。這是他的破雲弓,自從落了殘疾後就再未拿過,錦容有心了。

    「宮世子,我來推六爺,你就專注在狩獵上吧。」姬仙兒上前想從宮錦容手中接過輪椅。

    「這山路滿是石頭,不好推,力道要掌握好,否則受罪的是子勛。妳一個姑娘家力道不大,我來就可以,妳跟著吧,要不就跟別人一樣先去狩獵。」

    「這,好吧,那我跟你們一起,路上要是有什麼狀況還可以幫忙。」

    宮錦容停下腳步,喊上玉雪溪,「雪溪姑娘,趕緊跟上啊。」

    「宮世子,雪溪姑娘是裁判,你叫上她做什麼?」該死,這宮錦容又想添亂!

    「雪溪姑娘是這里的主人,她肯定清楚路線,知道哪邊獵物較多,若是遇上什麼事情,她也能用最快的時間帶我們下山。」

    這話讓姬仙兒完全無法反駁。

    玉雪溪走過去,指著自己問道︰「我也要去?」

    「一起吧,大家都是年輕人,一起玩比較有意思。」宮錦容理所當然地說著。

    「可是我沒有帶弓箭啊。」

    「妳就跟子勛一組吧,這邊地勢較平坦,妳先推一下子勛。」

    這根本是厚此薄顧,方才不是說地勢不平,怎麼一轉眼就讓玉雪溪推軒轅璟澤?姬仙兒眼底冒出一簇火光,握緊弓箭的手背隱隱地冒出青筋。

    「好。」玉雪溪二話不說接過這項任務,推著軒轅璟澤往前面林子走去,「六爺,我若是推得不好,請提醒我。」

    「我不是瓷器做的,沒那麼嬌貴。」

    「六爺,你手上這張弓看起來用過很長一段時間,是你上戰場的隨身之物嗎?」她視線落在軒轅璟澤手中那張黑色的弓上。

    「是的,這張弓跟著我上戰場,殺敵無數。」

    「所以這就是聞名天下的破雲弓嗎?」她驚喜地看著隱隱閃著一抹寒光的破雲弓,「我听聞你的射箭功夫出神入化,可一次射出五支箭並同時命中目標,甚至能讓射出的箭轉彎,百步穿楊的功夫更是讓人望塵莫及,還曾經用破雲弓射中遠在一里外的莿羅國太子的眼楮,聲名大噪,破雲弓因此擠進百大兵器譜里成為名器。」

    軒轅璟澤側過頭,看到她眼底滿滿的崇拜以及閃耀著光芒的表情,頓時覺得心情愉快,嘴角幾不可聞的勾了勾。

    「還有還有,你隨身的蒼穹劍是上古三大名器的其中一把,是你師父無塵大師一次出外雲游,無意間得到轉贈給你的,我說的沒錯吧。」她笑了笑,又道︰「不過這只是對外說法,其實無塵大師是發現了插在岩石縫中的蒼穹劍,但名器會認主,無塵大師費了一番功夫依舊無法取出,因此讓你去試,沒有想到你輕而易舉的便將蒼穹劍拔出,這劍就歸你了。」

    「沒想到妳竟然連這事都知道,很少人清楚中間的細節。」軒轅璟澤有些詫異。

    「雪溪姑娘,想不到妳知道的還滿多的啊。」宮錦容佩服的對她拱了拱手。

    「我爹爹喜歡做一些奇怪的東西,其中也包含兵器,因此他對于江湖上一些小道消息挺關注的,我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她不太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

    在軒轅璟澤轉頭的瞬間,這俏皮的小動作恰巧被他瞧見,那模樣十分可愛,讓他不由得輕笑了下,想來今天有她在一旁,狩獵活動會變得有趣許多。

    「雪溪姑娘,妳對這里的地形應該滿熟悉的,哪邊獵物較多知道嗎?」宮錦容左右瞧了下,問著。

    「我們往這邊走,一般客人不會來此處,他們覺得這里地勢空曠,不會有什麼獵物,其實穿過一片矮樹叢就能看到不少。」

    她領著他們走過一片平緩的坡地,而後從一條小徑穿過那片矮樹叢,才剛離開樹叢就看到幾只野雞從他們面前跑過。

    軒轅璟澤跟宮錦容同時拉弓朝野雞射去,只見兩只野雞一陣撲騰後便倒在地上。

    宮錦容朝軒轅璟澤豎起大拇指,「子勛,想不到兩年未拉弓,你還是百發百中。」

    「射偏了,所幸手感還在。」

    「你自小苦練,即使兩年未拉弓也不可能忘記,多練習幾回就能找回手感。你們在這邊等我一下,我去把野雞撿回來。」

    「天啊,六爺好厲害,兩年未拉弓還能一箭命中那又飛又跳的野雞,要是我可就不成了。」玉雪溪大力贊賞。

    「原來妳也會射箭。」看著她閃亮的眼神,軒轅璟澤心情又好了不少,他已經許久未曾有過這般好心情。

    「哈哈,我只是耍著玩的,活物我射不中,只能射標靶,成績還很糟糕。」她笑咪咪的說著。

    「妳是姑娘家,能射中標靶已經很不錯,除非是時常練習,否則一下子要射中活物不太可能。」軒轅璟澤不認同的說著,「所以不要妄自菲薄。」

    「看來回去後我得多加練習,這樣下一回你們再舉辦狩獵活動也許我也能參加。」

    站在他們身後的姬仙兒怒火中燒地瞪著玉雪溪,她透過不少關系終于搭上軒轅璟澤,跟在他身邊也有一年多,可他從不會跟她聊天,總是她主動找話題與他聊,他冷淡響應一兩句就沒有下文。

    她以為軒轅璟澤對女子皆是這般冷情寡言,所以只要他能跟她說上一句兩句話她就很開心,沒想到他也可以將女人當朋友一樣聊天,也會主動找話題,不是他對女人冷情,而是他沒遇到那個可以讓他敞開心扉聊天的對象。

    太可恨了,這一年多來她想盡胳法待在軒轅璟澤身邊,未能讓他對她另眼相待,而這個玉雪溪卻輕而易舉地得到了,他甚至將難得的笑容跟溫柔全給了玉雪溪,她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忌妒成狂的姬仙兒舉起自己手中的弓箭,毫不遲疑地朝玉雪溪的方向射去。

    與此同時,宮錦容的聲音傳來,「子勛,不錯唷,這兩只雞都挺肥的,一會兒讓廚子給我們做頓好吃的。」

    她心下一驚,放手的同時弓歪了,射出去的箭瞬間偏離軌道,沒有對準她想射的目標。

    一陣疾風從玉雪溪耳後呼嘯而來,劃過她耳邊朝前射進樹叢中。

    「啊!」玉雪溪耳朵傳來一陣刺痛,驚呼出聲。

    驚見羽箭從背後飛來,軒轅璟澤緊張問著她,「雪溪姑娘,妳有沒有受傷?」

    姬仙兒的驚恐呼聲也傳來,「啊,我的箭怎麼飛出去了!」

    「沒有,耳朵稍微擦傷,沒事。」玉雪溪搖頭,一手摀著流血的耳朵。

    軒轅璟澤連忙拿出自己的帕子,讓她按住受傷的耳朵,取出隨身攜帶的傷藥,「壓一下,等等上藥。」

    看到她耳朵上的傷口,軒轅璟澤心頭頓時竄起一陣怒火,轉身怒喝,「姬姑娘,若是不會射箭就請離開獵場,免得危害到他人的生命安全。」

    「六爺,我不是故意要射傷雪溪姑娘的,我還在瞄準獵物,箭就不小心飛出去了。」姬仙兒淚漣漣的為自己的失誤解釋。

    「怎麼了?」撿回野雞的宮錦容發現氣氛不對,問道。

    「雪溪姑娘的耳朵被箭射傷。」軒轅璟澤讓玉雪溪蹲下,一邊替她上藥,一邊忿忿地說道。

    「這里就我們四個人,她的耳朵怎麼會被射傷?」宮錦容一陣愕然。

    「宮世子,是我不好,技術不好射歪了,這才不小心傷了雪溪姑娘。」姬仙兒抽抽噎噎,滿臉愧疚地承認自己的錯誤,心下卻將宮錦容罵死了。

    該死的宮錦容,要不是他突然大喊嚇到她,害她射箭時手歪了下,這時玉雪溪已經暴頭而亡。

    宮錦容看向那支羽箭落地的位置,皺起眉頭,「姬姑娘,我記得妳去年參加秋獵時,成績是所有姑娘里面最好的,且習過此藝的人都知道不能站在人身後射箭,妳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我剛好看到一只兔子跳過,也沒多想……」

    「算了,我相信姬姑娘不是有意的,這失誤也不是她願意的,別責備她了。」玉雪溪勸著兩人。

    「錦容,妳跟姬姑娘繼續狩獵,我們先走,雪溪姑娘這傷還是得讓大夫檢查過才放心。」軒轅璟澤轉動輪椅的方向。

    「好,你趕緊帶雪溪姑娘讓大夫瞧瞧,要是感染就不好了。」

    玉雪溪將交給她保管的紅玉還給宮錦容,「宮世子,這是頭彩。」

    宮錦容接過來隨意塞進衣襟里,「算了,我也不狩獵了,子勛我推你回去,時間到我再回來查看誰的獵物最多就行。姬姑娘,妳就繼續留下來狩獵好了。」

    看著三人逐漸消失在樹林里的身影,姬仙兒氣得幾乎要咬碎一口漂亮的銀牙。

    她是神女,他們竟然敢將她丟在這里,更指責她的過錯,這屈辱她一定會找回來的!

    徐徐微風吹過湖面,泛起一陣漣漪,荷葉搖曳生姿,淡雅迷人的花香隨風飄散在周圍各個角落,讓人聞了只覺舒服愉悅,忍不住迷醉其間。

    一襲白衣的玉雪溪站在湖邊指揮著花匠,將幾車含苞待放的鮮花種在她規劃好的位置中。

    「雪溪姑娘!」宮錦容遵從醫囑每日推軒轅璟澤出來曬太陽,遠遠地便看到撐著一把畫著縴細佳人背影紙傘的玉雪溪,于是推著輪椅朝她走來。

    她回過身,看清楚喚她的人後,露出一抹清秀淡雅的淺笑,「六爺,宮世子。」

    她轉身的瞬間,一陣清風吹過她的發梢,隨著發絲輕揚,一抹淡淡的清香飄入軒轅璟澤的鼻息間。

    若有似無的清新芳香讓他頓了下,不同于飄散在空氣中的花香,這抹香氣沁人心脾,當香氣隨風飄散,他感到有些悵然若失。

    「雪溪姑娘,妳耳朵上的傷好多了嗎?」軒轅璟澤收回心神,關心的問道。

    「你給的傷藥很有效,第二天已經結痂了,等痂掉光就完全好了,讓你們擔心了。」

    「雪溪姑娘,這麼多天不見,妳很忙嗎?」宮錦容問完忍不住揶揄,「妳該不會是怕我們找妳打麻將或是打獵,所以才躲著我們吧!」

    「我怎麼會怕,只是世外桃源剛開幕不久,有不少地方必須我親自盯著,這幾天我與管事在開會,所以你們才沒見到我。」她左右看了下,「怎麼沒有看到神女呢?」

    記憶中他們三人可是形影不離的,即使那天在獵場發生不愉快,三人還是常走在一起。

    「子勛想要安靜,不想讓太多人跟在他身邊。」宮錦容扭了扭脖子,一副不想提起她的表情,語氣里帶著一絲的不屑。

    切,什麼神女,既然被稱為神女,就應該跟國師一樣,在府里預測未來的國家大事,不談情愛,遠離功名利祿,結果她表面裝得清高,骨子里還不是跟那些妄想攀龍附鳳的世家千金們一個德性,還以為他跟子勛都看不出來!

    「雪溪姑娘有空嗎?」軒轅璟澤問道。

    「六爺有何吩咐?」

    「不必如此生疏,妳可跟錦容一樣將我當成朋友。」她的臉蛋始終掛著淡淡笑容,讓他感覺很舒心,很輕松。

    「就是,雪溪姑娘,我們都這麼熟了。」宮錦容也認同的點頭。

    「是的,私下時無須如此拘謹。」軒轅璟澤又道。

    「那兩位也叫我雪溪吧,說真的,雪溪姑娘、雪溪姑娘的叫,我都覺得生疏。」

    「這樣吧,我就喊妳雪溪妹子。」宮錦容朗笑一聲,提出自己的想法,「妳則喊我一聲宮大哥吧,這樣才不會讓外人產生什麼誤會。」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對了,雪溪妹子,我听世外桃源的下人說妳這兒有秘境?」宮錦容賊賊的瞅著她。

    玉雪溪覺得宮錦容就是個活寶,雖然貴為世子,卻不端著身分,自來熟的性子能輕易與人打成一片,連世外桃源里的下人都認識不少,還叫得出名字,天天問他們世外桃源里有什麼隱藏的好地方。

    這事她不是不知道,可她沒有想到他現在竟然把主意打到她身上來了。

    「是有個秘境,不過是我的私人小天地,不對外開放的。」

    一听,宮錦容馬上對她擠眉弄眼,同時眼神不斷瞟向軒轅璟澤。

    這下她了解他的意思了,他是想讓六爺心情能夠再好一些。

    在利益至上的貴族圈子里,很難得看到肯為朋友付出真心的人,宮錦容為了讓六爺開心,也是卯足了勁,操碎了心。

    雖然她不知道六爺有什麼心事需要散心,但看在宮錦容對朋友這般盡心盡力的分上,她願意跟他們分享她的小天地。

    「不過我們都這麼熟了……我的秘境當然是可以對朋友開放的。」

    「那還等什麼,趕緊走吧,否則等等就去不成了。」宮錦容推著軒轅璟澤就要走,「我可不想讓他人一起分享。」

    她大概知道宮錦容為何會說去不成,因此也不耽擱,指著一個方向,「往這邊走。」

    玉雪溪領著他們穿過小徑,進入一條由濃密綠蔭形成的綠色隧道,兩邊蟬鳴鳥叫不斷,讓人感到非常舒服。

    走了一會兒,來到出口處,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很小的山谷,這里自成一個世界似的,一座瀑布從山上宣泄而下,水流匯集成湖泊。

    一株參天大樹上頭搭建了一座樹屋,周圍開滿各式各樣的花朵,蝴蝶蜻蜓飛舞其上,有不少小動物像松鼠、兔子在湖邊喝水。

    兩人頓時睜大眼楮,宮錦容驚呼,「雪溪妹子,這里就是妳口中的秘境?老天,真是太美了,想不到京城還有這種地方。」

    「很美吧,世外桃源就是以此命名的。」她得意的勾勾嘴角,「是我爹跟我娘先發現這里的,他們買下附近的地,為的就是想保有這一片美景,但是放著那麼大一片土地不利用很浪費,所以才規劃出世外桃源。」

    「原來如此。」軒轅璟澤禮貌問道︰「介意我們四處看看嗎?」

    「既然帶你們來了,當然不介意。」她推著軒轅璟澤朝湖邊走去。

    相較于兩人慢悠悠地走著,不時停下來欣賞四周的風景,宮錦容則是迫不及待地想將這里逛上一遍。

    「子勛,我們打個商量,你跟雪溪妹子在這邊慢慢逛,我先去探險一番,你覺得如何?」宮錦容一臉愧疚地看著他。

    「去吧,別在意我,這里有雪溪,我不會有事的。」

    「好,那我走了。」宮錦容一溜煙便跑得不見人影。

    「六爺,你有想要去的地方或是想要先從哪里逛起嗎?」

    「這里是妳的地盤,妳介紹吧,看妳喜歡哪個地方,就帶我過去那里。」

    「其實啊,我很喜歡在這里釣魚,這座湖里有一種透明的小魚,烤過以後味道特別鮮美,是外面的魚比不上的。不過我不會釣魚,都是我爹釣上來烤給我跟我娘吃。」

    「有釣具嗎?」

    「沒有,因為臨時決定過來,所以沒有準備。那樹屋才蓋好不久,里頭是空的,沒有放置任何物品。」

    「有些可惜。」

    「明天我們準備好釣竿跟魚餌再來釣魚也是一樣的,六爺你認為如何?」

    「行。」

    「那我們去別處看看。我跟你說,這里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瀑布下方,太陽照下來時可以看到彩虹,很美。」她抬頭看了下太陽的位置,「再過半刻鐘就能看到了。」

    她將他推到一個特定的位置,「我娘說這里是指定席,在這里不僅可以看到彩虹,還能看到海市蜃樓。」

    「海市蜃樓?」

    「是的,不過不常出現,我娘只看過一兩次,而我沒看過。她還跟我說了會產生海市蜃樓的原因,是光線產生折射或反射,而在地面或天空中生成虛象,並不是神話里蜃這種海怪吐出的氣息,也不是神仙住的地方。」

    「不是蜃吐出的氣息?」他有些詫異她的解說,「光線折射或反射而產生虛幻景象?這說法我是第一次听說。」

    「這是另一個世界的說法,我也相信。」

    「另一個世界?」

    哇咧,差點說溜嘴,「就是在海的另一邊的國家,他們比我們這邊稍微先進一點,對于天象這一塊研究得比較透澈,他們甚至推算出我們住的這個地方是圓的,而不是平的,只有圓形才會每天有日出日落,若是平的就看不到,像一顆鞠一樣,所以……」她好像又說太多了,連忙閉嘴,聳了聳肩看著他,「所以六爺,你懂我說的嗎?」

    「本王曾經出海過,但所去的國家並不如妳所說的先進,也未听過這種說法,不過本王相信妳說的。」

    「那也許是去到了不同的國家吧。」

    「有可能,有機會本王真想到妳所說的那個國家去,看看他們有多先進。」

    「我也想去看看,那里只有我娘去過。」可惜她不曾去過,此生也沒有機會去,除非跟她娘親一樣穿越了。

    「玉夫人真是個奇女子。」

    「是啊,我娘可厲害了,要不然我爹也不會這麼疼愛我娘,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我娘一樣什麼都懂的人了,她連外國語言都會好幾種,跟金發藍眼的外國人溝通絲毫沒有阻礙。」

    「還會外國語,看來有機會應該拜訪一下。」

    她發現自己好像透漏太多了,連忙找個借口先溜開,「六爺,你在這邊等我一下,我去摘水果給你吃,這里的水果很甜很好吃。」

    當陽光照射到玉雪溪所指的位置,結合瀑布邊緣的水氣,不一會兒便出現一道彩虹,將山谷渲染得更像個仙境。

    玉雪溪去附近摘了幾顆果子,回來拿到湖邊清洗,順便掬把清水洗臉,冰涼的感覺讓她忍不住瞇了瞇眼楮,舒服的喘口氣。

    不遠處的軒轅璟澤正好看過來,乍見她臉上那抹舒心的甜美笑容,一向冷硬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重重撞了一下,定定的看著她宛如被光芒籠罩的笑臉,移不開目光。

    這一刻,時光彷佛定格……

    在世外桃源的這段期間,軒轅璟澤發現自己只要跟玉雪溪在一起,心情就會莫名的變好,于是常常借機前來與她聊天,或者是讓她推著他在世外桃源里漫步。

    玉雪溪推著他繞了荷花湖一圈後,看了下天色,已經到了用午膳的時間,「六爺,你餓了嗎?」

    「雪溪有什麼好建議?」

    听到他這麼反問,她忍不住低笑了聲,「看來六爺對世外桃源的菜色膩了。」

    「這里的菜色是不錯,不過我幾乎嘗過一輪了,短時間內不想再嘗第二次。」

    「既然這樣,有興趣試試世外桃源的私房菜嗎?這可是不對外公開販賣,只有熟客才懂得點,保證你一吃上癮。」

    「是嗎?那帶路吧。」

    「好。」

    她稍稍低頭,看著一臉愜意、嘴角上揚的軒轅璟澤,與他相處幾天下來,她感覺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一向清冷的眉眼不再給人一絲冰冷的感覺,沒有過多神情的臉龐也變成時常掛著淡笑,帶著一種溫柔陽光的味道,想來像陽光一樣存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吧。

    玉雪溪推著軒轅璟澤前往世外桃源的酒樓桃花塢。

    因為已經是用膳時間,大廳里頭除了幾桌預訂桌外,幾乎坐滿。

    羅掌櫃看到玉雪溪推著進來的人竟然是灝王,連忙上前行了一禮,「小的見過王爺,小姐。」

    軒轅璟澤揮了揮手,「免禮了。」

    玉雪溪掃了一眼周圍,吩咐道︰「一樓包廂還有嗎?給六爺準備個包廂。」

    羅掌櫃面有難色的看著她,「小姐,所有包廂都沒有了,只剩下一樓還有兩個雅座。」

    聞言,玉雪溪一對好看的秀眉忍不住微蹙。

    人精似的羅掌櫃搓著雙手小心翼翼地詢問,「不如這樣,小姐,小的到各個包廂詢問是否有人願意將包廂讓出,相信他們听到王爺的名號會願意的。」

    「不用,本王不想擾民,雅座也是一樣的。」軒轅璟澤睞了眼剩下的兩個靠窗的雅座。

    「既然六爺不介意,那就坐雅座吧。」她一向不介意這些,點了點頭。

    「好的,小的即刻為您帶路。」羅掌櫃做出請的手勢,領著他們到靠窗的雅座。

    待伙計送上剛剛泡好香味四溢的香茗,羅掌櫃將兩本菜譜放到兩人面前,一邊問︰「不知道王爺今天想用些什麼?」

    軒轅璟澤看了眼端著茶盞吹拂著茶湯的玉雪溪。

    她眉尾微挑,呷了口香茗後闔上菜譜,「羅掌櫃,把私房菜都上了,再來一份黃金脆皮烤鴨。」

    「是的,小的馬上讓人準備,不過私房菜烹飪時間會稍微久一些,還請王爺見諒。」

    「無礙,再多準備一副碗筷,一會兒錦容應該會找來。」

    「好的,小的即刻讓廚房的人準備,請兩位稍候。」羅掌櫃連忙又擺上一副碗筷後,又招呼了聲,這才退下。

    約莫過了兩刻鐘,私房菜陸續上桌,不一會兒從未見過的新鮮菜色便擺了滿滿一桌,饒是早已吃遍山珍海味的軒轅璟澤也不由得感到驚奇。

    他看著桌上彌漫著香味的美味佳肴,「還沒動筷,光聞著那股香氣就讓人食指大動,看起來挺好吃的,桌上這幾道菜本王可真沒見過!」

    聞言,她輕笑了聲,「這是自然,這幾道是我家的私房菜,以往只有在我家才吃得到,現在是只有在這里才吃得到。」

    他眉尾輕挑。

    「這大廚原是我爹為我娘尋來的專屬廚子,不過我爹跟我娘不著家,長年在外游山玩水,他留在家中沒有機會發揮所長,所以世外桃源開幕時我就把他拉來當桃花塢的大廚。」她繼續解釋。

    「原來如此。」

    「不說這些,美食要趁熱吃,我跟你介紹這幾道菜色。這道油悶大蝦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一道,大蝦是從綠珠海灣撈上岸後,用快船走西川河送來的,每只大蝦都有一個手掌這麼長,肉質細膩又充滿彈性,味道鮮美,你嘗嘗。」她拿起筷子夾了只大蝦放到他面前的白色瓷碟上。

    突然想到什麼,她動手掀開湯甕的蓋子,舀了碗配料豐富、香氣逼人的湯到他碗中,「對了,還有這道佛跳牆,我最推薦,你嘗嘗它的湯頭,一口便會讓你愛上它。」

    「佛跳牆?這道菜的名字取得倒是有趣。」

    「我娘說會叫佛跳牆是因為這道菜濃香四溢,香得讓人垂涎欲滴,連隔壁寺廟的和尚都不顧清規戒律翻牆而入,就是為了食用這道菜,因此把它叫做佛跳牆。」

    「若真如此,真是實至名歸。」

    「我也覺得我娘取的這菜名是名副其實,它是用海參、鮑魚、魚翅、干貝、魚唇等等十多種食材放入一甕,煨上十二時辰,讓所有食材互相融合,又保有各自的特色,強力推薦你一定要趁熱先喝。」

    他用湯匙舀了口湯淺嘗,眼楮頓時瞪大,驚喜地看著她,「味道鮮醇,順口軟滑,濃郁而不膩,味中有味,這道湯品真是讓人驚艷,食後的余香更為顯著,難怪妳會說是私房菜。」

    「當然,這道菜很費功夫,平日不常做,你今天算是有好口福。」她又夾了塊魚片到他的白色瓷碟里。

    兩人的互動自然,沒有一絲尷尬與局促,玉雪溪夾的食物,軒轅璟澤沒有一樣拒絕,直接食用。

    這讓從落水後便開始暗中保護他的暗衛都看傻了眼,一度以為是自己眼楮出了問題,不停的揉著眼楮再三確認。

    六爺有潔癖,尤其是對吃食,從不食用他人筷子所夾的食物,沒想到竟會將雪溪姑娘夾的菜肴全部吃進口中……一向不近女色,連對神女也保持著一定距離的六爺對雪溪姑娘著實不一樣啊……

    暗衛們心下暗忖,六爺該不會是……春心萌動了?

    兩人開始享用不久,羅掌櫃帶著一個推著餐車的人來到他們桌邊,「王爺,小姐,這是最後一道菜,黃金脆皮烤鴨。」

    推車上擺放著一只燒成金黃色的烤鴨,一旁是各式配菜、面皮燒餅,還有一個燒得正旺的泥爐跟鍋子。

    「王爺,小姐,這黃金烤鴨是選用養在綠鴨江上四至五斤的鴨,用秘方腌制十二個時辰,再以果木炭火悶烤,皮帶一層薄肉,酥脆爽口,肥而不膩,入口濃香,口感獨特是這黃金烤鴨的一大特色。」

    軒轅璟澤的目光落在那只閃耀著金黃色澤的烤鴨上,之後又移到一旁鋒利的菜刀上。

    「王爺,這黃金烤鴨將由我們大廚為您做桌邊片鴨的服務。」羅掌櫃退後一步讓大廚上前。

    只見大廚向軒轅璟澤行禮後,拿起一旁的菜刀飛快在烤鴨上一劃,手法精湛利落,不一會兒,一片片帶著薄埂一層肉的鴨肉片被擺成盛開的花朵形狀,呈現在他眼前。

    廚師收刀後夾了片鴨肉片放在面皮上,加上幾樣配菜,放到盤子中,如此做出兩份才道︰「王爺、小姐,請享用。」

    「你試試。」玉雪溪夾了一塊卷著面皮的黃金脆皮鴨,沾上一點醬給軒轅璟澤。

    片刻後,大廚將連著一些肉的骨架子剁好,放進一旁加了調味料的熱鍋中快炒,不一會兒,一道香辣夠味的炒鴨肉上桌。

    「王爺,一鴨兩吃,可以嘗到兩種不同的風味。這道骨架子因加了辛香料翻炒,味道十分濃郁,很適合當下酒菜,請慢用。」大廚稍微介紹一下後,這才推著推車退下去。

    軒轅璟澤見玉雪溪不斷為他夾菜,自己卻沒怎麼吃,也給她夾了塊卷著面皮的鴨肉片,「妳也吃吧,不用一直夾給我,妳可別餓著自己。」

    「好。」她應了聲,眉開眼笑的吃著。

    這時軒轅璟澤才發現他竟然是用自己的筷子為她夾菜,她卻一點也不介意,開心的吃著,他深邃的黑瞳中閃過一抹幽光,唇角不禁愉悅的勾起。

    玉雪溪沒注意到,可是躲在暗處的暗衛們看到了,一個個差點從高處跌下來,六爺竟然會給姑娘夾菜,還是用自己的筷子!

    「想不到桃花塢廚子的手藝比御廚更為高超。」他嘗過幾道菜後不得不贊嘆。

    「其實這幾道菜是我娘的拿手菜,後來教給了德叔,就是桃花塢現在的大廚,沒想到德叔做得比我娘做的還好吃,大概是人家說的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吧。」

    「廚藝本就是廚子的專門手藝,吃到一道美食,他自然會鑽研出更好的口味,這是必然的。」

    「嗯,也是。」

    兩人愉快的用餐,壓根沒注意到宮錦容竟然沒有找過來。

    此時,姬仙兒恰巧經過外頭的花圃,看到兩人有說有笑地品嘗著佳肴,甚至還為對方夾菜,震驚地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一團火蹭的竄上心頭,她握緊雙拳忿忿的看著他們。

    放眼整個凌雲國,能跟軒轅璟澤同吃同坐的沒幾個,這一刻若還說軒轅璟澤對玉雪溪沒有特別之處,她這幾年就白活了!

    一想到這里,她恨不得沖上前撕了玉雪溪那張狐媚的笑臉,用力的深吸幾口氣後,對著身後的柳絮怒聲質問道︰「柳絮,我交代妳的事情辦得如何了?」

    柳絮一臉愧疚地低下頭,囁嚅道︰「小姐,奴婢特意跟玉雪溪巧遇幾次,趁其不備欲出手竊取那玉佩,卻一直沒有得手。玉雪溪警覺性很強,奴婢擔心她會起疑,幾次失手後便不敢再試,避免形跡敗露。」

    乍听,姬仙兒的怒火更旺,「沒用的東西,這事妳不用再插手了!」看來她得想別的法子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樂善小財女最新章節 | 樂善小財女全文閱讀 | 樂善小財女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