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醫門小懶蟲 > 第十二章 妖孽世子訴衷情

醫門小懶蟲 第十二章 妖孽世子訴衷情 作者 ︰ 艾佟

    傅明煙寧可與藥材為伍也不願意下棋,但是師傅出門搜集藥材,如今她還無法全心投入研發解藥,而病人的時間又多得令人抓狂,莫靖言纏著她下棋,她不想奉陪也不行,除非可以找到更好的休閑活動,偏偏外頭下著雨,她連廊下都出不去。

    下棋真的是一件令人不太愉快的事,因為這種時候她有一種很真實的感覺——女人果然是善變的。

    「等一下,剛剛沒想清楚,我不下在這兒了,換個地方。」傅明煙將前面下的黑子拿起來,可是還來不及轉移陣地就教莫靖言一把抓住了。

    「你真的很會耍賴。」

    傅明煙很不服氣,「我腦子不好,反應慢,你又催得急,難免會下錯地方。」

    腦子不好,反應慢?莫靖言決定不在這上頭跟她糾纏,但有一點必須說清楚,「我怎麼不記得自個兒催過你?」

    「你一直看著我,不就是在催我嗎?」

    「……」

    他看她只是因為移不開眼楮,忍不住一直看著。從認定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一直徘徊的心就定下來了,不再抗拒她對他的誘惑力,可以隨心所欲的親近她,這一刻他不由慶幸當初她為了逼退他提出的「以身相許」,要不這會兒他就沒資格站出來將她護在身邊。

    「……算了,我們還是別下棋了。」傅明煙真想伸手遮住他的眼楮。

    其實她不是毫無所覺,他看她當然不是為了催她下棋,而是一種男人對女人的眷戀,因為他根本沒有掩飾,很坦白很露骨……他對她的態度變了,不同于在雲州的時候,明顯更親近更放肆,如同師傅所言,他真的將自個兒當成她未來的夫君。

    「不下棋,你想做什麼?」

    「我想看書,最好是醫書。」

    「你是病人,不可以傷神,而且莊子里也沒有醫書。」

    「我雖然中毒,但算不上病人。」

    「我沒見過像你如此不安分的病人。」他是不是應該弄面鏡子給她?瞧她蒼白得像鬼似的,令人心疼極了,還說她不是病人。

    「我又沒有溜出去,哪兒不乖了?」雖然這副身子原本毛病很多,但她從來不嬌養自己,無論是下水撈魚還是爬樹掏鳥窩,她都不缺乏練習,漸漸的,她越來越健康,跟著師傅爬山涉水走千里。

    「那是因為下雨,你出不了門。」下棋不專心,不時轉頭看窗外,盼著雨快停,他還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嗎?

    「下雨總是令人焦躁、心煩,你說是嗎?」

    莫靖言點頭表示同意,「下雨確實令人煩躁。」

    傅明煙突然臉色一變,當下立刻從荷包取出一顆藥丸塞進嘴里,咀嚼了一下便咽下,然後屈膝雙手一抱,用力咬住下唇。

    莫靖言很快就反應過來,趕緊伸出手,「咬我的手。」

    傅明煙怔愣地看著他。

    「還是發什麼呆,趕緊咬啊。」

    回過神來,傅明煙立馬抓過他的手,往手肘咬下去,不過他的肌肉好結實,真是太難咬了,咬著咬著,她覺得很奇怪,剛剛明明還痛得撕心裂肺,怎麼轉眼之間好像不再那麼難以承受?

    「咬好,別松口。」莫靖言同時取出帕子為她擦拭額頭上的汗珠。

    傅明煙突然意識到他們好像太親密了,不由得松開口往後一退,努力擠出笑容,「……感覺好多了。」

    「听話,咬著。」他發現她不喜歡麻煩別人,凡事習慣自個兒硬扛,這可能是藍大夫對她的教導。

    傅明煙遲疑瞬間後便再次咬住他的手肘,可是沒有先前那麼用力了,不知道是因為他深情繾綣的目光太令人著迷,還是緩解疼痛的藥丸起了作用,她感覺那股來勢洶洶的疼痛收起了爪子,不再恨不得撕裂她。

    過了一會兒,莫靖言感覺她明顯緩和下來,小心翼翼問︰「你是不是覺得好多了?」

    傅明煙眨了眨眼楮,慢慢松口。

    「不用急,不痛了再松口。」

    「……我好多了。」傅明煙突然覺得很害羞。

    「只要你需要,我就在你身邊。」

    傅明煙看著他的手肘,牙印咬得很深,鮮血都滲出來了,「很痛吧?」

    「不會,只要你沒事就好。」莫靖言將隨身攜帶的藥膏遞過去。

    傅明煙見了一怔,不過想到傷口是她弄的,當然要由她上藥,于是伸手接過,打開盒子,取出藥膏輕輕的抹在傷口上,一股透著清涼的香氣散發開來。「這是出自宮中的凝膚膏。」

    莫靖言點了點頭,「你留著,我還有。」

    「不必,我自制的藥膏也很有用。」傅明煙蓋上盒子還給他。

    「你自制的藥膏?」

    「我是大夫啊。」

    沒錯,她是大夫,但他總覺得哪兒不對,不過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他更關心的是她身上的毒,「不是過兩日才有可能發作,為何今日就發作了?」

    「我不清楚,等師傅回來我再問師傅。」她懷疑跟近日的陰雨綿綿有關,可是師傅要她三緘其口,不準對體內的毒發表任何見解。

    說白了,師傅就是不要讓人家知道她識毒擅毒,便讓她凡事推給師傅。原本師傅就要她對自個兒的本事閉口不言,如今昭華長公主一次又一次下毒——第一次以身試毒,這一次直接對她下手,師傅更覺得她有危險,為了保護她,只好讓她假裝什麼都不懂。

    「還好今日發作的時間不是很長。」

    「那是因為我服了緩解疼痛的藥丸。」

    「既然有這種緩解疼痛的藥丸,上次為何不吃?」

    「上次有師傅給我施針緩解,用不著服藥。」這是這幾日她利用莊子上的藥材半夜搗鼓弄出來的。

    莫靖言沒想太多了,見她臉色蒼白,便道︰「你還是回房歇會兒。」

    傅明煙點頭應了,此時她確實很虛弱,需要躺下來睡一覺。

    莫靖言見她站不住,整個人搖搖晃晃,索性上前抱起她。

    傅明煙沒有掙扎,這會兒她確實無法獨自走回去,不過到了房門前就堅持下來自個兒走進去,同時交代她可能要睡上一日,便關進房里呼呼大睡。

    雖然知道此刻的行徑很像宵小,但是他實在不放心,這丫頭真的要睡上一日嗎?好吧,上次她睡了兩日,但當時有藍大夫陪在一旁,她睡再久他也沒那麼擔心,可是如今她一個人關在房里,萬一體內的毒發作,痛得摔下床,怎麼辦?

    莫靖言豎直耳朵,很用力傾听……

    「公子。」

    嚇了一跳,莫靖言轉身一瞪,「你小聲一點。」

    凌子肅很無辜,明明很小聲,是公子自個兒做賊心虛。

    「什麼事?」

    「昭華長公主的人全撤了。」

    莫靖言聞言一怔,「收手了?」

    「是,全部撤了。」

    莫靖言陷入沉思的皺著眉,傅明煙遭到剌殺中了噬心之毒,他知道是昭華長公主所為,但別人並不知道。

    按理,昭華長公主是文成侯府世子夫人,尋找發生意外的傅明煙並不奇怪,只是她表現得比文成侯還積極,若是自個兒的女兒倒也說得過去,偏偏是別房的孩子,難免教人生出其他聯想,難道傅明煙遭到剌殺與她有關嗎?

    不過事情已經鬧大了,她就是收手也消除不了嫌疑,這種情況下她突然收手,絕對不是她自己想停下,而是不能不停。「昭華長公主不會無緣無故收手。」

    「屬下也認為如此,可是長公主府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

    「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不表示沒有發生事情。」之前插進昭華長公主府的人絕不會引人注意,換言之,不會是在很重要的位置,雖然眼線打听消息的本事肯定厲害,但隱密的事只會入昭華長公主親信的耳,沒那麼容易探听。

    凌子肅略微一想就明白了,「要打听隱密的事也不是不可以,但很容易將自個兒曝露出來。」

    「不必,好不容易埋進去的釘子,若非緊要關頭,不可以牲。」

    「屬下認為長公主會收手,必是得了某人指示。」

    莫靖言同意的點點頭,「那人只怕察覺到她給煙兒下了噬心之毒,擔心皇上從昭華長公主那查到他頭上。」

    凌子肅神情轉為凝重,「此人能夠悄無聲息潛入昭華長公主府下達指示,必是高手。」

    「大梁的幾個王爺都是高手。」

    「公子懷疑……」

    「不是懷疑,而是確定,除了幾位王爺,沒有人可以指使昭華長公主。」

    「懷王霸道張揚,但不喜歡用腦子,寧王凡事與人為善,但是個怕事的,宣王行事低調,但該出頭的時候又不會退縮。」

    「無論是哪一位,派人查一下京中各家權貴近日有何異常之處。」

    「京中權貴?」

    「不管哪位王爺,他們都不會輕易出面。」

    「屬下明白了。」

    這時,尹成風快走進院子,走到門廊前面的台階停下,「公子,昭華長公主府傳來消息,見到一個齊國人。」

    莫靖言目光一沉,「齊國人?」

    「是,可是他向門房宣稱自個兒是藥王谷的人。」

    莫靖言了然的一笑,「昭華長公主也會擔心招來勾結齊國人的罪名,至于藥王谷,昭華長公主當然可以跟藥王谷的人做生意,不過,如何看出對方是齊國人的?」

    「對方手上有齊國人慣有的剌青。」

    「派人盯著,只要他想回齊國就將人扣下來。」

    「是,公子。」

    此時房門突然打開來,傅明煙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外面的三個人,最後落在莫靖言臉上,「我肚子餓了。」

    聞言,莫靖言歡喜的走上前摸了摸她的頭,「你想吃什麼?」

    傅明煙歪著腦袋想了想,「我跟你去廚房好了,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莫靖言笑著點點頭。

    傅明煙趕緊跨出門坎,轉身將房門關上,跟著莫靖言去廚房填飽肚腹。

    終于見到消失近十日的藍采華,莫靖言也不管她正忙著整理藥材,迫不及待的問︰「藍大夫是不是找到法子解煙兒身上的毒了?」

    藍采華放下手邊的差事,看著莫靖言,「若是有紅艷果,解了噬心之毒不難,可惜被你用掉了,如今誰也沒有法子解了煙兒身上的毒,只能慢慢摸索和測試,這需要一段時日。」深怕泄露行蹤,這一趟出去她只能尋醫聖一派的大夫采買藥材,又為了趕在噬心之毒發作之前回來,她根本無法找齊煙兒開出來的藥材。

    「需要一段時日……這就是解得了是嗎?」

    這小子很懂得抓重點,不過,這件事可不是她能作主的,「我說了,這只能慢慢摸索和測試,要看老天爺的意思。」

    莫靖言很想瞪人,看老天爺的意思?

    「我如今連藥材都還沒搜集齊全。」藍采華沒好氣的指著前面的單子。

    「這個可以交給我,保證不教人察覺。」

    「你確定?」

    「我有管道。」

    藍采華終于想起一件事,「你究竟是誰?」

    莫靖言怔愣了下,後知後覺的想到因為易容的關系,一直沒坦白身分,于是道︰「南寧侯世子莫靖言。」

    「你就是那位——一出現就讓整個京城男女老少都為之震動的妖孽世子?」藍采華承認自個兒嚇了一跳-萬萬沒想到他的身分如此顯貴,不過終于知道他為何要易容了,頂著一張妖孽的容顏,的確是寸步難行。

    有這麼夸張嗎?莫靖言嘴角一抽,別扭的道︰「藍大夫真是見多識廣。」

    「妖孽世子可是大梁第一美男子,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更別說世子爺在南嶺可是威震八方,人人皆知你的豐功偉業,我想略過不听都不行。」

    「藍大夫去過南嶺?」

    「行醫之人若不走遍天下,醫術不可能更進一步。」頓了一下,藍采華補上一句,「煙兒也去過南嶺。」

    「她也知道——妖孽世子?」莫靖言實在不想承認自個兒生得妖孽。

    「那丫頭的耳目比我還敏銳,關于妖孽世子,她肯定知道的比我還多。」

    「是嗎?」

    「我幫你問她。」藍采華眼中閃爍著惡作劇的光芒。

    「不必了。」莫靖言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傅明煙說出來的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不過,藍采華顯然不想放過他,「煙兒不喜歡男子生得太漂亮了,男子容貌勝過女子,這不是教女子自慚形穢嗎!」

    莫靖言覺得不回應方為上策,單論容貌,說他勝于女子並不為過,女子見了他也確實會發痴的渾然忘我,但是他上過戰場,滿身殺氣、戾氣,絕對不會教女子自慚形穢,只會教她們心生畏懼。

    「你真的要娶煙兒為妻?」

    「我們已經交換信物了。」

    「若是煙兒會帶給你一連串的麻煩,你還是要娶她嗎?」

    「我已經認定她了,她是不是麻煩一點都不重要。」

    藍采華發自真心的笑了,滿意的點點頭,「原本我並不希望煙兒嫁得太顯貴了,她無拘無束慣了,高門大戶、世家宗婦都不適合她,可是如今情況特殊,她身上的毒也不知何時能解,必須嫁個有能力保護她的人,你倒是適合。」

    雖然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但是能夠得到藍采華認同,莫靖言還是很高興,因為她是傅明煙最在意的人。

    「若是真心喜歡她,別拘著她,她想給說書人寫話本也由著她。」以前藍采華盼著傅明煙青出于藍,更勝于藍,因為她是嚴家的血脈,更因為她聰明過人,可是說到習醫,她就是提不起勁,當師傅的難免有氣,索性禁了她的嗜好,而她也是個拗的,竟去鑽研毒物,沒想到反倒學好了金針之術。

    莫靖言點了點頭,寵溺的道︰「我就喜歡她原來的樣子。」

    「她原來的樣子不適合待在京城。」

    「我會帶她回南嶺。」

    「那是個好地方,她會喜歡。」藍采華將單子遞給他,「勾起的是已經買到的藥材,剩下的就麻煩你了。記住,別教人發現了,尤其是昭華長公主。」

    「昭華長公主已經撤走尋找你們的人。」

    藍采華嘲弄的唇角一勾,「昭華長公主不是輕易罷休的人。」

    「我會謹慎行事,派人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你心里有數就好了,總之,我等著你備齊所有的藥材……等一下,差點忘了這事,」藍采華接著抽出壓在包袱底下的書信,遞給莫靖言,「請你派人去一趟雲州,將這封信」父給我莊子上的門房紀伯,紀伯會按指示將東西準備好,拿到了就立馬回來。」

    「什麼東西?」

    「拿到就知道了。」藍采華不再理會他,專心整理案上的藥材。

    最近傅明煙覺得自己有被寵壞的跡象,為了給她解悶,莫靖言弄了堆積如山的話本,還提議她寫話本,反正養病的人時間最多了。

    可想而知她心情有多好,每日笑嘻嘻的,總會生出「人生至此真是一點遺憾也沒有」的感覺。

    「天色暗了,你該休息了。」莫靖言一把抽掉傅明煙手上的話本,扔到堆棧一地的話本上面,同時目光隨意的在房內轉一圈。

    前些天房門關得密不透風,深怕他會闖進來似的,等藍大夫回來之後,房門就只是虛掩上,接著有了話本後更是房門大開,也不知道這唱的是哪一出。

    傅明煙彷佛沒瞧見他打量房內的目光,彎身準備重新拾回話本,他伸手擋下,她懊惱的一瞪,嬌嗔道︰「我有點燈,不怕,我看得正起勁,再一會兒就好。」

    「不能看了。」

    「我很無聊。」

    「你很快就不會無聊了。」莫靖言拿出一條絲絹蒙住她的眼楮,嚇她一跳。

    「你要干啥?」

    「別急,你很快就知道了。」莫靖言分別握住她雙手,將她從榻上拉起來,一步一步引導她走出房間,在門廊前面的台階坐下,他緊緊挨著她,抓住她的手,不準她扯上絲絹。

    「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你有點耐性,再等一會兒。」莫靖言左右看了一眼,幾個侍衛開始點燈,一會兒功夫,昏暗不明的院子亮如白晝。

    雖然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絲絹還是能透出外面的光影變化,傅明煙隱隱約約有個想法,于是迫不及待的想扯下絲絹,不過雙手被莫靖言壓制住了。

    「解開絲絹之前,你必須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什麼問題?」

    「听說你去過南嶺,你覺得南嶺是什麼樣的地方?」

    「南嶺跟雲州很像,熱情奔放、民風強悍……南嶺稍微溫婉一點,不過也差不了多少,總之,兩個都很合我的胃口。」

    「你知道南嶺有個——妖孽世子嗎?」

    「當然,那可是風雲人物,戰場上的殺神,美好得如同夢一般的人物,可惜有個缺點,生得太漂亮了,姑娘見了都傻了,這是教人不要活嗎?」

    前一刻,莫靖言還開心的唇角上揚,可是听到後面臉都綠了,「你見過?」

    「沒啊,這是南嶺留給我最深的遺憾。」雖然經過二世的洗禮,傅明煙對美男子不至于犯花痴,但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當然想看一眼令人賞心悅目的美男子。

    莫靖言唇角一抽,「沒見過,你如何知道姑娘見了都傻了?」

    若是這會兒可以瞪人,傅明煙不會吝嗇給他一眼,「這是南嶺眾人皆知的事。」

    「你听說過以訛傳訛嗎?」

    「這事絕對假不了,要不為何稱他妖孽世子?」莫靖言覺得好郁悶,她對他的真面目似乎評價不太好。

    「絲絹可以拿下來了嗎?」

    莫靖言松開手,傅明煙連忙扯下絲絹,突然見到滿院子的亮光,不適應的眨了眨眼楮,待她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激動的站起來,走下台階,看著一盞又一盞的花燈,各種造型——龍燈、魚燈、仙鶴燈、牡丹燈、菊花燈、繡球燈……看得她兩眼發直,真是太美了!

    「如今又不是元宵,你上哪兒弄來那麼多花燈?」傅明煙摸了一盞兔子燈,這只兔子明顯吃太胖了,若非耳朵很明顯,可能會誤以為它是一只豬,看起來很憨很逗趣,令她忍俊不住的笑了。

    過了一會兒還沒等到莫靖言回復,傅明煙連忙轉身尋人,「咦?怎麼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會是想跟她玩捉迷藏吧。

    「莫靖言……莫靖言……」傅明煙一邊輕輕呼喚,一邊穿梭在花燈之間,「莫靖言,你別鬧了,又不是小孩子,還玩什麼捉迷藏。」

    「我在這兒。」莫靖言的聲音終于傳來了,位于她的後方。

    「你這個人真好笑……」傅明煙轉身看到月亮門邊的男子——絕代風華的容顏,聲音頓時完全卡住了,這就是真正的美男子,妖孽啊!

    「真的傻了嗎?」莫靖言緩緩的走到傅明煙面前。

    「……你才傻了,我不過是嚇了一跳,原來這就是你的真容,明明很好看,干啥藏著不敢見人?」她絕對不會用漂亮來形容這個男人,因為他的眼神、他的舉手投足都充滿了陽剛之氣,這絕對是男人中的男人。

    「剛剛不是你說姑娘見了我都傻了嗎?」

    怔愣了下,傅明煙覺得思緒打結了,「你是——妖孽世子?」

    「我不喜歡這個稱呼。」莫靖言抗議的皺眉。

    這是重點嗎?不過,傅明煙認為自個兒還是配合一點,換成是她,也不喜歡人家拿她的容貌作文章,「南寧侯世子?」

    「原來你知道我。」

    「南嶺無人不知南寧侯世子容貌簡直是妖孽……其實,我覺得戰場殺神更貼切,威震南越蠻人,了不起啊!」傅明煙向來敬佩戰場上活下來的男人。

    「戰場殺神?你不怕?」

    「為何要怕?」

    莫靖言突然伸手將她圈進懷里,傅明煙嚇了一跳,不知道為何轉眼進階到這里。

    「煙兒,你喜歡寫話本,我就讓你寫話本,你喜歡坐在路邊吃紅豆糕,我就陪你坐在路邊吃紅豆糕……我會對你很好,今生今世。」

    傅明煙完全無法言語,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可是,她的心瞬間化成一灘春水。

    「你相信我,若是我教你傷心難過,天打雷劈。」

    傅明煙連忙推開他,捂著他的嘴巴,「不要胡說八道。」

    莫靖言抓住她的手,放在唇邊親了一下,目光深情繾綣,「我不怕,此心此情,天地為證,日月可鑒。」

    傅明煙還迷迷糊糊的,不清楚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但她相信他的話,相信他會對她好,因為他已經在做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醫門小懶蟲最新章節 | 醫門小懶蟲全文閱讀 | 醫門小懶蟲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