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不負惡夫 > 第十二章

不負惡夫 第十二章 作者 ︰ 喬寧

    神州大地,沃國

    風起,微弱的火光搖曳數下,隨後倏然熄滅。

    余緲緲幾乎是在火光滅去的同時,屏住呼息,警覺的睜開了眼。

    她撐起疲憊不堪的身子,就著自破了個大洞的屋檐,所射下的一縷幽微月光,照看著躺在身側的姥姥。

    余姥姥滿頭盡染白,身上裹著處處補丁的撒花棉祗,蜷起身子,側臥在鋪著干稻草充當床褥的石板上。

    那張布滿歲月褶痕的臉,因不耐寒冷與饑餓而皺起,她環抱住自己,不住地瑟瑟發抖。

    見狀,余緲緲心疼不已,連忙將自己身上那件薄披風解下,給余姥姥蓋得嚴嚴實實的,抵御那不曾停下的冷風。

    余緲緲搓了搓泛起疙瘩的縴臂,冷得貝齒直打顫。她身上僅著夏衫與薄埂的雪青色羅裙,腳上那雙棉布縫制的繡花鞋,抵擋不住路途漫漫,幾已磨平。

    她撇首,望向木欞歪斜的窗口,外頭猶然是一片漆黑,遠處隱約傳來陣陣哭聲,有女人的,有男人的,亦有嬰孩的喚哭聲。

    饒是她再如何堅強,每每听見那些遭受磨難而發出的嚎哭,總會忍不住死死咬住手背,生怕自己跟著掉下淚水。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她依稀記得,約莫是半個月前發生的。

    那一天,艷陽高照,姥姥在屋里午憩,而她則是在田地里掘土,準備把一批小麥給種下去,待到秋初之時便能收成,以供儲值糧避冬。

    倏忽,天上烏雲一攏,遮去金燦燦的烈日,本以為是午後雷雨,豈料,雲海翻騰間,只見一條黝黑長龍在其中飛舞。

    而後,她想起了沃國曾經流傳的一個神諭——

    燭龍現世,神州末日。

    那是曾經統領過沃國的神裔,所留給沃國子民的一則神諭,即便已過了數百年之久,沃國子民沒人膽敢淡忘,始終有耆老不厭其煩地掛在嘴邊。

    而余緲緲自幼听著姥姥的告誡長大,對這則神諭自然再熟悉不過。

    望著那翻騰的黑色雲海,余緲緲嚇壞了,將鋤頭往地上一扔,飛奔回屋。她搖醒了余姥姥,牽著眼力已不大好的姥姥出屋,指著天上雲霧間飛舞的黑色巨龍,讓見多識廣的姥姥再三確認。

    余姥姥同她一樣,當場嚇得不輕,連忙抓住她的手,吩咐道︰「快!咱們得趕緊收拾東西,在神州滅亡之前趕往避難之地。」

    「避難之地?」余緲緲一臉茫然。

    「等上了路,姥姥再解釋給你听。」慢性子的余姥姥,難得火燒火燎的趕著她動作。

    于是,她不敢多問,收拾了簡單的衣物與干糧,便隨余姥姥一同上路。

    那時天氣猶熱著,揮汗如雨,哪里會曉得,自從那一日,白晝忽成黑夜,從此神州大地的天,不曾再亮過。

    神州陷了永夜,且適逢玄武王朝與北狄國正在交戰,狼煙戰火起,人民流離失所,暴徒匪類四起,趁亂燒殺擄掠。

    即使遠在神州之南的沃國,亦難逃戰火波及,大批沃國子民早已深受暴徒打劫之苦,如今又逢永夜之災,民心頓時大潰,紛紛逃離了沃國。

    不,不僅僅是沃國,天一日不亮,神州便無寧日。

    如今,神州大地上無數的大小國,皆因燭龍現世而大亂。

    許久以前,神州上有數不盡的神裔,可隨著北狄國出了一對悖德相戀的神裔兄妹,神裔便為神州凡人所忌憚鄙棄,不再像從前那樣處處受到尊崇。

    逃難的一路上,她方輾轉听聞,據說燭龍此次下凡,是為了除盡神州上的神裔,那些神裔自有所感,因此便趁亂在神州各地制造災禍,藉以擾亂燭龍耳目。

    幾乎可以說,這是一場天神與神裔的戰爭,神州大地上的人們,無辜遭受牽連,被這場逐漸延燒的戰火波及,被迫流離失所,失去至親。

    這一路逃難的途間,她們路過無數的村莊與城鎮,有的村子幾成廢墟,有的城鎮俱已被燒毀大半,四處散落著腐爛尸身,景象甚是駭人。

    而她與余姥姥趕著路,若是累了便只能在這些無人村莊,找間干淨些的房舍借宿一晚,餓了便四處翻找鎮上有無被留下的干糧。

    戰亂來得太快,許多人尚且來不及做好準備,便隨著全村的人一同撤離,因而這些空蕩蕩的城鎮,留有許多來不及帶走的存糧。

    她們祖孫倆便靠著這一路上搜來的糧食苦撐,倒也餓不死,只是路途遙遠,會遇上什麼樣的人,又會發生怎樣的事,實在無可預料。

    「姥姥,我們這一路往北走,究竟是要去哪兒?」

    自從上路以來,余姥姥的話越來越少,加上一路奔波,她看上去越發衰老,經常眼一閉便是良久不動。

    途間,余緲緲忍不住問起了姥姥,想弄清楚她們這樣沒頭沒腦的,一路直奔神州之北,究竟打算上哪兒躲避這場戰火。

    當時,余姥姥閉著眼,滿布皺紋的臉,消瘦了許多,手中還捏著吃了一半的環餅,另一手則是握著她遞去的驢皮水囊袋,喝了幾口後遲遲不開口。

    「姥姥?」見姥姥這般,她總有點怕,怕姥姥壓根兒不知道她們要去哪兒,只是漫無目的往北走。

    「在撿到你後的第三天,姥姥曾踫見一個路經我們家門口的天神,他告訴我,日後若有一天,神州陷入了永夜便很可能徹底滅亡,屆時,我得帶著你一同逃向北方的寒荒國,方有活路。」

    老人家邊說邊回想,偶爾略作停頓,緊皺著如風干橘皮般的臉,努力在爬滿袨釭漲^憶里挖掘。

    不錯,余緲緲是老人家在荒田里撿來的嬰孩。

    金緲緲及長開智後,便曾听姥姥說及自己的身世,可彼時她年紀尚小,**    瘓跤惺裁春媚咽埽 暇顧欣牙煙郯  兆鈾淥悴壞黴皇 詞瞧槳埠屠幀

    「姥姥如何肯定那人是天神?」余緲緲就怕是老人家當時誤認,被一個騙子給耍了。

    只是,倘若那人真是個騙子,他如何能在十多年前猜中,神州將會陷入永夜?

    這麼說來,那人真是天神?

    「緲緲,我知道我年歲大了,你可能覺得姥姥是記錯了,可姥姥告訴你,姥姥什麼事都能搞混,獨獨這件事不會,因為那人一頭銀發,面龐卻是年輕人的模樣,且好看得不像凡夫俗子。」

    無論如何,余姥娃就是這麼堅持己見,對那人當年說的話,堅信不疑著。

    余緲緲無奈,又勸不動老人家,只能認分的听從姥姥吩咐,就這麼不管不顧的一路往神州之北闖去。

    然而……傳聞寒荒國是一處終年酷寒,被積累了千百年的霜雪冰封住,且素來無活人能走出來的地方,余姥姥卻堅信只有去那兒方有活路。

    余緲緲壓根兒不敢深想,她們一老一少,又不諳武術防身,這路途迢迢,真到得了那遙遠的寒荒國嗎?

    不敢再想。

    若是她們不逃,就這麼待在原來的鎮上,恐怕也會遭受災民暴徒打劫,下場恐怕會更慘,橫豎都是死,倒不如拼死一搏,即便最終是一場空,亦好過坐以待斃。

    思及此,余緲緲的心底定,打起精神帶著老人家一路往北行。

    風獵獵作響,打斷了余緲緲遠揚的思緒。

    她將心神拉回,忍住了陣陣寒顫,站起身摸黑走出簡陋的柴房。

    為免踫上賊匪打劫,遭受池魚之殃,她們一路上若是借宿空屋,便會選定不起眼的耳房,抑或是柴房睡上一宿。

    靠著這般謹慎小心,她們祖孫二人倒也避開不少麻煩,一路上有驚無險,穩穩當當的來到軒轅國的邊境。

    出了軒轅國,據說是一片遼毚的荒林沼地,翻過那片險惡之境,便是赤國。

    赤國是一座遺世獨立的小國,神州大地上的人們對赤國一無所知,只曾听聞過,赤國在數百年以前,是由天神畢方所統領,而畢方生性放浪不羈,在赤國留下許多後裔,如今赤國仍由這些畢方的後裔治理。

    赤國氣候酷熱,終年艷陽高照,不曾有過一日冬,這恰恰與鄰接的寒荒國相反。

    只是,據聞赤國相當排斥外人,數百年來,赤國子民少與外界接觸,因此神州大地上對于赤國相關的傳說,少之又少。

    余緲緲倒也不擔心這些,眼前光是想著,接下來該如何越過那一片荒林沼地,她們祖孫倆能否在那般險惡之地活下來,就夠她頭疼了,至于後頭的軒轅國與赤國,她可沒多余心思深想。

    余緲緲推開已布滿蛀斑的木門,剛摸黑踏出柴房,便見遠處火光高照,一群看不清面貌的高大漢子,一邊鼓噪著,一邊挨家挨戶踹門搜括。

    見此景,余緲緲心下一緊,輕手輕腳的退回柴房,重新將木門掩上。

    她心口直跳,渾身顫抖,連忙靠回余姥姥身旁,伸出雙手將姥姥環緊。余姥姥被她這舉動擾醒,睜開已昏花的眼,正欲開口詢問,下一瞬,嘴已被孫女的手一把捂住。

    與此同時,柴房的門被不留情地踹了開來——

    「放了姥姥——她只是個手無寸鐵的老人家,求你們放了她吧!」

    余緲緲被兩名大漢架住雙手,她只能眼睜睜看著那群人把余姥娃從地上提起。

    老人家本就瘦小,經過這一路勞頓,更是骨瘦如柴,那群人高頭大馬,個個身強體壯,光憑一只手便能將老人家拎高。

    「這村子已經空無一人,沒想到居然還有你們這對祖孫躲在這兒。」

    這群人面目狂囂,神態輕佻,一看便知不是什麼好東西,幾可猜出,這群人應當便是趁亂群聚,四處趁火打劫,燒殺擄掠的暴徒。

    神州大地一陷入永夜,少了日頭照拂,大地上的農物幾乎活不成,雖然才過半個月,可民心惶惶,不是急忙囤糧便是四處搶奪糧草,官府亦亂了套,無人出面遏止這番亂象。

    隨著北狄國與玄武王朝的戰爭開打,大量的難民流入神州各國,到處侵略搶奪,這群人沒了家國,成了亡命之徒,目無法紀,無惡不作,什麼事都干得出來。

    而後又遇上神州永夜,燭陰欲除盡神州上的所有神裔,這場天神的戰役,掀起了無數的天災,天火,地崩,狂風,落雷……

    種種的災厄接踵而來,神州大地上早已沒了秩序,凡人只得自求多福。

    人心深處的晦暗,在這般艱難的時刻,越發被深掘出來。

    「這丫頭長得倒是標致。」驀地,一名個頭高壯的莽漢湊近,捏了捏余緲緲的尖下巴,目光與口吻甚是猥瑣。

    余緲緲咬緊兩排貝齒,水眸怒瞪,身子卻頻頻打顫。

    「不許打緲緲的主意……她是神人托付給我的神子,你們不能踫她。」被高高提起,雙腳離地,佝僂著身的余姥姥,拉長了低啞的嗓子斥責。

    「哈,神子?你怎麼不說這丫頭是神裔,興許我們還會怕一些。」

    那群暴徒一陣訕笑,只當老人家是在說笑。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不負惡夫最新章節 | 不負惡夫全文閱讀 | 不負惡夫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