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不負惡夫 > 第三章

不負惡夫 第三章 作者 ︰ 喬寧

    【第二章】

    于緲緲猶然記得,那一日,她將最後一甕藥酒交給一名大娘,與大娘聊起鎮民的一些閑事,談笑間,闊別近一年的霍逸群神色倉皇地步入酒肆。

    當霍逸群對上她怔愕的眸光,他同樣愣了,察覺兩人氣氛有異,一旁的大娘識趣的抱著酒甕離開。

    狹小酒肆里,登時只剩下她與霍逸群,兩人互望片刻,霍逸群率先開了口。

    「于姑娘,你怎會在這兒?」

    「我在這兒,又礙著了誰?」

    見于緲緲嬌柔的小臉露出自嘲的笑,語氣甚是挖苦,霍逸群這才驚覺自己說錯了話。

    「我不是這個意思,姑娘莫要誤會。」他急慌慌地解釋,說不明白,為何一見著于緲緲此人,胸口便一陣悶痛。

    于緲緲冷臉不應,只是轉過身去整理櫃面上的藥材。

    她動作利索地將大黃、蜀椒、桔梗、掛心、防風、白術等藥材,逐一分類,再以手縫的棉袋裝妥,放入藥櫃里。

    霍逸群望著那雙巧手,一時竟望得出神,直至于緲緲不悅地瞪著他,他方知自己失了態。

    「常陽城離這兒遠得很,你來這里做什麼?」總算,于緲緲肯同他說話。

    「我娘子病了。」霍逸群面色帶點憔悴地回道。

    聞言,于緲緲心口一陣酸澀。娘子?由此听來,他與江家小姐的婚事相當順妥,甚至還為了娘子不遠千里來此。

    「我娘子生了怪病,找遍了名醫依然束手無策,後來,我听說這兒有間酒肆賣的屠桑酒,能夠治百病,所以我便連趕了五天的路,只盼盡早為我娘子買得藥酒。」

    莫怪霍逸群方才進門時,一派風塵僕僕,原來是為了替娘子求藥。

    于緲緲心頭一擰,正欲啟嗓時,她身後忽爾傳來一聲低沉笑語。

    「霍縣尉可真是痴情,為了替娘子求藥,不辭千里來這兒買我們的藥酒。」

    于緲緲轉過身,對上無論何時總是身著一襲黑袍的延維。

    延維面上噙著笑,那雙黑眸好似兩泓深淵,深不見底,令人莫名心慌。

    霍逸群見著延維,神情先是一怔,思緒似墜入一團迷霧之中,良久無法回神。他似乎,曾在何處見過這個容貌俊美的男……

    「公子,我們可曾在何處見過?」

    「我看起來很面熟嗎?霍縣尉與我家緲緲可是舊識,我卻是第一次與霍縣尉相見哪。」延維不以為意一笑,同時佔有欲十足地,探長手臂攏住于緲緲的肩。

    見著此景,崔逸群說不上來,胸中那陣刺痛是從何而來。

    為了忽略心中那股異狀,霍逸群連忙言歸正傳,「于姑娘,我听說,你們酒肆出的屠桑酒能治病,這是真的嗎?」

    于緲緲正欲揚嗓,延維先一步開口,「真不巧,縣尉來晚了,這酒已賣完了。」

    霍逸群面色一白。「賣完了?這怎麼可能?」

    于緲緲欲言又止的覷了覷延維,眼中似有著哀求。

    延維含笑的眸光一凝,心底登時不高興起來。面對這樣一個負心漢,她還想著幫他?這丫頭的心是什麼做的?豆腐?

    不,不是因為心軟,只怕她是對這個姓霍的凡夫俗子仍存有舊情,方會想幫著他。

    一股說不清的酸醋味兒,在空蕩蕩的心頭擴散開來。

    延維嘴角一撇,似笑,似諷,眸內那抹冷冽益發深濃。

    他一聲不吭,取來了一只杯盞以及一壇酒,將杯盞斟滿,遞給了霍逸群。遞出手的同時,他的指尖不著痕跡地,輕輕掠過杯盞里的酒。

    一圈漣,自杯中蕩漾開來,隨即又消失無蹤。

    「霍縣尉把這酒喝了吧,這酒能解疲勞,亦能解憂,是不可多得的好酒。」饒是男子,見著延維那一臉絕麗的笑,亦會不受控制地受其蠱惑。眼下建逸群便是如此。

    他眸光木然,仿佛有人牽引著,緩緩伸手接過杯盞。

    而後,在延維含笑催促的目光中,他端起杯盞一飲而盡。

    剎那,天崩地裂——

    第一幕,于緲緲眼角噙著淚珠,一身雪白喪服,跪伏在死去的娘親身旁,放聲痛哭。

    第二幕,于緲緲朝他淺淺漾笑,那巴略尖的心型臉蛋,笑起來是那樣嬌秀可人,那一翦秋水明眸,滿溢著悲傷,教人不自覺心疼起來。

    第三幕,他看見自己將于緲緲緊抱在懷,並且與她相約在汸江花壇前,準備一同私奔到他方。

    遭咒法封印的記憶,排山倒海般涌入腦海。

    下一瞬,霍逸群手中的杯盞滑落,墜落于地,發清脆的破碎聲。

    見狀,于緲緲面露驚愕,正欲上前收拾,緊按在肩上的那只大手卻不允。

    她轉眸,意外發覺延維的目光不在她身上,而是用著一抹看好戲似的笑,眼看著霍逸群。

    她惑然,復轉眸,赫然看見霍逸群發狂似的撲過來!

    「緲緲!緲緲!我全想起來了!我怎會忘了你!」

    霍逸群抓起她的雙于,瞪大了雙眼,彷佛陷入了瘋狂一般,神情駭人。

    于緲緲被他這模樣嚇壞了,好片刻回不過神。

    「霍……你這是怎麼了?」

    他先前不是故意裝作與她不相識?眼下怎會說得好似他先前真忘了她是誰?

    霍逸群臉上一陣扭曲,似被什麼折磨著,神情痛不欲生。

    「緲緲,你听我說,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那一晚,我明明去了汸江……」

    「霍縣尉。」冷涼的一句笑嗓,像是一道咒法,劈進了霍逸群腦海。

    霍逸群一僵,對上延維微微放大的黑瞳,在那之中看見了一股詭譎異象。他嚇白了臉,立時松開了于緲緲的雙手,往後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心——你不是人?你是——」

    「他是神裔。」為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于緲緲心下一急,想也不想地脫口。

    「不……不是!他不是神裔……」

    延維沉沉笑出了聲,在肩上的大掌,未曾挪動過半寸。

    他俯下身,俊顏輕貼在于緲緲臉側,望向了地上的霍逸群,那一臉欣賞好戲的戲謔笑容,令霍逸群不由自主地打起寒顫。

    「霍縣尉,你怎麼現在才想起我家緲緲?你不是嫌棄緲緲的出身所以始亂終棄,讓她一個人在花壇前枯等了一天一夜,最終只等來了你的背叛。」延維聲嗓含笑,語氣輕快,好似嘴里說的是件趣事。

    于緲緲听在耳底,竟覺著難受……延維這是怎麼了?他的語氣听來,像是把這件事當作趣,全然沒有一點憐憫之情。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霍逸群白著臉拼命否認。「緲緲,我沒有背叛你!那一夜,我分明去了花壇見你……後來,我遇見了一個人……那個人……」

    當霍逸群試著回溯那一夜,腦中便迷霧四起,遮去了那人的面貌,教他看不真切。

    延維一臉幸災樂禍的笑,悠然吐語,「你遇見了誰,又與去見緲緲有什麼關系?說到底,你就是背棄了對緲緲的諾言,另娶他人為妻,在眾人面前裝作不認識緲緲,讓她被眾人看盡笑話。」

    回想起那不堪的種種,于緲緲心頭一緊,反手扯住了延維的袖角。

    「延維,別再說了……都過去了……」

    延維意味深長的望她一眼,嘴角的笑漸斂,語氣冷酷地道︰「你終于明白,這些凡人的情愛,有多麼薄弱,他們的諾言,又有多麼脆弱,不堪一擊。」

    于緲緲眼泛迷惘,不懂為何延維會對她說這席話,他雖然看著她,卻又好像是透過她這張臉,望著另一個人。

    「你只剩下我了。」延維輕柔地說著,笑卻冷冰冰的。

    「延維?」她竟有些畏怕起眼前的他。

    「緲緲,你怎會跟他在一起?你肯定是被他所騙,方會隨他來此!」霍逸群不死心爬起身,意欲將于緲緲搶回來。

    見他如此,于緲緲頓覺淚意洶涌。假使他迎娶江家小姐的那天,他像眼下這般護著她,他倆又怎會走到如此境地?

    他背棄了她,如今反悔又想挽回,一切已經遲了。

    于緲緲忍住幾欲奪眶的淚,道︰「霍逸群,既然你當初選擇了江家小姐,此刻又何必假惺惺。」

    「這酒,讓你帶回去給你妻子治病。」延維不知幾時取來了一壇屠桑酒,順手一扔,扔進了逸群懷里。

    霍逸群下意識接住,表情像是挨了一拳,青紅交加,百口莫辯。

    「往後,別再來找緲緲,她是我的了。」

    含笑的話嗓一落,延維摟過渾身僵硬的于緲緲,上揚的薄唇,往她蒼白的頰畔一吻。

    美目余光,冷瞥了目睹這一幕的霍逸群一眼,示威意味濃厚。

    霍逸群神情委頓,抱著懷中那壇酒黯然離去。

    目送著霍逸群頹靡的背影,于緲緲竟有些不忍,眼底輕輕泛潮。

    延維見著她臉上浮現矛盾的掙扎,本該是高興的心情,卻絲毫感受不到一絲喜悅。

    他想看見她痛苦,想看見她遭受凡人的背叛,方會在遞給霍逸群的那盞酒里下咒……這一切,確實按他所判想的發生了。

    可當他看見她,因為霍逸群而流淚,他的心好被某種東西刺穿了一般,登時嘗盡了凡人方會有的痛苦。

    延維沉下臉,將于緲緲轉向自己。那張俊顏蒙上一層陰霾,眸內堆滿風暴。

    于緲緲怔了怔,欲揚嗓,卻見延維兩手緊緊捏住她的肩,十指幾乎要透過薄埂布料陷入肌膚內。

    她輕擰秀眉,痛苦低嚷,「延維,你弄疼我了……」

    延維不由分說的低下頭,狠狠咬上她的唇,彷佛想將她一口吞下。

    瞥見他臉上那抹狂色,她嚇壞了,反手抓住了他的衣袂。

    「延維……唔!」她張嘴欲言,他卻不給她任何機會。

    妒,怒,恨。她在他的唇里,嘗到了這三樣,然而,妒與怒,她能明白從何而來,卻不解那抹恨意,因何而起?

    待到延維抽開身時,她的唇已泛紅發腫,秀顏染上了紅暈,星眸流溢水光,眸底卻浮上一抹懼怕。

    延維看著她眼中的懼怕,只是滿意的笑了笑。

    「收拾一下,明兒個就走。」他不作任何解釋的命道。

    「我們要去哪兒?」好不容易安頓下來,面對這突來的變動,她既驚且慌。

    「難道,你想留在這里,讓霍逸群再有機會找上門?」

    「延維,你這是在吃味嗎?」

    她話一落,延維整尊人僵住。他凝瞪,看著她嫣紅著臉兒,露出靦腆淺笑,胸中隱隱抽動。

    吃味?不!他絕不是吃味!他只是——只是懶得再對付霍逸群,絕不可能是吃味。

    抑下胸口那陣混亂,延維揚起笑,探手撫了撫那張彤紅臉蛋。

    「是,我吃味。」他順著她的話應,語氣滿是戲謔。「我不想再看見崔逸群接近你。」

    聞言,嬌顏瞬間笑開了花。于緲緲不疑有他,羞澀地點了點頭。

    見她如此天真,延維心一沉,復又將轉開身的人兒一把拉回懷里,再次俯下臉,重重吻上她的唇——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不負惡夫最新章節 | 不負惡夫全文閱讀 | 不負惡夫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