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脅迫的欠債同居 > 第十二章

脅迫的欠債同居 第十二章 作者 ︰ 桔子

    【第八章】

    應崇寧因為醉酒,第二天早上沒能起床上班。

    應母早上起來時才被管家告知應崇寧昨晚喝醉的事情,很是擔心,「他是遇到什麼事了?酒量不是很好嗎,都好多年沒喝醉過了。」

    「你別想太多了,只是喝醉了而已,等他起來了你再問他看看。」應父老神在在的。田母將早餐端上桌後,便走到應母身邊,低聲道︰「夫人,我想辭職。」

    「為什麼?」應母瞬間詫異抬頭,「不是做得好好的嗎?」她已經很習慣田母的廚藝了。

    「我女兒現在也出來工作了,我經濟壓力不再有太大的麼負擔了。這麼多年還好有老爺和夫人照顧,我也存了一點點錢,所以想買間小公寓再開個早餐店,以後專心陪著女兒,看她結婚生子。」田母笑得很誠懇。

    應母向來對家里的佣人不錯,听田母這麼說,也覺得不該勉強,但表面上還是挽留了一下,「可是你在我們家做了這麼多年,一下子走了我真的有點舍不得。開早餐店很累,你年紀也不小了,干脆就留在這里,以後年紀到了再退休也能過得很不錯。」

    「多謝夫人抬愛,不過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田母說道。

    「這樣啊……那好吧。」應母點點頭,「那就看你的意思,管家,記得多給三個月的薪水,算是我的心意。」

    「好的,夫人。」管家應道。

    「給夫人添麻煩了。」田母很不好意思。

    「哪有,我很喜歡你做的菜,等你早餐店開了,一定要跟我說,指不定以後我還會去吃呢。」

    這只是場面話,田母的廚藝固然不錯,但是以應家的身分地位,要多少的廚娘沒有,何必去光顧外面早餐店?

    應崇寧睡到中午才勉強睜開眼楮,手撐著身子從床上坐起來,因為宿醉頭疼欲裂。

    「少爺,你醒了?」管家恰好端了一杯蜂蜜水進來,「先潤潤嗓子,去洗個臉,廚房備了清粥,待會喝點,暖暖胃。」

    「你把田姨叫上來。」應崇寧吩咐道。

    管家詫異了一秒,隨即應道︰「好的,少爺請稍等。」

    過一會,田母就來到應崇寧的房間。

    「恬恬現在住在什麼地方?田姨把地址給我,我想去看看她。」應崇寧直接開口道。田母听到這話,面有難色,遲疑著不願開口。

    「怎麼了?」應崇寧眯著眼楮抬起頭,「田姨不願意說嗎?」

    「少爺,你和恬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田母小聲說道︰「是恬恬逾矩了,我已經說過她了,所以以後……」

    「你訓了她?」應崇寧急忙打斷田母的話,「你說了難听的話?田姨你不要誤會,都是我強迫恬恬和我在一起的,她並沒有做……」

    「少爺!」田母抬起頭看,認真的看著應崇寧,「我很高興你喜歡上恬恬,證明我的女兒確實是個好女孩,但是你們之間差距太大了,恬恬她……配不上你。」

    「誰說的?」應崇寧大聲問道。

    「不是誰說的,這就是事實。」田母搖頭,「恬恬她也不適應豪門的生活,少爺和田恬之間,不管是家世,眼界,都差距太大了,趁現在你們還沒有走到那一步,不如……」

    「走到哪一步?」應崇寧陰沉著臉,「如果我說,我非她不可呢?」

    「少爺,你和我說沒有用的。」田母慘澹的笑笑,「田恬是我的女兒,從私心上說,只要她願意,我都是支持她的。但是少爺你有考慮過恬恬的感受嗎?若是她真的和你在一起,老爺夫人會有什麼反應,他們會怎麼看?」

    應崇寧張了張嘴,說不出話。

    「他們會覺得是恬恬故意勾引了你,他們會反對你和恬恬的婚事,會對恬恬說難听的話,可是我不願意……我的女兒受那樣的委屈。」

    「我不會。」應崇寧認真的保證道︰「我的婚事我作主,我不會受任何人的擺布,我喜歡田恬,我便不會讓她受委屈。」

    應崇寧是有獨立生存的能力的,他不是需要靠著豪門父母才能才社會上立足的無知富二代。他有把握,只要田恬能堅定的和他在一起,他就不會讓田恬受委屈。

    田母見說了那麼多,應崇寧的想法都沒有任何改變,又想起昨晚電話里女兒明顯的難過,心中百感交集,最後嘆了口氣,只好告訴應崇寧田恬的公寓地址,但是她還是不忘強調,「少爺,雖然我知道我說這話很自不量力,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勉強恬恬……」

    「田姨,正是因為我知道她有多好,所以才更不能放開她!」應崇寧堅定的說道。

    田恬渾渾噩噩的上了一天班,心中始終掛牽著應崇寧的清況。

    她知道應崇寧酒量很不錯,已經好多年沒有像昨晚那樣喝得那麼醉了,今天早上起來肯定很難受。

    但是她不能給應崇寧打電話,既然打算斷了就要斷得干干淨淨,不要藕斷絲連。她也不敢給她媽打電話,怕她媽擔心自己。

    于是只好心里惴惴不安的,手里握著手機轉了無數次,還是沒能撥一個電話出去。從捷運出來,去菜市場買菜,田恬心情低落的回了家。剛從電梯里出來,低著頭在包里拿鑰匙時,眼前突然多了一道陰影。

    她有點慌張的抬起頭,瞬間,應崇寧那張俊逸的臉就放大在她的眼中。

    田恬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

    「怎麼現在才回家,加班了?」應崇寧開口,嗓音有點沙啞,眼眶下方淡淡的青色泄露了他的疲憊狼狽。指尖微動,他很想抬起手來觸踫一下田恬柔嫩的臉頰,「才這麼幾天不見,你就瘦了這麼多,肯定是沒有好好吃飯,對吧?」

    田恬終于回過神來,後退一步,臉上掛上冷淡,「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里?」

    「我問了田姨,她告訴我的。」應崇寧站直了身子,視線落在田恬手中的鑰匙上,「不請我進屋去坐坐嗎?」

    田恬抿了抿唇,沉默著開了門,讓應崇寧踏入她的小天地。

    應崇寧一進屋就看了看四周,鞋櫃里只有女式拖鞋,所有的日用品也都是一人份,這個屋子,沒有第二個人來過。

    很好,他很滿意!

    「家里沒有什麼喝的,只有白開水,你要嗎?」田恬放下包包,冷淡的問道。

    「要。」

    田恬倒了白開水回來,發現應崇寧已經很主動的在沙發坐下,那模樣好像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外人。田恬腳步一頓,還是把水放在應崇寧面前的茶幾上,開口道︰「喝了白開水就回去了。」

    「這麼快就趕我走?」應崇寧皺眉。

    「我們現在應該要劃清關系。」田恬說道︰「不應該再有過多的牽扯。」

    「如果我說,我不要呢?」

    應崇寧無賴的樣子讓田恬氣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本來就不是伶牙俐齒的性子,和應崇寧的相處中也都是她包容得比較多。之前能硬下心腸,也是因為兩人沒有見面。

    現在見了面,看到應崇寧這樣憔悴的樣子,心腸本來就軟了幾分,再加上他死皮賴臉不肯走,一點都不受她冷淡的態度影響,田恬就更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可是一想起她媽昨晚說的話,田恬又硬起了心腸。

    不行,不能再這麼牽扯不清下去了。

    「你之前說,我一直沒有給你一個名分對吧?」應崇寧慢條斯理的喝了水,突然開口道。

    田恬愣住,不懂應崇寧的意思。

    「我今天仔細的想了一下,確實我和你就是很順其自然的在一起了,而且在一起之後也一直很低調,生怕被別人發現。」應崇寧邊說邊點頭,「所以我決定再追你一次。」

    「你說什麼?」田恬睜大了眼楮,覺得自己是不是听錯了。

    「我要再追你一次,我們要名正言順的在一起,讓你親口同意做我的女朋友,然後我們要昭告天下,以後再也不玩地下戀情了。」應崇寧覺得這主意很好,他以後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宣誓主權,再也不用亂吃飛醋了。

    簡直不能再更完美了!

    「你在開什麼玩笑?」田恬瞬間的心跳加快之後又很快冷靜下來,她甚至把應崇寧面前的杯子收起來,語氣淡漠的開口,「你走!」

    「我不走!」應崇寧理直氣壯。

    「你走!」田恬一跺腳,又說道︰「我們現在也不是男女朋友,你憑什麼賴在我家不走!」

    應崇寧無言,這話正中他的死穴。

    應崇寧真的說到做到。

    他前一晚才說要重新追求田恬,雖然結果是被田恬直接趕出她家,但是第二天一早,他就拎著豐盛的早餐出現在田恬家樓下。

    田恬看到應崇寧出現的那一刻有點發愣,隨即反應過來,就想假裝沒看到一般快速走過。

    可惜她想裝沒看到,但是應崇寧不允許,主動湊上來了,跟在田恬身後,「我的車停在公寓附近,你在哪里上班?我送你去。」

    「不用麻煩了。」田恬拒絕。

    「不麻煩。」應崇寧把早餐硬塞進田恬手里,「你沒吃早餐吧?」

    「我吃過了。」

    「哦,那再多吃一點,你嘗嘗這味道,你以前很喜歡這家的煎餃。」應崇寧說道。

    田恬突兀的停住腳步,接著轉頭,很認真的的看著應崇寧,「應崇寧,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

    「沒錯,但是我們要重新開始。」應崇寧的表情也很認真。

    田恬跺腳,覺得自己詞窮,「可是我不想和你重新開始。」

    「那你看著我的眼楮,重新再和我說一次。」應崇寧注視著田恬的眼眸,沉聲開口。

    田恬一抬頭迎上應崇寧的視線就心虛,但是她又不想認輸,于是一扭頭就往捷運站方向走。

    應崇寧索性車也不開了,就跟在田恬身後,不把田恬送到公司門口不罷休。

    應家大少爺從來沒擠過捷運,所以在看到這種陣仗的時候還真有點不適應。捷運一到站,應崇寧覺得自己像是加工廠被運送的沙丁魚罐頭,都不用他主動走,直接就被擠上去。

    擁擠的車廂,幾乎連轉身都很困難。應崇寧本身不喜歡和別人有肢體接觸的,于是別人越擠他,他就往田恬身上挨得越近,以此讓自己心里的不適稍微好一點。

    田恬也知道應崇寧最討厭這種人潮擁擠的地方,所以對于應崇寧往自己身上貼的這種行為默許了。

    捷運緩緩啟動,田恬微微呼出一口氣,只要堅持三個站就好了。

    就在這時,她睜大眼楮,發覺自己臀部似乎有手在緩緩滑動,並不是因為人太擁擠所以不可避免的肢體接觸,而是刻意的,有目的性的,甚至帶了一點**的……

    她下意識的往應崇寧那邊靠,但是這樣擁擠的環境,根本沒有多余可以移動的空間,田恬扭了扭身子,想要躲開那只手,卻只是徒勞。

    「你做什麼?」突然應崇寧一只手摟住田恬的腰,將她整個人護在懷里,另一只手重重捂住那個男人的手腕,力道之大,幾乎要將那人手腕折斷。

    捷運上的騷擾事件已經屢見不鮮,尤其是在這樣的高峰時期,大部份女性都會因為膽怯,懦弱而不敢出聲。可是應崇寧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放在心上的寶貝居然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你做什麼?」那人漲紅臉,想要掙脫應崇寧的掌控。

    「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做了什麼?」應崇寧冷笑,「你就等著吧,弄不死你我就不姓應!」

    「算了啦。」田恬扯了扯應崇寧的衣袖,想息事寧人。

    「不能算了,不給這種人一個教訓,他怕是學不乖。」應崇寧的表情很冷漠,無視捷運內的眾多注視,硬是死死握著那個男人的手臂沒讓他逃。

    到了目的地,下了捷運,應崇寧直接找捷運內的駐站員警,要求嚴懲這個**。

    「我不就是摸了一下她的**,一個女人的**而已,是有多金貴?還要送進警局?」那個男人絲毫不知道自己即將要倒大霉了,還在那兒叫囂。

    應崇寧都懶得和這種人渣說話,一通電話直接打給公司律師,要他親自來處理。反正就一句話,能處理得多嚴重就多嚴重,錢不是問題!

    「你以後不準再坐捷運上班了!」解決了**的事,應崇寧拉著田恬的手,嚴厲的說道︰「要不就我開車送你,要是我沒時間你就搭計程車!」

    「可是……」田恬小聲的反駁。

    雖然她還是覺得臀部上殘留著惡心的觸感,但是以後不坐捷運上班也是不可能的。一是經濟條件不允許,二是捷運上班雖然擁擠但是不堵車,能夠減少上班遲到的可能。

    「沒有可是!你自己想想,今天要是我不在,以你的性子肯定不好意思大聲叫出來,那你不是白白被欺負了?」應崇寧強硬的決定了田恬以後的上班方式。

    只要一想到在自己可能顧不到的地方田恬會受欺負,完全不能忍受!

    還是把人放到自己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但是……」田恬還想抗爭一下,「我們現在只是普通的朋友關系,你沒有資格來管我。」

    「普通朋友?」應崇寧的聲音冷颼颼的。

    田恬縮了縮肩膀,還是鼓起勇氣說道︰「你說要重新追求我的,那我們現在就是普通的朋友關系。」

    應崇寧氣結,瞪著田恬不說話。

    「好了,我不跟你說了,我上班已經遲到了,我還沒過試用期,遲到了不好。」田恬低下頭去自顧自的說了一句話,拎著包包轉身就走。

    應崇寧站在原地,第一次覺得田恬執拗起來,確實很讓人頭疼。

    但是沒辦法,自己的女人得自己心疼,她再執拗,他能怎麼辦?還不是只能寵著。

    「你走那麼快做什麼?反正都已經遲到了!」應崇寧大踏步追上田恬,一把將她摟進懷里,田恬掙扎了兩下,無果,最終只能認命,任由應崇寧送自己到了公司,在應崇寧的注視下刷卡進電梯。

    雖然田恬試用期還沒過,但是工作能力好,科長听解釋遲到的原因之後,不僅沒有責怪她,還安慰了她幾句,才讓田恬回自己的座位上工作。

    科長一走,隔壁桌的同事就湊了過來,「今天送你上班的是你男朋友?」

    田恬詫異的扭頭,她進公司的時候時間已經很晚了,不應該會被同事看到應崇寧。

    「我去總機那拿快遞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你男朋友看起來好帥,又高又瘦,臉蛋還堪比明星,他身上穿的西裝是名牌的對吧?」

    說實話田恬自己都沒觀察得這麼仔細,不由得佩服同事的眼力。

    「他不是我男朋友。」田恬笑著,搖頭否認。

    「你就不要否認了,他都摟著你的腰了,那麼親密,怎麼可能不是男朋友嘛。」同事輕輕推了田恬一把,「放心吧,我不會覬覦你的男人啦,有空介紹給大家認識一下就可以了。」

    田恬自己都還沒理清她和應崇寧之間到底該怎麼辦,所以听到同事這話,只是笑了笑,「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脅迫的欠債同居最新章節 | 脅迫的欠債同居全文閱讀 | 脅迫的欠債同居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