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顏皇子妃 第十四章 父子秘辛 作者 ︰ 葉雙

應家重新起復了!

這個消息直到應行領了虎符,大軍已經開拔離開京城後,才宛若野火燎原一般的風傳了整個京城。

當向棲雲後知後覺的听到這個消息之後,臉色變了又變,不單單是他覺得氣悶,連向老夫人也覺得心驚。

至于二皇子司徒言欽,他得到這個消息時,整整砸了一間書房,這才將心中的怒氣稍稍地緩了過來。

應家一向與中陽王交好,和中陽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本該最為父皇所忌殫,沒想到父皇竟然還會重新起復應家。

為什麼?

難道是父皇對中陽王叛變的事情起了疑心嗎?

司徒言欽愈想愈心驚,若是父皇知道是他一手設計除掉了中陽王,那就萬無可能立他為太子。

想到這里,司徒言欽哪里還坐得住,當下跳起身,直接進了宮找皇後。

誰知,他匆匆進了宮,才到了中泰殿,內侍還來不及通報,殿內已經響起了皇上的說話聲。

他如今心正虛,听到皇上的聲音就想避開,誰知道才轉身就撞上了司徒言征,他微微一愣,隨即臉色更是鐵青,抿唇不語,心下卻已百轉千回。

就說呢,為何父皇會對重新起復應家的事密而不宣,只怕這司徒言征在其中的功勞不小。

這陣子司徒言征借著父皇大壽,已在京里留了許久,前些天父皇還因為他的攛掇,竟封了向家三姑娘為縣主。

想到自己十幾個死士全數都折在誅殺向千離的任務中,單憑向千離那個孤女怎麼可能辦到?唯一的可能,便是那些死士全都死于司徒言征之手。

那些死士他已經訓練了很久,個個都是頂尖的高手,若是司徒言征身邊的人能一個不漏的滅光那些死士,那麼他身邊必定臥虎藏龍!

他這個皇弟向來都表現得好似完全不想爭取大位,他才不信,看吧,如今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若是當真無意爭權,又何需在身邊安置這麼多的高手呢?

想到這里,司徒言欽又想到小時候,父皇對這個樣樣表現出色的四皇弟是如何的看重與寵愛,若是他有心想爭……

說不定,父皇這次重新起用應家,便是因為司徒言征的關系……

「二皇兄。」無視于司徒言欽的一臉冷凝,司徒言征朝著自家二哥抱拳,神態自若一如往常。

「四弟進宮找父皇?」

本就是滿月復的怒火,如今又見司徒言征,司徒言欽用盡了所有的克制力,隱忍再隱忍,這才能勉強與司徒言征寒暄。

「嗯,來向父皇請安,只是不巧父皇不在御書房,我便前來向母後問安。」不同于司徒言欽的敵視,司徒言征有問必答。

「父皇與母後正在說話,我看你還是別進去打擾了。」

本來覺得父皇很是看中他的能力,這幾年有事也多半讓他去辦,他只當這太子之位是十拿九穩,誰知道司徒言征一回京,一切就都變了,事情也全都超出了他的掌控。

司徒言欽本就是個心胸不大之人,對于司徒言征的出色尤為妒恨,此時認定了自己的不順遂皆是司徒言征的杰作,更是不想他再見到皇上,滿心覺得若是再這樣下去,萬一讓司徒言征重新獲得皇上的重視,只怕自己想要被立為太子更是難上加難了。

所以現在的他,巴不得司徒言征能立刻滾回封地去。

「這……不太好吧,我都已經進了宮,若是讓父皇知道沒來請安,只怕會惹怒父皇和母後。」

「你不是一向最不怕惹怒父皇的嗎?」語氣中含著濃濃的譏誚,司徒言欽只覺得充塞在胸臆中的怒氣快要忍不住了,當下連兄友弟恭的姿態都懶得裝了。

平素他並不是那麼沉不住氣的人,否則當初也不可能成功弄死了中陽王,以及設局讓應家被皇上猜忌。

只不過過了好幾年順風順水的日子,突然事情屢屢失敗,這才讓他的心緒有些急躁了起來。

明顯感受到司徒言欽的急燥,司徒言征那有稜有角的薄唇微微地往上一勾,很是清楚最近自己策動的幾件事,已經成功的讓司徒言欽亂了分寸。

可他沒有得意忘形,當一抹明黃色的衣擺出現在他的眼角,當下便有些急切地說道——

「二皇兄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弟弟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好,惹怒了二皇兄,這才急著將弟弟趕回封地去?」

「你本已在封地生活許久,皇兄這是怕你過不慣京里的生活,你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在封地苦日子過久了,心思活泛了,這才急巴巴的進京來討好父皇,哼,你那渾身的傲氣呢?」

司徒言欽話愈說愈急,語氣也益發的尖刻,渾然忘了自己身處何地,只是一徑的發泄心中的怒氣。

「混賬東西,有你這麼趕弟弟走的嗎?」

渾厚的喝斥夾雜著濃濃的怒氣筆直轟向司徒言欽,讓他渾身一顫,也讓他失控的理智重新回了籠。

深吸了口氣,司徒言欽閉了閉眼,腦子同樣轉得飛快,再開口時已無方才的尖酸刻薄,再次變回眾人眼中那個能力卓絕、溫文爾雅的司徒言欽。

「父皇,你和母後說完話了?」

那模樣彷佛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的,他對著皇上與面露焦急的皇後行大禮,行完了禮後,又向司徒言征躬身行禮。

「還請四弟原諒二哥方才的口不擇言,其實為兄的意思不過是想關心你在京城是否過得還習慣,只不過昨夜子言不舒服,二哥被鬧了一夜,這才言語沖了些,也沒表達為兄真正的意思了。」

司徒子言是司徒言欽的嫡長子,向來嬌寵嬌養,不只是司徒言欽夫妻,便連皇上和皇後也是看重得有如眼珠子一般。

「皇兄不用如此,弟弟自是知道你的有口無心,只不知子言好些了嗎?」

「方才出來時還鬧騰的,這才惹得我煩燥,還遷怒到了你身上。」

「皇兄當真不用介懷,其實皇兄說的不錯,我可是真真過不慣京城的生活,所以想來問問父皇何時肯發話讓我回封地去呢!」

原本皇上听得司徒言欽提起了司徒子言,心中怒氣已是漸熄,偏偏這時司徒言征又提了要回封地的事,頓時又如火上燒油一般惹起了皇上的怒氣,只見皇上重重哼了一聲,連話也不願跟兩個兒子說上一句,喊了一聲擺駕,便又揚長而去。

司徒言征從御書房門口進去時,銀白色的大氅帶起一陣風雪的寒氣,為氣氛凝重的御書房內帶進了一抹新鮮的空氣,他隨手將大氅交給一旁的宮人,上前行了禮,看似溫順有禮,其實挺直的背脊卻流露出一抹孤傲。

「大冷天的風雪疾吹,外頭雨雪交夾,父皇召兒臣來,不知為何事?」

那生冷的口吻讓原就凝重的氣氛更加冷凝,一股子劍拔弩張氣氛在御書房里無限擴張著,緊繃的氣氛讓早已見過無數次皇上發怒場景的總管大太監黃公公都忍不住背脊生涼,整個人顫顫兢兢的,深恐自己哪里做得不對便會觸怒了皇上,然後被皇上的一腔怒火給潑及。

御書房內,人人膽顫心驚,偏生有一個人一點也不害怕,甚至氣定神閑,眼神還能四處流轉,看到一些御書房新添上的擺飾,還有閑心走過去拿起來把玩,完全不把皇上的怒氣看在眼底。

「你還要走?朕不是說了,這回進京來,就別回封地去了。」

「兒臣也說了,我母妃希望兒臣好好活著,如果兒臣不想把命留在這兒,那麼就必定要走。」

「你、你這個逆子!難道連朕的話也不听了嗎?」

明帝重重的一掌拍在了金案上,雖然只發出了一聲沉沉的低響,卻已經夠叫黃公公的心抽了好幾下。

彷佛早就被罵習慣了,面對明帝的憤怒,司徒言征依舊老神在在,沒有半點的誠惶誠恐,好像對他來說,那怒吼聲早就習以為常。

的確,在司徒言征的記憶中,自從母親過世後,他們父子倆就沒有平心靜氣的說過話了。

明帝饒是再氣怒,在對方沒了反應的狀態下,哪里真能氣多久。

其他幾個兒子,若是面對他這樣的盛怒,早就跪地求饒,可偏偏司徒言征卻挺立似松,完全不當一回事似的。

明帝眯了眯眼,幾回的交鋒,他早就不指望司徒言征如同其他兒子一般對他言听計從,或許也是因為他的這份獨特,才總讓自己忍不住對他另眼相看吧,給了他封地,卻並未封王,正是這原因……

「說吧,要怎麼樣你才肯留下來?」原本勃發的怒氣,此時只剩下一份清晰可辨的蒼涼,以往他總對孤寡之說嗤之以鼻,可如今年紀大了,這才知道原來要當一個皇帝,真的會不知不覺總覺得孤寡。

「不留!」

完全沒得商量的語氣,雖然司徒言征的語氣很輕,可明帝就是能夠感受到他的認真與堅定。

打從坐在這把龍椅上後,從來不曾有人讓他感覺那麼棘手,可他這個兒子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對待。

他從來都只想把最好的捧到兒子面前,可司徒言征卻總是看也不看一眼,彷佛那個女人的離世,帶走了兒子對自己所有的孺慕之情。

「混賬!朕不準你再離京,明日朕會親自下旨,讓你留在京城,統領兵部。」

對一個皇帝而言,這是一個多麼大的決定,若是讓一個皇子手握兵權,那麼坐在龍椅上的皇帝還不得日夜擔警受怕,可明帝還是這麼做了。

無論他的兒子有多少,出色的也有幾個,可他自始至終心里最疼愛的就只有眼前這個。

這個兒子是他真心喜歡的女人所生,打小便有著過人的天賦,可惜的是那個女人太過柔弱,也太過為他著想,從來不曾在後宮的事情上讓他為難,卻生生的蹉跎了自己的生命,也連著帶走了兒子對他的敬意。

「這里沒有綁得住我的東西。」

「若是有呢?」

銳眸終于願意掃了那一身明黃的父親一眼,司徒言征抿唇不語,沉默中卻已散發出極度的不悅情緒。

雖然他從來沒有指望自己與向千離之間的事能逃得過這位九五至尊的法眼,可被窺視的感覺依然讓他不悅。

「若是朕這里有你想要的呢?」

明帝再次追問,眉宇之間的怒火已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取得上風的得意洋洋。

向來威嚴的明帝如今看起來幼稚得很,讓黃公公彎唇想笑卻又不敢,只能在心里偷著樂,身為日夜隨侍明帝的人,黃公公自然很清楚知道明帝心里在想些什麼,所以就算旁人總以為四皇子不受明帝待見,可他從來沒敢在四皇子的面前少上一絲的恭敬。

「若是父皇真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便是留下亦無妨。」

司徒言征的態度依然高傲,讓明帝氣得咬牙,可偏又舍不得對這個兒子做什麼,于是一股子氣盡都撒在了無辜的向千離之上。

「算了,看來你也不是很想要。正好如今東蒙國遣使來謀求兩國的聯姻,不如就讓朝陽縣主去吧!」

朝陽是向千離的封號,司徒言征狹長的鳳眸一眯,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望著那利落的背影,本以為勝券在握的明帝心里驀地一急,追著問道︰「你去哪里?」

「既然父皇不成全,那我帶著她私奔去。」司徒言征頭也沒回的撂下這句話,身影便消失在門外了。

「瞧瞧、瞧瞧!這哪里像是那個什麼事都運籌帷幄,從不自亂陣腳的樣子,朕的這個天下,要是交給了他,他能治理好嗎?」

黃公公一听明帝這串話,冷不防的心一顫,恨不得能夠伸手搗住自己的耳朵,好當做沒听到明帝氣怒之下的這串話。

雖然早知道四皇子對皇上來說與其他的皇子不一般,可他卻沒有想到竟是這樣的不一般。

想起了這陣子二皇子和皇後在背後里弄的那些把戲,再對照皇上對四皇子的態度,這皇後和二皇子,只怕……

想到這里,他又猛地搖了搖頭,只當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得對四皇子恭敬再恭敬。

「去!把朝陽縣主給我宣進宮來,朕倒要瞧瞧那是怎樣的一個姑娘。」

能讓他最看好的孩子用心替她謀劃,先是大張旗鼓的封她為縣主,再將她的舅舅應行弄出去打仗爭軍功。

老四這回真是栽了吧!

想到自個兒每回都在這個混賬兒子的面前吃癟,他忽然很想要瞧瞧那個听說其貌不揚的向家三姑娘究竟有什麼魅力,能讓自己精明的兒子對她如此用心。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丑顏皇子妃最新章節 | 丑顏皇子妃全文閱讀 | 丑顏皇子妃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