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聲與告白 番外︰他的前世今生 作者 ︰ 攸齊

顏雋挨槍那年,出院前一日在病房外遇見一個抓著一把汽球,著彼得潘服裝、蓄著山羊胡的男人;他以為是哪個小病人的家屬刻意做此打扮來鼓勵孩子的,幾句交談才知道這男人專做幼兒派對服務——生日派對、抓周慶生派對皆能接單辦理。

他在病房無事,傷口好得差不多,便繞到男人去做服務的病房看看。整個病房來了十來位小朋友及家長,應是小壽星的朋友們,小壽星躺在綴有裝飾物的病床上,頭戴生日帽,听男人講故事、帶游戲、听朋友們為他唱生日快樂歌。

他想,這男人的工作簡單,卻是充滿歡樂與希望。

出院那日,他又遇見那男人,兩人交換電話,有了往來。在他決定辭去保鏢工作時,男人說︰「來幫我吧,現在接單愈來愈穩,我需要人手幫忙。」他想他雖無相關工作經驗,但人一輩子不都在學習,怕什麼!

他進了男人的公司,員工人數不多,變魔術的、說故事的、玩氣球造型的,公司上下加上他,也不過五人。他不會變魔術、不會說故事,也不會玩氣球,

但他有體力,他接下了大部分布置會場及搬運的工作。薪水雖不及保鏢優渥,至少不需讓誰為他擔心他的安危。

有單時,就出門工作,無單接,沒事就跟其他同事學學魔術戲法、練習造型氣球的綁法,三、四年下來,變起戲法與捏玩氣球,倒也是有模有樣。

他知道沈觀有工作要忙,抱起女兒,帶上房門。

小女生摟著爸爸的脖頸,甜聲問︰「巴爸,你今天要變魔術給我看,還是要用氣球捏一只狗勾給我?」

「沒有,今天不變魔術也不玩氣球,我們來吃王子面怎麼樣?」

「真的嗎?」小女生圓了眼,一臉興奮與期待,卻不忘小聲詢問。

顏雋點頭,眉眼柔軟。「真的。」放下女兒,彎身在電視牆下的長櫃里翻著,取出放在最外頭的一迭光盤影片後,干脆盤腿坐下,他翻出藏在里頭的零食,再從那堆零食中抓了王子面。

「巴爸,你買這麼多哦?」小女生眼楮亮晶晶,學爸爸盤腿坐,一起把翻出來的零食藏回櫃內。

「可以慢慢吃。」藏好樂事美國經典原味、多力多滋超濃干酪、張君雅、科學面……他將光盤影片擺好,掩上門板。他打開電視,降低音量,再把抱著兩包王子面的女兒抓至安全距離處,兩人盤腿坐在地板上。

「巴爸,听不到電視的聲音。」

「可是太大聲,會听不到媽媽走出來的腳步聲。」

小女生笑得眼眯眯,一副「我了、我了」的表情。

他開包裝,把調味包取出,只加了一點點在面體上,然後捏一捏,緊抓袋子開口處,上下搖晃。「這樣搖一搖,就會很好吃。」

「我要我要!給我搖!」小女生張開兩手,渴望自己動手。

他把另一包交給她,溫聲叮嚀︰「要先把面捏碎,然後灑上調味粉,袋口這里要抓緊,面條才不會搖出來。」

小女生認真地捏面餅。「好了沒?」

「好了。」幫孩子撕開調味包,灑了一點。

小女生又認真地上下搖晃,問︰「這樣好了沒?」

他點頭。「可以吃了。」父女兩人靠著身後沙發,兩腿伸得筆直,他腿長,抵在茶幾桌腳,她腿肥短,貼著冰涼的地面晃著腳丫。「熙熙可以自己吃完一包嗎?」顏雋問。

小女生嘴里塞著脆面,鼓成了圓,嘴巴忙吃東西,只一徑點頭。

他笑了笑,干淨的那手輕輕揉著她的發。她媽媽不愛蓄長發,卻給她留著一頭及腰頭發;假日時,她媽媽有時間了,就給她扎辮子,偶爾長辮子繞了圈,就成了包包頭。

生命總是無法預期,給了他一個愛人,又給他一個前世情人。忍不住心口那突涌上來的柔軟,他抱起女兒,放在兩腿間,與她面對面;他吃她袋里的面,她伸手過來抓了他袋里一大把脆面……

工作告一段落,沈觀才發現屋里靜得詭異。

孩子畢竟才幼幼班年紀,尚不知情緒收斂,遇事不高興,豆大眼淚啪答啪答地掉,「歡」到不能再歡時,她也拿孩子沒轍,只能慢慢教導她遇上不開心,也該用口語表達,而非哭鬧討抱。

人說「養兒方知父母恩」,但她更有感的是「養兒最怕安靜無聲」。孩子不鬧不說話時,若非病了,那就是正在做什麼「不可以讓媽媽知道」的壞事。

她打開書房門,放輕腳步,還未走至客廳,先听聞那刻意放輕的對話聲。

「巴爸,吃完了,你的可以給我嗎?」

「吃完了?我看看……啊,你掉得地板都是……噓,要撿干淨,否則媽媽會發現。」

「我知道我知道,不可以讓媽媽知道對不對?」

「熙熙好聰明。」摸摸頭。「不可以讓媽媽知道。」

不可以讓她知道?沈觀移了腳步,將自己藏在轉角處,望向客廳。那對父

女坐在地板上,前頭電視機亮著,卻將音量降至最低,地板上有兩個開了口的王子面包裝袋,一旁散落一些小碎面。所以這對父女瞞著她吃零食,並滅證?

「因為媽媽會生氣。」顏熙睜圓眼,湊近爸爸的臉,小小聲地說。

「嗯。」顏雋笑了起來,音色溫柔︰「媽媽不喜歡我們吃太多零食。」

「可是老師說生氣會變老。」

「沒關系,爸爸會陪她變老。」他伸出手指,趴跪在地板拈著散落的脆面。

「媽媽太愛生氣了。」媽媽不在旁邊,可以說她壞話。

「那是因為她愛我們啊。」他盤腿坐起來,看著女兒。「因為現在的零食有很多化學添加物……就是不健康的意思。媽媽擔心我們吃多了,身體不健康,所以她會生氣。」他拈了女兒唇角那一小點脆面,放進嘴里。「有時候,生氣也是愛一個人的表現。」

顏熙歪著腦袋,「嗯」了好一會,才問︰「那媽媽不給我糖吃,我跟她生氣也是愛她嘍?」

「不一樣。爸爸剛剛說的是‘有時候’。你只吃一顆糖,媽媽是不會生氣的;但你多吃幾顆,她怕你蛀牙、擔心你不健康,她才會生氣。如果你因為沒糖吃而跟媽媽生氣,她會很傷心的。」

也不知有沒有听懂,就見她跪著,手抓起爸爸大掌里的脆面往嘴里塞,忽又仰臉問︰「那你沒跟媽媽生氣過,你不愛她嘍?」

這仰著小臉蛋看人的模樣真像她媽媽,他忍不住彎身在女兒嘴上親了一口,說︰「愛。爸爸很愛媽媽。因為很愛,所以舍不得跟她生氣,就像我也不跟你生氣是一樣的啊。」

沈觀原本還想走出去說他幾句,這話倒說得她耳根生熱,頓在原地。這人是年紀愈大嘴愈甜,愈懂得在肢體上表現他的情緒與欲望。

顏熙笑咪咪,把剛放進嘴里的脆面掏出,塞進爸爸嘴里。

「我分你吃——」他咀嚼數下,贊道︰「熙熙喂的就是特別香特別好吃。」

「……」沈觀從不知道這個男人也有這麼浮夸時,就像她在婚前也從不知道他嗜吃零食一樣。

「那媽媽喂的也有特別香、特別好吃嗎?」眨著密睫彎彎的圓眼,很認真地問爸爸。

顏雋又親女兒一口。「不知道。媽媽從沒喂過爸爸吃東西。有熙熙喂爸爸就好啦!」

「那我繼續喂你好了。來,張嘴!浮——」

「啊——」

實在受不了那對父女。沈觀故意走回房門口,對客廳方向喊︰「熙熙,你在做什麼?」

「啊,媽媽出來了,快!」他說完,與女兒對視一眼,開始動作。藏王子面袋的、把手中脆面一把吞進嘴里的、撿拾地上面條的,總之各司其職,將證據藏得妥妥當當。

「顏熙,怎麼媽媽叫你也沒應一聲。爸爸呢?」沈觀邊說邊走進客廳,恰捕捉到顏雋將王子面袋放進褲袋,又把女兒掌中碎面塞進嘴的畫面。她走近兩人,刻意不看大的,只彎身低頭看女兒。「你剛剛都在做什麼,怎麼這麼安靜?」

小女生抬臉看媽媽,再看看爸爸,說︰「我在玩躲貓貓,不能講話。」她微微挑眉,視線上移,看著男人的臉。他唇角沾了一點脆面,典型的偷吃還不曉得擦嘴。她伸指去捏那一點脆面,彎身問女兒︰「跟王子面玩嗎?」看見證物,小女生倒抽口氣,睜大畫眼。

「都是爸爸吃的,不是我喔!」她笑了一下,復又抬首看男人。「張嘴。」

顏雋愣半秒,真張開嘴。她把那不夠塞牙縫的脆面喂入他口中,問︰「有沒有特別香、特別好吃?」

他答不出話,卻知她方才定是躲在哪處窺見了他與女兒的罪行。他眼里有笑意,忽低頭看女兒,輕聲道︰「熙熙,去洗手,記得要洗干淨。」

「巴爸我知道,小羊老師有教我們要濕搓沖捧擦。」說完一溜煙不見人了。他看著女兒消失在轉角的身影,目光挪回妻子面上,道︰「你要自己吃吃看才知道是不是特別香、特別好吃。」

沈觀尚不及反應,唇已被餃住。她怔愣半秒的時間,他舌尖已探進她的,思及孩子隨時都會從里頭沖出來,她去推他,手腕被他握住,拉至他腰後,他空著的那手探入她發叢,按住她腦後。

他吻得深,吻得她兩頰浮暖,心跳紊促;她捏了他腰一把,他在她唇邊笑開。「好吃麼?」

她看他一眼,眼里流轉羞惱。「等等被妹妹看到。」

廁所水流聲恰恰停了,顏雋朝那方向喊︰「熙熙,順便把臉也擦一擦,記得用濕毛巾擦,毛巾要擰干一點,愈干愈好。」听到孩子的答聲,他復又低首吻她。

「……」沈觀記得熙熙擰毛巾都要擰個三分鐘以上的。

「顏熙、顏熙,綿羊班顏熙小朋友,把書包帶著下樓,把巴來接你嘍!」門口老師手握麥克風,遠遠見顏雋走來,已先透過麥克風提醒孩子該回家了。

「巴爸巴爸!」顏雋剛進幼兒園,小不隆咚的身影沖了過來,還來不及出聲提醒,「咚」一聲,小女生撲跌在地,餐袋滑了出來。

他快步上前,才要抱起孩子,她自己先

爬起身,癟著嘴看他;以為下一秒要听見嚎啕哭聲,她卻是彎腰拍拍膝蓋,抬頭看父親。

顏雋摶起餐袋,接過孩子書包,又摸摸孩子發心;向老師道別後,牽著孩子的手離開。

「巴爸,我剛剛沒有哭,有沒有好勇敢?」

「有。熙熙好勇敢。爸爸帶你去對面買糖,勇敢的小孩可以吃顆糖。」他把女兒有艾莎與安娜圖案的粉色書包掛肩上,彎腰撈起女兒,左臂牢牢抱住。「要記得,不能跟媽媽講。」

小女生轉著烏溜溜的眼珠子,賊賊地笑。「是爸爸自己想吃糖。」

顏雋愉快笑出聲。「這麼聰明又這麼勇敢,跟媽媽一樣。」

「媽媽很聰明很勇敢嗎?比我聰明也比我勇敢嗎?」小女生單手勾著爸爸的頸背,回首看他時,空著的那手摸著爸爸的臉頰。

「媽媽聰明又勇敢,她勇敢到就連生你時,肚子痛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也沒哭。」

「媽媽都沒哭過哦?」哇塞,那麼多好久,那是多久?

「沒……」憶起什麼,他改口︰「只哭過一次。」

「哭過哦?」睜圓那雙像極她母親的眼。「她跟我一樣跌倒嗎?」

他停頓一會,才慢慢搖頭。「不是。」

「那她是……」轉轉眼珠,問︰「她被大狗勾追嗎?汪汪汪的嗎?」

顏雋笑出聲。「不是。媽媽唯一哭過的那次,是因為爸爸受傷了,昏倒在她面前。」

「嘩!你受傷哦?哪里、在哪里?」翻爸爸頭發看頭皮,扭轉耳朵看耳後,最後兩手抱住鋼爸兩頰東看西瞧的。

「已經好了,那時候還沒有你呢。」他右手去按女兒弄得他發癢的手。「爸爸肚子和腿都破一個洞,媽媽那次哭得好傷心,所以……」他淡淡笑一下,「所以爸爸不想讓她傷心,後來就決定換工作。」

「她哭得好傷心哦?」小女生表情困惑,哭得很傷心的媽媽是她從沒見過的。「那媽媽就不勇敢了。」

「還是很勇敢;但是勇敢的人也是可以哭的。」他看著小女生,噙笑。「雖然我希望你跟媽媽每天都快樂,雖然我會保護你們,但如果很難過的時候,我更希望你們也能勇敢哭出來,哭出來,心里才會舒服。」

他湊唇親一口女兒。「你老實跟爸爸講,剛剛跌倒痛不痛?」

「痛!」小女生抬起方才撞及地板的左腿,手摸膝蓋。「這里痛痛。」

他輕輕揉了揉。「那你要不要哭哭看?」

「不要。」抱住鋼爸的頸背。「留給媽媽哭就好,我要跟你一起保護媽媽……啊,是媽媽!」眼楮發亮,指向後頭的媽媽。

顏雋回身,見沈觀定在三步之距的地方看他。她產後一個月便回校園工作,忙碌和適當運動讓她身材恢復迅速,今日一件修身白襯衫搭配黑色老爺七分褲,腰帶是艷紅色,底下套一雙同樣艷麗的紅色跟鞋,這樣的距離看她,他覺得美。

看夠了,他才開口︰「怎麼下來了,不是車上等?」

她先搖頭,才笑一下,走至父女倆面前時,她抬眼看他。「總是你在接她,老師也許對我沒印象了,搞不好還以為我這個媽多不負責任。難得過來一趟,想了想還是下車跟你一道接她才有意思,我們是一家人,不能總是讓你擔起一切。」孩子上下學多數時候是他這個父親接送,他偶爾遇上工作外出,才把孩子留校,待她學校工作結束再過來接孩子。

今日難得她早早離開實驗室,與他一道過來接孩子返家,這時間有一波接送家長,不好停車,說好他下車帶孩子,她在車上等。但在車上看他獨自往幼兒園方向邁去的身影,心生難言的情緒,她車開了繞了圈,尋到停車位,下車就往校園跑,恰遇父女倆步出幼兒圜的身影。

他抱起孩子,往對街走,她好奇跟上,听見他們的對話。她想,這男人與她在一起時,幾乎未有甜言蜜語,就連示愛求婚也是含蓄保守,他對情感的表達未有過多修辭,但隨著孩子出生、牙牙學語後,他像是找到一個管道,一個讓他安心傾吐的管道。她不知道他是否時常這樣對孩子說起她這個母親,她只是無意間听了幾次他對孩子談起她時,總是溫柔繾綣的語氣。

「我接她並沒什麼,一家人就該相互體諒。」顏雋徐徐說︰「我沒空時,也是你趕來接。」

「你這樣會讓我覺得我對熙熙不夠好。」

他微訝,道︰「她剛上幼兒園那前半年,幾乎每天生病,染上腸病毒在醫院住院那七天,都是你留在醫院陪她,你還認為你給她的愛不夠麼?」那七天她一下課就回家洗澡,洗後拎著筆電趕到醫院與他交接,夜里備課隔日一大早又得趕去學校。

她沒說話,他又說︰「每個人的表達方式不同。」

她終于開口︰「所以你可以私下對熙熙講起我,卻不能在我面前表達?」他知道她听見他與孩子的對話了,耳根微熱,問道︰「你想听我說什麼?」她凝視他甚久,輕輕搖搖頭。「你不是都用你的行動說了?」

他笑了笑,抬手揉揉她那頭耳下兩公分的短發,再順著往下撫上她臉頰。

他摸她的臉,她伸手摸女兒的臉。「要去買糖?」

小女生點了下頭。「是爸爸想吃糖。」

沈觀挑眉,不知她這鬼靈精模樣是像誰。「所以你不想吃糖嗎?一點都不想吃?」

小女生想了再想,小聲說︰「一點點想……只有一點點。」

「那一起去買吧。」她忍住笑,先邁開腳步。

顏雋抱著女兒跟上,空著的那手攬住妻子的腰。小女生側頭瞅瞅媽媽看著溫柔的臉,問︰「真的可以買?」

「可以。」很干脆。

「我想買健達出奇蛋……爸爸吃蛋,我玩蛋里的玩具,可以嗎?」

「好。」

「我還想買王子面……啊,我也想買張君雅……兩個爸爸都喜歡吃。媽媽,我是要買給爸爸吃的,可以嗎?」聲音細細嫩嫩,刻意放輕,像在討好。

只記得買給爸爸……沈觀淡淡看了女兒一眼,點頭。「可以。」目光對上他含笑的眼,她開口揶揄︰「真好,左擁右抱,一個前世的,一個今生的。」他笑出聲,不顧女兒睜著圓滾滾的眼楮盯著他們,他攬著妻子的手往上撫過她的背,輕輕扣住她後頸,微施力將她壓向自己。他低臉吻住她嘴唇,說︰

「所以謝謝你,沒有你痛了十個小時,哪有前世在抱。」

她面色微紅,自我調侃道︰「所以我不能抱怨,誰讓情敵是我自己生的。」「媽媽。」

「嗯?」聞聲她看向孩子。

小女生手里一個不知哪變出來的紙黏土成品。

「媽媽,這個送你。」她微詫,接過女兒親手做的作品。金魚凸眼、大鼻孔、又寬又厚的嘴唇,頭發狗啃似的……看得出來這成品捏的是她,雖然長得完全不一樣。「這是熙熙做的?」

小女生點點頭。「美勞課小羊老師教我們的。」

「做的是媽媽?」雖然與自己不像,還是愛不釋手。

「嗯嗯,是媽媽。漂亮嗎?」

沈觀把她的黏土模型放在臉頰邊,問︰「你覺得漂不漂亮?」

小女生看了看兩個媽媽,伸長兩手抱住媽媽的頸背,沈觀趕忙托住孩子的臀部,從顏雋手里接過孩子。

「我覺得媽媽最漂亮,比我做的還漂亮。」附上一枚濕淋淋的吻。

沈觀一顆心被女兒揉得很軟很軟,回親了口,道︰「帶你去買糖。」小女生抱住媽媽脖頸,轉過臉蛋看跟在後頭的爸爸,他對她豎拇指,她眯眼露齒笑。

前幾天小羊老師教他們做紙黏土,說母親節到了要送給媽媽當禮物。爸爸來接她,她問他能不能做禮物送他,因為他每天送她上學接她放學。

爸爸告訴她︰「媽媽工作很辛苦,沒辦法時常接送你,但不表示她不關心你或是不愛你。你忘了你住院時,媽媽在醫院陪你睡覺的事了?更小的時候,你一到夜里就肚子痛,一哭就是好幾個小時,媽媽隔天要上班,但不管多晚,她照樣抱著你哄,哄到你睡她才敢睡。白天去學校教課,趁空檔就要擠母奶,她還自備一個冰桶,每天開車載著冰桶上下班,就為了要冰母奶。有時候眼楮沒看見的,不表示這件事沒發生。媽媽只是沒空接送你,但她心里是愛你的,你送禮物給她,她一定會非常開心。」

她不記得自己以前會肚子痛,也不記得她喝過母奶,但是她記得她剛讀綿羊班時生病住了院,護理師阿姨要給她打針,她害怕得大哭,在病床上扭了好久,還踢了媽媽好幾腳,可是媽媽沒跟她生氣。

後來媽媽每次下班去醫院陪她,都會給她帶一個冰得涼涼的布丁……

對呀,媽媽只是沒空接她回家,只是不喜歡她常吃零食而已,所以她決定捏一個媽媽送給媽媽。

媽媽拿到媽媽笑得好開心耶,看媽媽開心她也好開心!

沈觀洗過澡,踏出浴室時,顏雋正好回房。

「睡了?」她坐到梳妝台前,打開吹風機。

「睡了。」他向她走近,接過她手中吹風機,另一手撥弄她的發。「今天校外教學,大概玩得太累,躺上去沒五分鐘就睡著了。」

她笑了笑,看著鏡里的他。「你明天幾點出門?」

「嗯?」他垂眼看著她穿過他指縫的發絲,傾著頭詢問。

「你明天幾點出門?」她提高聲量。他前幾日說起明日南投有場抓周慶生派對,得早早到現場布置。

「七點出門,最晚六點就得起床。」她發短,易干,他撥弄幾下她的發絲,關了吹風機。

她瞄一眼時間,都十點了。「要早起開車的人,還是早點睡吧。」

他雙手搭上她兩肩,彎下脖頸,英氣的臉龐就懸在她右上方,他垂眸,看她側容。「你不一起睡?」

沈觀從鏡里看見他溫柔的眉眼,她轉挪視線,對上他的目光。他洗過澡,有沐浴乳干淨清爽的味道,他眼眸深深,情意綿綿。她也有幾分情動,湊唇吻了下他的唇,說︰「我還有一部分考題還沒決定怎麼出題,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處理,你先睡?」

她貼著他的唇說話,溫軟的吐息盡在方寸間,他按捺不住心里那點心思,張嘴就含住她的唇,她沒拒絕,挺著腰雙手就勾住他的頸背,軟舌探進他齒關。難抵欲念,搭在她肩上的兩掌慢慢揉撫她luo|露在外的肌膚,帶繭的掌心溫熱非常。

「我還有工作……」說話時,氣息略促。

「明天休假,不打算明天再做?」

她搖頭。「今日事今日畢,明天有明天要做的事。」

他停手,拉下她裙擺,摟抱她一會,待心頭那團火漸熄,才親親她臉頰。

「忙完早點睡。」

她點頭,面上還有未褪的紅潮,這羞澀模樣只他看得見。

他又吻了她一下,設定好冷氣溫度與定時,開了床頭那盞夜燈,才獨自掀被上床。

沈觀坐到書桌前,留一盞台燈,熄了房里的燈。她工作一向專注,未告一個段落不輕易離開座位。待結束這份考題工作,一看時間,剛過凌晨十二點。她伸展兩臂,回首看床鋪方向,他側著身睡,薄夠只覆在腰腹間。

她熄了台燈,輕手輕腳繞至隔壁房看孩子,再去廚房倒了杯水;她邊喝水邊回房,見床緣坐著人,嚇了一跳。定神一看,她訝問︰「怎麼醒來了?」

坐在床緣的顏雋看著她向他走來,睡裙下一雙腿又細又白。「听見開門聲,所以醒了。」

「抱歉,吵到你了。」她走近,看他胸前濕了一片,想是房里溫度不夠涼,才讓他睡出一身汗。她給水杯,問︰「要不要喝點水?」在他接過水杯時,她拿過遙控器,再給房里定下一小時的冷氣。

他喝光水,空杯置于床邊桌,問她︰「忙完了?」

「嗯。」她背著他,還在設定冷氣溫度與定時。

「那早點睡。」溫聲叮囑完,一雙長腿收進被里,拉了被子就要再次睡去。

沈觀上床,借著床頭那一點微光看他俊朗的側顏。學期末了,考題、學期成績、下學期安排等等,讓她異常忙碌;每學期這時候,早出晚歸是常態,他從未埋怨過什麼,一人攬下接送孩子,整理家務的工作。

她想這數日兩人的交談時間少之又少,感覺這樣的夫妻關系不是太正確,又想起他睡前那纏綿的吻,忍不住探出指尖就去觸踫他的臉;從眉骨慢慢滑至鼻梁、人中,最後落在唇腹上。她以指尖描他唇線,想它印在她唇上時的強悍與溫存……手指被握住了。

「不想睡?」顏雋松了她的手,目光看過來,深邃的、專注的。

她輕輕搖頭,淡淡地笑著。「等等再睡。」她跪坐起來,在他微詫的目光下,兩手捏住裙擺,往上翻掀,褪去那件睡裙,露出她美麗的身體。不是不害臊,只是想響應他那吻的暗示,只是她也情動。

……

他發現他喜歡看她笑,她笑起來時,沉靜的面容變得特別生動,也許連她自己都未曾發現她這美麗的一面。

多日未曾抱著她入眠,這一夜他特別好睡,手機鬧鐘響時,才發現擁抱一夜的女人不在身邊。關掉鬧鐘設定,眼一抬才看見梳妝台前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小的坐著,大的站在後頭,手上還抓著小只的長發,兩人都在看他……

他坐起來,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巴爸,要刷牙洗臉。」顏熙見爸爸坐著發呆,出聲提醒。

顏雋徹底清醒,看著正在為女兒梳發的妻子,問︰「你跟熙熙要出門?」母女倆穿著同款外出服,梳妝台邊還放著兩個行李袋。

沈觀把女兒長發整齊握在手里,扎上發束,就是俏麗的馬尾。她抬眼看他,說︰「不是要去南投?昨晚趕著做完工作,就是因為今天想陪你去布置會場。我查過了,附近有些景點不錯,你工作結束,我們可以去走走,我三天前就訂了民宿了。」指了指迭在床邊桌的上衣,說︰「衣服給你放在那,是親子裝。」他沒說話,看了她好一會,目光移至女兒臉上時,停了好幾秒才下床進浴室盥洗。明天有明天要做的事……陪他工作是她今天要做的事……他盯著鏡子刮胡時,唇角始終翹著。

一家三口套上一樣的T恤踏進電梯,趁女兒去摁鍵的短暫時間,顏雋迅速攬過妻子,湊唇欲吻她,身後有甜軟嗓音問︰「巴爸,為什麼門還不關啊?」他愣一下,回首看,門還敞著,再看那排按鍵,說︰「你按成開門鍵了。」他去壓了關門鍵。「這個才對。」

小女生激動道︰「我會我會!我自己按你不要幫我!」

他溫聲說︰「那給你按樓層鍵,但記得,這個緊急按鈕不可以玩。」

小女生專注盯著數字鍵,他再次回身去摟妻子,唇湊過去就要吻上了,身後又是細細的甜嗓︰「巴爸,按1對不對?」

他轉頭去看,跟她解釋︰「我們要開車出去,爸爸的車停在地下室,你就要按這個B1……」他邊說,手指就要觸上。

小女生桂桂叫︰「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按不用你幫我!」

他好氣又好笑,轉身勾住妻子的腰,她抿著笑意看他,不知是笑女兒或是笑他。他才靠近她的臉,身後︰「巴爸……」

他閉了閉眼,展眸時,沈觀已忍俊不禁。

數日前曾听他提起她與他一道去幼兒園接孩子那次,他在便利商店前吻她的畫面被孩子看見,隔日他送孩子上學,孩子一見到小羊老師便沖過去,高興地嚷嚷︰「小羊老師我跟你講喔,我媽媽昨天也有來接我,跟我爸爸一起,她還帶我去買糖,我爸爸還跟我媽媽親親。」

面對小羊老師噯昧的注視,他懊悔那天當著孩子的面親吻她,想來也是怕孩子又去幼兒園放送他們夫妻間的親密舉止,現在吻她時才要小心翼翼。

顏雋舒口氣,回過身去抱起女兒,親了口才問︰「怎麼了?」

「我會按電梯了耶!」

「好厲害。」再親一口臉頰,表示鼓勵。

「巴爸,你今天會變魔術嗎?」

「今天是胡子叔叔上去表演,爸爸只是去布置場地。」

「那你下次可以變給我看嗎?」

「當然可以。」

「巴爸!」

「嗯?」

「那你可以教我變魔術嗎?我想要表演給我們班那些……」

沈觀看著前頭的父女,眼里流轉笑意。

其實昨晚她只是完成考題工作,其它工作仍未完成。她知道明晚旅程歸來,得熬夜才能趕在周一進辦公室前把事情做好,但那又如何?這一刻的溫馨,沒什麼比得上。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槍聲與告白最新章節 | 槍聲與告白全文閱讀 | 槍聲與告白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