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從良 第二十章 作者 ︰ 丹甯

【第十章】

隔天,管萍破天荒的睡到中午才起床。

當她匆匆忙忙梳洗完畢下樓,飯菜香已彌漫一室。

「小萍,早。」張月芬向她打招呼,笑得一臉曖昧。

「……媽早。」

唉,不用想也知道他們昨晚干的壞事,肯定所有人都知道了。

都是甫洋害的啦!她在心里抱怨著,甜蜜的感覺卻多過生氣。

只是……那個罪魁禍首又跑哪去了?

她不由自主的四處梭巡。

昨晚胡里胡涂又被他拐了,結果問題的答案還是沒問到。

「甫洋早上跟他爸去打球。」張月芬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不過他們應該快到家了,剛才你爸打電話說會回來吃午餐。」

「噢,好。」她愣了下,小聲道。

天啊,她的語氣為什麼听起來委屈得像被老公丟在家的怨婦?

「來來,你一定很累吧?趁他們回來前,先喝碗雞湯。」張月芬熱切的端了碗熱騰騰的雞湯朝她走來。

累?她才剛睡醒為什麼會累?管萍一臉困惑,直到見了婆婆曖昧的神情,慢了好幾拍才意識到婆婆意思的她,簡直哭笑不得。

「媽,我沒有——」話還沒說完,那碗熱呼呼的雞湯就塞進了她手中。

「幸好你們還是在一起了。」張月芬搖搖頭,「先前在醫院里,他在我面前跟你假裝恩愛,我說破也不是,不說破,他還以為自己裝得很好呢!」

管萍一陣心虛,「呃,媽,你看出來啦?」

「別開玩笑了,兒子是我生的,他肚子里轉著什麼念頭我會不知道?」她很神氣的哼笑,「只是當下不好揭穿他,怕他見笑轉生氣,一走又是一整年,只好叫你們先回去培養感情了。」

這對母子還真是……

被夾在中間看著他們斗法,管萍只能甘敗下風。

「愣著做什麼,快喝湯呀!」張月芬見她乖乖喝了幾口,才又道「還好這次回來,你們兩個感情是真的好了,我可松了一大口氣。」

「其實……我們也不是真的那麼好。」她小小聲的反駁。

「說什麼話?我看甫洋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喂,可別跟我說你不愛甫洋那套,你這丫頭也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你的心根本早就放在我那不成材的笨兒子身上了吧?」

「他看我的眼神……有不一樣嗎?」她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不過婆婆的話,再加上昨晚他的熱情……管萍的臉驀地紅了,可心也莫名的篤定了些。

其實他也曾說過愛她的,就是喝醉的那晚,只是她一直將那視為酒醉後意識不清的胡言亂語。

但是昨天他並沒有喝酒吧?還又對她——

唔,她覺得自己的心髒又要失速了。

「哎,不是跟你說了,那小子在想什麼我清楚得很,不會看錯的!」張月芬的語氣萬分肯定。

真的嗎?她心一動。

她真的可以期待,甫洋是因為突然發現愛她,所以才決定和許艾蘭分手,才決定打破他們維持假婚姻的約定,和她做真實夫妻吧?

這個夢,她曾期盼太久,卻也因它傷得好重,所以現在她實在不確定自己該不該這麼快速的相信。

只是她還沒想出個答案,溫家父子已經回來了。

她咬唇瞧著那正走進門的男人。

他一身墨綠色的polo衫,看起來神清氣爽,反觀她,才剛睡醒不到半個小時,身上還穿著睡衣,手里捧著雞湯,看起來好邋遢。

真不公平!他們明明是「共犯」呀,為什麼差這麼多?

彷佛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溫甫洋轉頭望向她。

她心一慌,趕緊低頭喝湯裝忙。

但即便不看他,管萍還是可以感覺到他朝自己走了過來,在她面前站定。

「你身體還好吧?」他沉沉的嗓音自她頭頂傳來。

「很好,謝謝你。」除了腰酸背痛外,她沒什麼不好的。

他繼續問︰「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不勞費心。」因為還不確定他真正的想法,所以她只能不泄露心情的繃著臉回答。

「既然你們回來,那就準備開飯吧,我叫徐太太準備一下。」張月芬輕快的說著。

徐太太是溫宅的管家,已在這里工作近二十年。

管萍三兩下把湯喝完,快步將空碗拿至廚房。

不料她身後卻多了個背後靈,跟她一起走進廚房,又跟了出來。

「你一直跟著我做什麼?」走出廚房後,她轉進一旁的角落,狀似沒好氣的回頭睨了他一眼。

溫甫洋沒回答她,卻忽道︰「那天……我是說,我凶你的那晚,你是和方小姐出去對吧?」

管萍想了下,才曉得他說的是哪一天。

她有些訝異他會知道,卻更好奇他想說什麼。「哦,所以呢?」

「我是後來跟媽聊了以後才知道……她跟我說了方小姐去找你的事,我想應該是那天。」他頓了頓,「我本來以為你是跟小張出去。」

「然後?」

「很抱歉那晚凶了你,當時我太慌,也太生氣……」那些心情對他而言似乎有點難以啟齒,他彷佛下定了很大的決心才道︰「我承認,我很嫉妒。」

她還是板著臉瞪他,可心頭剩下的不確定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喜悅的粉紅泡泡。

「我從窗戶看到你對那郵差笑得很開心,你很久沒那樣對著我笑了……特別是後來你又再次跟他出去。」他幾句話說得好像被逼得有多痛苦似的,一下子搔頭一下子又不好意思看她,簡直像個別扭男孩一樣。

管萍不知道該接什麼,葉恩妤說得沒錯,男人果真都是笨蛋。

「我是和小張去看某個知名國際芭蕾舞團公演。」她表面上仍是冷冷的,里頭卻已笑得很開心。「他就是在你看到的那天約我去的。」

「我曉得,後來我看到票根了。」他深吸了口氣,終于對上他的眼,很誠懇的說︰「總之,我很抱歉誤會你。」

他知道她喜愛芭蕾,多半是為此而去。

「嗯。」管萍點了點頭,不動聲色,「說完了?」

本來期待她有所響應的溫甫洋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既然說完了,那就這樣吧。」她轉身就要離去,暗自壞心決定這回讓他嘗嘗提心吊膽的滋味。

他眼捷手快的拉住她。「等一下。」

「還有事?」她露出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小萍,我並不是為了責任,才想繼續和你維持婚姻關系的。」他很認真的看著她。

「……不然呢?」唉,說了半天都還沒說到重點,真不像她認識的那個聰明優秀溫甫洋。

不過好笑的是,她從來不知道那會為了她凶巴巴,又好像很厲害的甫洋哥哥,原來也有這麼笨拙的一面。

他以前到底都怎麼交到女朋友的啊?

「我想將你永遠留在身邊。」他伸手輕撫她的臉頰,「我希望你能當我的妻子。」

真是可笑,他的能言善道,在踫到心中真正所愛的女人時,居然半點也施展不出來,連他都唾棄自己。

「若只是希望我永遠留在你身邊,妹妹這身份也可以啊,又不一定非要妻子不可。」她存心刁難,好一吐先前暗戀慘了他的怨氣。

「你明知道我要說什麼的!」他露出困窘的表情。

「你不說清楚,我哪知道你要說什麼?」哪有人要告個白也這樣不干不脆,真是!

「該死!」他低咒,狠狠吻住那張明顯故意和他唱反調的小嘴。

若非他自知過去理虧,心中對她懷著深深的愧疚,哪容得了她這般戲耍?

一吻完畢,管萍渾身發軟,氣喘吁吁的依偎在他懷里。

「你作弊。」她抗議。

「小萍,我對你是認真的。」將小小的人兒擁在懷里,溫甫洋滿足的蹭了蹭她的頰,「我想娶的女人,只有你而已。」

「騙人,你連愛我都沒說過!」終究是捺不住性子,她忍不住恭怨,拽露了心思。

「我明明就說過了。」那委屈的語氣,讓先前忐忑的溫甫洋心徹底定了下來。

起碼,這表示她比她表現出來的更在乎他。

「哪有?」

「我喝了酒那天,你忘了?」真奇怪,他這個喝多的人可記得清清楚楚。

「你記得?」她倏地瞠大了眼,「我還以為那天你醉得什麼也分不清了……」

「我是喝多了沒錯,不過還不至于醉到對一個不愛的女人告白。」他細細的吻著她的額,「我是真的喜歡你。」

如果這是她想要听的,那他就說吧。

「喜歡妹妹那種喜歡?」懷中的小女人抬起頭,一雙烏溜溜的眼楮眨呀眨。

「小萍……」

唉唉,他可真是自作孽啊!看來得花上很多很多年解釋了。

不過沒關系,那表示他們還可以糾纏很久很久……

四年後

「你當我妹妹好不好?」一個帥氣的小男生,認真的對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生說。

「為什麼是妹妹?」小女生好奇的低頭瞧著他。

「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啊!」就像他家把拔馬麻一樣。

他好喜歡她呢,想一直都能見到她……

「溫軒哲你別亂說話了!」管萍匆匆趕來,尷尬的抱起兒子,「人家佩佩是姊姊,不是妹妹。」

三歲的小男生嘴一偏,「可是我想要她當我妹妹呀,把拔說馬麻以前是他最疼愛的小妹妹。」

他也想把漂亮的佩佩姊姊變成他「最疼愛的小妹妹」嘛!

管萍沒好氣的回頭瞪向自家丈夫。「你干麼教兒子都只教一半啊?」

她家兒子不知道到底遺傳了誰,看到漂亮的小女生都想要當人家哥哥,也不管自己年紀根本就比人家小。

「總比他一開口就想要人家當他的新娘好吧?」做父親的對于兒子的濫情程度也很無奈。

好歹他從小到大只對小萍一人說過要娶她好嗎?怎麼生出的兒子小小年紀就到處想認「干妹妹」?

「不好意思哦,恩妤,家教不嚴。」管萍只得向人家小女生的母親道歉。

「沒關系啦!」葉恩妤微笑,「等等要一起吃個飯嗎?」

這幾年來,管萍每星期都跑台中找葉恩妤學東西,也和她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我也想,不過今天不行。」她遺憾的道,「約好了要和我媽吃飯。」

「那就以後有空再說吧。」葉恩妤也不以為意,「拜拜。」

「下星期見。」管萍笑著向她道別。

「今天要去找奶奶還是外婆啊?」小男生好奇的問。

「來,我抱吧。」舍不得妻子抱小孩辛苦,他伸手接過兒子,「軒哲比較喜歡奶奶還是外婆?」

「嗯……」小男生想了一下。外婆跟奶奶都對他很好呢!真難決定,但最後他還是道︰「外婆吧!」

「哦?為什麼?」他明明就比較常見到奶奶呀!

「因為外婆比較漂亮呀!」小男生說得理所當然。

「……」兩個大人頓時相對無言。

最後還是無奈的父親開口,「好吧!恭喜你,我們今天要去外婆家吃飯。」

「耶!真的嗎?太好了!」小家伙拍手歡呼。

管萍伸手勾住了丈夫的胳臂,與他相視一笑。

三年前,方琳忽然宣布退出演藝圈。

當時她才四十初的年紀,又有張天生的娃娃臉,根本不顯老,很多人對于她的退出演藝圈都為之震驚。

追問理由,她只淡淡的說,她汲汲營營了大半生,接下來,她只想好好陪她的家人。

半年後,她結婚了,嫁給一名小她五歲的男人,夫妻倆感情很好。

其實她的生活不只這樣,不過媒體對一個宣布永遠退隱的明星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反正演藝圈的人來來去去,還有更多精彩八卦的消息要報。

所以,除了方琳身邊親近的人外,沒人知道她多了個二十多歲的女兒。

「甫洋哥哥……」都已經叫了二十多年,管萍最後還是習慣這麼叫丈夫,「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幸福哦!」

有兩個疼她入骨的媽媽,愛她的丈夫,跟可愛的孩子。

她當不來許艾蘭那種女強人,能有這樣平靜圓滿的生活,就已經很知足了。

「干麼忽然這麼感性?」溫甫洋回頭笑望她。

她睜圓了眼,「不然呢?難道你不喜歡這樣的日子嗎?」

「當然不是了。」他輕易的空出一只手,攬住妻子的腰,「能有你們,我哪還有不幸福的道理?」

「這還差不多……」

落日余暉灑在三人身上,在他們背後拖出長長的影子。

這一生,相信他們會一直這樣走下去,直到再也走不到的那天。

【全書完】

*欲知葉恩妤與杜恆玉從替身變真愛的過程,請看新月春天系列R113慢熱小倆口之一《出軌夫》。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老公從良最新章節 | 老公從良全文閱讀 | 老公從良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