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靈泉藥娘 > 第二十一章 前世了結今生幸福

靈泉藥娘 第二十一章 前世了結今生幸福 作者 ︰ 蒔蘿

    兩天後,皇帝身邊的滿福公公將艾芳馡熬好的藥端到皇帝床榻邊,一口一口慢慢的喂著皇帝喝下,「君少夫人,皇上雖然還未清醒,但是他的癥狀好多了,已經可以喝下湯藥了。」

    艾芳馡忙著收拾著她的金針,「嗯,這一次針灸的效果很好,我想……晚上再為皇上行一次針,也許皇上會復原得快一些……」

    前兩天還昏迷不醒的皇帝服用加了靈泉水的湯藥,臉上氣色也不再像兩天前那般艷紅,相信很快就能清醒,只是要明天一早就能睜開眼楮,似乎有些難……

    「君少夫人,今天太子抽空前來探望皇上時,皇上的手稍微動下。」滿福公公放下已空的湯碗,小心翼翼的為皇帝擦掉嘴上的藥漬。

    「這是好現象,皇上不久後應該能醒來。」

    「晚上守備一向比較薄弱,君少夫人,廢太子不是什麼有耐心之人,他應該已經知道你在為皇上解毒,今晚若是要再幫皇上行一次針,要小心,老奴擔心廢太子……」滿福公公小聲提醒她注意這詭譎多變得局勢。

    「放心好了,我會注意的。」

    「君少夫人,有個地方原本是不能告訴你的,但現在情勢危急,老奴只好違背皇上的旨意偷偷說了。」

    「公公想說什麼?」

    「看到那書櫃了嗎?把中間那個龍形浮雕按下,會出現一條密道,這是皇上的逃生密道。」滿福公公的蓮花指往旁邊的書櫃一指,「你懂咱家的意思嗎?」

    她點了點頭,「知道。」

    忽地,皇帝寢宮外傳來一陣陣淒厲的哀號跟兵器相交的打斗聲。

    這兩軍交戰的廝殺聲音讓艾芳馡十分不安,打算出去看看。

    滿福公公听到那些喊殺的聲音,也備覺不安,連忙阻止她,「君少夫人,您別出去,叛軍的援軍應該已經到了,咱家出去擋擋,您在這里保護好皇上。」

    沒想到滿福公公才剛走到外廳而已,她便听見緊掩上閂的門扇被人踹破的聲音和滿福公公的叫聲,「有殺手——」

    艾芳馡頓時被嚇得有些六神無主,但是隨即想到皇帝的生死關系著他們一群人的安危,現在皇帝的生命最為重要,皇帝一死,他們都要死,也顧不得無禮了,馬上沖到床榻上,抄起放在枕邊的玉璽,扛起皇帝要往密道逃生。

    眼看那些叛軍跟殺手就要沖進內廳來,可是她根本扛不動皇帝,死拖活拉地只能勉強將皇帝拖到地板上。

    該死,要是空間可以讓她帶人進入就好了!她焦急的在心底低咒了聲,突然,額前一道靈光閃過,在殺手沖進內廳的同時,她跟皇帝消失在床榻邊上。

    看著眼前碧藍的天空,悠悠的白雲,綠意盎然的藥草園和潺潺溪水,呃,她怎麼進到空間里來了?那皇帝呢?

    該死,她不會是一害怕,下意識的閃進空間里,卻把皇帝丟給那些殺手吧?!

    她驚恐地四下張望,正打算動用意念離開空間,卻看見泛著晶亮光芒的靈泉里,躺著一個穿著明黃色中衣的男子。

    是皇帝!

    她嘴角僵硬的抽了兩下,她是怎麼把皇帝帶進空間里來的啊?

    以前她曾經嘗試帶活物進這空間,可是除了藥草跟一些沒有生命的器物外,所有的活物都進不來,沒想到她這麼一急,竟然把皇帝也一起帶進來了。

    不過……她也太大不敬了,竟然把皇帝摔進靈泉里,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她手忙腳亂地自地上爬起身,匆匆跑過去要把皇帝拉上來,可眼前正在發生的畫面讓她怔愕不已,皇帝臉龐上原本還浮著艷紅,現在竟然一點一點的退去,恢復成正常的模樣,叫她忍不住張大了嘴,不可思議的看著還泡在靈泉中的皇帝。

    這靈泉簡直就是活生生的解毒泉啊,早知道她就應該弄一大桶靈泉水讓皇帝進去泡,說不定他老人家早早就清醒,也能阻止廢太子叛變。

    不過這些話她也只能在心底說給自己听,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是讓人知道她有這麼一個空間,恐怕會把她當成妖怪或是來搶奪,她還是安靜的保守這個秘密較好。

    不知道外面現在怎麼樣了,君天寧也真叫人有些擔心,不知他是否平安?

    之後艾芳馡跟昏迷的皇帝又在空間里待了兩天,這兩天里,她持續為皇帝施針排毒,為了加速效果,她又把皇帝拖到靈泉里去泡了兩回,效果果然是極好的。

    她再次為昏迷的皇帝把脈,發現他脈象平穩,就跟正常人一樣,現在皇帝應該是陷入沉睡休養之中,相信不久就會醒來,她必須在皇帝醒來之前將他弄出空間才行,可在這之前,她得先出去打探最近的消息。

    瞄了眼熟睡中的皇帝一眼,她在他其中一個穴道扎針,確保他暫時不會清醒後,意念一動,閃出空間。

    過了許久,她好不容易從又暗又長的密道出來,在後宮找到一處雜草叢生的院子,確定這里十分安全,不會有人注意到,這才放心的將皇帝從空間里移出,幫皇帝診了下脈,確定他老人家平安無事,又在他身上穴位扎了一針後,等著皇帝清醒。

    只是她等了半天,皇帝還是沒有蘇醒的跡象,叫她有些欲哭無淚。

    她這兩天偷偷摸摸四處走動,或者是躲在空間里偷听,方知道廢太子買通宮人讓人替他送信給禁衛軍符虎營的統領江平之,要他在宮內進行宮變,同時也傳信到西山大營通知他的嫡舅公孫猛,以太子謀逆幽禁皇帝為由,調動西山大營的兩萬鐵騎兵先行回宮救駕。

    但他其實已經跟守護宮城的禁衛軍符虎營統領江平之達成協議,兩方里應外合,同一天發動兵變,也因此宮城才會這麼輕易被他們給拿下。

    太子率領未叛變的御林軍全力抵抗,這才暫時保住以皇帝寢宮龍吟殿為中心的半個宮城,可那一天廢太子的援兵趕到後,將御林軍殺個片甲不留,太子跟君天寧還有一些忠心的大臣被全部關進天牢,等廢太子登基後便要問斬。

    現在外頭一片紊亂,人人自危,能平定這一場亂局的只有皇帝,必須早日讓皇帝清醒,可是皇帝就像是睡著一樣,怎麼叫都叫不醒,讓她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翌日,清晨的金光透進殘破的紙窗,映在這破舊屋內的斑駁牆壁上,一直未清醒的皇帝發出了一記呻吟聲,沉重的眼皮也動了動。

    「皇上、皇上,您醒了嗎?」窩在一旁休息的艾芳馡听到那聲音,馬上驚醒,爬過去仔細觀察皇帝,興奮的低聲喊著。

    皇帝吃力地眨著沉重的眼皮,干啞的開口,「朕……」才一開口,卻發現自己喉嚨干澀得就像有塊炭在燒。

    「皇上,您別急,先喝口水。」她拿過水袋,喂他喝口甘甜的靈泉水。

    靈泉水入口,皇帝頓時感到十分舒服,眯著眼眸看著眼前這名女子,感到有些面熟,片刻後才想起,「你是……福星……」

    「是啊,皇上,我是福星,您小心點……」她小心的扶著皇帝坐起身。

    「這里是?」皇帝眯起龍目,看著眼前這荒涼的宮殿,「這里不是龍吟殿,朕為何會在這里?」

    艾芳馡跪到皇帝跟前,磕了一個大響頭,將這些天來皇宮里發生的喋血事件一件件告知,「皇上請恕罪,是福星把您帶到這里來的,您昏迷不醒後,廢太子引發宮變,買通殺手進入龍吟殿暗殺您,將謀殺皇帝的罪名扣在太子身上,將太子以及一些忠心大臣全部關進天牢,待廢太子登基後便要問斬……還有……」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情!」皇帝大驚,那天他才跟幾位大臣提起要將廢太子貶為庶民,發配到北荒地區,當晚他便昏迷不省……

    「是的。廢太子現在未動手殺掉太子,是因為還沒找到您跟玉璽,現在廢太子已經命人在最快時間內雕刻出一顆假的玉璽,只要這顆假玉璽完成,便要假冒您的筆跡寫了禪位詔書,將皇位讓給廢太子。

    「皇上,廢太子一旦登基為皇帝,到時木已成舟,就算您清醒,也已不是大梁皇帝,您得趕緊處理這事情,否則到時您的皇位保不住,太子等人也都會被冤枉而死啊!」她跟皇帝說的這些,都是她躲在空間里偷听到的。

    「那朕又為何會在此處?」

    「那些殺手闖進龍吟殿時,是臣女拖著您從密道逃走,還好密道出口位在假山的山洞中,沒有被人發現,臣女趁著夜色扛著您從那條密巷出來,找到這座廢棄院子,將您先暫時安置在這里,還請您原諒臣女的無禮。」

    「哪些人被抓進大牢了?」

    「太子、君天寧、康國公、律御史、韓統領……」

    听完艾芳馡所說的,皇帝眉頭糾結在一起,沉吟道︰「這些人全部都是朕最信任的人,被羈押在天牢之中,看守天牢的定是那孽子的心腹,朕親自前往天牢,他們也絕對不可能放人,反而會以假冒皇帝的罪名將朕抓起……」

    听完皇帝說的,艾芳馡一副寡婦死了兒子的模樣,整個人癱坐在地上,「那怎麼辦?難道就這樣什麼都不做嗎?」

    「除非有玉璽才能下令放人,否則……」

    「玉璽?」

    「是的,只有玉璽才能號令。」

    「玉璽、玉璽在啊,當時情況緊急,福星拖著您從密道逃跑前,只拿了放在床榻上的玉璽,其他東西都來不及拿。」

    「玉璽你也一起拿出來了?」見她點頭,皇帝焦急地問道︰「在哪里?快給朕!」

    「皇上,您等等。」她跑到角落去,像是在挖開牆壁,從里頭拿出用黃布包裹的玉璽,交到皇帝手中。這玉璽她一直藏在空間里,現在皇帝要用到,她自然得裝模作樣一番。

    皇帝拿高玉璽,讓陽光穿透,眯著眼像是在檢查真假似的,沒一會兒,斑駁的牆壁上便出現九條栩栩如生的游龍倒影。

    「很好,福星你做得太好了,朕要你再去做一件事情,如今整個皇宮大概都被單憬聿那孽子控制,你想要從天寧帶你進來的那條密道出宮是不可能的,朕告訴你另一條密道,現在整個皇宮最不被注意的地方就是冷宮,你到冷宮,後院有一塊無字碑,旁邊有一座枯井,你跳下枯井後,抬頭往上看,有一塊雕著龍紋的石頭,按下,會出現一條直通城外的密道。」

    看著逐漸消失的九尾真龍倒影,皇帝滿意的沉點了下顎,撕下中衣一角,咬破手指在上頭寫血書,接著再用玉璽蓋上血印,交給艾芳馡,「拿著朕的血書從那條密道出去後,向東約兩里有座真元道觀,你進去找開元道長,他是朕的五皇弟,他看到朕的手諭就知道怎麼做了,快去,一定要在這孽子舉行登基大典之前完成。」

    「那您呢?現在這整個皇宮都是廢太子的手下……」她好不容易將皇帝救活,可不想他還沒把人救出,自己就先死了。

    「這整個皇宮都是朕的地盤,朕還會不知道怎麼自保?快去!」

    「福星遵旨。」艾芳馡將血書塞進衣襟後,匆匆離開這廢棄的院子。

    半個月後。

    朝堂上一片祥和,花了近半個月的時間才把以廢太子單憬聿為首的黨羽全數抓進天牢,等候處決。

    半個月前,五王爺開元道長拿著皇帝的血書手諭,將單憬陌、君天寧還有幾名大官救出天牢,讓單憬陌率領開元道長秘密訓練的暗衛刺殺西山大營的元帥,接掌兵符和西山大營。

    解決完公孫猛的單憬陌,領軍回頭秘密前往冊封大典之處。

    而君天寧為了預防剩余的叛黨從海路逃脫,率領旗下所有商船堵住出海口,不讓船只進出。

    帶頭叛亂的單憬聿,在他準備登上皇位的那一刻,皇帝出現,打破他稱帝的美夢。

    在一陣紊亂的廝殺中,廢後當場慘死于皇帝的刀下,單憬聿在心腹們的保護下逃亡欲出海,卻在出海口被君天寧所率領的人給圍剿。

    皇帝開心的對這次平定亂有功的將士們論功行賞,因為單憬陌已經是太子,又因這一次叛亂事件,皇帝有感而發,決定讓單憬陌監國,提早處理國政。

    君家因為率領自家商船抵擋叛軍截獲單憬聿有功,皇帝在朝堂上封君天寧為三品君侯,更免除君家商團未來三年的賦稅,並賠償他所有損壞的商船。

    至于扛著皇帝逃亡,此次最大的功臣艾芳馡,被皇帝加封為福星郡主,讓她掌管藥商行會。

    有賞便有罰,單憬聿當場夠俘,一干廢太子黨全數入獄,均判斬刑,擇日處斬。而跟單憬聿過往甚密的桑坤德與君天悟,以及他們的所有家眷,也全部必須陪著單憬聿下黃泉。

    不過由于君天寧逮捕逃亡太子有功,君家除了族長君赫跟君天悟那一支族人遭到滅族外,不波及其他族人,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待所有事情了結後,艾芳馡提著食盒來到陰暗潮濕的地牢,有一事她一直掛在心上,也到了該解決的時候,免得下輩子投胎還會遇上他們,結下惡緣。

    看著坐在骯髒牢房里的桑漢銘,艾芳馡心里其實有些許不舍,當年他雖惡劣的利用體弱的哥哥逼迫娘親點頭將她嫁給桑坤德那禽獸,可他對她這個買來的媳婦還是不錯的,尤其是當他對桑坤德失望後,便將所有注意力轉到她身上。

    他教她醫術、認識所有藥草及如何用藥,竭盡所能的栽培她,希望她可以代替他那不肖兒子撐起整個桑家,她也沒讓桑漢銘失望。可桑坤德卻連桑家難得的血脈也下狠手除掉,只為了讓她的小妾江伶開心,兩人連手殺害了她跟腹中胎兒……

    她與桑家的所有恩怨糾葛到明天就將畫下句點,不再有所牽扯,今天她勢必得來看看桑漢銘,要不是有他,也不會有重生後幸福的自己。

    桑漢銘睜大那雙已有些混濁的眼珠,驚訝的看著牢房外那名提著食盒的女子,「你……怎麼會來看我這個即將被問斬的老人?」他完全沒想到她會在他死前的最後一天來探望他。

    艾芳馡隔著欄桿看著已經被折磨得幾乎不成人樣的桑漢銘。

    他臉色蒼白,滿臉憔悴,瘦骨嶙峋,佝僂著身子靠在牆角。

    她淡淡地道︰「明天就是你行刑的日子了,來見你一面,同時告知你一聲,今後每年清明寒食,我會讓人為你備上一頓飯,你的尸身我也會給你收了,讓你跟你的妻子葬在一起,你不必擔心死後沒人為你收尸、祭拜。」

    听到這里,桑漢銘心頭一陣莫名激動,不解地問道︰「你我無親無故,老夫甚至……你為何……」

    「不為何,就算是還你……」她頓了頓,「一點恩情。」屬于前世的恩情。

    「恩情?」

    「當年您曾經有恩于我,這算是我報答你當年的恩,您莫要懷疑。」她一邊說著,一邊將吃食拿出來,為他倒了杯酒,「我特地備了您愛喝的杏花酒,您老就不要客氣了。」

    桑漢銘惆悵的喝了口酒,望著她縴細溫婉的臉龐,那抹已經快要從他腦海中遺忘的記憶又躍上腦海。他垂下了眼皮,臉上不見絲毫表情,平淡的說著,「君少夫人,老夫曾經作過一個很長的夢……」

    「什麼夢?」

    「夢中你是老夫的媳婦,老夫用權勢與金錢買來的媳婦,你聰明伶俐、孝敬公婆且很有天分,老夫找人教你醫術、教你管家……你把一切都做得很好,讓老夫很放心,夢中老夫在死之前把家主之位交給你……」

    桑漢銘眯著眼楮回憶著那已經模糊不清的夢,感慨的低喃,「那雖說是夢,卻真實到讓老夫誤以為是真的,當時還曾經嚇出一身冷汗,如果那夢是真的,如今我桑家應該是風光無限,而不是如今這模樣……」

    艾風馡听完他所說,心底苦笑了下,暗忖,不是這樣子的,要是這一世她又嫁給桑坤德,桑家恐怕也一樣逃不過落敗的命運,她甚至還得搭進自己的性命,她低語,「這只是夢。」

    「是啊,是夢。」桑漢銘苦笑著放下酒杯,起身對她慎重的作揖行禮,「君少夫人,老夫的身後事就有勞你,來世……」

    她連忙制止他接下去的話,來世她真的不想再與桑家有任何牽扯,急忙道︰「桑老爺,為你收拾身後事是我還你一點恩情,莫再提來世。」

    桑漢銘像是已了所有心願般露出了一抹久違的和藹微笑,「屆時就有勞君少夫人了。」

    等艾芳馡從地牢出來後,心情十分低落,靠著車壁悶悶的不發一語。

    陪著她一起前往地牢,站在不遠處等她的君天寧將她摟進懷中,「怎麼了?你不是去了結心願,這心願了結了,也不見你開心,反而好似更加難受。」

    「你……听到桑老爺跟我說的那個夢了吧。」她虛弱的靠在他懷中,有氣無力的提起。

    他點頭。

    「其實我也曾經作過那個夢,那個夢很淒涼悲慘,夢中的我是個貧窮落魄的姑娘,不小心撞到桑坤德……最後,我被桑坤德跟江伶害死,連同腹中的胎兒……」她緊緊圈抱著他,「現在只要一回想起來,我都覺得後怕。」

    君天寧將她抱在懷中,給她溫暖與力量,摸著她的臉柔聲哄著,「那只是夢,夢與現實是相反的。」

    「可是……」那是真實發生過的……

    「馡馡,即使那不是夢,是真的事件,你也不會發生那些悲慘的事情。」他自信的說。她擰起眉頭滿眼不信。

    「你知道為什麼嗎?」

    她搖頭。

    「因為你先遇上了……」他捧著她的臉深情說著,「一個會傾盡一生所有讓你成為最幸福女人的男人。」

    她抬起頭看著君天寧充滿感情的深邃眼楮,突然有一種體悟,是啊,因為她遇到了他,前世她遺憾的人生,這一世因為有他而變得完整無缺、變得完美。

    她笑了出來,相信自己這一世會幸福的!

    「我的幸福,」她點頭,深深地吻住他,「是因為有你……」

    刺骨強勁的海風挾帶著雪花不斷吹向繁忙的港口,海浪不斷拍打,港口上充斥著縮著脖子冒著風雪前行的搬運工人,或是準備上船、下船的船工。

    風雪雖大,但整個港口上卻熱鬧無比,距離港口不遠處,有數輛黑色的豪華大馬車等在街口,一旁的茶肆更是坐滿了前來迎接的人。

    艾芳馡不畏寒冷,興奮得用雙手撐在甲板邊上,看著前方不遠處的陸地,用力吸著夾帶著熟悉氣味的冷冽空氣。

    兩年了,睽違兩年,她與君天寧終于回到大梁國了!

    越接近陸地,她就越興奮。

    兩年前,君天寧遵守承諾,在娘親跟哥哥的反對聲中,帶著她出海旅行,體驗海上生活,到南海諸島體會各國風俗民情,同時學習當地的醫術、認識當地的藥草,這兩年的海外生活對她來說是充實又滿足的。

    其實按著他們兩人的計劃,是要在海外待上三年的,可是因為有了意外,他們只好提前返國,而這個意外就是她有喜了!

    他們兩個成親後不久,她跟君天寧說自己這身體還小,還未發育完全,不適合生育,生下孩子也容易不健康,如果可以,最好再等兩三年,那時候生下來的孩子健康好養活。

    君天寧也不想那麼快讓孩子打擾他們兩人的甜蜜生活,影響他親近妻子的權利,一口氣就答應,同意三年後再生,既然打算三年後再生養,他便帶著她出海增廣見聞。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們才出國兩年,她竟然就懷上了,這小家伙打亂了一切計劃,他們只好開始準備回國,待她三個月的胎穩定了,海象也平穩,君天寧便帶她搭船趕回國。

    其實她懷孕了,最好是不要搭船,可沒法子,君家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正房嫡支的孩子一定要在君岳山莊出生,族人才會承認是君家的嫡子嫡孫,所以不趕回來不成。

    也許是因為有空間的關系,懷孕這幾個月她每天用的都是靈泉水,因此並沒有任何不適,甚至連孕吐也沒有,作息也都正常,只像是多背一顆球在身上而已,這讓君天寧也是嘖嘖稱奇,直夸腹里的小家伙貼心。

    君天寧手里拿著雪狐大氅匆匆走出船艙找人,才一轉眼,他那讓人不放心的妻子又跑得不見人影。

    他四處張望,果然讓他在船頭甲板前看到一個身材曼妙卻挺著一個大肚子的女人,因為海上有些擔擱,讓他們回國的時間耽誤了,妻子的生產日期就在這幾日,他擔心孩子會不小心在海上出生,三令五申的要妻子多多臥床休息,可她就是不听話,總愛往甲板上跑,讓他一顆心也跟著提吊著。

    艾芳馡仍在甲板上望著前方,忽地,隨著責備語氣傳來,一件大氅罩在她頭上——

    「出船艙為何不把大氅披上?不知道會冷嗎!」

    「我一听說看到陸地了,就沒法冷靜。」她轉過身要抱他的腰,只是他們中間隔著一個大肚子,讓她的願望很難達成。

    君天寧勾勾嘴角,將她納入懷中。從身後抱住她,「開心嗎?」

    「當然,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這麼想家,隨著船只越來越靠近陸地,我的心情就越緊張興奮,到現在一顆心還怦怦跳。」

    「放輕松、放輕松,你現在不能興奮,快深呼吸。」听到她這麼說,君天寧緊張得馬上要她跟著他一起做動作。

    她深呼吸一口氣,「好,我放輕松。」她原本一點也不擔心,卻被君天寧的小心翼翼弄得也開始緊張,深怕一不小心讓孩子提前出生,以後孩子身分會很麻煩,那就枉費了他們做的一切。

    「天寧,你說娘跟哥哥會來接我們嗎?」

    「會的,他們知道我們今天回來,這時應該已經在港口邊上等了。」

    不多時,船只開始準備靠岸,她已經看到哥哥、娘還有嫂子來接她了,他們就站在港口對著她用力揮手,還有一些管事跟手下,好像還有太子派來的官員。

    「娘、娘,哥哥、嫂子!」她推開君天寧,也朝著他們開心地揮手。

    艾芳馡一顆心興奮飛揚,看到旁邊的碼頭,她好想馬上就跳下去,可是船只未停妥,她還不能下船,只能不斷對他們揮手,可是隨著她揮手的動作,她感覺自己下腹開始一陣一陣地緊繃。

    那緊繃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她甚至感覺到下腹好像有水流出,臉色變得蒼白,吃力地捉緊君天寧的手腕,「天寧,我、我好像要生了……」

    船工們賣力地拉著繩索讓船只緩緩靠在岸邊,只是在船工們賣力拉船的吆喝聲中,突然夾雜著一記拔尖的尖叫——

    「啊。」

    君天寧臉色大變,顧不得船只還未停好,一把抱起她,輕功一展,躍下船只,直接將她抱到早在一旁等候的馬車里。

    「快,用最快速度趕回山莊!」他一聲令下,負責趕馬車的車夫也不敢多做擔擱,馬鞭一揮,隨即急馳而去。

    只留下一堆來迎接他們的親友萬分錯愕地待在原地。

    這是怎麼回事?!

    隨後下船的海濤搔搔鼻梁,「艾大夫、老夫人,夫人怕是要生了……」

    什麼!要生了?!

    一群人又乒乒乓乓的跳上自己的馬車,有的是趕往君岳山莊,有的是趕往宮中跟單憬陌報信,有的是趕回去準備賀禮,港口上頓時一陣紊亂。

    與此同時,兩年未回山莊的君天寧跟艾芳馡,他們一回到山莊,下人就接到莊主夫人「馬上」要生了的指令,所有人頓時忙得人仰馬翻。

    產房都還沒準備好,太子妃派來的產婆跟太醫也才匆匆趕到,一切都還未就緒,君岳山莊的小主人就在這兵荒馬亂之中順利誕生。

    因為生孩子耗費太多力氣,生完後艾芳馡便直接昏睡過去,等到她醒來,外頭已經是一片漆黑。

    君天寧正坐在床榻邊守著她,一見到她醒來,他那顆提在嗓子眼的心這才放下,柔情的吻了下她的眉眼,「醒來了,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她搖頭,急著問道︰「孩子呢?是男是女?」隱約中,她听見產婆喊著是個男孩。

    「是兒子,馡馡,你替為夫生了個結實的壯小子。」他自一旁的嬰兒小床上,將嘴里吐著小泡泡的兒子抱過來讓她瞧。

    看著懷中的孩子,艾芳馡心頭涌出了些許說不清道不明的感動。

    兒子的出生讓她感覺到始終缺一角的心房逐漸被填滿,心底的遺憾全部在看見兒子的瞬間消失無蹤,她頓時明白一事,孩子是她最大的缺憾,而君天寧彌補了她前世所有遺憾,這份體悟與感動讓她眼眶忍不住凝聚許多淚水。

    「不哭、不哭,坐月子的女人不能哭,哭了以後眼楮會受傷。」君天寧連忙吮去她的眼淚。

    「天寧,我沒事,我是開心……天寧,我有一事要跟你說。」

    「你說,我听著。」

    「天寧,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孩子。」她吸了吸鼻子,含著眼淚感性的說著,「因為有你跟兒子,我這一世總算圓滿了。」

    見她神情嚴肅,他還以為她要說什麼會讓他感到恐慌的事情,暗松口氣,將她跟兒子圈在自己懷抱中,「傻瓜,說什麼謝謝,真要感謝,為夫才該感謝你,因為有你,才讓為夫的生命不再荒蕪。」

    「天寧,以後我們一家三口會幸福圓滿的在一起。」

    「不,孩子會再有,孩子會大,孩子雖然也都是我們的幸福,但我們兩人這輩子一定要一起幸福的牽手走過一生一世……」

    她與他十指交握,握緊他的手,「好,牽著你的手,一生一世……」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靈泉藥娘最新章節 | 靈泉藥娘全文閱讀 | 靈泉藥娘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