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不可失 第十五章 作者 ︰ 攸齊

抱起換下的那幾件禮服,禮秘跑向禮服區,只剩兩人的更衣室里突然安靜下來。前頭一大片鏡子,無論怎麼挪轉視線,江妮黛還是會看見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他抿著唇,目光直勾勾的,她在心慌的情緒下,總算找到話題。

「你好一點了吧?」她帶著淺淺的笑容。

「什麼?」他口氣不大好。

「尿道發炎啊。」後來的驗尿結果確實是尿道感染發炎,給他開了藥,交代他再復診,卻不見他回診,也不知是掛了別的醫師,還是沒回診。很多病人就是這樣,藥吞了幾包,感覺好一點了,便自行停藥,也不願回診,等下次復發才來抱怨。

白靖遠逼近一步,微扯唇︰「我還以為你不認識我。」

「……」她退一步,不明白他意思,她笑得有點尷尬。「你上星期才來看過我門診,我怎麼會不認識你。」

他微微眯起眼,腳一抬又朝她靠近。「你明明認識我,也知道我是誰,你也知道我知道你是誰,為什麼你每次總要假裝你不認識我?」就像稍早前,她一上樓見到他,愣了半秒便扭頭不看他。他是雕像嗎?這麼沒存在感?

更可惡的是郭佳芸問她還記不記得他,她竟然只有「白先生你好」五個字。明明在今天之前,他們在學生健檢時遇過,他們一起吃過飯,他還掛了她的門診……她這人果然都沒變,樣貌沒變,個性沒變,連見他便裝作不認識的態度也沒變。

他不斷進逼,她只能往後退。「有、有嗎?我並沒有假裝不——啊!」穿不慣這麼高的鞋,一個沒踏穩,踩到自己另一腳,她驚叫一聲,手臂被掣住。

白靖遠眼捷手快,一把拉住她手臂;她膚滑如玉,他不想放,牢牢握著。 站穩後,江妮黛紅著臉道謝。

「不會穿高跟鞋?」從禮秘拿出這雙鞋給她開始,就見她戰戰兢兢,一副如臨大敵模樣。

「第一次穿這麼高的,平時頂多中跟而已。」她低頭看鞋,又踏了踏。

「那你應該買雙這麼高的鞋子回去練習,總不能當天還上演摔倒記。」

「我剛剛也在想這件事。」

白靖遠繞到她身側,原握住她手臂的右手稍抬;他看著前頭鏡子,比劃兩人身高。她穿上這雙高跟鞋的身高,頭頂與他眼楮位置差不多,一種恰好的高度。

「就買這麼高的吧。這樣子畫面比較好看。」他看著鏡子里的她,手又比劃了下兩人的身高。

「好。」江妮黛視線稍移,不意對上鏡里他的目光,他一雙靜深的眼正盯著她瞧,眼底彷佛透著暖意,她一時忘了反應,像陷進那雙深眸的溫柔里。

蠢蠢欲動。她白皙圓潤的肩頭就在眼下,白靖遠手臂慢慢垂落,想攬上她的肩,最好是就這麼順著這姿態從她身後擁住她;她看見了他的動作,心跳一點一點地快了起來。

最後,他卻是去解下她的發圈,扎起的長發在那瞬間如黑緞般披落她肩背上;他的手想順著她發絲滑下,在手探出前,他遏止這樣的念想,只低問︰「放下來是不是比較好?」

江妮黛熱著臉看鏡里的他,想開口說點什麼來打破這一刻的曖昧,又覺得說什麼都不對,她不該又為他這樣的舉止動念。

「來了來了,這次我又挑了五套,可以慢慢試,試到滿意為止。」還好救星出現,禮秘小姐抱著幾件婚紗過來。

「噫,你們還沒好?」郭佳芸已換上一般衣物,與顏家甫從另一頭走過來。

禮秘笑咪咪的。「對,沒關系,結婚是大事,慢慢挑就好,總要挑到滿意的才好。新郎新娘那邊坐一下,我們馬上好。」

「找不到滿意的嗎?」郭佳芸把包包交給未婚夫,跟著走進更衣室。「我也來幫忙好了。」

三個女人拉上布簾,一個抱禮服,一個接過換下的衣物,一個忙著穿。

「很好看!」江妮黛換上第四套禮服時,郭佳芸真心稱贊︰「哇,你身材真的超好的,連胸墊都免了。」

「我也覺得很好看。」禮秘小姐照樣得意著自己的眼光。開玩笑!她從事這行業五年多了,胖的瘦的高的矮的老的年輕的……她哪種女人沒看過?挑婚紗她最在行好不好!

「真的好看嗎?」一連被嫌棄三次,對于她們的贊賞,江妮黛有些疑惑。

「真的。這件好浪漫,我也想試穿看看,要是好看,婚禮上就多換一套。」

江妮黛失笑。「你打算換幾套?」

「結婚當天目前是三套,歸寧兩套,不過我歸寧也可以有三套啊。」郭佳芸摸著禮服,真心喜歡這樣式。怎麼她試穿時,沒拿這件給她?

「新娘子喜歡的話,等一下也可以試穿。不過如果伴娘最後決定要這一套,就要考慮到和伴娘撞衫的問題。」禮秘整理江妮黛身上禮服的裙擺。「我覺得這套很俏皮,有點像精靈,不過你們家伴郎不知道是眼光獨特還是龜毛,每一套他都嫌。」

「是哦?」郭佳芸訝問︰「嫌什麼?」

「他說不好看。」江妮黛將脫去的高跟鞋重新套上。

「每套都不好看?」

「試了三套,他每套都要求換掉。」江妮黛有點無奈。

「這套應該不會了,因為你穿起來真的很好看啊。」郭佳芸只差沒按贊了。

「你什麼時候和顏家甫在一起的?」忽憶起這事,江妮黛壓低聲音問。

「大概九個月前吧,他去醫院看病,拿藥時被他認出來,互相留了電話,慢慢就在一起了。」

她訝問︰「你們交往不到一年就決定結婚,會不會太倉促?以前你不是拒絕過他?」

禮秘听聞她們對話,忍不住插嘴︰「其實感情這種事是需要緣分的。我做禮秘好幾年了,听過新娘子和交往十年後分手的男友結婚的例子,也遇過才交往三個月就結婚,生了孩子還回來拍全家福的例子。」

「我同意。真的,感情的發生是沒有理由的。」郭佳芸笑了一下,露出甜蜜幸福的笑容。「以前我看家甫就是一個有點散漫的人,感覺無法依賴他,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再遇上他,覺得他變得很沉穩,是我可以信任依靠的對象,所以我願意再給自己、也給他一次機會,然後在交往過程中我才發現,我跟他不管是觀念上,還是各方面的想法,都滿一致的。」

江妮黛笑一下。「剛剛看到新郎是他時,真的有嚇一跳,因為沒听你提起。」

「你那麼忙,每次跟你通話都擔心打擾到你,加上這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就沒提了。」

「好啦,我們趕快讓男士看一下禮服。」禮秘拉開布簾。「伴郎,這套應該可以了吧?這可是連新娘都稱贊的。」

是香檳金的短款禮服,又俏皮又性感。

「我覺得這套很好看,我也想試穿了呢。家甫你看呢?」郭佳芸退幾步,與未婚夫一道欣賞面前美女。

「這套不錯。」顏家甫側首詢問好友意見︰「這套OK吧?」

白靖遠搖頭。「不好。」

「不好?」準新人好默契,異口同聲。

「嗯。」他抬眸看著江妮黛。「再去換別件。」

顏家甫瞧他一臉認真,好笑地開口︰「好像是我結婚耶,怎麼搞得像是你要結婚一樣?」

「我是給你面子,伴郎和伴娘穿得太隨便,你這個新郎面子往哪擺?」見禮秘又要拉上布簾,他急忙道︰「等一下,我再看看。」

他皺著眉,盯著江妮黛身上那件禮服,半晌,才開口問︰「你們這里的衣服都這麼暴露嗎?」

「暴露?」禮秘瞪大眼。「會嗎?我們的禮服都長這樣。其實應該說,不管去到哪一家婚攝公司,拿出來的禮服都是類似的設計。」

「裙子太短,胸口和背露太多,她全身上下有三分之二都被看光,這樣還不夠暴露?」

「沒有這麼夸張啦,三分之二都被看光?」顏家甫瞧瞧伴娘。「我覺得這件真的還不錯。禮服要嘛露胸要嘛露背,再不然就是露腿,所以這件的設計很一般啊,搞不懂你到底在嫌什麼。」

「因為我是伴郎,她要跟我一起進場,我有權利要求她當天的打扮,她要是穿得太隨便,我可不願意和她走在一起。」無人認同他,白靖遠臉色難看,他看著江妮黛,沉聲道︰「再去換,找一件不露胸的。」

我可不願意和她走在一起……江妮黛慢慢品嘗這句話,只是笑了一下。

禮秘拉上布簾時,嘀咕著︰「沒看過這麼羅哩叭唆的伴郎。只是伴郎而已,意見比新郎多,明明就很好看,硬是要挑毛病,難道要把七彩都在你身上試過一輪嗎?」她挑出一件算是最保守的禮服,邊為江妮黛換上,邊問︰「你跟那個伴郎是情侶吧?」

「不是。」江妮黛微微一笑。「你看他對我的態度,像情人嗎?」

「口氣是不像,但態度滿像的。我本來還在想,他為什麼一直嫌棄我們的禮服,原來是嫌它們太暴露。男人很奇怪,別人的女人穿再少,他們才不介意,最好是不穿讓他們一飽眼福;可是對于自己的女人,多數男人都很介意被別的男人看,所以我在猜,他一定是不希望你的好身材被別的男人欣賞。」

「你想象力太豐富了,我們只是同學。」江妮黛順順裙擺,套上鞋子。

她不對白靖遠這男人存有想象。人可以傻,但對同個人或同件事再傻一次,那便是盲目。只有保持距離,才能看得清楚。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機不可失最新章節 | 機不可失全文閱讀 | 機不可失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