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三品官 番外 作者 ︰ 米恩

「這是他殺!」

「不!這是中毒!」

「怎麼會是中毒」那說是他殺,身著青色衣袍之人聲音拔高了些,振振有詞的說︰「你瞧,他的肚腹上有抓痕!斷其色,顯然是新傷,而死者死亡時間介于一兩個時辰之間,明顯就是他殺!」

听見他的分析,另一名穿著白色衣袍的人也不急,慢悠悠的說︰「不,你瞧,他肚腹上的抓痕雖是新傷,排出血液時卻十分緩慢,且顏色並非鮮紅,這說明傷痕是在死後造成,並非是致命傷。」

「怎麼就不是致命傷?」青衣人不服的辯駁,聲音卻有些虛,「你瞧,這傷口幾乎劃破他的肚腹,腸子依稀可見,就算不是致命傷,也定是他致死的原因之一!」

「不對,」白衣人慢悠悠的聲音又響起來,直接公布謎底,「這是砒霜中毒,也就是砷中毒,你仔細聞,死者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蒜頭味及金屬味,砷中毒會有惡心、嘔吐、嘔血、血便……等癥狀,你瞧,他已開始排出糞便,雖然不多,但依稀看得到血絲,嘴角也有血液的痕跡,很明顯的,死者就是死于砒霜中毒。」

「不對!」青衣人氣急敗壞的說︰「這是他殺,凶手就是隔壁的小花,我昨晚就見到小花在咱們家廚房亂晃,小花一定是凶手!」

白衣人晃了晃腦袋,「不,是中毒,我昨日听見祖母讓人在廚房擺下砒霜,今兒個就見到這尸體,癥狀與砒霜中毒一模一樣,所以死者就是中毒而亡。」

青衣人不服,嘟起嘴又辯,「是他殺!」

「是中毒!」

「是他殺!」

「是中毒!」

望著蹲在廚房里,研究著地上那只早已死透的老鼠尸體的一雙兒子,水未央撫著頭,只覺得頭好痛,沒好氣的大喊,「燕思、燕頡!你們倆一大早窩在這干麼呢?」

這一聲叫喊,讓爭吵不休的兩名男孩同時站起身,異口同聲的反駁,「娘!別這麼叫我們!」

燕思,驗尸燕頡,驗血這令人痛恨的名字,肯定是他們這沒天良的母親取的!兩兄弟哀怨的想著。

水未央擰著眉,不解的睨著他們,「為何?這名字挺好听的,為何不能叫?」

一點也不好听!

兩兄悲憤又郁悶的看了眼自家少根筋的母親,連是他殺還是中毒的話題都不爭了,低著頭,悶聲說︰「我們要去書院了。」

說著,兩人背起水未央特制的背包,悶著頭就走了,任憑水未央怎麼喊也不回頭,氣得她低罵,「臭小鬼,一個不過六歲,另一個還不滿四歲,就已經在鬧叛逆期,古人早熟這話還真是沒說錯……」

她罵得正起勁,驀地被人給環進懷中,沒多久,耳邊便傳來熟悉又低沉的嗓音,「在干麼?」

見是親親相公,水未央有些哀怨的抬頭看他,輕聲抱怨,「兒子們不喜歡我幫他們取的名字……」

聞言,燕離失笑,擰了擰她的俏鼻,「不喜便不喜,他們是妳兒子,難不成還敢忤逆妳,自行改名不成?」雖說他也覺得妻子取名的天分實在是有點……「忤逆是不敢……」她悶聲又說︰「但他們排擠我!」

一見到她來,便背著書包走人,明顯不把她這當娘的放在眼里。

見妻子一臉可憐樣,燕離傾身在她額角烙下一吻,「排擠便排擠,妳還有我不是?」

說到這,水未央更哀怨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控訴的盯著他,「你還敢說,最近是不是又有什麼新案件了?為何不讓我知道?」

提起最近發生的命案,燕離唇畔的笑僵了僵,凝望著她隆起的肚腹,忙說︰「妳看,是皇帝寄來的書信,妳要不要看一看?」

瞥了眼那薄薄的信紙,她嘟著嘴說︰「有啥好看的,每次來信,不外乎就是問你何時要回長安,說什麼大理寺卿的位置永遠屬于你,要你別介懷之前發生的事,東離需要像你這樣的能人……」

六年前,龍戰天登基,成了東離新一代的國君,他登基的次日便派了人來游說燕離回長安,這麼多年來,書信不斷,說的全是這件事,那些話,她都快能倒背如流了,還看咧!

將上頭的內容背得八九不離十後,水未央才又說︰「這一次,要回去了?」

說真的,就算燕離和龍戰天的交情再好,可人家現在可不再是那年少輕狂的太子,而是皇帝,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請他回去述職,他再拒絕,皇帝的面子肯定掛不住,到時會發生何事,誰也不知道。

「不。」他擁著她,往房間走去,「我拒絕了。」

又拒絕?她有些錯愕,「沒關系嗎?」

燕離伸手撫了撫她圓潤的肚腹,勾起了唇角,「有他,所以無妨。」

水未央怔了怔,旋即明白他的意思,嬌媚的橫了他一眼,「又拿我的肚子當擋箭牌。」

皇帝請了他六年,他年年有理由,用的最多的,便是她有孕在身,不宜遠行,這一回她又懷了一個,只差三個月就要生產了,確實是不能遠行。

他沒回答她,而是摟著她坐在床榻上,啞聲說︰「母親出門了。」

「她去上香,我知道。」為了保佑她順產,高氏特地出門去為她求順產符,這事兒,昨兒個她就知道了。

燕離笑得有些邪魅,大手由她的肚腹緩緩下滑,又說︰「大夫說了,妳這胎坐得穩,七個月後,便能行房事。」

這話讓水未央頓時恍然。怪不得會提起母親,原來是要……臉一紅,她輕捶他的胸,「別鬧了,母親等會兒就回來了。」

自從她連生了兩個兒子,高氏簡直就要把她給捧上天,每日噓寒問暖、補品伺候,知道她又懷了一個,更是小心翼翼的照顧她,防燕離防得緊,就怕他「需索無度」傷了水未央腹中的孩兒。

「所以要快。」他說,手也很快,不一會就將她身上的衣裳全數解開,眼神頓時變得幽暗。

水未央被他看得渾身發燙,忙說︰「只能一次。」

這男人每回都沒有節制,一回又一回,她現在都七個月了,禁不起他的折騰。

「就一次。」說著,他快速月兌去身上的衣裳,覆上她的身子,啞聲說︰「央兒,我愛妳。」

水未央揚起了笑,伸手勾住他的頸子,低聲說︰「我也是。」

嫁給他七年,她一年比一年更加愛他,不僅有一雙活潑可愛的兒子,又有個疼她的婆婆,這樣的生活,幸福得讓她作夢也會笑,而她相信,這幸福,會一直延續下去,直到永遠。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桃花三品官最新章節 | 桃花三品官全文閱讀 | 桃花三品官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