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庶女 第三十三章 作者 ︰ 馥梅

殷家人一下子走得只剩下殷震雷一個。

「好了,殷將軍,我們不想浪費時間,直說吧。」夏侯承勛冷冷的說。

「要遷墳也行,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殷震雷眼中閃過貪婪的算計。「我要千岳山莊一成利。」

「哈哈,一成利!」白沐晨听聞一陣大笑。一成利,那可是一筆巨大的金額,她也不過拿兩成,殷震雷竟然一開口就要一成。「殷將軍,你還沒睡醒啊?」

「這是我的條件,不答應的話,別說遷墳,我會讓白氏死了都不得安寧。」殷震雷一臉成竹在胸、穩操勝算的模樣。

他這模樣讓白沐晨頓覺惡心,想狠狠的撕下他那張面皮,看看在那張人皮下包著的是什麼畜牲。

「果然,人話也只能對人說,對畜牲是沒用的。」她一臉冷凝的看著殷震雷。

「既然好好的跟你談,你不領情,那麼就只能用對待畜牲的手段了。」

「你說話客氣一點,別忘了,想要遷墳得有我的同意!」殷震雷惱怒的警告。

「你會同意的。」白沐晨冷冷一笑,手一抬,趁著殷震雷嘴未閉,一顆丹藥射入他嘴里,力道正好滑入他的喉嚨。

「你給我吃什麼?嘔!嘔——」他驚恐的挖著喉嚨,可丹藥一入腹便化了,怎麼也吐不出來。

「當然是好東西,這可是花費了我好長的時間才湊齊的藥材呢,叫做蝕骨化魂丹,你現在有沒有覺得全身骨頭都在微微刺痛,那就是藥效開始發揮了,慢慢的,每個時辰疼痛會加一倍,痛上三天如果人還沒痛死,接下來就得嘗嘗骨頭一點一滴融化成水的過程,通常沒人能熬過這一關。」

殷震雷既驚恐又憤怒,雙眼通紅滿是殺氣,簡直恨不得啃她的骨、喝她的血、啖她的肉。

「解藥!」他咬牙忍痛的喝道。

「遷墳。」白沐晨只甩了兩個字。

殷震雷不甘心,抱著僥幸的心理想著,這可能是唬他的。可是當全身的疼痛一次一次的迭加,到最後他再也忍不住的哀嚎出聲,「遷!」

「早這樣不就沒事了。」白沐晨輕哼,拿出一張文書,讓殷震雷按上手印,還有他的私印。

將文書轉手交給夏侯承勛後,順手塞了一顆丹藥給殷震雷。

殷震雷覺得身體的疼痛緩和了,便怒瞪向白沐晨,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動作,白沐晨便道︰「這不是解藥,只是暫時緩解疼痛的藥,等起了骨,收殮好,解藥自當奉上。」

「我如何相信你?」他臉色又青又白的問。

「你有選擇嗎?」白沐晨嘲諷的看著他,發出嗤笑。

「殷將軍,再過兩日便是東宮百花宴,殷將軍應該不想拖延到那個時候,耽誤將軍府參予這一年一度盛事的機會吧?」

「我會派管家領你們過去。」殷震雷從牙縫中迸出一句。

「那就走吧。」白沐晨立刻站起身,一刻也不想多待。

白氏的靈柩在當日便讓千岳山莊的精衛護送往冀幽城而去,夏侯承勛和白沐晨則暫時留在京城,準備為兩日後東宮百花宴上將出演的好戲盡一份心力。

百花宴那日,白沐晨將真言丹交給夏侯承勛,她自己是不打算出手的,也沒打算溜進去觀賞成果。

反正消息會一絲不漏的傳到他們面前,她也就不去湊熱鬧,省得橫生枝節。

很快的,夏侯承勛回來,對她笑得很開懷,她白了他一眼,兩人直接上了馬,馬車跟在後面,悠閑的往南而去。

才上路不到一個時辰,消息便陸陸續續的傳了過來,看著接二連三的實時信息傳遞,白沐晨再次佩服千岳山莊的影衛。

消息指出,鎮國將軍夫人攜著兩位千金方進東宮的設宴場地,便直言不諱的表示這次東宮的裝飾,完全比不上將軍府,如果百花宴設在將軍府,肯定更出色。

又說,太子妃年紀大了,卻穿得像個少女,真可笑。

還說,琰親王妃臉上的妝容看起來真可怕,還不如不化妝。

等到他們抵達冀幽城,將白氏的靈柩遷入白家祖墳,又上香祭拜後,鎮國將軍和太子的傳言已經甚囂塵上。

鎮國將軍嫌棄太子優柔寡斷,太子痛罵他目無尊卑。

鎮國將軍在早朝時,請皇上退位早日讓賢,太子立即揚言一j十幾年太子他做膩了,父皇早該把皇位傳給他了。

皇帝怒極攻心,直接當朝收押了殷震雷,削去鎮國將軍之職。太子暫時圈禁于東宮,擬近日廢太子。

又過幾日,他們終于回到霧隱村溟沐莊。

傳來的消息已經是殷氏一門被剝奪官爵,貶為庶民;太子被廢了太子之位,除宗籍,貶為庶民,終身圈禁。

「真是……挺簡單的嘛!」坐在大石上的白沐晨撇撇唇。怎麼听起來好像很兒戲似的,難道是因為沒有現場觀賞?

「那是因為你的丹藥御醫查不出來,雖然明知道有問題,但是沒證據,再加上皇帝不是不知道太子虎視眈眈自己的皇位,早就招攬了不少的朝廷大臣,對太子頗為忌憚的皇帝,這次只是順水推舟罷了。」夏侯承勛補充道。

「原來如此,咱們不過是幫皇帝制造了廢太子的機會罷了。」臥榻之上豈能容他人安睡,皇帝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人覬覦自己的龍椅,哪怕那個人是他欽定的太子、未來的皇位繼承人。

未來畢竟是未來,現在想要就是不對。

白沐晨安然的靠在他懷里,輕輕的嘆了口氣,覺得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

她這樣算是幫前任報仇了吧,前任重生後不是說要讓殷氏滅門,讓太子落馬的嗎?雖然殷氏一門都還活著,但是她相信,他們定是比死還痛苦吧!

想到前任,就想到了前任那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命運軌跡。

在前任的記憶中,當然也有千岳山莊和夏侯承勛的存在,但是卻完全沒交集,當初夏侯承勛為何沒出現?

如果夏侯承勛出現,他也會愛上前任嗎?

「怎麼了?」夏侯承勛似乎察覺了她的異樣,低聲地問。

「沒什麼,只是想到以前的事。」她搖頭笑了笑,自己真是想太多了,遇到夏侯承勛的人是她,夏侯承勛愛上的人也是她,再想那些「過去」沒有發生過的事有何意義呢?

至于當初夏侯承勛為什麼沒有找上前任,她大概可以猜出一二。

他曾經說過他祖父讓他找人以及交代的事,想來當初夏侯承勛查到「殷雅淑」的消息時,前任已經過上「好日子」,並不需要他的幫助,以他的性情,自然也就不會出現了,至于玉佩,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拿走,對影衛們來說太簡單了。

「吶,夏侯承勛,成親前,我想到處走走。」

「想去哪?爺陪你。」他低下頭,對著懷里的她道。

「大計劃正在施行,你身為莊主,不用在此坐鎮嗎?」

「當然不用,爺是個知人善任的人,他們都很行,有問題的話也有影衛傳遞消息,放心吧!」他理所當然的說。

「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的讓你陪著吧。」她皺眉故作無奈。

「多謝娘子。娘子想去哪?」夏侯承勛忍不住笑道。

「就四處走走看看,嗯……先到大周去吧。」

「大周?對了,上次你不是讓爺查那個當了『守雞』的姑娘嗎?」

「咦?查到了嗎?」白沐晨興奮的坐直了身子,扭頭望向他。

「沒有。完全沒有消息。」

「喔,這樣啊……」聞言,她有些失望的重新倚在他懷里。

「怎麼了?你好像很在意那個姑娘?」他用指尖勾起她的一縷發絲玩著。

「嚼……其實也不是很在意,只是她很可能……」

「可能什麼?」放開她的發,他略微低下頭在她肩頸處蹭了蹭。

「吶,夏侯承勛,其實我啊,有一個大秘密沒有告訴你。」

「你是指仙境的事嗎?」他漫不經心的回道,享受軟玉溫香在懷。

「你也知道仙境啊?」她不禁訝道。

「你這麼不遮不掩的,爺就算是瞎子也猜得到了。」

「本來就是不打算瞞你,才開始不遮不掩的,誰知道你問都不問一聲,真是沉得住氣。不過我說的大秘密不是這個喔!」她舉起食指搖了搖。

「喔,是嗎?」夏侯承勛仍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你怎麼一點也不好奇的樣子?」她嗔道。

「不管你有什麼秘密,反正你都是爺的娘子。」他趁機在她發上親了一口。

「這兩者你是怎麼連在一起的啊?」白沐晨槌了他一記。

「呵。」他只是輕笑。

「笑什麼?你真不想知道?你現在問,我就告訴你,過期不候喔!」她嘟起了嘴說道。

「沐晨,你瞧。」他突然伸手指向天際。

「哇!流星耶!好美啊,好像伸手就能摘到似的。」她興奮的朝著天空伸出雙手。

「所以這里叫摘星崖。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這兩天準備好就出發,就咱們兩個,誰都不許帶。」白沐晨隨口說道,眼里盛滿了燦爛的星光。

「你成嗎?」他故意取笑道。

「當然沒問題。」

絮絮叨叨,叨叨絮絮,夜漸漸深了,流星雨也慢慢的消失了。

而夏侯承勛與白沐晨的故事仍在繼續。

全書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將門庶女最新章節 | 將門庶女全文閱讀 | 將門庶女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