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沾夫運 第二十四章 作者 ︰ 七巧

老人望著因冬雪覆蓋已無生氣的花園,因被刻意擺出的幾盆美麗花卉,而顯得嬌顏燦爛,生氣勃勃,一如身旁美麗嬌貴的女子。

她是他的孫媳婦,台灣名揚集團的千金女。

當初,孫子願意回來認祖歸宗,他雖然對孫子的血統不純,心生芥蒂,卻仍一步步交出伊藤集團的主導權,就因孫子的資質才能,令他折服與驚嘆。

他為了說服孫子回來,一再放寬要求,給予他有選擇妻子的自主,但心里仍籌算著要為他安排最合適的對象。

萬萬沒料到,當一年後,孫子在他確實交棒,坐上伊藤集團的總裁之位時,竟向外界宣布,將與台灣的名揚集團聯姻,娶名揚總裁的獨生女為妻。

他當下無比震愕,怒聲強烈反對,要孫子無論如何必須選擇日本妻子,且不能讓伊藤集團被外資滲入,合並經營權。

卸下所有實權的他,一夕間成為一個無用老頭,孫子對他的話置若罔聞,獨斷而為,甚至有本事讓家族其他人都支持孫子的聯姻決策。

他這才驚覺,孫子打一開始就沒真的听從他,在他逐步交權的同時,孫子亦暗中在旁系親屬、集團干部間,拉攏自己的人脈與收買人心。

他在氣怒之際,卻也只能輸得無話可說。

孫子果真一如他當年初見時,就沒看走眼。從一個九歲孩子眼中,看到那難得一見的剛毅炯亮神采,印證了在成年後,在他僅僅花了一年時間,便一躍成為伊藤家族與集團的真正王者,而非他的棋子。

當孫子帶著準未婚妻來見他,他繃著臉,沒好臉色,甚至打算要看護將坐輪椅的他推離開。

他不願見外來者,不承認台灣來的準孫媳婦,非常介意伊藤本家的血統,將在下一代,變得比分家更淡、更薄弱。他對純正血統,有嚴重的偏執和潔癖。

下一刻,因對方一聲標準日語,輕喚「爺爺」,教他不禁轉臉,定楮看向她。

不可諱言,她是美麗嬌貴的千金女,氣質高雅,就可惜不是日本人。

「我大學是副修日語,以後可以跟您溝通無礙。」面對初見面沒好臉色的伊藤信雄,齊舒妤笑咪咪,慶幸她懂日語,不需要透過翻譯幫忙。

原本,她因對方曾傷害範翼和他母親,連帶對對方心生怨懟,但在與範翼分開的一年時間,她成長不少。

不僅在珠寶設計上獲得不少成就,在處事為人方面,也學習很多,尤其母親一再對她諄諄教誨,要她將來成為範翼和他祖父和好的橋梁。

她一開始不能認同,更沒打算日後對對方和顏悅色尊重,母親卻表示,就算長輩再有不是,終究是長輩,沒有他們,就沒有後來的晚輩。即使父不慈,子仍需要盡孝,那是為人子女的本分。

她雖懂這道理,卻心有不服。但細想是因有他的存在,才有範翼的父親,才有範翼——她所愛的男人。

追本溯源,她似乎不再一味厭惡還未謀面的伊藤信雄,願意改變既定想法,將來等到見面那日,她會試著先主動對他親近、示好。

一開始,阿翼的祖父對她仍很冷淡,偶爾見面,她主動噓寒問暖,他通常面無表情,沒多少回應。而阿翼要她不需要特地去討好他,她並不覺得受委屈,也沒特別去伺候對方,就只是笑臉相迎而已。幾次過後,她隱隱感覺,祖父其實對她的態度慢慢在改變。

「阿翼沒來?」伊藤信雄緩緩開口,奇怪至今不見孫子現身。

孫子跟她常是形影不離,對她非常呵護疼寵,但與他的關系,一直仍是僵冷狀態,若非她主動要求來探望在這里獨居養老的自己,他恐怕很難見到孫子一面。

自他交出實權,且被孫子反將一軍後,他一夕之間彷佛老了很多。

剛開始,他內心充斥不甘和憤怒,漸漸地,因遠離商場、遠離人群,他的心開始平靜沉澱,也逐漸回顧起自己的一生。

他心生許多感慨、悵然,甚至虧欠和懊悔。

就因他的偏見、執拗、剛愎自用,他親手斬斷跟兒子、孫子的親情,他成為除了錢財,什麼都沒有的孤單老人。

他開始感激孫媳婦。從一開始的排斥,漸生好感與喜歡,因有她的緣故,他與孫子的關系不再是隔著厚厚的冰層,雖表面上兩人都無話可說,可各自心里明白,那長年結成的厚冰層,正慢慢地、一點一滴地在消融。

「剛到時,阿翼接到一通電話,他說會談很久,讓我先進來看您。我想他一會進房間沒看到人,問佣人後會來這里會合的。」齊舒妤輕聲說。

「身體……還好嗎?」伊藤信雄將視線落在她微微攏起的腹部。她一來,他便想關心詢問,又怕被誤以為只在意她腹中的繼承者,是以直到這時,才有些不自在地問起。

「昨天去產檢,已經知道性別了。今天要阿翼一起來看您,是要向您報告的。而且,阿翼說要請您為孩子命名。」齊舒妤溫柔一笑。

這段時間,她已懂得觀察祖父臉上的神情變化,以及他的心情。

每每來探望他,他其實很高興,卻不太會形于色;他關心曾孫,也真的關心她的身體,卻不善表達,也顧慮多說什麼被誤解,引來阿翼不高興。

「真是……阿翼的意思?」伊藤信雄難掩驚愕的探問,就怕是孫媳婦說來安慰他的。

「嗯,是阿翼自己提的喔。」齊舒妤強調。

在伊藤家的傳統,孩子皆由最年長的長輩命名,但因阿翼和祖父有心結,她原也擔心他會連命名權都不給。

當他主動提起,她感到很欣慰,但以他的個性,不會直接向祖父告知,還是得由她來傳話。

聞言,伊藤信雄心口一熱,非常欣慰。

當初,他沒能替孫子命名,而今孫子願意讓他為自己的孩子命名,那代表與他之間的鴻溝縮短了一大步。

「啊!他在踢了。」齊舒妤忽地一驚,直接就捉起坐輪椅覆在膝上的祖父的右手,拉向她腹部。「爺爺,您摸摸看,他很皮喔!」

伊藤信雄先是因她的動作,怔愕不已。他爬滿皺紋的大掌被拉向她腹部,令他一陣尷尬,想縮回手掌,卻見她低頭對他笑咪咪,于是將大掌輕貼她攏起的腹部,掌心果真感受到里面傳來的胎動。

輕微的震動,透過他粗糙的掌心,傳遞進心口,深深震蕩。

他心口熱燙,眼眶泛紅,滄桑的眼眸不由得泛出淚水。

這方,前一刻來到花園,因見妻子正與祖父談話,伊藤翼站在一旁,暫時沒出聲打斷的靜默窺視。

當他听到妻子提及胎動,差點就想大步上前親手感受,卻見祖父被拉起了手,貼上妻子微攏的腹部。

他看見了,祖父竟淚光閃閃!

他驚愕得一度以為眼花了。

那個冷血無情、不可一世,眼中只有自己的老頭子,怎麼可能流出眼淚?如今的祖父,竟羸弱得像孤單老人。

這一霎,他不禁心生一抹愧疚。那個一輩子孤傲站在最高處的祖父,其實才是真正最可憐、最孤單的人。

原以為,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要他為自己的自私與無情付上代價,但其實就算不用他報復,祖父也早已自嘗苦果。

只不過妻子選擇主動親近祖父,他的心也被妻子逐漸軟化。

而當他以母親的名字在日本及台灣分別成立血癌基金會,也讓伊藤集團投資醫院,成立骨髓庫,在將來能幫助與母親同樣病癥的患者,那才讓他內心對母親長久的虧欠、愧疚,得以被移轉與釋懷。

那之後,他對祖父的怨恨,也才能慢慢地,一點一滴試著沖淡。

盡管這段日子對祖父的怨恨慢慢轉淡,但兩人長年冰封的關系,還是難以完全消融,和顏悅色相待。

但他相信,透過下一代,他們將很快得到改善和修補。

他看見妻子轉臉望向這方,似早已察覺他在偷窺,朝他揚唇,露出無比燦爛溫暖的笑容。

他邁步上前,迎向嬌妻,還有那尚無法溫暖相對的至親祖父。

微風徐徐,撥開雲層,太陽漸露,金色光束灑落,映照一地白雪,閃閃發亮。

下雪的冬日,這一刻,暖烘烘。

【全書完】

*欲知二哥齊優人和秘書金于俐的相戀過程,請看花園系列1865改造驕夫之《錢奴金秘書》

*欲知大哥齊旭已和日威金控千金杜伊隻的甜蜜戀情,請看花園系列1962《人妻養成術》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小姐沾夫運最新章節 | 小姐沾夫運全文閱讀 | 小姐沾夫運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