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有點毒 尾聲 作者 ︰ 綠風箏

完成結婚登記後,領著新身分證離開戶政事務所,坐上加長型禮車,喬豫祈的手依然緊緊的握住藺瑤。

事實上,直到現在她仍不清楚這禮車是怎麼回事,早上醒來,她還在適應自己已經屬于某個男人的事實,喬豫祈已經拎來了一套黑西裝和一襲典雅的刺繡白洋裝。

「換衣服,車子在外面等著了。」他跩跩的說。

「車子?!」

「嗯,車子,要載我們回台北辦理結婚登記的車子,所以,動作得快一點。」

「喔。」

因為他說動作得快一點,她傻傻的下床,傻傻的去梳洗,傻傻的換上衣服,然後傻傻的上車……

直到車子疾馳在高速公路上,她才隱隱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對勁。

偏頭望向身旁的喬豫祈,剛想要開口發問,只見他調整了坐姿,闔眼假寐。

「你想睡了?」

「累。」

「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她擔憂問道。

他張開眼楮深深的望著她,「劇烈運動持續到早上,鐵打的身體也要撐不住呀小姐。」

藺瑤雙頰瞬間暴紅,她趕緊瞟了前方的駕駛一眼——

「放心,他听不到我們說話。」

她收回目光,責怪的瞪他一眼,「我就說不要了,明明是你一直……一直……」她說不下去了,覺得很不好意思。

「哈哈哈……」望著她紅得都快滴出血來的臉蛋,喬豫祈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藺瑤羞赧的無地自容,因為跟某人賭氣,直到抵達台北前,她索性不跟某人說話。

現在再度搭上禮車,藺瑤終于按捺不住地問,「這一切都是誰安排的?」

他們重逢得那麼突然,就連結婚的決定也是,沒道理一覺醒來就什麼都安排好了吧?應該有個什麼幕後高手才對。

「餓了吧,喬太太,我們回家吃飯吧。」喬豫祈完全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藺瑤也沒多想,以為就是回市郊的別墅,沒想到隨著禮車一路往前,藺瑤越來越覺得車窗外的街景好熟悉,似乎是往她家里的方向去。

最後,禮車果然如她猜想的那樣,停在自家門口。

「這是怎麼回事?」

「回來陪外婆跟岳母吃頓飯啊!」他一副理所當然。

見他熟門熟路的牽著自己進屋,又看到外婆和媽媽一點也不陌生的招呼喬豫祈,藺瑤再也忍不住的大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快點告訴我!」

「這丫頭都結婚了還這麼風風火火的。豫祈啊,以後你可要多多包容我們家的瑤丫頭。」外婆笑著說。

「沒問題,外婆,我一定會的。」

「媽……這、這是演哪出啊?」

「先坐下來再說。快快快。就等你們兩個開飯呢。」藺母笑咪咪的說。

一行人魚貫走向餐桌後,藺瑤愕然發現,家里不只有外婆和媽媽,謝美麗、韓吉,還有張怡慧都來了。「你們怎麼都在這里?」

「當然是來喝妳的喜酒啊!妳喔,跑那麼遠,還不接我電話,我快傷心死了啦。」張怡慧抱怨。

「怡慧……」她有點抱歉的看著好友。

「好了,都先坐吧,坐下來再慢慢說。」謝美麗幫忙招呼大家入座。

「瑤丫頭,外婆跟妳媽媽今天要向妳澄清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關于我們藺家的百年咒詛,其實是假的。」藺母開口。

「什麼?!」藺瑤大叫,「可是可是……」

「外婆知道妳一定很納悶,我們家明明就像咒詛說得那樣,一屋子的寡母,百年咒詛怎麼還假的了?」

藺瑤雖沒說話,可她的表情卻是默認了。

「其實這跟咒詛沒有關系,妳的曾外婆一輩子婚姻幸福美滿,但因為妳出生的晚,盼到妳來的時候,曾外公已經先一步離開人世。外婆也不像妳以為的喪夫守寡,我因為遇人不淑,婚姻不幸福,妳曾外公看不得我受罪,硬是出面讓外婆和妳無緣的外公辦了離婚。所以妳媽媽原不姓藺,是妳的曾外公為了表示孫女不是潑出去的水,和妳外公協商,把妳媽媽改從母姓。」

「媽媽原本姓劉,小學之後才改姓藺。至于妳的爸爸,他一直都還健康的活著,我們當年是自由戀愛,可是你爸爸的家里已經給他定了婚事,他堅持要退婚,但那女孩也深愛著他,她沒了妳爸爸活不了,可我沒了妳爸爸還有妳啊,所以,我們後來就沒有結婚了。」

「那為什麼會有百年咒詛的說法?」

「還記得妳的幼兒園同學王凱強嗎?」

藺瑤想了想,點點頭,因為小時候常被他捉弄,很難忘記。

「有一天妳哭哭啼啼的回來說同學都笑妳沒有爸爸,還一直對著我問為什麼,媽媽知道是那個喜歡妳又愛欺負妳的王凱強找妳麻煩,偏偏我又很難跟妳解釋我和妳爸的情況,我想幫妳嚇嚇王凱強,所以就跟妳編了百年咒詛的事情,間接恐嚇一下王凱強,要是喜歡我女兒就要有必死的決心,誰知道……」藺母兩手一攤,一切盡在不言中。

「媽,幼兒園的小孩妳跟他講必死的決心?」藺瑤簡直要瘋了。

「中華民國法律又沒規定不行。」

藺瑤無言了。

「其實妳見過妳爸爸的,就在妳小學畢業那天。」

藺瑤努力回憶起十多年前那個夏天的畢業典禮,忽地,她瞪大眼楮——

「該不會是陪我吃冰淇淋的那個叔叔吧?」

「嗯,就是他。」

「那他為什麼之後都沒有再來看過我。」

「我不讓他看。畢竟他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不希望他兩邊擺蕩,對我跟他太太都不公平,所以就只好委屈妳啦,女兒。」

「還好啦,也不委屈。」藺瑤揮揮手,表示不在意。畢竟,她老媽打小可沒少疼過她。

「不過,媽媽真是對不起妳,隨口胡謅的話竟讓妳深信不疑,害妳差點就要把自己的幸福給往外推了!也還好豫祈對妳夠專一夠堅定,不只幫妳擋子彈,就連莫名其妙被妳拋棄了,還肯巴巴的找上門來,及時化解了這個百年咒詛的大烏龍,不然媽媽就成了破壞妳幸福的禍首了。」藺母說著說著紅了眼眶。

「阿姨,別這麼說,這叫好事多磨,妳看,他們還是結婚啦!」張怡慧安撫著藺母。

「媽,妳就別自責了。」喬豫祈很紳士的遞上手帕給岳母大人。

「對啊對啊,今天是開心的日子,阿姨可不能哭喔。」謝美麗也跳出來炒熱氣氛。

「好好好,不哭不哭,要開心。對了,豫祈,你是怎麼說服我女兒嫁給你的?」

「呃……」

喬豫祈、謝美麗、韓吉三人面面相覷。

「怎麼不說話啦?」

謝美麗陪著笑臉,小聲的靠在藺母耳邊說話。

「什麼,你騙她你要死了?!我的天啊,豫祈,你要死啦,怎麼可艾薩克這種謊?」

「媽,這是權宜之計……」喬豫祈跟著陪笑臉。

「所以,什麼惡性腫瘤的……是騙我的?」藺瑤看著喬豫祈又看向謝美麗。

「劇本他編的喔,不關我的事。他說妳心軟,就吃裝可憐這一套。」

「可是他、他明明瘦了一大圈……」

「喔,祈哥每次趕稿的時候都這樣啦,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習慣就好,給他一個禮拜的時間,馬上就可以帥回來了。」韓吉愉快地補充。

「謝謝你呴,臭韓吉。」罵完韓吉,不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老婆大人。

「不是真的病了就好,不是就好,你……以後不許這樣嚇我了啦。」藺瑤喜極而泣,又忍不住恭怨。

「你們看,我沒說錯吧,我老婆雖然拳頭硬,卻是個軟心腸的。乖,不哭不哭,以後再不嚇妳了,我發誓。」他捧起她的臉,溫柔的抹去她臉上的淚。

「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韓吉吶喊。

藺瑤根本來不及閃躲,喬豫祈就當著長輩的面狠狠送她一個法式熱吻。

成為夫妻的第一個晚上,他們克難的擠在藺瑤房間的單人床上。

「等我爸媽這周末回來,大家一起吃頓飯吧。」

「你覺你爸媽會喜歡我嗎?」

「這妳就要當面問他們嘍,不過,我媽有看過妳的照片。」

「什麼時候?」

「昨天晚上妳睡覺的時候我偷拍的。」

「什麼?!」昨天晚上……那、那不就是他們做完那件事情之後?「喬豫祈,你瘋啦?!」

「我是在保障妳的權利欸,讓我媽知道妳已經被我吃干抹淨後,她鐵定百分之百站在妳那邊。

沒辦法,在我家,兒子天生不受寵。」

「真是敗給你了……」木已成舟,哀嚎也沒用。

「對了,我們這陣子得先住在小木屋那里了,原本的別墅正在整修。」

「喔。」

「我弟說那座山就當作是他送給大嫂妳的結婚禮物。」

「什麼?」小叔的禮物會不會太霸氣了點?

「不用跟他客氣,總裁都很有錢的。」

總裁?!「你們家該不會是什麼財閥家族吧?」

「對啊,妳是財閥家族的長媳,以後請多指教。」

「我要瘋了我要瘋了我要瘋了……喬豫祈,你真的騙很大欸!」

「也還好啦,就是幫自己騙一個老婆而已。」他毫無愧色。

藺瑤已經懶得理他了,這兩天她的心髒遭遇太多刺激,需要好好休息。

「老婆,今晚不做點什麼嗎?」

喬大色|狼不管場地局促,開始毛手毛腳。

藺瑤拿被子蒙住頭,沒听到沒听到假裝沒听到……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這個女人有點毒最新章節 | 這個女人有點毒全文閱讀 | 這個女人有點毒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