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管情人 第二章 作者 ︰ 攸齊

「噫,海波浪喔,這條我會唱,我最會唱這條了……來喔,姊夫,我們一起唱。」舅舅拿起麥克風,開始哼歌,氣氛再次被帶動。

「妳生氣嗎?」趙睿丞盯著情人眉眼彎彎的側容,試探地開口。

「生氣?」她眨眨眼。「生誰的氣?」

他展臂擁住她,道︰「我。我怕妳氣我沒給妳一個肯定的計劃。」

她在他懷里低下眉眼,欲言又止。她沒生氣,只是有點失落。她以為這近一年的感情,從認識,進而交往,再到他支持她考空勤,他們之間應該是有共識會這麼走下去,但他似乎並未考慮到結婚層面。

是他不夠愛她?不,他當初追求得緊,即便已交往近一年,他看她的眼神始終情意滿滿,有時炙熱得令她不知所措。那麼,他真是為了她工作著想?

也許是她多心,畢竟才交往一年,他會多方考慮也是合理。抿了下唇,她看他英俊的臉,「你是擔心我工作,我了解,所以不需要生氣啊。」

趙睿丞垂下眼簾,在她秀氣飽滿的額上輕輕一印。「謝謝妳的體諒。我保證,絕不辜負妳。」

她對上他視線,極認真的表情。「我只要求感情忠誠,所以你只需要忠誠,我什麼都可以不在乎的。」

他目光微微一閃,低首吻她眼皮。「我知道。我對妳也只有忠誠。」

她笑了一笑,眼神晶亮,兩手輕輕抓在他腰側,「哪天我就突襲檢查,故意不告訴你我的班。」

他點點頭。「歡迎。」

「真的?」她仰著臉,他只需再低下一點,便能吻住她。

「真的,隨妳突襲。」輕輕啄了一下。

汪御書微紅著臉。「大家都在欸。」

「有什麼關系?我們是情人,他們不--」

「不好意思,麻煩一下,證件讓我們看一下。」包廂門忽被推開,幾名警察進入。

一陣錯愕,歌聲中止,紛紛起身。「臨檢哦?」半醉的舅舅還握著麥克風,眼神略顯迷茫。「我知道!喝酒不開車,我等下不會開車,放心放心!」

「不是啦爸,好像是查毒品。」海關關員已帶著犬只隨後進入。

「緝毒犬隊的,剛剛我們在門口有遇見。」汪御書起身,目光朝門口看去,只見方才所遇那名領犬員,在這刻帶著他的犬只進入包廂。他看了過來,眼神像探究,她稍愣,只微微一笑,低首翻出包里的證件。

明白唱歌被中斷的心情,警察態度甚客氣。「不好意思,工作職責,打擾你們也是不得已,證件看一下,讓狗聞一下就沒事了。」

「這個狗狗就是緝毒犬嗎?牠們真的聞得出來哦?」小鬼妹好奇盯著兩只拉拉,想上前摸,又有些擔心。「會咬人嗎?」

「不會,請放心。」領犬員態度和善,低低一聲「Up」,大狗跳上沙發,領犬員接著一個小小的手勢,一句「Findit」,就見大狗低臉,開始仔細嗅聞。

「你們讓狗聞毒品這樣好嗎?對牠們健康會不會有影響?」汪父疑惑地看著犬只。

「有專業獸醫把關,不會有影響。」領犬員仍是客客氣氣。

頭一次見到緝毒犬,汪父好奇再問︰「那為什麼不是讓人去聞,要讓狗狗去聞?」

「好了好了,我們只是在執行夜店緝毒項目,針對幾家青少年聚集的夜店與KTV進行臨檢工作,不是故意擾民,你問題這麼多,我會懷疑你在拖延時間。」帶隊的警官略有不耐了。

包廂那一角還在核對身分,汪御書這邊已將證件拿回,她目光不經意又落在那個男人身上。他與方才她在包廂外所見一樣,與他的犬只,只靜靜立在一旁。他目光像是看著……爸?他難道懷疑爸身上有毒品?

稍長時間後,這群突然闖進的警察與關員又突然離開,汪御書正要坐下,不意揮到杯子,紅酒灑了一地,濺濕她淺色衣裙。

趙睿丞抽了幾張面紙,按壓她衣裙;她看著衣上突兀的色彩,抬眸望向母親。「媽,這個洗得掉嗎?」

「現在去洗一洗,就可以洗得掉。走,我帶妳去。」

「不用啦,我自己去就好。」她起身,拿了包包,越過男友身前,手腕卻被一握。她低眸看他,明白他意思。「我自己去,你又不能進女廁。」

步出包廂,踏進廁所前,她不禁側首看了看那間敞著門的包廂,隱約能听見里頭傳來對警方忽然闖入的抱怨聲,但門口圍繞著多名警察和海關關員,她未能看清包廂里的一切。

快步進了女廁,把沾上酒液的衣料拉至水龍頭底下,兩手輕搓幾回便洗淨;她抽了幾張擦手紙巾,在衣上一番按壓後,步出廁所。眼前畫面令她腳下一頓。

那個海關的男人,彎著身,雙手在揉撫他的犬只。大狗似是有些不安,她未多想,腳步一挪靠了過去。「牠怎麼了?」汪御書低臉,看著略顯躁動的大狗。

卓睦均眼一抬,深深看她。

被瞧得臉頰生熱,她小心翼翼地問︰「是不是打擾你們工作了?」

他回神,別開目光後,才直起身子。「不會。」

「我看牠……好像有些不安?」

他看著大狗,眼色溫柔。「第一次值勤,大概有些緊張。」

值勤?「但是我剛剛看牠,好像都只是乖乖坐著。」

「牠是備勤,主查是另外兩只。」

「還有這樣分啊……」主查與備勤?真有趣。「牠叫什麼名字?」

「Swing。」卓睦均帽沿下的深眸非常溫柔地望著情緒已緩和的大狗。

「Swing?」她不大確定地問︰「S?W?I?N?G?」

他輕點下顎,未多贅言。

是不是打擾到他了?但是,她不想這樣就離開;她愛狗,他這個工作也令她感到好奇。「你不用進去查毒嗎?」

「暫時不必。Swing需要休息。」他說著說著,又去揉了揉大狗。

「所以牠們是輪流的?」

「工作時間十五分鐘,主查犬只倦了,或是吸太多煙導致鼻子暫時失靈,就得休息換備勤上場。」

一問一答間,他雖不多話,倒也不至于不搭理人。汪御書大著膽子繼續問︰「所以這些狗狗都是你們這些海關關員在照顧?」

「犬只都在培訓中心,一旦執勤,就要待在海關管制區內,看牠配置在哪個關。」

培訓中心?她疑惑半秒。「你是說,有專門培訓緝毒犬的地方?」

「在後里。」

汪御書微訝,她竟不知道後里藏了這麼個地方。「所以這些狗狗都在那里出生、成長,然後接受訓練嗎?」

「主查那兩只是澳洲帶過來的,Swing是國內海關自己繁殖、訓練。」

「只有Swing是在培訓中心出生、成長?」

「牠在中心出生,兩個月後他是在寄養家庭,一歲才回來。」

她睜圓了眼。「寄養家庭?你意思是,牠寄養在像我們這樣的一般家庭?」

「是。」

「為什麼?不是有培訓中心了?」因為太喜歡狗,她問題一個接一個。

「寄養家庭可以訓練犬只社會化,讓牠與人類有充分的互動和接觸;牠與人類互動得愈多,未來成為緝毒犬的機率比較高。」

「所以像我這樣也可以養嗎?」

卓睦均側首看她,雙眼深黑沉靜。

她心跳快了一下。「怎、怎麼了嗎?我不能養?是不是需要什麼資格?」

「要每天陪牠玩,帶牠接觸人群,這是最基本的。妳能做到嗎?」

「……不能。」她略失望。這兩日返回中部家里,純粹是親友要慶祝她成為正式空服員,明日她就得返回北部,日後恐怕也不常待在租住處,別說每日陪狗狗玩,單是喂食就是個問題了。

她從一臉欣悅的表情,兩秒鐘內瞬間轉為沮喪,他忽覺有趣,微微一笑。見包廂里的工作仍在進行,他依然得在這里等候到整個查緝動作完成,遂問︰「妳也喜歡狗?」

「喜歡。我家有養過,叫汪旺旺。」

「……汪旺旺?」

她點頭。「就旺旺仙貝那個旺旺。因為我們姓汪,我爸就說,取旺旺感覺才像一家人。」她笑一下,接著說︰「旺旺是我爸撿來的。不知道是不是被棄養,我記得那陣子牠就出現在我家附近,我爸看牠瘦得只剩皮包骨,全身髒兮兮的,所以拿雞肉喂牠,再後來旺旺就待在我家門外不走了。」

「然後就養了牠?」

「對啊。」她笑了笑,眼神燦亮,像藏了星光。「後來被我們養得好肥,也因此才知道養狗有好多學問。以前都以為把我們不吃的剩菜喂狗就好,養了才知道那根本是錯誤觀念,狗狗很多東西都不能吃的。」

「嗯。」盯著她的眼楮數秒,他垂下眼,只低應一聲。

他不說話,汪御書略顯尷尬,但想著自己的職業性質,便告訴自己就當是一種訓練。她開口︰「後來旺旺不知道為什麼趁我們不注意時沖出家門,就被車子撞死了。我爸很難過,我本來想去認養一只,但他不要,他說他不想再傷心。」

他沒有開口,只微微垂著眼,像是看著Swing。

這就是方才進她那間包廂時,她父親對犬只那麼好奇的原因吧;因為對培訓過程了解不多,才以為犬只會因此吸入毒品,想來她父親應是愛狗的。

「……」她瞄瞄他,再看看大狗。

卓睦均抬眼時,覷見她看向Swing的目光滿是喜愛,他問︰「想養?」

「嗯……」她笑得有點不好意思。「牠看起來好乖,好溫和,但穿著背心的樣子又好威風。當然我不是因為Swing的樣子才想養,是看見牠,就想起我家那只旺旺。旺旺以前也這麼乖,知道我快到家了,會坐在門口等我。狗真的是很有靈性呢。」

「若真想養,提出申請,我們會審核。」

她泛出笑容。「我該去哪申請?」

「搜尋財政部關務署,里頭有緝毒犬專區。」

喔對,搜尋不就好了。她想了想,又問︰「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卓睦均垂著眼,抿嘴似是在思考。

他的不答話,令她略顯尷尬,微笑說︰「如果不方便,沒--」

「卓睦均。卓越的卓,和睦的睦,均等的均。」

她愉快地笑。「我是汪御書。汪洋的汪,御是御用的御,書本的書。我會跟我爸爸問問看,再與你聯絡。是不是只要搜尋到網站,上頭就有--」

「快點,排成一列!」一間包廂前,幾名警察與海關關員忽退了開來,數十名打扮新潮的男男女女從包廂里走出。

「不要推啦!」穿著火辣的女子揮手,格開警察手臂。「我告你性騷擾!」

「妳好好配合,再嗦就上銬!」

「我又沒犯罪,上什麼銬!那包東西又不是在我身上搜到的!」女子長發染成咖啡紅,**小腿上一朵刺青玫瑰,她嚼著口香糖,吐出泡泡。

未遇過這種狀況,汪御書望著那些男女,好奇地問︰「他們是被查到毒品?」

「應該是。」卓睦均對這狀況習以為常,他眸色淡淡,道︰「大概在里面有找到毒品,現在要帶回去驗尿。」

她點點頭,目光仍落在那些男女身上。「你們家的狗,鼻子真的那麼靈?」

「是。狗的鼻黏膜很長,嗅覺神經大約是人類的--」

「李念庭,怎麼又是妳?」一名從另一包廂走過來的警察認出女子面容,斥聲道︰「真是不怕死啊妳,上次不是判妳三個月?」

李念庭?卓睦均愣了一愣,細看女子面容。

「三個月也才罰九萬,繳錢就不用進去啦。」女子拉出嘴里口香糖,往旁牆面一黏,雙眼看著天花板。

「也才罰九萬?」警察嗤一聲。「我看妳這次沒那麼好過了。」

長廊燈光稍嫌昏暗,女子五官顯得模糊,卓睦均看不真切;他喊了喊大狗,帶著犬只靠近他們。

「……」話說一半沒了下文,汪御書怔怔看著他遠去的背影。

「在這做什麼?」趙睿丞跑了過來,攬住她,目光順著她的視線望去,是方才那個帶狗的男人。

側首,汪御書看著男友。「沒有,只是看看警察他們怎麼查毒品。」

「走了,出來這麼久,還以為妳找不到包廂。」

「怎麼可能。」她笑一聲。轉身離開前,再次回首,卻不見那男人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犬管情人最新章節 | 犬管情人全文閱讀 | 犬管情人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