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紅袖東家(上) > 第十三章 夫人要跑了

紅袖東家(上) 第十三章 夫人要跑了 作者 ︰ 陳毓華

離開西太尹住的竹屋,湛天動和西太同行走在長長的甬道上。

「大當家是如何知道禍首是我姨娘的?」

他一戳她的額頭。「不都因為你。」

西太摸著被戳的額頭,默默看著湛天動,眸中難掩驚訝。她想起自己變成錦娘沒多久,擋不住思念,跑回西府看弟弟的時候,曾經在西府門口踫見過他和張渤,莫非,他那個時候就已經著手打探她的死因了?

她了解的湛天動不是那種無的放矢的人,他有的是那種倏忽來去的手下,能替他搜集、傳遞他想知道的任何消息,所以從他口中講出來的話,都有著絕對的可信度。

「你那姨娘是個心機深沉的女人,她禍害嫡女和丈夫的事情極其隱密,除了她的姘夫和心腹管家,就連自己的兒子也不知道。」西太雙手抓住他的胳臂。「我爹的死……真是那個毒婦下的手?」人家不都說一夜夫妻百世恩,她好狠的心,對同床共枕的人居然能下這種毒手!

「你爹在的一日,西府的萬貫家產就不可能輪到她兩個兒子繼承,你在的一天,道理一樣,而且,她控制不了你。至于太尹,她不一定要他死,一來因為太尹眼楮看不見,妨礙不了她,二來,她以為太尹身上還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她非拿到不可,才有可能將西府的產業生意全部擴進手里,都這些年了,還為這事亂著呢。」這天下除非是他不關心的事情,一旦他想知道,什麼事情也瞞不過他,事關西太,他說過,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挖出真相來!

「非拿到手不可的東西嗎?」她心中一咯 。是她當日回府時來不及拿出來的憑信和私章嗎?爹當年要將太尹行交給她的時候,帶著她一個個認識了那些供貨的大貨商,向來,他們只認爹和她,後來她雖然不管事了,那些大貨商仍舊需要她的手令和私章才肯給貨,自從她死後,私章可以假造,但是憑信卻不能,姨娘拿不出憑信,這些供貨來源自然就斷了,姨娘難道以為憑信是放在太尹那里?

反正現在有沒有憑信已經不要緊,她還是有辦法對付莫氏的!她心中竟是連姨娘也不願意再稱呼了。

「想什麼想得走岔路了都不知?」湛天動拉住她的手,把她往回帶。西太腳步一滯,這才發現自己真的不知不覺走到別處了。

西太轉身,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看著湛天動飛揚的眉、挺直的鼻梁、略寬的嘴唇和閃爍著精光的雙眸,她忽然雙膝跪下。

湛天動不讓她跪。「這是做什麼?」

「大當家對我有大恩,雖說大恩不言謝,可是你醫治我弟弟的雙目,又把他平安的帶到我身邊,大恩大德,我一輩子都不會忘。」這份情,叫她怎麼還?

他把她拉起來,摟過來,和她眼對眼、鼻對鼻,唇和唇之間也只留寸余。「如果你要以身相許,我很樂意。」雖然她平日行事像個男人,但畢竟是女子,和湛天動身子對身子這樣熨貼著,又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張臉因為羞赧簡直艷紅如天邊晚霞。

「這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我也不要你覺得欠了我什麼,我做這些,替我將來的妻子照顧小舅子,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他的聲音像下蠱似的哄著她,讓她覺得自己是他捧在手心里的珍寶。

她沉默不語。

「你心里是有我的對不對?」怎麼不說話呢?她就是有辦法叫他心慌,叫他看不懂!

「你若不嫁我,我終身也不娶了。」他用大掌托住她的臉,不許她逃避,想從她清澈的目光里看出一些所以然來。

「你這是何苦?」這人一旦看不懂一件事,就會說起幼稚的話。她心里的確有他,要不然豈會讓他這樣摟著自己?她要不對他上心,就算他對她有天大的恩情,她一根指頭也不會讓他踫的。

一雙水眸倒映入眼中,那眼里靜靜的停佇著自己,湛天動聲音如泉水輕淙,在她耳邊低聲道「我原本打算帶你去游河,花前月下的時候再把這些話說出來,想必你會比較感動,允婚的機會也比較大,可是我一看見你,就按捺不住。」他心高氣傲,獨獨對她,心高不起來,氣也難傲。「現在冬天哪來的花前月下?」

「此時河面如琉璃凍得剔透,把你裹實了,坐上冰筏,一樣可以游河。」難得一個不識情趣的人能想出這個法子來,到時候人都凍成冰棍子了,最好還生得出情趣來,但是,她為他這餿主意整個心都暖了起來。

問心,她明明很喜歡他,問情,她對他也動了情。在海外時,她曾對他欲罷不能的牽腸掛肚,那時的她便問過自己,不放手會痛,放手更痛,可是……愛情?

那時的她知道有些事比愛情還要重要,所以她選擇了當做沒這回事。

即便他對她的一片好,但凡只要是女子,有誰能不心動?「你曾說我是一座大山、一棵能遮蔭的樹,如今你願意到這座山上歇息,在樹下乘涼,陪這座山說說話,陪著大樹看日升月落嗎?」只見西太目光盈盈,宛如一泓秋水,淺笑溫潤如月,眼里漾了淚。

「go」

「就算你說不願我也不會放你走……你說好?」他憤憤說道,卻突然一窒,他听錯了嗎?

她答應了,答應得這麼輕描淡寫,他好沒真實感。

「你還有沒有別的要求?」

「有。」他一顆心吊回喉嚨口。

「我還有家仇未報,那些人還未受到該得的懲罰之前,我無心談及婚嫁,大當家若不能等,我可以體諒。」

「要我說,直接宰了那些人就是了。」他眼里閃過一絲挫敗。

「他們不值得弄髒你的手,而且一刀殺了他們太便宜了,那些人得用一生來還欠我西家的血債!」她捏緊了拳頭,言語神情都是傷心氣憤,然而她的手被湛天動溫暖的大手包裹住「就一會兒,一會兒就好。」察覺她想掙脫,他如墨玉般的眼楮明亮又灼熱,神情帶著一絲迫切和乞求。

「你只要把京里的事了了,就嫁我是嗎?」

「是。」

他雙眼放光,笑得歡暢,有些東西似是苒也難以壓抑,發自內心的歡喜,一絲絲從眉目間滿溢了出來,雙目燜燜發亮,大手捧過她的小雎袋,沒頭沒雎的便吻了下去。

西太激縮手敲打了他幾下,他卻不痛不癢,又拿鼻子沿著她的臉頰踫蝕而下,最後回到她的朱唇,先是淺當即止,復又戀戀不舍的欺上去,以舌撬開她的貝齒,深探到唇齒之間,再也不肯放開。

要他等,他就等,但是收點利息不為過吧?天氣入了冬,能不出門的人家,幾乎是家家戶戶緊閉門戶,西太卻不然,她依舊卯時即起,比那些需要上朝點卯的官員們還要勤奮。

她哪都不去,梳洗過後第一件事就去竹屋陪西太尹吃早膳,姐弟倆談天說地,分別日久,有一肚子話要說,用過飯,她便指點他經商的知識。

一開始,西太尹並不以為自己可以。

「那些商事我都不懂,而且我都二十七了,學這些會不會太遲?」

「誰說無用?尹弟,你是我西府的嫡子,府里的生意,等我們從莫氏的手中拿回來,你不打理,要由誰打理?」

「還有姐姐你啊!」

「你要看看我的臉嗎?我已經不是舊時西太的模樣了。」她拉起西太尹的雙手踫觸她的臉,他只摸了她臉上的眉眼和輪廓便倏然縮回雙手。

那不是他姐姐的臉,根本是另外一個人。「我的臉不管用什麼理由再也沒辦法說服人,我也厭倦了那種忙碌、爾虞我詐的商人生活,尹弟,姐相信你可以的,你身上留著爹的血液,且算學一向比我好,隨便就能舉一反三,腦筋又聰明,你的眼楮要是好的,咱們西府這些生意鋪子你覺得還輪得到我去忙和嗎?」

「我的眼楮不見得能好。」

「將來會變成怎樣,我們無法預知,也看不到,可是姐姐相信燕神醫的醫術,何況燕神醫也說你大有進步,我相信你的眼楮總有一天會見到光明。商道,姐姐可以教你,只要你願意學,天下沒有學不來的東西。」她緊緊握住西太尹雙手,她相信只要姐弟團結同心,其利可以斷金。

他們會把該屬于他們的東西都拿回來的!

「我知道了,姐姐說的對,只要我肯學,我再也不要做那個懦弱無能的西太尹,我要變強,我要保護姐姐,要做一個能支撐門戶的男子漢,要光耀我西府的門楣!」家變之後,他痛定思痛,深深覺得對不起爹,對不起自己嫡親姐姐。姐姐為了那個家,犧牲了女子所有該有的待遇,又因為那可笑的身分,拖到了大齡仍舊和婚姻無緣,這一切最該怪的人就是他,這一次,無論如何,他要改寫這一切!

西太欣慰的看著依舊清,但神情越發堅毅的弟弟,覆住他的手,她要竭盡全力將自己懂的經商竅門都教給他。

「你告訴我,我們要先怎麼做?」西太尹不再遲疑,他要盡快把眼楮治好,盡快學得所有商業技能,盡快回京去。

「面對敵人,不見得非得面對面的拼殺……」

姐弟倆一個將實戰經驗盡力傳授,一個像棉花般盡力吸收,而且居然從中摸索到一種自己從來沒有得過的趣味。到用飯時間,春水看見過了時辰還在認真說話的兩人,只能大膽的來敲門喊停,然而,這兩人用膳的時候,你一來我一接的互相給對方夾菜,也能有事談,下人收拾了碗筷,又沏上茶來,直到掌燈,兩人依舊沒有歇息的意思。

于是接下來這幾天,湛天動過得可憋屈了。

他大爺每天一早練完功,沐浴過後,趕到縹緲樓去,總是晚了一步,西太早不見人影。隨後去到竹屋,見那兩姐弟說說笑笑,要不就頭對著頭埋在公文堆里,盡管他明知道西太尹眼楮不方便,姐弟倆就算頭埋著頭又能怎樣,可還是眼紅得很。

明明答應要給他做媳婦兒的人,心里頭只惦著自己的同胞弟弟,瞧她跑竹屋跑得多勤快,一待就是一整日,她心上可有他這未來的夫君?

就算婚期未定,她也不能這麼偏心,這一連三天,她應該連想也沒想過他吧!他大爺打翻了醋壇子,等在西太要回縹緲樓的路上,就差沒將那條路踱出,條溝來,總算讓他看見一邊揉眼楮一邊走過來的西太。

哈,讓他逮著人了吧!

「要回房了?」她怎麼看起來一臉倦意,是這些天早起晚睡,精神不濟嗎?可一見到他以後便錠開笑容,害他剛才的怒氣不知道哪去了。誰能面對著一張笑臉,尤其是她的,還能生氣的?

他沒辦法。

「大當家這麼晚怎麼還在這?」見他神情有些慍怒,她這些天沒做什麼惹他生氣的事吧?

「你也知道晚了?」

「是晚了,都掌燈時分了,大當家不高興,可是幫里發生了什麼事讓你煩心操勞的?」

「算你有良心,看得出來我臉色難看!」

「難道,你遲遲不肯在爭儲中選慣站,已經開始有人打壓你了?」她方才困頓的倦意都不見了。

當今皇帝的子嗣以一國之君,又坐擁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來說,數量是不算多,總共就五個。這五位龍子能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莫名其妙翹辮子的皇宮里安然長大,其背後肯定都有一番令人難以忽視的勢力和支持者。

不過,皇帝正值壯年,立儲對他來說還不是太必要的事,也監于自古以來,龍子爭位的事件層出不窮,認為可以多觀察個幾年,好品品幾個兒子的個性,再來決定儲君人選也不但人就是這樣,既然身為皇子,怎麼可以不為那張龍椅拼搏一下,暗地里各個躍躍欲試,該籠絡的人心、該表現威勢的,各自進行著。

可天高皇帝遠,無論京里如何風雲涌動,如何天翻地覆,都翻不到江南這塊地頭來。

有鐵桿四爺黨對四爺說江南湛天動不滅之,必成大患;也有人進言,九省潛幫湛天動已經拿下其四,江南可是京里的錢袋子,若能拿下此人,還怕天下不能盡入掌握?偏偏,這位爺哪一套都不吃,不入京,不站隊,一心只想合並漕幫。

而直隸、河南、安徽、山東、兩湖莫不提心吊膽,等著湛天動接下來要對誰出手|「打壓我,我就斷了糧河,京里那些個王公大爺靠什麼吃?啃草去吧!」

「那就好、那就好。」誰想坐那把椅子,誰想稱王稱帝,都不關他們的事,如果可以,她只想做一個安分守己,守著自己平安幸福的小綱姓。

「你是怎麼知道那些皇子們的事?」盡管知道她和別的女子不同,但她已經好些天不出門,他也不許管事在她面前亂嚼舌根,這些消息是怎麼傳入她耳里的?

「你忘記我是商人,商人消息耳目再多不過了。」她沒出門,不代表就對外面的狀況一無所知,炎成為準備下一趟出海的諸多事情,日日跟著昆叔出入各地貨商牙行,她又怎麼會不知道江蘇最近的動靜。湛天動不許她再穿男裝,如今在府中的她只能以女裝出現,這樣的她,完全顛覆了大家以往對她的印象,哪能不听到一些指指點點。可是她沒有,就連炎成第一次見到她穿女裝出現,也只瞪大兩眼,然後一張臉紅到耳根子,便落荒而逃,亦沒有哪個丫頭婆子小廝家丁對她多說一句不該說的,可她有眼楮,他們那錯愕到硬生生反應過來的表情,她想也知道,肯定是湛天動封了他們的口。

湛天動治家極嚴,下人只要有個錯處,絕對沒有貳話,一切就是照著規矩走,既然他不許下人聲張,就不會有人敢多嘴。

他為她做這些,她心里感激,對他,就算是鐵石心腸也會融化的。

「你要答應我,不會摻和到那些爺的事里去。」

「你當我是傻的,我好好的人不當,干麼去當人家的奴才?」他怎麼不知道那些爺一個個都想算計他,但唯獨只有朱璋,他還摸不清。

那家伙每次來就顧著吃喝玩樂,朝中的事一個字都不談,朱璋不談,他也跟著虛耗著,到時候看誰先撐不住干!至于眼前這個能攪得他心煩意亂的,他也不明白,明明她都答應與他成親了,為什麼他還是放不下,放不下到吃不下、睡不香,一天到晚想著她的那種程度。

「能讓我煩心的只有你,你你你你知道你有多不負責任嗎?」他利用身子先天的優勢把西太擠到牆邊。

「我哪里不負責了?」

「你可知道做出讓對方擔心的事情就是不負責任,你」他低下的頭幾乎要抵著她的鼻子,「這些天,半點都不曾掛心我?你知道我幾天沒見到你了?你有沒有一點身為未婚妻的自覺?」她對他,究竟有沒有他愛她的十分之一?

西太看著他不豫的臉色,心想,一個大男人那麼愛鬧別扭,是怎樣?不過,千萬別去惹一頭快發怒的獅子,只能順著毛摸。

「你為什麼生氣?臉臭臭的,莫非……你這是醋意大發?」她看他的臉色。

「就是,我吃醋,看著你眼里只有弟弟,心里不舒坦!」他居然坦白承認,聲音軟軟的,一點都不怕跌了自己的面子。

這樣的嫉妒吃醋雖然很可笑,可是兩次都迷上同一個女人的他,更好笑!「太尹是我弟弟,他怎麼能和你比?」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我的,就是我的!」他嘟喔,眼神像一頭受傷的小獸。

西太被他那傻傻的樣子弄得很想笑,又有點感動,靠前一小步,在他還不知道她想做什麼的時候,雙手圈住他的腰,人偎進他懷里,頭埋著他的肩。

湛天動一愣,幾乎是驚喜的把她摟進懷抱,感受到他的小媳婦嬌小軟綿的身子和屬于她的芳香。

一顆心,就像飛到雲朵上去了似的。「謝謝你讓我留在你身邊。」湛天動模著她如瀑的發絲,縴細的腰肢,聲音里帶著無盡的歡喜。「我要你一輩子能的留在我身邊。」

「你知道我是拒絕不了你的。」

「你有那麼听話才怪,往後嫁了我要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說的話都要听!」他眼里帶著一簇光。

「好,都听你的,你要我向東我不敢向西,你要我吃雞我不敢吃鵝,這樣可以吧?」她笑得很歡。

听起來似乎沒什麼不對,可這樣哪里還像他喜歡的西太?

「這個就免了,你還是做你自己吧,你要變成那個樣,我也不習慣。」他刮了下她鼻子,又點了下,表情盡是疼愛寵溺。

「謝謝大當家!」

「其實見不著你,我心里不好受。」他勒緊她,但一下子便放開,他知道自己手勁大,要是勒疼了她可不好。

「我雖然人和尹弟在一起,也是有想著你的。」

「會掛念我?算你有良心!」他的俊眸被點亮,重新將香香軟軟的小媳婦摟著,希望時間一直停在這里,不要過去。

西太心里舒了口氣,這是氣消了吧夜里,春水伺候著給西太更衣,眼看著她要上床就寢了,春水卻沒有退下去。

「有事?」

她吶吶的說道︰「小姐……」

「不是說了要喊我姐姐的。」

「當初在船上,那只是權宜之計。」

西太拉著春水的手坐在榻上,之前喊哥的時候不也挺順溜的,這會兒倒不願意喊姐姐了,心里堵著什麼呢?

「你心里到底有什麼不痛快,直說吧。」

「春水不知道該不該問。」

「我們還分彼此嗎?我可曾把你當外人看?」

「不曾,小姐對我好到不能再好了,就算我爹娘都在,也不可能像小姐對我這麼好。」

「哦,那心里不痛快為什麼不告訴我?」

「沒有不痛快,只是春水不明白小姐,叫竹屋那位西公子『弟弟』,可他年紀大小姐一大截,當您哥哥都綽綽有余了,我實在想不通您和那位公子到底是什麼關系?」對啊,她怎麼就沒想到這一層?這些天,她因為看見尹弟平安無事,把這些人事都給忘得一干二淨了?

難道,湛天動早就想到這一層了嗎?

只要她在竹屋,太尹身邊伺候的人一概被遣出去,只讓春水伺候茶水飯食,她一開始還以為是為了人少安靜,想不到為的是這個。

她恢復女兒身的事、稱呼的事,這些看似都是小事,但是他一個大男人卻處處替她設想,不讓她受一點點委屈,他的貼心,一件件,一樣樣,叫她無法不動心,原來她真的沒看錯人,他是個好男人,想必婚後,也會是個好夫君。

而她現下這模樣,卻讓一個成年男子叫她姐姐,不能怪別人會胡思亂想的。

「我不會告訴你說他是我庶兄,因為你也知道錦娘家中只有一個弟弟,這年紀怎麼都究不上的,太尹,他是我同胞弟弟。」

「同胞弟弟?這……」春水眼光茫然,已然不知道要怎麼回復。

「這故事很長,春水你一直以來也覺得我很奇怪吧?」

「我哪敢……」她扳過春水的下巴。「對著我的眼楮再說一遍你哪敢!」

「小姐!」春水急,也慌了。「好啦,春水的確是覺得小姐處處都是蹊蹺,有很多事情都讓我想不通。」對下人,小姐有情有義不說,識字了,能言善道了,還能和外邦的人對答如流,還會經商嫌錢,她心里隱約明白,這個每天和她住在同一個樓里的小姐,絕對不是以前的錦娘主西太也不戲弄她了。「說起來呢,你不要覺得驚世駭俗,這個叫錦娘的女子並不是我,她在上吊自盡的時候便死了,我是西府的長女,西太是我的本名,我死于非命,也不知道怎麼著,一縷魂魄飄飄蕩蕩便住進了錦娘的身體,我這說法,不會嚇著你吧?」春水搖頭,她早心里有數,這麼長一段日子,她早知道不對頭,但畢竟自己胡亂猜測和親口听小姐說出來是不一樣的,好一下才緩過氣來。

「所以那位西公子真的是小姐的弟弟?」

「真的」

「春水慶幸能遇到小姐這麼好的人,春水可以說謝謝小姐住到錦主子的身子里嗎?」西太捏了一下她的頰,哭笑不得。「不謝、不謝,這會兒還跟我生分嗎?」春水起來欠身,「那姐姐罕點休息。

「要來和我一塊睡嗎?冬天兩個人一塊睡比較暖和。」

「欸,好。」春水利索的脫了外衣,穿著中衣,鑽進被子里,兩人笑嘻嘻的談了小鴿夜的悄悄話,這才睡著。

湛天動進來的時候,見著的就是兩個姑娘家同榻而睡的樣子,他不悅了。

「水。」

「在。」暗夜里傳來聲音。

「把這丫頭弄走。」

「呃,是。」常人看不見水在何處,主子一個眼神,卻讓他從心底到骨頭縫都發冷。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點了春水的穴道,隨便抓來條被子裹著她,扛上肩頭,毫無聲息跳出窗外,瞬間消失不見。

障礙物消除,湛大爺很自然的脫下外衣,只剩一件貼身杭綢中衣和白緞褲子,摸上了他起先不敢動,就靠著床沿那一點邊,靜靜的看著西太那睡熟了的臉蛋,粉撲撲的招他眼饞,隔著被子抱住,然而,西太感覺到頸子忽然湊過來的鼻息,叫她僵起了身子,雙眼t即睜開,一只手抽起頭下的枕頭便往來人打去。

「別打別打,是我。」湛天動一臂仍舊抱著她,兩人因為這一動,發絲相互糾在一塊,竟有S分不清是誰的發了。

她使勁的打了兩下也沒能抽離他的懷抱。「你給我滾遠一點!」湛天動本以為自己讓她打個兩下,她也出了氣,沒想到那雙清亮的明眸卻是怒目嗔視著他,這嗔怒挾著盈盈秋波的風情,讓他一時看呆了。

「你別罵我,我這不就隔著被子,你一根指頭我都沒踫到。我是听那些小丫頭說冬天你怕冷,總是睡不暖,才要她們多給你兩個火盆,又想我一年到頭身體都是暖的,想說給你暖腳,包管你可以一覺到天亮。」他的聲音喜孜孜的,很舍不得的松了手,像偷吃到魚的貓。

「傻子!」幸福無關地位和錢財,他這樣一個威武的大男人,怕她罵,偷偷上她的床,只為了要幫她暖腳,即便他無財無勢,她也願意和他攜手白頭偕老,一生同行。

心里感激他的細心,可這些日子她也多少摸清了他一點個性,這人的眼里完全是視禮法為無物的,要縱容著他,自己將來就沒有名聲可言了。

西太半嗔半喜的紅︰著臉佯怒,「以後不許再來!」湛大當家的頭一次夜襲,以完敗告終。一年過去。

這一年里,湛天動除了已經統合的部分,又拿下直隸、安徽,一張運河圖里僅剩下山東和河南,合並漕幫已是早晚的事。

漕幫本來就各自為政,誰也不服誰,他要是能統一九省的幫派,漕幫有了個主心骨,對天下民生來說是一大利事,所以,朝廷看著,百姓也瞧著,能看懂風勢的天下商賈和高官貴人更是輪流宴請,無論總壇的二當家還是湛府,每天接到的名帖多如小山,天天大宴小酌,幾天沒回家都是常事。

他忙,西太也沒能閑著,該出海的時候,依舊男裝一換,隨著昆叔到處去,一年里她也總有七、八個月不在府里,生意足跡慢慢遍布整個西方,沒有人知道她究竟替湛天動賺了多少錢,但是她的名氣不比湛天動小,人人皆知湛天動養了一只會下金蛋的母雞。

兩個月前,西太尹眼楮上的白布終于拆下來了,眼力恢復了九成,又經過燕神醫精心調養,他剛恢復清明的眼楮在兩個月後,幾乎與常人無異了。

在海上的西太接到消息,高興得在甲板上轉起圈圈來,這趟生意原來就已經做得差不多,船上的貨物也幾乎要滿載,她知會了昆叔以後,便決定不再去別處,商船直接回航。

大家都知道她心急著想見弟弟,商船一抵達港口,她便馬不停蹄的直往湛府奔,一下馬車,連自己的房間都沒回,直直的往竹屋而去。

「夫人回來了,爺還未得到通報吧?!門房急匆匆的來回報管家。

管家一臉「不好了!的著急神色。「應該是還未曾。」

「那就是說,夫人也不知道內院里多出來的那些個人?」

「夫人剛下船,小的看夫人衣服也沒換就往竹屋而去,想必是去見西公子,這些糟心事應該還沒有機會傳入她耳里。」夫人雖然還沒和大當家的成親,但是漕幫上上下下都知道她坐穩了湛府正室的位置,所以個個一口一個夫人的喊著,只是隨著大爺的身分日加顯赫,夫人不在府里的這段時間,那些京里的爺兒們一個個像比寒似的竟相往府里頭放人,美艷動人的、才華洋溢的、婉約多情的……爺日夜為了幫里的事務忙得連府里都很少回來了,哪有空處理那些女人,只好一古腦全往內院扔著。

然後,誰都沒料到夫人會在這節骨眼提前回府。

男人家中放個三妻四妾,事屬尋常,但是他們這些下面的人有哪個不知道大當家獨獨鍾情夫人,在夫人之前,內院里就娉婷一個管事的女子而已。

「找一個腿快的,快把夫人回府的事情稟了大當家!」管家當機立斷。

他在府里年深月久,明白大爺馭下極嚴,只要犯事,通常沒有任何情面可以講,但是只要有辦法求到夫人面前去,這位夫人的性子是世間少有的雍容大度,她會在理法上留一絲情面,讓下人有悔過自新的機會。然而若你要一而再的觸犯到她的底線,抱歉,往後你在揚州恐無立足之地了。

「小的立即就去!」

西太自然不知道這個中曲折,她來到竹屋,一進門就看見坐在屋里看書的西太尹。她看過去,只見西太尹一身玄色直裰,腰束一條鈕銀玉帶,膊間一塊白如意,看似簡單的穿著,卻是如月清高,淡定而溫潤。

听見動靜,西太尹抬起頭來,花葉重重里,看見一個雖是男裝打扮,但眼眸燦若星辰,眉梢蘊著淡淡風情,芳菲嫵媚的女子。

「姑娘是……」

「尹弟!」西太幾乎是撲過來的,興奮不己的繞著他轉,不敢置信的豎起三根縴白的指頭,嚷嚷︰「你看得見東西了?那我呢?看得清楚阿姐的模樣嗎?來!你瞧瞧這是幾根栺頭?!西太尹被她繞得有些眼花,這聲音他太熟了,熟得不必著到人都能知道是誰,不過,這張臉,是生平第一次見到。

「姐,停一停,是三,我看得很清楚。」他攤開雙臂,不讓她繼續繞圈圈,嘴角帶笑的把她按坐在椅子上。

「真的痊愈了?我要去謝謝燕神醫,謝他老人家醫術不凡。」她毫無顧忌的摸著西太尹的眉眼,一把想將他摟進懷里,只可惜,她的胳臂不夠長,壓根環不住西太尹的腰,可她不肯放,抓著他的腰,把頭往他胸膛埋了進去。

西太尹張著兩臂一時不知道要往哪擱,雖是姐弟,但男女終究是授受不親,不過見她那真情流露的模樣,自己亦激動難掩,最後只摸了摸她的頭。

「噗!」西太揚起頭來,眼楮亮晶晶的,長長的睫毛還顫巍巍的帶著淚珠,「被你這一摸,我好像成了你的妹子。」

「我眼楮好了,這是喜事,怎麼哭呢?再說,我倆還不知道誰是哥誰是妹子,要是娘還在,就可以問個清楚了。」以前他們也常為這事拌嘴。

「你最討厭了,一輩子都跟我計較出生的前後順序!」她跺腳,方才的悲傷氣氛總算一掃而空。

「不計較了,以後再也不會。」他給西太倒了杯香茗,眼中帶著隱隱的果決。

「不過我想我的眼楮已然好了,也該回京里去了。」他有這念頭不奇怪,這一年里,他不只有等著把眼楮治好這一件事。

西太仗著有漕幫當靠山,讓炎成在杭州、揚州……江南四省設了十二處的「太記牙行」,也在這各處州縣取得了絲綢、糧食、鐵、藥料、陶瓷……的貨源,以低價入貨物,走漕運,直供京城和黃淮以北,當西太分不開身看那些生意帳冊的時候,都是由西太尹理事的,而能替他讀帳冊、看供貨簽約內容的眼楮便是鷹。

鷹起初繼續留在湛府,原本著契約一到他就要走人的打算,但是,西太尹與他日夜生活在一起,對鷹有患難與共的感情,他知道鷹在這里覺得英雄無用武之地,所以,他很故意的讓鷹忙得腳不沾地,一年下來,對商事毫無興趣的鷹,如今出了門仍是西太尹的護衛,入了門卻是實打實文武雙全,能理事的大管家了。

「我們一起回去!」他們離家太久,真的該回家了。

「好是好,不過你舍得大當家嗎?」

「我又不是不回來了,他的運河圖上就差那麼幾筆,便能統一整個漕幫,我們的家務事,我們自己來!」她和湛天動雖然還沒有實際的夫妻名分,但是他從沒拘過她什麼,她花錢,他說花得好;她賺了銀子,他說女人怎麼可以沒有體己錢,讓她自己留著;她要開牙行,他說他會找信得過的掌櫃去幫忙;她要他等她,他雖然萬分不情願,但仍舊痴痴的候著,唯——絲不讓的就是晚上一定要抱著她睡覺,要不就要她枕著自己的胳臂睡。

她還能說什麼?這男人與她命運相系,反正她和他之間已經理不清、道不明,心既已給了他,就只是同榻而眠,她又何必矯情?

「我們該回去收割了!」除了壯大牙行,他也沒忘記用這份力量打擊太尹行的生意,如今的太尹行,僅剩下苟延殘喘的一口氣。

「那當然!我們就風風光光的回去,氣死那個莫氏!」她以前佔了弟弟嫡子的名分,讓弟弟無名無分的活著,可她死了,西府的一切也全部落入莫氏手里,如今,她要讓那些人知道,西府真正的嫡子不只活得好好的,而且要回去拿回所有屬于他的一切。

和弟弟商量好了大致細節,決定啟程日期,西太這才回到自己的院落去,人剛歪在軟榻上,端茶進來的春水卻一臉不高興。

「妹子不高興我回來啊?」

「姐姐又笑話我,是外頭那幾個鶯鶯燕燕們說非要給姐姐你見禮不可,我說你人累,得歇會兒身子,她們也不肯走,真是一群厚臉皮的!」春水開口便罵。

「鶯鶯燕燕?」她不在家這段時間,發生了她不知情的事情了嗎?

「是爺最近收進來的人,說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送的,退也退不掉就先擱著。」春水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直往西太身上飄來飄去。「要是姐姐和爺早早把婚事辦了,這些人哪敢那麼囂張!」

「既然那麼想見我,就讓她們都進來吧!」她可沒那個時間一個個見。春水放下茶,去請那些表面說是要來請安,骨子里卻不知道打什麼主意的女人進屋。

五個女人按著她們自己從哪個府邸出來、原主子的身分地位排序,一個個裊娜多姿的走進來,的確,每個都有沉魚落雁之貌。

西太正咬著一個隻果吃,幾個女子見狀,各個臉上都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果然就像傳言說的,這個湛天動內院獨寵的「夫人」別說帶有一絲高門大戶的素養,要容貌沒容貌,看看那是什麼打扮,還穿著男裝?!就一個粗鄙的女子,想把她從夫人的位置踢下去,簡直易如反掌!

「你們堅持要進來,我連吃飯換衣服再見客的時間都沒有,只好啃隻果充饑,別怪我沒禮貌,不過,還請長話短說,我很忙。」西太才不管這些女子內心在罵她不懂禮數還是什麼的,她也沒那時間陪她們慢慢過招,既然是非要見她不可,她也見了,滿足了她們的要求,之後那就不關她的事了。

「我叫數兒,數兒新來乍到,往後要和姐姐一起伺候大爺,妹妹要有不懂的地方,還請姐姐多指教。」

「別別別,大家都不認識,就別什麼姐姐妹妹的叫了,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內院的事,我向來不管,也管不著,你們有事,看誰把你們收進來的就去找誰。還有,大爺那塊香噴噴的肉,你們喜歡的話,自己各憑本事,誰能打動他的心,誰就拿去,我言盡于此,你們都請回吧!」她出氣的把隻果咬到剩下一個核,核籽隨手栽進最靠近她的泥盆里,很用力的壓了下去。

誰造的孽,誰自己去收拾。

她這番驚世駭俗的話雷焦了所有想來示威、想試探風向和展示美顏的女人們,她們有哪個不知道自己被送入湛府的目的是什麼?但在目的之外,見識到湛天動的有錢有勢,又有男子氣魄,一顆芳心,很快淪落。

她一發話完,春水簡直是用攆的把這些女人都攆出了院子,待回到屋里,只听見西太激淡淡地說道——「妹子,過兩天我要回京,我原來並不打算帶你回去的,不過……」瞅了眼剛剛那些女人離去的方向,她續道︰「你要不要一起走?」

西太尹潛回到京城,如何要回西府的一切、如何修理那狠心的莫氏?而湛天動又要如何安撫、追回她這個逃跑的未婚妻?兩人的爛桃花不斷,她真能順利嫁進湛家,穩坐湛家主母的位置?

請看陳敏華藍海系列830《紅袖東家下》

【上部完,請看下部】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紅袖東家(上)最新章節 | 紅袖東家(上)全文閱讀 | 紅袖東家(上)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