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買妻交易 > 第十二章

買妻交易 第十二章 作者 ︰ 夜煒

    「阿影,阿影?」齊靜冉剛進家門,便連梳洗都顧不上,直接走到孟竹影所住的院子去,誰知他連叫了幾聲都不見里面有人響應,院中甚至連一個響應的丫鬟婆子都見不著,他不禁覺得好生奇怪。

    望著院中角落里積著的一堆枯葉,齊靜冉眉頭微微皺起,他倒是不知家中的那些下人現在一個個都無法無天了,竟連齊家未來少夫人都敢怠慢,竹影雖然天性散漫又不拘小節,但現下畢竟是借居別家,遭人這般冷落,不知她心中該是多麼難過,齊靜冉腦海中瞬間閃過孟竹影一人在房中顧影自憐的場面,他的心頓時沒來由的抽痛起來。

    「該死的!早知如此,前幾日就不該離家的。」

    齊靜冉喃喃的自責著,手象征性的在房門上敲兩下,見沒人答應,便直接推開門進去。房里冷冷清清,竟一絲人氣都沒有,牆角的香爐里便連竹影平日里最喜歡的綠度香都沒有燻上,而正中間的八仙桌甚至已經積上薄埂一層灰。

    齊靜冉心中頓時覺得不妙,趕忙拔腿向內室走去,可她的閨房中卻早已是人去樓空。

    「難道阿影又在閣樓?」

    就在齊靜冉尋思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正待往閣樓去之時,門外傳來丫鬟必恭必敬的聲音︰「大少爺,夫人有請。」

    光听聲音,齊靜冉便知門外那人是娘親的貼身侍婢。母命難違,他只得先將心中疑惑暫且放下,隨丫鬟去向娘親請安。

    剛踏入大廳,齊靜冉便看見爹親與娘親分別坐在正位兩側,臉上滿是慍色。

    見此狀態,他便已知曉爹娘此刻的怒火絕對與孟竹影房內怪異的狀況有關,分別向堂上二老行禮問安後,他便默默地坐到左方的椅子上,靜靜地喝著茶,閉口不言。

    還是齊母率先按捺不住,她一改自己往日在兒子面前溫婉慈愛的面貌,厲聲道︰「冉兒,娘曾經跟你說過︰『朱門對朱門,竹門對竹門』,可你就是不听,一定要娶那個孟家的丫頭為妻,什麼指腹為婚,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娘親,阿影乃是靜冉心心念念之人,不管她是何種出身,孩兒今生是非她不娶的。」雖然打斷了娘親的話,齊靜冉臉色已經完全鐵青。

    好在之前對孟竹影的擔憂此刻已全然消失不見,雖然萬分遺憾,但他幾乎可以肯定竹影此刻已經不在齊家,依照娘親的脾性,若竹影還在齊家,此刻她必定會被娘親一道喚來這里,聆听教誨。

    「非她不娶?現在她都已經私逃了!」

    听到自己兒子對孟竹影的處處維護,齊夫人心中更是不暢。她的孩兒從小到大都未曾頂撞過她,可今日竟為了一個女子而忤逆娘親之意,如何能讓她咽得下胸中那口郁悶之氣?要是什麼好人家的姑娘倒也罷了,偏生還是個偷拿了冉兒所贈的金銀珠寶跑了的貨色!

    「我倒想請教娘,為何我才出門幾日,歸家之時一個大活人就不見了?」騰地站起身,一雙利眼盯著娘親,他那副咄咄逼人的態度讓齊母忍不住縮了縮肩膀。

    他才不相信孟竹影會私逃,她最多也就是帶著他所贈的珠寶離開罷了……既然是他給她的東西,她高興怎麼用就怎麼用,就算是扔到河里也沒有人能說半個不字。

    「你……你這個不孝子!」沒想到兒子會這麼問,齊夫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連話都說得斷斷續續。

    「好了!」見發妻已經氣得臉色發白,一直沉默著坐在一旁的齊老爺將手上的茶杯用力放到桌上,他嚴厲的語氣頓時止住了正欲與娘親爭執的齊靜冉的動作。

    齊家乃是杭州府三代巨賈之家,齊老爺的氣勢自然不弱,他一開口,其他二人自是不敢再言語,齊老爺審視的眼神在自己夫人與兒子之間流連,見他們二人停下喧鬧,他終于滿意地點點頭,沉聲道︰「不管那姑娘是為何離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月後便是你大喜之日,齊家的喜帖早已派到各個親朋好友手上,若是沒有新娘子,如何拜堂,怎麼成親?齊家是萬萬不能丟了這個臉的!」

    說到齊家的顏面,齊老爺銳利的眼神掃過齊靜冉。他並非想責怪這個兒子,但他更不能讓齊家在一個月後,讓人看笑話。

    「你爹說的是,冉兒,既然那孟小姐不見了,那也只能說明你們沒有緣份,婚約正好作罷。」見自己的夫君說了話,齊夫人趕忙連聲附和,她不願再同兒子在毫無意義的總是上糾纏,深吸口氣,她露出笑容,轉而言道︰「沒關系,反正娘已經替你想好了,你姨母家的表妹今年正是二八年華,儀容端莊,為人行事更是一派大家閨秀的氣度,你爹與我都很是喜歡……」

    「娘!」還未等齊夫人說完,齊靜冉突然出聲打斷了她,「孩兒已經說過,此生非阿影不娶,除了她,別的女子縱是金枝玉葉,孩兒也不會多看她們一眼。」一邊說著,一邊用從未在家中露出過的冰冷眼神掃過娘親。

    話剛說完,他便一拂袖,頭也不回地拂袖離開大廳。

    齊靜冉急急地走在回廊上,緊繃著的俊顏將他心中的煩悶展露無疑。是的,他此刻不僅煩躁,而且惱火,煩的是自己竟不知竹影此刻身在何方;惱的是娘親竟與爹爹盤算著欲與他結下另一門親事。

    他非常了解竹影,若不是娘親做了什麼讓她無法忍受的事,她定不會這麼不負責任的離開,甚至連招呼也不與自己打一聲,可憐她一個女兒家孤身在外,不知有否挨餓受凍,更不知她是否會想著自己當初錯付良人?可是她又如何能夠忍心在這個時候離自己而去?

    齊靜冉走到荷塘邊,挫敗的將腳下的泥沙踢一把到塘里,突然長吁短嘆起來。那個什麼表妹,他一點都不稀罕,他心中所想的正如他方才所言,此生他認定的女子只有竹影一人……只有竹影一人?齊靜冉被自己異常堅定的心念所震懾,他腦海中頓時浮現出孟竹影的一娉一笑,她柔柔的說出「靜冉」這兩個字時的神態……齊靜冉將臉埋在雙手中,蹲到地上呵呵地笑起來。

    是啊,直到現在他才恍然明白,竹影已經深深的烙在了自己的腦海中。或許,當日自己荒唐的與她定下假成親的約定時,便是因為喜歡上了,只可惜,愚鈍的自己,此刻才明白心中所愛究竟是誰,但已不知佳人而今芳蹤。

    秋高氣爽,雲淡風輕。

    「哼,她以為她是誰,居然想用家規來罰我,痴人說夢!大不了不作你家兒媳婦,反正本大小姐也不稀罕!」

    用力跺跺腳,孟竹影想起那個差點變成自己婆婆的齊夫人,半是心虛半是後怕地嘟囔起來。

    想她當年在家里何等風光,哪個丫鬟、嬤嬤、管家見了她不似老鼠見了貓似的?

    可這齊家倒好,竟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家規,還要當眾罰她,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算了算了,反正先逃出來再說,她可沒有真的打算被齊夫人用家法懲罰。

    從齊家出來已經有十余天,她一個人也不知道該去向何方,反正暫時是不能回家了,想起當日跟齊靜冉一起賞過花,卻沒有一起去觀柳,那碧水柳林的景色即使不是最美的,可她卻無論如何都想去看看。

    可是人到了這里才發現,身旁沒有喜歡的人,就算是再美麗的景色她看著也只是煩悶,完全沒有當日的欣喜心情。

    已經過了觀柳的季節,碧水柳林里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婀娜細柳,可卻一個人影也看不到,百般無聊地坐在柳林里專供人休息的茅草棚的長凳上,說不出的寂寞心情籠罩在她心頭。

    「齊靜冉這個大笨蛋!」用力跺跺腳,她委屈地朝著空無一人的柳林里喊出心中的郁氣,眼眶也跟著紅起來。

    「是啊!就是個笨蛋,所以才會讓未過門的新娘子逃了一次又一次!」一道陰慘慘的,咬牙切齒的熟悉聲音突然從身旁傳來,嚇得孟竹影立刻轉身。

    「靜冉?」看清楚從草棚進來的人,她立刻瞪大雙眼,驚訝地叫了起來。

    他怎麼會在這里?他怎麼知道自己會來這里的……他好像瘦了很多,心里沒來由地咯咚一跳,孟竹影痴痴地望著他,早已忘了自己逃離齊家時心中的怒火。

    「原來你還記得我,那可真是太好了!」齊靜冉雙手環抱在胸前,強壓下心中的激動,冷冷地望著她瞪大杏眼的可愛模樣。

    真想就這麼過去掐她的脖子,讓她好好體會一下這些日子來自己緊張到快窒息的感覺,可又想抱住她,狠狠地吻上她那雙紅潤的唇,一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其實在回家的當天晚上他就推測出孟竹影肯定會到碧水柳林來,生怕會錯過她的路程,他特地連夜兼程趕到這里,卻沒想到足足等了她兩天,才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兒出現。

    「靜冉……」

    對他的怒火視而不見,孟竹影伸出小手輕輕撫摸著他略顯消瘦的臉龐,眼中溢滿了思念與愛意。

    「你……」

    他為了她寢食難安,原本打算著找到她要好好懲罰她一番,可現在真的見到人了,他的心就突然像是被什麼狠狠撞了一下似的,滿腔的怒火被她從未有過的溫順所融化。

    當看著她望著自己的盈盈雙瞳時,他忍不住一把抱住她的縴腰,狠狠地吻上她微微開啟的雙唇,彷佛要將自己所有的心緒都寄托在這個吻里,傳遞到她心底的最深處。

    他想要她!突然之間,體內涌起了強烈到無法壓抑,他也不想壓抑的欲望,在失而復得後,他恨不得把她完完全全揉進自己體內,讓她跟自己再也無法分開。

    「唔……」

    齊靜冉探入她口中的舌粗魯地攪動著,不停地追逐著因為承受不住如此粗暴激情而拼命躲閃的紅潤小舌,讓她只能發出細碎的嗚咽聲。

    透明的津液來不及完全吞咽,順著孟竹影的嘴角溢出,潤濕了她淡粉色的唇瓣,閃耀出誘人的光澤。

    一條腿插入懷中之人的雙腿之間,齊靜冉抱著她不盈一握的縴腰,幾乎是強迫地壓到不甚堅固的茅草棚內的柱子上,兩具灼熱的身體剛一靠緊,他火熱的大掌就靈巧地把她的裙擺動撩開,順勢將她下身的褻褲褪去。

    「啊……別……」

    突如其來的高漲熱情讓孟竹影渾身上下都彷佛著了火,可光天化日下在野外……即使是在這個有些遮蔽作用的茅草棚中,也實在太大膽了吧……

    「不許拒絕我,這是你應得的懲罰!」

    「……唔……」

    ……

    ※※※

    「在想什麼?」大掌輕輕撫著孟竹影光luo的削肩,激情過後齊靜冉心中的火氣早已消得差不多。

    其實,孟竹影離家的緣由他早就由丫鬟口中得知,即使她不說,他也清楚得很。他一向認為那些家規只是無稽之談,就連爹偶爾都會犯一兩條,只有娘親才一本正經地將它當回事。

    「我在想,今後到底該怎麼辦……」慵懶地打個哈欠,孟竹影依偎在他懷中,渾身困倦得緊。

    他什麼都沒有問,她也什麼都不想說,因為她知道他肯定已經什麼都知道……可就算是這樣,未來婆婆那關她只要一想到就頭痛。

    「阿影,我們回去吧!」听到她話中的猶豫,齊靜冉心中咯地一跳,他雙手捧住孟竹影的臉頰,用堅定得不容她有半分反駁的語氣道。

    他才不會讓她有機會動搖府著他的那顆心,更不會讓她再次從自己身邊逃跑。

    「可是……」搖搖頭,正想說出自己心中的顧慮,可她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他打斷。

    「阿影、阿影、阿影……」滿懷情愫的他,含情脈脈地凝視著孟竹影的側臉,用前所未有的情深無限的喚著,一聲比一聲柔;一場谷一聲多情,彷佛叫的不是一個名字,而是一件他心中無價的珍寶。

    孟竹影听得內心一顫,說不出的甜蜜溫柔汩汩地在心底流淌,她好想堵住他的嘴,讓他比蜜還甜,比酒還醇的呼喚聲停下來,要不然她的心可是噗通噗通跳個不停,垂下頭,她的耳根紅得簡直可以和朱砂媲美了。

    「阿影,我的阿影。」注意這點,齊靜冉內心狂喜,得寸進尺地把聲音壓得更低,俯身湊近,故意對著她的耳朵吹了一口熱氣,「不要顧慮娘,她再也不會故意為難你了。」

    在他的憤怒下,娘親似乎終于了解到孟竹影對他而言是多麼的重要,即使很不願意也還是勉強同意退步。

    「真的?」猛地抬起頭,定定地望著齊靜冉臉上溫柔的笑容,孟竹影只覺得鼻子一酸,心中的一塊大石終于落地。

    直到離開以後她才發現自己有多麼舍不得離開他!這些天來,無論何時何地她腦海中都是他的身影……要是他不找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忍住不回到齊家,只為能待在他身邊。

    「阿影,你可願嫁我為妻?」額頭抵著她的額頭,齊靜冉前所未有的認真說道︰「阿影,相信我,我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委屈了。」

    「為什麼……為什麼敢這麼篤定?」被他的視線看得忍不住垂下眼楮,孟竹影心中已是甜蜜無比,嘴上卻還在嬌嗔著。

    其實只要他說的,她都願意相信……

    「因為我愛你!」輕笑著低下頭,將一個吻印在她的紅唇上。

    齊靜冉真是太狡猾了,在她沒有半點防備的狀況下突然做出這樣的告白!

    「……笨蛋!」淚水瞬間浸濕了眼眶,她小手緊緊抓著他的手臂,嘴唇翕動幾下,最後也只吐出了這兩個字。

    「好過分!」開心地看著她被逼得無所遁形的模樣,齊靜冉故意低下頭,用額頭緊緊貼著她的額頭笑問,「笨蛋是什麼意思?」

    「笨蛋就是……笨蛋的意思!」趕忙伸手把眼角的淚水拭去,孟竹影嬌羞地把頭深深埋在他懷中。

    身體被他灼熱的體溫包圍著,距離近得可以听到他胸膛的心跳,咯咯地笑起來。

    總有一天,她會告訴齊靜冉自己有多愛他,可那一天卻不是現在。

    她一定要等到他也像此刻的自己般,完全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告訴他!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買妻交易最新章節 | 買妻交易全文閱讀 | 買妻交易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