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一百招 第七章 作者 ︰ 喜格格

「你快點許願,許完願才可以吹蠟燭,吃蛋糕。」她低下頭,听著自己猛烈的心跳聲,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相信他一定也听見了吧?

「好,我許願。」他擁著她,松口說道。

「要認真許願喔。」艾可寶不忘叮嚀。

「是,老婆大人。」封子剛听聞她不放心的交代,嘴角一勾,故意調侃。

「誰是你老婆?」她轉頭,嬌瞪他一眼,輕嗔道︰「別亂叫。」

他笑了笑,面對她的抗議不置一詞,反而開始專心許起願來。「第一個願望,我希望妳永遠健康快樂。」

她眉毛挑動一下,深深看他一眼。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妳永遠都可以得到自己真心想要的一切。」他繼續許下跟她有關的願望。

眼看著他就要許下第三個願望,艾可寶搶在他開口前喊道︰「你給我等一下喔,第三個願望不能說出口,而且——」她瞇細眼楮,定定盯著他。「不準再為我許願,生日願望就是要為你自己許願,這樣才會比較靈啦!」

這個男人真是夠了,連許願都不會。

「好。」封子剛笑看著她,緩緩閉上雙眼,在心中默念——

希望艾可寶能成為我的老婆,一輩子相守。

許完願,他正要睜開雙眼,突然感覺被自己擁在身前的她,輕輕扭動著,不曉得她是不是要突然彎腰拿什麼東西,豐軟到不可思議的,不經意快速刷過,瞬間,他猛然倒抽一口冷氣!

沒想到自己居然馬上就有反應?!

他緊咬著牙關,睜開雙眼,看到絲毫不知道自己對他造成什麼影響的艾可寶,正笑臉盈盈,甜美地凝望著他。

她手拿著一支刀子,對他說︰「壽星,切蛋糕嘍!」

封子剛雙唇抿緊,不發一語,緊緊盯著她。

如果她不對自己這樣笑、如果沒有剛才那個不經意的小摩擦、如果……在自己眼前的女人不是她,也許他還可以像往常一樣冷然自制。

可是,現在他全身細胞都叫囂著快點將她帶上床,或者干脆直接將她壓在這張桌子上為所欲為……

他猛然握緊雙拳。

艾可寶見他臉色陰晴不定,像正在極力克制什麼般。垂下視線,又正好看見他握成拳頭的雙手,她一臉奇怪的看向他,「你不想切蛋糕嗎?」

「不是。」封子剛回得簡短,然而盡管只有短短兩個字,他還是听出自己的嗓音已經沙啞到一個不行。

不行!

她滿心熱切地為他慶生,結果他竟一心只想吃了她?

艾可寶把刀放在一邊,先前只有上半身微微向後轉,對著他講話,這次干脆整個人一百八十度轉身,與他近距離面對面。

封子剛幾乎就要出聲。

這大抵就是天底下最甜蜜的折磨,她就站在他眼皮子底下,對他軟言甜笑,他想將她一把攬進懷里,可又擔心萬一因此惹她不快……

才想到這里,他微微瞪大雙眼,全身猛然僵硬無比,發現她居然在這種一觸即發的危險時刻,還敢把雙手纏繞上他的脖子?!

奔騰像長了毒牙的蛇口,一張嘴,狠猛的往他心口重重一咬。

搞不太清楚他為何突然全身僵硬,連額頭都冒出一層薄汗,艾可寶收緊雙臂,屬于女性的豐盈輕輕貼上他硬邦邦的胸膛,仔細看著他,又問︰「那你不想……唔……」

幾乎是反射動作,在她無心地輕壓向他時,心底的渴望,迫使他立刻出手。

封子剛雙掌托起她的臀部,將她抱放在餐桌的空處,一臂圈在她的腰,一掌牢牢扣住她後腦,傾身,深深壓上她的雙唇。

艾可寶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小跳,雙手在半空中小晃數秒後,最後尋著了他的肩膀,十指緊緊扣住此刻肌肉賁起的男性肩頭。

直到這時候,她才意識到即將發生什麼事,尤其掌心下結實賁起的肌肉,正蓄滿噬人力量……

念頭才剛轉到這里,她便被他吻得暈頭轉向,連自己何時半躺上餐桌都不清楚,只感覺自己渾身彷佛著火了似的,好熱……

在她快要喘不過氣時,封子剛才暫時松開她,兩人四目相交,同樣喘著粗重灼熱的氣息。

等艾可寶稍微喘過氣,低頭一瞧,差點直接昏倒。

她發現自己米色七分裙被撩高到腰部,連白色襯衫的扣子也被解開大半,露出里頭女敕粉色的胸衣。

「我想……」他雙掌輕捧起她的臉,英俊臉龐充滿苦苦壓抑的僵硬與。

「想、想要什麼?」她睜著迷蒙雙眼,輕聲問。

封子剛狠抽口氣,往後退開一步,她隨著他的動作坐起身,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我該走了。」他從牙關里硬擠出這幾個字。

他不想走,可是再不走……他的嘴唇抿成嚴苛的一直線。

他差點直接在餐桌上要了她!

艾可寶見他當真要走,雙手立刻有所反應,在他又想往後退去第二步時,緊緊抓住他的右手。

封子剛渾身輕輕一震,喉結上下滾動兩下,雙目緊瞅著她。「可寶,我想留下,可是我不能。」

「為什麼?」

「可寶,我想要妳……」

他直視她的眼神銳利而炙熱,讓她心跳加速、忍不住屏住呼吸。

「那很好啊,我也想要……你……」她紅著臉,雙腳腳尖落到地面上,裙子恢復原狀,緩步走到他面前,雙手環抱住他結實腰際,把頭輕貼上他的胸膛。「你不要我嗎?」

語音甫落,她能察覺他的心跳瞬間加快,全身微微一抖。

封子剛雙臂圈著她的肩膀,將她抱得很緊。

「只有妳,才是我最強烈的渴望。」

她抬起頭,水汪汪的明眸看著他,有點害羞地開口說道︰「我們先吹蠟燭、吃蛋糕、拆我送你的禮物,然後……今晚,你願意留下來嗎?」

他沒有說話,用一個深情的吻回答了她的問題。

這晚,是他這輩子最快樂、最不可思議、最動人、內心最平靜的一夜,也是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真的活著……

助手王皓開車前往游戲隻果,封子剛坐在後座,手中拿著一大迭資料,正在低頭研究。

他不過才來台灣一個月左右,已經有幾位台灣老板親自登門找上他,拜托他幫忙並購,其中唯一一個引起他興趣的案子,是一件台灣公司收購韓國研發科技公司的案子。

游戲隻果的案子已經搞定,現在他開始著手研究起收購韓國研發科技公司的案子。

至于杰森那個牛皮糖,現在恐怕還在比利時忙得團團轉吧?

「剛,游戲隻果的股份已經入袋,剛出門時,美國方面跟我通過電話,我覺得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入主,美方這次是鐵了心要以游戲隻果為亞洲據點,通吃東西方所有網絡電玩市場。」

王皓邊開車,邊報告美國方面的企圖。

「這些我們不管。」封子剛迅速瀏覽手中數據,談及一間公司未來的生死時,表情波瀾不興。

「我知道,我們不踫經營,可是……剛,以前你在美國的時候,也把那間汽車零件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你有經營方面的才能,難道不想好好弄幾間公司在身邊?」王皓從後照鏡看眼冷靜如昔的封子剛。

他從沒見他臉上出現過喜怒哀樂的表情,更別提失控。

曾有被收購公司的老板跑來跪在封子剛面前苦苦哀求,也有人帶著恨意當面詛咒他會終生不得所愛,他听得心驚膽顫,封子剛卻一臉不以為意。

有回,他終于忍不住問封子剛,「難道你一點都不在意?」

封子剛只淡淡回他說︰「工作是工作,本來就不應該涉入私人感情,何況這是一份需要客觀考慮、冷靜判斷,甚至冷酷爭取利益的工作,在選擇這份工作時,我早已經做好將來會面對什麼的心理準備。」

封子剛察覺王皓似乎還在等自己的回答,頭也不抬地開口,「我不喜歡經營。」

經營是需要花時間跟精力的,他不習慣心里頭長期掛著一件事、一個人,甚至是一間公司。

快速而猛烈的攻擊與掠奪,才是他唯一感興趣的事。

不過,這個興趣也為他帶來一些麻煩,例如他的死對頭——杰森。

幸好杰森雖然纏人,但並不特別棘手,有時候還可以為案子帶來一些令人興奮的困難度。

這時,車子緩緩駛入游戲隻果所在大樓的地下室。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寵妻一百招最新章節 | 寵妻一百招全文閱讀 | 寵妻一百招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