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休妻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少爺!」一輛馬車停在水月庵旁,十五露了臉。

「十五,誰讓你來的?」

十五恭敬道︰「六姑娘……」

「果然是六姊!」石毅一笑,「她可有說什麼?」

「六姑娘留了一封信給主子。」

石毅接過信一看,林若水在一旁問道︰「六姊在信中可有說什麼?」

「我們上馬車,我一一解釋給你听。」石毅扶著林若水上車,隨即自己尾隨其後,「十五,往金陵邊境走。」

「是。」

「為何往金陵邊境走?」

「六姊都替我們安排好了。」石毅想起書信的內容,不得不贊嘆六姊的聰明機智。

「夫君,妾身不懂。」林若水一頭霧水,始終不懂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年害你的人回來了,所以六姊要我們走。」石毅長話短說,聰穎如她,一定能懂他在說什麼。

石毅本來不齒這種逃跑的行徑,照他的主意最好是把那個害得他與娘子勞燕分飛的人給抓起來打一頓,可六姊說對了一件事情,要不是那個人,他也不會重新遇上娘子,也不會重新了解她、喜歡她,也許真的會如當初所想,讓水兒管理將軍府,自己再養幾個小妾。

「那我們為什麼要往金陵邊境走呢?」

石毅開懷一笑,「六姊都替我們安排好了一切,她以我的名義向皇上請求前往金陵邊境,那兒強盜猖狂,讓我去治強盜。」

「六姊她真是一個奇女子。」林若水兩眼泛著感動的淚光。

「唉,自出生以來,我便百般地氣憤,她為何是我姊姊,明明我才該是哥哥才對,但我現在挺慶幸我有一個這樣的姊姊。」

「呵呵,夫君真幸福。」

「傻丫頭,你難道就不幸福了?」

「有夫君在身邊,我很幸福。」林若水嬌柔地靠在他的身上。

擁著心愛的女人,石毅心滿意足,但是六姊弄錯了一件事,他是要逃,還要逃得遠遠的,可是在逃之前,他要先出一口惡氣,否則怎麼對的起他的可人兒呢?

「十五,順道去一趟司徒家。」

「夫君,為何要去司徒家?」林若水驀地抬頭,她以為他們會馬不停蹄地離開,再也不會回來。

「傻瓜,為夫要好好地教訓那惡婦一頓!」石毅冷哼一聲,「六姊一直不肯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中途總是阻撓我找出那個人,如今,哼,這還不是讓我知道了!」

林若水膽戰心驚地看著枕邊人,柔聲地勸道︰「夫君,六姊不讓你去自然是有她的道理,你為何……」

「說什麼要留情面,將你趕出去的時候可有情面?」石毅捏住她的下巴,可不許她在這個時候心懷婦人之仁,「水兒,你把對我的小心眼也用到這上面。」

林若水臉一紅,她知道他又在提醒她對他的污蠛,「可……」

「沒有可是,我若不去給那個女人臉上畫幾個圓圓叉叉,我這口氣怎麼出?」

林若水靜默。

「為夫這麼做,你不開心?」

怎麼會呢?出嫁從夫,夫君要她小心眼,那她就小心眼些,「夫君?」

「嗯?」

「不如將那位姑娘吊在城門口?」林若水小聲地說,做壞人可以嗎?

石毅先是一愣,而後大笑,「好,好,最好是把她脫衣示眾!」

林若水微蹙蛾眉,「不行,夫君!」

「為何?她當初做的事情夠我將她的舌頭剪下來!」誰叫她搬弄是非。

「我不……」她輕輕地說。

「不什麼?」

「夫君不能脫她的衣裳……」

石毅的嘴邊溫柔一笑,「那是自然,這種事情有十五代手。」

「也不許看!」

「我只看娘子你。」

林若水乖巧地靠在他的身邊,「我看,夫君,只要小小懲戒就好了。」

「好,我有分寸。」

在他們你儂我儂的時候,外頭的十五剛正不阿地說︰「少爺,我不要!」

三年後,金陵城。

金陵城終年不得安寧,強盜掠食奪女,但三年前來了一名將軍,這位將軍驍勇善戰,將強盜打得落花流水,金陵城邊境也始終駐扎著一軍隊,那便是石毅的軍隊。

一日,烈日當頭,黃沙漫漫,十五掀開暗色大帳篷,走了進去,「少爺……」

「什麼事情?」石毅正閉眼休憩。

「少夫人來了。」

石毅驀地睜開眼楮,炯炯有神地站了起來,「水兒。」

林若水一身樸素的男兒裝出現在十五身後,十五識相離開了,「你好討厭,每次要我來,卻總是要我穿著男裝。」

「不然呢,你一個女人在軍中晃來晃去,這才叫不妥吧!」石毅上前一把摟住她,大大地香了她好幾下,「幾日不見你,真是想死我了!」

「胡說八道!」林若水滿臉通紅,「我做了些小菜……」

「不要,我要先吃了你……」說著將她手中的籃子放在一邊,一個轉身將她壓在帳篷內的大床上。

「石毅,你別胡來!」林若水紅著臉,亂踢著他,每次來他總是想胡來,其中被他得逞了幾次,這一次說什麼她也不從,這可是外面,且又是白日,他怎麼可以色心大發?

「不行,不吃你我可受不了!」石毅動作神速地拉下她的褲子。

「嗯……啊……」他從來只關心這事,也不問問家事,「孩子都一歲了,是不是該帶他回京城了?」

男人舒服地哼了哼,「當初可是他們把我們趕出來的。」

「啊……夫君,六姊說,嗯,說那人又嫁了……」且嫁給了東北的一個勇猛大漢,這一輩子是回不來了。

那日他命十五蒙面進去賞了那女人一頓好打,還故意要十五扮作采花賊的模樣,使得流言四起,那時他便有不回京城的決心了吧!只可惜六姊擺平他留下的爛攤子,他們也沒有不回去的理由。

「繼續說!」男人根本沒有听她說什麼,他喜歡的是她在激情中,被他愛著時的軟軟嗓音,甜得快要溺死他了。

「要我們回去……啊……夫君……」濕熱的唇舌在她的脖頸上留下炙熱的吻,散放著熾烈熱度的手掌在她玲瓏嬌軀上游走。

每一個吮吻、撫觸,似火般勾出她藏匿在體內的火熱,讓她毫無矜持地呻吟著,曖昧的嚶嚀似發春的貓兒般,伴隨著男人短促的喘息,帳篷內火熱無比,她原本白皙的膚色漸漸變得粉嫩,男人的力道不斷地加重,一陣陣酥心的快樂讓她渾身發熱。

「你想不想回去?」他在她的耳邊輕喘著,額上冒出絲絲的汗珠,他解開她剩下的衣服。

「想……」是時候回去了,他們在外頭過了三年逍遙自在的日子,而石家則亂成一片。

「六姊又對你說了什麼?」她的耳根子怎麼會這麼軟?他伸出舌尖舔舐著她的耳垂。

「啊!」她急急地喘息,「六姊說,將軍府的事情她不想管了,奶奶想見曾孫……」

「讓她自己來呀!」他才不想回去,在這里與小娘子悠哉生活,他是怎麼也不想舍棄。

「可是……六姊……」

「嗯?」

「夫君,別……」

「那還要不要回去?」

「不,不回去了!」

男人這才滿足她,挺進她的體內,快意暢歡,木質大床發出吱吱的聲響,那聲音響了很久才停下來。

「可夫君……」

「嗯?」他愛戀不已地一下一下地撫著她的美背。

「我的男裝被你撕壞了!」每次挨不住相嗯,她便穿著男裝,讓十五帶她過來,這里是軍營,她不能以女裝出現,也不能以將軍夫人的名號出現。

「呵呵……」

「夫君,我有跟你說嗎?」

「什麼事?」

「兒子被初一給拐回去了。」

「拐走了更好,就我們兩個!」正中石毅下懷,林若水笑著沒說話。

可林若水走了以後,石毅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兒子被初一拐走回石家,那麼愛子如命的娘子也會……該死!最後還不是得斷了這悠閑的日子回將軍府嘛!不得了!他的娘子……

「少爺,夫人要小的轉告你一聲,若是少爺得空,明日一早便與她同行,若是不得空,那她就先行一步。」十五嘹亮的聲音從帳篷外傳了進來。

「少爺?」十五疑惑的聲音響起。

他能說不嗎,「準備準備吧!」

那一位女子坐在梨花樹下,她的黛眉縴細如柳,眼神黑而有神,安靜地坐在石凳上,手上抱著嬰兒,一臉的祥和—在她的身後站著一位英俊的男子,一身英雄氣概,眉眼盡顯柔情地垂眸望著女子,一黑一白之間,將男女之間的情愫借由水墨傳遞得淋灕盡致。

「畫得真好!」石老夫人笑著說。

「奶奶怎麼會想到要畫師為我們作畫?」林若水抱著兒子,雙手輕晃著哄他入睡。

「呵呵,那一日我本來是要畫師給我畫一幅畫,到時候我做壽時可以拿出來供人賞玩,沒想到看到你們三人坐在那兒的樣子挺好,我就讓畫師給你們畫了。」

「多虧奶奶,才有這絕妙的畫。」林若水看著畫中男子對女子的柔情,心里的陰霾似乎少了好多。

「奶奶,爹與娘要為您做壽,這是菜式,您看看還缺什麼?」她遞上一張單子予石老夫人。

林若水回將軍府之後,石父與石夫人的態度大轉,也許是多了一個孫兒的關系,石夫人待她如親生女兒般,也將家中大大小小事物交給了她,變化之大,連石毅都吃味不已。

「奶奶相信你,你看著辦吧。」石老夫人滿是皺紋的手輕搭在她的肩上,「若水呀,你還氣毅兒嗎?」

林若水笑說︰「我呀,這氣倒不氣了,但是呀,我要折騰他一輩子才甘心。」

「哈哈……」石老夫人搖頭,「我看那小子願意讓你折騰。」

林若水羞答答地沒回話,石老夫人道︰「唉,你也該回去了,不然那小子又來這里鬧了,人老了,經不起鬧了!」

石毅回京城以後辭退了武官職務,與六姊一同打理石府的生意,早出晚歸,忙得不可開交;石靜流女扮男裝,借著石毅的名義做生意,至今外頭的那些人不知道,今天遇見的是石毅還是石靜流呢!

林若水抱起孩子,對著石老夫人點點頭,「那奶奶休息,我回去了。」

「去吧去吧。」

「水兒……」人未到,男人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石老夫人笑道。

「奶奶,我說您呀,這小子給您玩,別老找我娘子……」石毅將兒子往奶奶手上一塞,摟著娘子往外走。

「為夫今天帶你出去玩。」

「可兒子……」

「有奶奶看著。」

「但……」

「不喜歡跟為夫在一起?」

「日日看、夜夜瞧,也有些不耐煩了。」柔柔的調子亦真亦假。

「該死!」

這個孫媳婦也調皮,這樣欺負她的孫子,石老夫人抱著曾孫,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嘴邊掛著滿足的笑容。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將軍休妻最新章節 | 將軍休妻全文閱讀 | 將軍休妻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