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牛郎 第三章 作者 ︰ 艾蜜莉

他那句“私事”听在維彤的耳朵里,格外顯得曖昧,但她仍然鼓起勇氣說︰“先前的事我很抱歉,我並不是故意把你誤認為……”

她頓了頓,窘紅著臉。

“牛郎。”

齊朗瞅看她,笑著接口。

“我以為你是我朋友口中的禮物,沒想到你只是跑錯包廂。”思及日後兩人還要一起共事,維彤只得勉力壓下尷尬,硬著頭皮向他解釋清楚。“那晚在發表會場上,我以為你要拿那件事威脅我,所以才會出言不遜,沒想到你竟然會是『齊亞』新上任的總經理。”

“這也是我第一次被誤認為牛郎,感覺還滿新鮮的,這表示那晚我的『表現』應該還不差。”齊朗自嘲地說。

她窘紅臉,不服氣地輕瞪他一眼。“這件事你也有錯,若不是你跑錯包廂,哪會被誤認身分?”

“沒錯,那晚我的確跑錯了包廂。”齊朗大方承認。

“那當時在包廂里,你為什麼不澄清自己的身分?”她質問道。

一般人跑錯包廂都會尷尬的離開,哪有人像他一樣,還扮演猛男,玩得那麼盡興。

“因為有個女生坐在蛋糕前,看起來好像很哀傷,害我舍不得讓她失望,只好將錯就錯地留下來當她的『禮物』了。”齊朗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望著維彤。

她粉頰生熱,心慌起來,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晚,氣氛瞬間變得曖昧。

他告白的口吻和帶著熱度的眼神,教維彤一陣坐立難安,嘴硬地否認道︰“我才沒有看起來很哀傷!”

齊朗也不急著戳破她,反正她現在是“齊亞”合作的廠商,未來多的是相處的時間,不急在這一刻追問到底。

“你的朋友送一個牛郎讓你當生日禮物?”

齊朗想到若不是那晚他跑錯包廂,她就有可能被其他男人擁抱,胸臆間頓時滑過一抹又澀又悶的復雜情緒。

“當然不是。”她搖頭否認,聲音低低地說︰“那晚她找了男朋友的同事來扮演猛男,表演余興節目當作是送我的禮物。我喝得太醉了,而且你也誤導了我,讓我以為你是……”

她紅著臉,忽然說不下去。

“所以這該怪我表現太好嘍?”他輕撫下巴,淺笑道︰“完全是職業級的水準表現。”

“……是你自己跑錯包廂的,也不能全把過錯推到我的身上,那我們就此扯平了。反正發生那種事……你也沒吃虧。”她急著結束這個曖昧的話題,脫離令人尷尬的窘境。

“既然我收了錢,就該給你『賓至如歸』的感受,要是有服務不好的地方,我很樂意改進。”

齊朗的黑眉饒富興味地挑了一下,眼神密切地盯住她的灩灩紅唇,興起一股想吻她的渴望。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面對他帶有熱度的眼神,她心跳漏了一拍。

“我決定當你的專屬牛郎。”他突地欺近她,在她耳畔如情人般黏蜜輕語,曖昧地戲弄她。

他濕暖的氣息輕拂在她敏感的耳際,教她輕起顫栗,她連忙將他推開來,勉力壓下內心的慌亂,板起緋紅的嬌顏,沉聲說道︰“我才不需要你來當我的牛郎。”

齊朗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取出一張別致的名片,在背面寫下一串數字後,遞到維彤的面前,微笑道︰“名片上有我的私人手機號碼,有任何需要,不管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公事或私事,都能打給我。”

“我不會打給你的。”

她瞟了名片一眼,沒有要收下的意思。

“我會等你的電話。”

齊朗顧不得禮貌,拉起她的手,將名片放在她的掌心,完全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瞅望著齊朗堅定執著的模樣,維彤的心跳一下子加速了,一抹心慌意亂的感覺掃過她的胸臆間。

明明她是來跟他劃清界線,不是要將一夜情發展成多夜情的,怎麼感覺事情愈來愈復雜,他看她的眼神竟有一種充滿佔有欲的侵略性呢?

“那晚我喝得太醉了,什麼事都不記得了。”她狼狽地將一切推給酒精。

“那晚你喝得多醉,我們都心知肚明。”齊朗的眼神充滿熱度,薄而好看的嘴唇揚起性感迷人的笑容。

“那晚的事,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

她又羞又氣地瞪了他一眼,開始懊悔那晚的行為太過輕狂了。

她怎麼會想從陌生人身上尋求慰藉呢?

更糟糕的是,這男人好像不懂得好聚好散。

是她留下來的夜度資惹惱了他,抑或他對她心動了呢?

“但對我而言卻深具意義。”

齊朗看她的眼神,有一種志在必得的執著,教她再度窘紅了臉。

她丟下名片,拽起包包,顧不得禮節,幾近狼狽地逃離他的辦公室,彷佛如此就能將兩人曖昧的對話甩在耳後。

齊朗望著她落荒而逃的身影,也沒攔住她,反正隨著百貨公司開幕,兩人多的是見面的機會,不急在這一刻。

他比較好奇的是,她想擺脫的爛回憶究竟是什麼,竟會讓她痛到用酒精來麻醉自己?

“齊亞百貨”位于信義區的新館正式完工,各家廠商也紛紛進館裝潢自己的櫃位,空氣里彌漫著一股刺鼻的油漆味,電鑽聲不絕于耳,到處都擺放著各式的建材。

剛從天母巡視完櫃位的余維彤,穿著一身優雅俐落的連身套裝,合宜貼身的剪裁襯托出勻稱婀娜的體態,從一下捷運站到走進正在裝潢的信義館內的一路上,頻頻惹來注目,尤其在一堆男性工人里,她的存在更顯得突兀。

她手里握著一卷設計圖,搭上手扶梯,來到二樓的名媛淑女館,走向正在裝修的櫃位。

“余經理,你來了!”負責施工的設計師小衛一見到維彤,立即熱絡地迎上前向她打招呼。

“施工的進度怎麼樣?一星期之內能完工嗎?”

維彤環視四周一眼,油漆、壁貼和更衣室全都完工了,玻璃櫥窗也在搭建當中。

“沒問題,大部分的裝潢都弄好了,剩下的就是貨架陳設和擺飾的問題。”小衛領著維彤參觀寬敞的櫃位。

“天花板上要留一盞水晶吊燈,還有每處更衣間的管線配燈都弄好了嗎?”維彤攤開總公司寄來的設計圖,與小衛並肩站在桌子前一起研究裝潢的細節。

“這些全都弄好了,現在就等你們公司的系統道具和燈具。”小衛凝睇著她美麗的側臉,不自覺地有些看呆了。

“總公司已經空運過來了,約莫明、後兩天會到,到貨的時候我再通知你。”維彤指了指設計圖。

“Chantal”為了建立自己的品牌形象,不管是法國的旗艦總店或是各家分店,從裝潢設計到櫥窗陳列都力求統一的Image,因此各式的系統道具和裝飾家具全由歐洲空運到各分店,為的是要給消費者更優質的購物空間,以情境營造購物的意念。

此時,走廊的另一端傳來雜沓的腳步聲,隱約可以听見此起彼落的寒暄聲,紛紛有人喊著“齊總經理好”,由遠而近地傳到了維彤的耳朵里。

小衛在一旁提點道︰“余經理,『齊亞』新上任的總經理來視察各櫃位的裝修進度,你要不要先過去打聲招呼?”

“嗯。”她卷收起設計圖,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怎麼會在這時候踫見他呢?

算了,在大庭廣眾之下,諒齊朗也不敢做出任何踰矩的行為來。她蹬著三寸高的高跟鞋,小心避開地板上的電線,朝著走廊走去。

齊朗西裝筆挺,身後跟著四、五位樓層主管,一走進“Chantal”的櫃內,幾名工人馬上關掉電鑽,留給他們談話的空間。

“齊總經理。”

維彤頷首,清麗的臉上掛著一抹客套的笑。

“余經理,你們櫃位的裝修進度好像比其他人還要慢,趕得及月初的開幕活動嗎?”

齊朗迎睇上她嬌麗的身影,努力壓抑下內心熱切的情緒。

“沒有問題。”她篤定地說。

基于禮貌,維彤只得陪著他一起參觀櫃內的施工進度,幾位樓管倒是留在門口,沒有跟上前。

“我請企劃部擬了一個『購物之夜』的活動,若是你們公司有更好的行銷企劃,可以送上來,作為當天的焦點活動之一。”齊朗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

“是。”

她暗自松了口氣,踩著優雅的步伐送齊朗走出櫃位。

忽地,她的鞋尖撞到地面上凸起的彈起式地面插座,腳步踉蹌,重心不穩地撲跌在地!

“啊——”

她情急地尖叫出聲,跌跪在地板上。

“有沒有受傷?”齊朗旋過身想抱住她時已經太遲了,只得將她由地上扶了起來,關心地問道︰“能站起來嗎?”

維彤低頭瞅看著自己的膝蓋,擦破了皮,滲了點血,最糟糕的是,左腳的腳踝一使力就疼,怕是扭傷了。

他的大手摟住她不盈一握的縴腰,她身上淡雅的香水味一絲一絲地沁入他的鼻端。

“我的腳好像扭傷了……”維彤痛得小臉皺成一團,也沒多余的心思顧及他摟住她的姿態有多曖昧了。

“余經理,對不起!我應該請工人在拔掉電線時,把地面插座壓下去的。”小衛連忙致歉。

“沒關系,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維彤也不忍苛責工人,的確是她太過疏忽了。

“腳扭成這樣,我先送你去看醫生。”齊朗不給她任何拒絕的余地,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綁在她的腰上。

“你做什麼?”

她驚呼道,不懂齊朗為什麼把外套綁在她的腰間。

“難不成你想春光外泄嗎?”他反問道,不待她回答,已霸道地將她攔腰抱起,走向長廊。

“齊總經理,不用了——”她窘著臉,盯視著他的下巴,連忙喊道︰“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的!”

“你確定自己還可以穿著三寸高跟鞋,一路走下樓?”齊朗恰巧在走廊的地方停下腳步,低頭望著懷里的女人。

“拜訪,你放我下來,他們全都在看……”

她壓低聲音哀求著,簡直不敢想像身後有多少只眼楮正緊盯著兩人親昵的舉止。

“讓他們看有什麼關系?”齊朗的嘴角彎起一抹得意的彎弧,難以言喻的喜悅席卷著他。

他正苦思著要找什麼理由再約她見面,沒想到老天爺馬上賜給他英雄救美的機會,讓他順理成章地成為她的護花使者。

他轉頭朝著幾個樓層主管吩咐道︰“余經理的腳扭傷了,我先送她去看醫生,其余的櫃位由你們負責視察,要是有進度落後的廠商,務必請他們加快施工進度。”

“是。”幾個樓管齊聲喊道。

維彤一手勾住齊朗的脖子,困窘地將臉側向他的胸膛,完全不敢迎視眾人的目光。

齊朗囑咐完公事後,抱著她,朝著電梯口走去,毫不理會她的抗議。

她被他攬抱在懷里,呼息間全是他身上清爽好聞的古龍水味道,混著男性陽剛的氣息。強而有力的手臂牢牢地錮住她,讓她全身上下像被火燙到一般灼熱,連心跳也快得厲害。

她羞窘地將臉倚向他的胸膛,直到進入車廂前,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假扮牛郎最新章節 | 假扮牛郎全文閱讀 | 假扮牛郎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