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相伴情難耐 第一章 作者 ︰ 梁心

洪擺官帶了十幾名壯丁,浩浩蕩蕩地上山。

魁梧的身軀,尾部如舞獅飛揚而起的粗眉,飽滿的天庭蓄滿正氣,銳利的眸光揉入幾分憤世嫉俗的味道,健壯如百年老樹的身形,就連寬大的茅山術士長袍,仍無法撫順賁起的肌理。

背上一把陳年桃木劍,劍柄洗煉得相當油亮,腰間系著已有幾處斑駁的紫金葫蘆,洗得褪色的長袍僅套右襟,左袖任它飛揚,內著黑色削肩勁裝,斜掛方形苧麻袋,雖然是名降妖伏魔的道長,他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有種非善類的錯覺。

眾人在山林里走了一天一夜,腳下全是未干泥濘,沾腳又滑,一個不留神,極有可能滾下深不見底的溝壑中。

又累又餓又驚恐,每個人都為自己的小命擔足了心,只有帶頭的洪擺官從上路開始,未曾慢過一步,到了一處破舊、人煙又不盛的小村子才停了下來。

這里落後得像難民窟,村口卻掛了塊木板,刻了“幸福村”三字,無疑是最大的諷刺。

“村長在嗎?我洪擺官!”他在村口高聲呼喊。這村極小,約莫五十口人罷了,從村口就能望到村尾。他回頭對工匠道︰“你們在這里歇一下,如果可以,下午就得開工了。”

“道、道長?”村長就住在離村口最近的木板房內,還是全村唯一一處以木板建成的房子,其余皆是茅草屋。

因時年大雨,房屋底層刻意架高,即便村長已立于門外招呼,仍是花了好一會兒才到村口,累得上了年紀的他氣喘吁吁,扶著膝蓋指著洪擺官帶上來的人問道︰“這群人是?”

“我不是答應過村民,要想辦法幫你們把便橋修好的嗎?這些就是我從山下重金聘請上來的工匠。只要蓋好便橋,你們下山就方便多了,不用再繞過整座山頭。”他是一言九鼎的男子漢,拚死也要達成他承諾過的事。

村長目光婆娑,來回掃著洪擺官跟他帶來的工匠,感動無以復加。“道長還記得這件事?我本以為……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請受我一拜!”

“噯,受不起、受不起!”村長大他幾十歲,簡直是折他壽來著。“若非村民好心收留我,我不是餓死,就是被野獸叼了。師父教我受人點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我應該的。”

幾個月前,他來到這座山林,不意迷了路,身上能吃的都吃光了,只剩硬邦邦的銀子,若非遇上村民入山砍柴,收留了他幾天,難保兩年後有人可以撿他的骨頭去擊鼓了。

只是這座村子窮到小偷來,說不定還會大發慈悲,留下幾文錢讓他們備吃食,他打擾得有些不好意思,卻也注意到盡管村民日子過得苦哈哈,他們臉上的笑容仍像永不西墜的暖陽,在這里住了幾天,他每天笑咪咪的,除死無大事,難怪要取名幸福村了,知足確實會常樂。

豈知在他要離開時,下起了連日豪雨,山洪滾滾,沖塌不少林間路,連便橋都斷了。就算把全村值錢的東西變賣掉,怕連一條懸索都買不起,他便留了幾兩碎銀當盤纏,其余的全留給村民度過這回天災,並允諾帶人回來修復便橋。

他討厭有錢人,尤其是財大氣粗、不做善事的有錢人,然而幸福村地處深山林里,材料難運,人工難尋,就算再普通的便橋,也要上百兩才搭得起。

人在江湖,就得伸縮自如,就算再討厭有錢人,他還是得去賺賺有錢人的佣金,來回饋一下全心全意待他的村民們。

所以他接的第一件案子,就是——替人續命。

果然有錢人都想活得久一點,永世不改的陋習,哼!

“工錢我給了,材料錢也付了,如果他們事後跟你收錢,千萬別被唬了。”他對村長耳提面命,又回頭向他帶上來的工匠說︰“用心點做,敢偷雞摸狗、偷工減料,我能付你們工錢,也能燒給你們紙錢!”

他劍指于地上一劃,立刻起了一道半圓形的火牆。“告訴各位,我可是出師的茅山術士,不是江湖騙子,不信,大伙兒可以試試。”

“啊——好癢!好痛……好癢好痛啊!救命啊——”

突然,一名工匠滿地打滾,像殺豬一般,頻頻哀嚎,把同行工匠的心都提到喉嚨口了。

“你到底是痛還是癢啊?”

“又痛又癢嘍!”洪擺官嗤笑一聲,蹲到那名打滾的工匠身旁,語帶諷刺地道︰“你剛才起了異心,對吧?不是想貪工程,就是想打混。我奉勸諸位,我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要听得清清楚楚,想訛我洪擺官,連一文錢,我都跟你們計較到底!撤!”

他劍指再起,地上的火牆消失,工匠也不再哭爹喊娘,只驚恐地看著他。

“我有空就會回來巡工程,別以為我不在就可以亂來,就算我不在,咒術的力量還是在的。”他的錢可沒那麼容易進到別人的口袋里,一分錢沒有一分貨,不掀鋪子怎麼說得過去?他拿出十張折成黃鶴的符紙交給村長。“如果他們有怠惰失職情事,你就拉開黃鶴的翅膀,它就會飛來找我了。”

“道長不再多留幾天?”

“不了,還有其他事情要忙呢!”他拱手抱拳。“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各位後會有期。”說完,他便順原路離開。

接下來有什麼事要忙?他可以大聲地說——沒有!只是單純不想留在幸福村,怕他再多待兩日,身上的錢都要掏出來奉獻了。

錢財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救濟窮苦人家最適得其所,可古人話又不能不听,所謂救急不救窮正有其道理。萬一他幫太多,村民開始貪得無厭,又或者沒事就往山里跑,看能不能再找到一頭迷路的肥羊,幸福村還能稱得上幸福二字嗎?

適可而止方為上策。

他拐了小彎,腳步才緩了緩。幸好他刻意放慢,才沒讓上方因下過雨而松動滑落的土石埋住,算是好人有好報吧?

“什麼時候不塌,這時候才塌,要人如何運材料上來?”他皺眉碎念,拿出一道黃符準備清理土石時,眼尖地發現一截疑似白骨的影跡。他上前探看。“還真的是白骨……唉,你我相逢于此,也算有緣,我就為你造墓安家吧。”

他抬頭看了上方山坡,怕造于其上,沒隔幾年,又被沖了出來;建于下方,又擔心一層一層土石覆上。

……算了,萬斤土壓身總好過曝尸荒野吧!

他滑下幾寸山坡,拿出羅盤,尋了處風水尚可的地方,抽出桃木劍在地下繪了個夠成人平躺于內的長圓圈,一聲“起”喊得洪亮驚飛鳥,隨即,他圈的地方,便多了一處窟窿。

回到山路上,他施法將白骨由土堆中起出,由尸身上未完全腐敗破爛的衣著看來,應該是名姑娘。

整理遺體準備下葬前,他發現兩處奇妙的地方。

第一,是她頸間以紅線纏銅絲所織繡成的護身符,可能是纏有銅絲的關系,成了全身上下保持最為完全無損的物品。

他以指探測,已無任何神力效用,看來是替主人擋了場大煞。

其二,則是她的右手臂骨,也是引他發現,露出土面的地方,居然繪有鎮鬼咒,是以小刀一筆一筆刻上的,不細看很難發現。

他不會因為她身上繪有鎮鬼咒,而認定她是作惡多端、危害鄉里的惡鬼,雖然說也有這可能,但另一則看法,也許是生前怨懟她的人所下的毒手,不願她投胎轉世,再次為人。

不管前者或後者,身為茅山術傳人,就有渡化亡魂的責任。

他施法先解了鎮鬼咒,再用招魂術喚出此具尸骨的魂魄,幾道如晨曦般柔和且帶溫暖的光束,在他眼前慢慢交織成一抹形如薄柳、貌如芙蓉的年輕姑娘。

她睜著一雙無辜又清澄的瞳眸,疑惑地掃著眼前的景色,黑茶色的窄袖上衣與狐白色長裙將她的皮膚襯托得更為白皙,護身符則是她身上唯一的裝飾。

當她的眼神移到他身上,兩人四目交接時,他如遭雷擊,久久說不出話來。

他從來沒有見過像她一樣純淨的眸子,像初生嬰兒般,從未接受過世道的洗煉,著實令人愛憐。

如此一來他更不懂了,臉上沒有任何戾氣的她,究竟是何原因,會遭人下此惡毒咒術,永世不得超生?

正當他納罕之際,她卻在看了自個兒僅剩白骨的尸身後,神色閃過哀淒,旋即化成一束白光,縱向天際。

“想跑?沒那麼容易!”他瞬間回神,解開腰間葫蘆,拔開以符紙做成的塞子,朝女鬼指去。“天地萬物,收!”

“啊——”她還來不及反應,再睜眼,已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漫漫黑夜。“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讓我去京城,我要去京城!”

“妳要去京城做什麼?尋仇?既然都死了,恩怨情仇,前塵往事,就在妳咽下最後一口氣時,一筆勾銷了。”天曉得她死多久了,要復仇的對象還在不在人間還難講呢!

他搖搖葫蘆,顛得她七葷八素。“算妳好運,我前天才淨化一批亡靈,到月底再超渡妳。”

每超渡一魂,為了讓他們來世路好走,能再投胎為人,他得再花上雙倍的精力弭平此人生前罪過,除非死者生前無惡不作,超出他能力所及之處,非得投胎還債或進畜生道不可,基本上他是替地藏王菩薩淨空地獄,好事一樁。

只是超渡完,體力透支,他都得連睡上好幾個時辰補氣養神,索性一個月累一回,月底再一塊兒超渡,黃泉路上也好有個伴。

而這女鬼正巧拔得此月頭籌。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我要為妳立墳,總不好要我寫無名氏吧?”

“放我出去!求求你,讓我去找個人,之後隨你處理,可以嗎?”好不容易能離開身子自在活動,說什麼也要完成她生前未盡之願。

她苦苦哀求,就是希望他能高抬貴手。

“我不信人的保證,又如何信鬼的保證?妳不說是不是?那就別說了。”他又不是算不出來。

將葫蘆系回腰間,再找塊適當的木材,對桃木劍施咒後,居然削木如泥,沒幾回工夫就削出墓牌,以劍尖刻上三個字——

楊盼柳。

洪擺官居無定所,志在游歷天下,不管環境優劣,皆能適應自得,更將降妖除魔視為己任,以桃木劍斬妖,紫金葫蘆收鬼,兩件利器,無堅不摧。

他剛接完一場安宅法事,肚子餓得很,穿著巷子,就是想找家面店果腹,又累又餓的他,在听見一道淒厲的哭聲時,不禁忿忿不平地停下了腳步。

“不要哭了行不行?人都死了,妳早晚要認清真相!”日日哭、夜夜哭,自從收了她之後,平靜日子全沒了!更扯的是,任何一道符咒都封不住她的哭聲!

“不是我。”葫蘆里傳出反駁。

“妳說什麼?”

“我說,不是我在哭。”她幽幽輕吟,像山澗吹過的清風。

“怎麼可能?我明明听得一清二楚,就是——誰打我?”他回頭張望,是坐在民宅外的一名老婦人,脫下穿了好幾年的繡花鞋砸他。“老婆婆,妳為何打我?”

“你辱我,難道我沒資格打你?什麼叫人都死了,早晚要認清真相?”她目眶含淚,既氣又惱,抄起旁邊拿來當拐杖的木棒,往他走來。

“老婆婆,妳冷靜點!”他看進民宅,想喚她家人出來勸勸,豈知在敞開的大廳內,停了兩口薄棺。

他藉老婆婆走路慢,掐指算了下前因後果。“妳家是否有人砍了棵千年樟木,還拿來制成桌椅、櫃子?約莫在這個月初或上個月底。”

“是有這麼件事。”老婆婆頓了下,警戒再起。“你該不會想趁我家僅剩老弱婦孺,就想搶樟木發財吧?”

“這種不義之財我才不要,妳丈夫跟兒子會死,就是因為砍了那棵樟木。他吸收千百年日月精華,好不容易才匯集元神,化作人身,就被妳丈夫跟兒子攔腰砍斷,他們會死,全是因果報應。”千百年的道行,連他都覺得可惜啊!

“你揀點話說吧,老婆婆快被你氣死了。”盼柳好心提點著。

跟了他幾天,見他管了好幾起不平事,算是個熱心的男人,偏生嗓門大,有說直話,無意間得罪了好多人,就算出于好意,說的是事實,也會讓人不開心。

“我揀了,本來我還想說活該呢!”她也挺嗦的,常抱怨他說話不好听,要說有什麼不一樣,大概是這回她沒哭著講。

“你——你——”老婦人一口氣喘不上來,若非他及時拍了下背心,可能真的會跟她丈夫還有兒子團圓了。

“別急著罵我,不快點處理,妳那株獨苖孫子也得備棺材了。”這事既然教他遇上了,就不會撒手不管。

“你說我孫子也會……”老婦人嚇得臉色慘白,回頭扯開喉嚨大叫︰“春花!妳快來,快來呀!”

“噯,什麼事?”一名少婦抹著腰間圍兜,從廚房小門走出來,一瞧見洪擺官的打扮,馬上將她婆婆拉到一旁,小聲耳語。“娘,妳別听這些江湖術士的話,肯定是見我們家出事,想乘機訛錢,妳千萬別上當。”

“唉……”如果是江湖術士就好了,她也不會栽在他手上。

“被罵的是我,妳嘆什麼氣?”真是個愛哭又莫名其妙的女鬼。他雙手抱胸,腳踩三七步,睥睨著婆媳倆。“本大爺接有錢人的委托,一次喊價都二百兩起跳,妳們賣樟木的小錢我還看不上,我是無償幫忙。”

在他眼里,這家情況連小康都算不上,就算賣了樟木,得了筆能讓他們吃喝十年無虞的錢,都撐不到獨苗長大娶媳婦呢!

“我們跟你無親無戚,你會這麼好心?”媳婦質疑道。

“信不信由妳,反正死的不是我兒子。”他比出三只指頭。“不出三天,必有家變,妳賭得起,但輸不起。”

“道長,求你救救我孫子吧!”老婦人直接跪下求人。

幸好他眼捷手快,撐住她的手臂,不然這麼一跪,會折壽啊!

“求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救救我們吧,我們真的輸不起呀!”

“娘——”就怕不收錢是現在講,價格事後談,欺定他們孤兒寡母。

“住口!”老婦人回頭斥喝。“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家里七日內死了兩名男丁,此事沒有蹊蹺,我打死不信!我們的男人都死了,唯一的希望就在孫兒身上,我們受不起一絲一毫的意外,知道嗎?”

“媳婦知道了。”她馬上放軟態度道歉。“是我見識淺薄,請道長大人大量,救救小兒吧。”

“救是一定會救,但妳們得先幫我備好一張方桌、一對香燭、一壺酒、三盤鮮果助我開壇,越快越好。”他肚子很餓,又怕跟她們要飯菜果腹,會被當成上門騙吃食的,讓人亂棒轟出去,削他面子,唯一方法,就是速戰速決了。

“好,我們馬上準備。”

婆媳相偕離開後,盼柳不由得開口一問——

“你說話何必這麼沖呢?非得激怒別人,看別人放下身段不可?如果她們不要你幫,你真能放任她們斷後嗎?”

“如果她們堅決不讓我幫,我當然不會拿熱臉去貼冷**啦!”他哼哼兩聲。

盼柳就算瞧不見他,也能猜出他此時的囂張表情。

“不過,我晚上會偷溜回來處理啦!”

“啊?”她思緒一時轉不過來,前後差別也太大了吧?

“我沒有要對方感謝,圖的也不是美名,為什麼還要彎腰求人讓我幫?自降格調的事,本大爺不做!”要做也得偷偷摸摸地做,這就是他的洪氏原則。

“噗哧!”什麼歪理?她禁不住笑了。

他卻像被雷轟到了。“妳……妳居然會笑?”

“……”她當過人,當然有七情六欲,會笑很正常吧?

他久等不到響應,挑著眉問︰“喂,妳不理我一下嗎?”突然噤聲很沒禮貌耶!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她不太會應付這些,遇上了,只能沉默以對。

正所謂說者無意,听者有心,她語氣清清冷冷,他以為是不屑跟他一般見識。

“那就別說了。”又不是什麼要緊事,奇怪的是,他失落個什麼鬼?

見開壇的東西都準備得差不多了,他大步跨進院子,依順序擺好紅燭、鮮果、米酒,再從隨身的苧麻袋里取出一迭黃紙擱在桌子上,兩手比出劍指朝紅燭一指,兩簇火光隨之躍出,婆媳兩人看得嘖嘖稱奇,對他更為信服了。

裝在小壺里的米酒圍著方桌灑了一圈,裂地而起的酸味與醋可比擬,他皺緊眉頭,但也只能將就。

抽出桃木劍壓在黃紙上,劍指虛寫咒語,高舉桃木劍時,黃符居然緊黏劍身而起,他以兩指挾住黃符與劍身,往劍尖抽出,射過兩柱紅燭之間,未沾燭火,黃符卻起火燃燒。

然而落下的灰燼並未沾土,突如其來一陣狂風將其卷起,螺旋而上,凝成一顆黑球,再迸出耀眼光芒,最後褪成像太陽般卻未有熱氣、如拳頭大的光球。

“臭道士,你敢壞我的事?!”光球發出怒吼,聲音相當低沈。

“你都說我臭了,我不妨再攪臭一點!有我在,你注定當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笨木頭!”他揮著桃木劍,笑得相當張狂。

“他們兩人砍我真身,難道我不能要他們償命嗎?我已無法再修煉成人,這家子豈能好過?”語畢,他便往廳堂里沖。

婆媳兩人見狀,立刻擋在門口,可惜沒有表現機會,洪擺官伸直桃木劍,僅以劍尖就將光球擋下。

“縱然你有千年道行又如何?若非你資質不足,豈會遲遲修煉不成人身?我雖然只有二十載的功力,但與你一斗,綽綽有余!”他似乎罵上癮了,開始滔滔不絕地數落著。“你是那座山林里頭一棵修煉成元神的樟木,卻不是頭一個練成人身的樟木。其實只要你堅定目標,不管走多久,早晚會達到,我不懂你到底在比什麼?急什麼?不好好修煉,扎實基礎,居然開始比誰真身長得高?全山林就你最筆直參天,又是耐水防蟲可入藥的良木,不砍你來發財要砍誰?”

“你——”句句切中要害,他卻找不出話來反駁,更別說他縱有千年資歷,卻未曾與人往返辯論,在口舌之爭上,本來就佔不了上風。

“唉……”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盼柳除了嘆息,只有嘆息。這種到處樹敵的個性,只能慶幸她早死了,不然跟他一道兒,隨時有生命危險。

“既然你要護這家子,就休怪我不客氣,連你一道殺!”反正他就是要血債血償,沒有誰擋得下他!

洪擺官倒是不疾不徐,緩緩地道︰“殺人不管在陽間、陰間、神界,都是不可饒恕的大罪,就算我有能力助你位列仙班,也是難為無米之炊。”

“你有能力助我位列仙班?!”他驚呼,不可置信。

“我雖不是出家人,但一樣不打誑語。”辦不到的事,他才不會說出來丟人現眼。“修煉成人身有什麼好得意的?位列仙班才是極致。怎樣,有沒有興趣跟我做筆買賣?”

他一頓。“什麼買賣?”

“你放過這家人,我助你位列仙班。雖然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神,至少能管個山頭土地什麼的,如何?”對一棵拚命想修煉成人身的樟樹來說,算得上極為誘人的條件了吧?“砍倒你真身的人都已經死了,你還想干什麼?要不是念你千年修行難得,我何必多事?噯,要是不給臉敢拒絕,我馬上收了你!”

“唉……”這是跟人談條件的態度嗎?盼柳在葫蘆里無奈地搖頭。

“妳別唉了行不行?”不是哭,就是嘆氣,他听了不知為何,心里就是不好受,煩到都快八字眉了。“噯,獐頭樹木,你考慮得如何?”

“你能活到現在,真是……”究竟是上天有眼還是上天無良?

連盼柳都這麼認為了,更何況是正主兒?氣得七竅生煙不說,更難受的是還得忍氣吞聲,只為那求之不得的機會。

“你要如何幫我?”語氣听得出很忍耐。

“借香火。”他收起桃木劍,對著在木桌上跳動的光球道︰“你殺了兩個人,卻能位列仙班,必定引起他人不滿,為了彌補你犯下的過錯,你得各別分三百年的修行給這對父子,當他們下輩子的福澤,然後再行善三千件。而你被砍下的真身會送到城隍廟,接受百姓香火燻陶,再三百年,你就能分職位了。”

回頭他還得跟城隍爺商量一下。

是說,城隍爺賣了他好幾回面子,真怕他這次獅子大開口,一口氣要他再簽一百年陰差役期來抵人情。

“還要再三百年?”他有些微辭。

“嫌短?”他挑眉,極度不以為然。“就算你真身不倒,再讓你修煉三百年,就能有如此成就嗎?”

“……不能。”他咬牙回復。

“知道就好!”還敢跟他討價還價?擺明不要命了!“我先分你的道行給這對父子,再幫你扎個紙人,讓你方便在世道間行善,至于你的真身,我會請廟祝親迎。”

解釋完了之後,洪擺官開始施法移轉道行,再以桌上黃紙扎了個小人,虛寫咒語後,以桃木劍將小紙人刺入光球中。

“嘶……啊——”叫聲淒楚,撕心裂肺,見光球如面皮一般,越拓越廣,最後再慢慢地收攏成人形,在眾人面前化作一名氣質翩翩的少年。

盼柳被鎖在葫蘆內,瞧不見外面情形,听不見聲音後,萬分緊張地問︰“你是收了他嗎?”

“我才不是那種食言而肥的混賬王八蛋,別拿妳遇上的人跟我比較。”他沒多理會盼柳,看著樟木精化為人身,反復看著雙掌雙足的模樣就想笑。“化成人身居然如此年輕,難怪想法幼稚得要命!”

“別以為你是我恩人,我就不會恨上你!”他橫過一眼,三番兩次踩他痛腳,這人個性也太不討喜了吧!

“你要恨就恨,我又不會少塊肉!”他由苧麻袋里掏出一串暗紅色的佛珠。“你戴在手上,不僅有法力能方便行事,遇上我的同行也不會有人收你。記得,要是你敢為非作歹,紙人就會立刻起火,將你的元神燃燒殆盡。去吧。”

“謝謝。真身就拜托了。”他拱手道別,便化作一道清風離去。

洪擺官取出符紙,以指代筆,虛寫幾行字,內容不乏他先斬後奏,希望城隍爺賣個面子等等。寫完,吹口氣便化了它。

驀地,不知從何處飄來的落葉,悄悄地躺上祭壇,說也奇怪,居然就變成一張白紙,滿布黑字。洪擺官拿起來,飛快地讀過,苦笑搖頭。

地府果然缺人,有免錢苦力,回復快、狠、準。不出他所料,直接開價一百年役期,還說簽了這張活契,會替他托夢給廟祝來迎。

他也不嗦,馬上簽了,化回地府。

“等妳們的丈夫下葬後,會有廟祝來迎擱在後院的半截樟木。”見婆媳倆面有難色,他哪里不知為何而苦,便從苧麻袋里拿出兩張百兩銀票。“這就當我買下樟木的錢,鎮上任何一家錢莊都兌得開。”

“多謝道長!”老婆婆抖著手接過銀票,想想這是她的丈夫及兒子拿命換來的,不禁悲從中來,哭坐在地上。

“娘……”媳婦淚流得更凶,她還年輕,孩子又小,丈夫就撒手不歸了。她望著棺木,淚眼婆娑。“相公……嗚嗚嗚……”

婆媳的哭聲重擊葫蘆里的盼柳,不禁使她想起生前日夜等待的揪心滋味,加上洪擺官那句“食言而肥的混賬王八蛋”催化,眼淚便不听使喚地滾落。

“嗚嗚嗚……”那種思念的苦,她再了解不過了。

“怎麼連妳也哭了?”他無奈拍額,會不會最後被逼瘋,他也跟著哭了?

“娘,妳又想爹了嗎?”一名年約三、四歲的小男孩,此時揉著眼楮,由後面的房間掀簾走出。

洪擺官一見到他,立刻沈眉,掐指一算。

“這孩子,十歲前別讓他近水。”說完,他便背起桃木劍,收起黃紙離開,就怕再待下去,婆媳倆問題一個接一個,他無意間泄漏天機就不妥了。

咕∼∼再者,他真的很餓!“告辭了,兩位保重。”

走了幾條街,總算找到市集,饑腸轆轆的他先買了兩顆肉包子,送到嘴邊,還沒咬下去,就听見咽口水的聲音響徹雲霄。他循聲望了過去,是一對又黑又瘦的姊弟,他未假思索地便伸出手——

“叔叔別生氣!我弟弟不是故意的,我們不看你了,求你別打我們!”姊姊如臨大敵,護著弟弟連忙求饒,一邊等著即將落到身上的拳腳。

“拿去吃吧。”他將熱騰騰的包子遞出去,馬上對老板道︰“再來兩顆包子,四顆饅頭。”

姊弟倆對看一眼,心想就算吃完會被打,至少能當個飽鬼,便戰勝恐懼,搶過他手里的包子,囫圇吞棗,先塞進肚子里先贏。

“急什麼?噎死了多劃不來?吶,這些再給你們。”他把老板遞來的包子、饅頭全給了姊弟倆。“瞧你們餓成這樣,一顆包子連塞牙縫都不夠。”

“叔叔真要給我們?”

才幾顆包子、饅頭就騙來他們感動的眼淚?洪擺官無語問蒼天。“怎麼最近一堆人愛對我哭……”難道他長了一副樣?

“拿去吧。”他把油紙包塞進弟弟懷里,瞧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老板,這里有三十兩,應該夠他們姊弟吃一輩子的包子、饅頭了,以後他們來,記得要好聲好氣招呼,知道嗎?”

他再把對工匠及樟木精的那套威脅拿出來用,嚇得包子攤老板拚命稱是。

“你人真的很好,刀子嘴、豆腐心。”盼柳听了外面的狀況,有感而發。

“我對人好,可是對鬼不好,別以為夸我兩句,我就會放妳出來,甚至造肉身給妳。”他思考過符咒封不住她哭聲的原因,八成是她怨念太重導致,放她出來,怕免不了腥風血雨。他高舉錢袋,朗聲道︰“有誰願意替這對姊弟供餐的?本大爺這里還有些銀子,拿多少錢就供多少餐,不會訛你,但敢騙我或欺這對姊弟年紀小,我就讓你做不成生意,開什麼燒什麼!”

只要讓這對姊弟平安度過兩年,就能遇見此生貴人,收留教養,讀書習字的事,就用不著他費心了。

“我我我——”

盡管洪擺官語出威脅,反應仍是極度熱烈,姊弟倆卻各自驚掉了下巴。

“叔、叔叔……你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姊姊邊抹淚邊問道。娘死後,他們頓失依靠,年紀小找不到零工,廟里的齋濟也不是天天有,兩人就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生活,有時候經不起餓,只能厚著臉皮去乞討,受人謾罵、驅趕、側目。

她也遇過好人,卻沒有人像這位叔叔一樣,還會張羅他們的下一餐。

“好個屁!出來混,早晚要還的,以後你們要爭氣點賺錢,等我老年窮途潦倒時,會回來投靠你們兩個,知道嗎?”他面目猙獰地威脅著。

不意姊姊全然不怕,反而破涕為笑。“我跟弟弟會爭氣,長大後要像叔叔一樣幫助別人!”

“呃……如此甚好。”他登時凶不起來。

“噗哧——”盼柳光想他手足無措的畫面就笑了。

“妳……”算了,笑總比哭好,听她笑,他心情也開心。

把姊弟倆的事處理好後,在眾人的目光歡送下,闊步往下一處覓食,省得留在這里被當肥羊宰。他摸摸癟掉的錢袋,嗟嘆地道︰“不想辦法多接幾場法事,我早晚上街頭要飯。”

師父說他命格奇特,左手進財,右手散財,他想既然要散,就散得有意義些,不過散到自己快吃不起飯,那可得斟酌斟酌了。

又多走了兩條街,總算找到一處面店能供他歇腳果腹。待熱騰騰的湯面端上桌後,他端起來,先喝了一口大骨熬煮而成的清湯,再心滿意足地挾了口面條,奮力一吸,豈料還沒吞下腹,一顆石頭即不偏不倚地砸中他的後腦勺!

“洪擺官!你這天生地養的家伙,總算讓我遇見你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佳人相伴情難耐最新章節 | 佳人相伴情難耐全文閱讀 | 佳人相伴情難耐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