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貴公子 第六章 作者 ︰ 夙雲

他飛快地把車開走,小雨已經轉成了豪雨。

回到家門口,他把車子停進露天的車位,沒撐傘,任自己淋成落湯雞,一路走回家。

這種大雨打在身上很痛,但對此刻的他來說痛才好,反正再怎麼痛也不會比失去鷺潔還痛……

他全身濕答答地進門,濕透的身體一直發抖,他媽媽嚇了一大跳。

「你怎麼淋雨回來?會生病的……」

「我沒事,洗個澡就好。」他不想多說什麼,放下公事包就走進浴室,把門關上。

安幻紫不放心地在門外喊︰「記得洗熱水澡,我去弄姜湯,等會兒出來記得喝,千萬別感冒了,要是變成肺炎就糟了。」

浴室里傳出嘩啦啦的水聲,安幻紫這才到廚房去忙。

十五分鐘後,洗完熱水澡的安爵尊換上浴袍走出浴室,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一把倒在床上,臉埋進枕頭里,一動也不動。

「喝點姜湯……」安幻紫端著姜茶進房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情景。

她把姜茶放在五斗櫃上。

「兒子啊,你怎麼了?」

「沒事。」他平靜地說,不想讓母親擔心。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安幻紫追問。

「沒事。」

他從床上半坐起來,幾口就喝完姜湯,又回去倒在床上。

「媽,你別擔心,我好累,讓我睡一下就好。」

安幻紫問不出個所以然,看他這副傷心樣,很自然地猜測兒子是失戀了……

她嘆了口氣,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安慰道︰「好吧,你就好好睡一覺,什麼事情都會過去的,時間會讓你的哀傷減輕,無論如何,你只要記得,媽永遠都在旁邊支持你,你要堅強啊!」

安爵尊沒有回應,像是已經睡著了,安幻紫走出他的房間,順手關上門。

隔天一早,星期五,天氣還是陰晴不定,雖然沒下雨,但風很大,讓人不舒服。

安爵尊果然感冒了,一早起床就一直咳嗽,但他還是打起精神,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出房間準備上班。

安幻紫已經做好早餐在等他,听到他的咳嗽聲,關心地問︰「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請假去看醫生?」

他勉強撐起笑容,搖頭拒絕。「沒關系,我吃一點成藥就好了。」

他在餐桌旁坐下,快速吃了兩碗稀飯,接著從醫藥箱里找出感冒藥,配水吃了藥後,依然準時上班。

安幻紫提醒兒子。「如果不舒服,還是請假吧。」

「手上還有一些重要的案子要處理,沒辦法臨時請假。你別擔心,不行的話晚上一下班我就會去看醫生。」

「好吧。」雖然他裝得若無其事樣,但安幻紫知道這孩子是強顏歡笑,還是很不放心。

她送兒子到門口,他跟母親告別,然後去騎車。

今天時間稍微晚了一點,怕臨時找不到停車位,他決定騎機車上班。

平常他都很早到公司,但是今天晚了十分鐘,大概八點半到達,把機車停在機車格,脫下安全帽,放在機車置物箱內,他提著公事包走向長力海運大樓。

長力海運大樓就矗立在不遠處的前方,在太陽照射下顯得金光閃閃,他越看越覺得距離遙遠,內心有著強烈的無力感。

長力海運的總裁言鎮遠,據說當年是白手起家,一手創立這個海運王國,他只有一個兒子言旭炫,現在三十歲左右,未婚,是媒體注目的黃金單身漢。

擁有這樣的家世條件和不凡的身價,任何人都會選擇言旭炫為對象的,反觀他只是個連父親都沒有的平凡人,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子,在這個靠背景、靠關系的大社會里,想往上爬也不容易……

他失魂落魄的走進公司,一樓的大廳門口站著好幾名警衛,兩側共八部電梯前各自擠著正要上班的等待人潮。

突然,警衛之中有人喊道︰「總裁到了!」

頓時所有警衛都出去支援,正在等電梯的安爵尊下意識地轉頭看向玻璃大門口外,一台BMW的頂級名車正在門前停下,一名警衛上前畢恭畢敬地為總裁開車門。

他看著那幅畫面,一臉不屑,有錢人又怎麼樣?他看不起這種排場。

先下車的是西裝筆挺、十分威嚴的言總裁,接著是他的兒子言旭炫帥氣非凡的下車,兩人身上的西裝都是手工量身訂做的珍品,看起來就氣勢非凡。

總裁一進到大廳,原本排在電梯前的人潮頓時安靜地站成兩邊,讓總裁和副總先搭電梯上樓。

員工們一片安靜,看著總裁和副總依序一前一後的走了過來,兩人的頭都抬得高高的,目光筆直直視前方,經過員工的身邊,員工紛紛鞠躬,但他們都沒有停步回應。

安爵尊站在人群里,特別多看了言旭炫幾眼。

就是他!就是他搶走了鷺潔……

「咳咳!咳!」感冒還沒好的他一時激動咳了幾聲。

言鎮遠頓時停下腳步,身後的言旭炫也停了下來。

「爸,什麼事?」他問。

言鎮遠沒有回應,轉頭看了安爵尊一眼,默默的走向他,站在他面前。

「總裁好。」安爵尊立刻對總裁鞠躬。

言鎮遠高深莫測地看著他,嚴肅的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我認識你,你是企劃部的安課長。」

「是。」安爵尊點頭。

「你表現不錯,好好加油。」言鎮遠滿意地看著他,這幾年他都默默關注著他的表現,內心以他為傲,雖然,安爵尊毫不知情。

安爵尊很高,高出他一個頭,一表人才、氣宇軒昂,外表和能力一點都不輸他的大兒子,他的誕生,是他心中另一個驕傲,盡管,這驕傲目前還無法攤在陽光下。

安爵尊忍著不咳嗽,偏偏喉嚨太癢,又不小心咳了兩聲。「對不起。」

言鎮遠關心地拍拍他的肩膀,口氣和緩。「感冒了要記得看醫生。」

「謝謝總裁的關心。」

今天還是他和總裁第一次面對面講話,安爵尊感到受寵若驚。

其他員工的目光也紛紛轉向安爵尊,安課長的表現在公司里早已經小有名氣,這下連總裁都關注到他,真是了不起。

言旭炫的神情從頭到尾都不以為然,不過只是一個企劃部的小課長,奇怪爸爸怎麼會注意到他?

言鎮遠說完話就走進直達十八樓的總裁專用電梯,言旭炫也跟了進去,電梯門關上。

這是一部有著透明玻璃外牆的電梯,從透明玻璃望出去,可以眺望地上的景色。

他們父子並肩站著,言旭炫忍不住問道︰「爸,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錯,竟然會特別注意到公司的小職員。」

言鎮遠微皺眉,無形中散發出總裁的威嚴,冷冷教訓了他。「重視員工是身為老板應該做的事,你怎麼會有分職位大小的心態呢?」

「對不起,是我錯了。」言旭炫趕緊道歉。

「知道錯就好,在商場上你還有得學呢。」這個兒子從小就被寵壞了,總有高高在上的心態,他不時得利用機會給他上課。

「對了,最近有空的話你就常去看看你媽,知道嗎?」他提醒道。

「是,爸,可是我想,媽應該最想看到你,你最近工作忙,比較少去探望她,她一定很難過。」言旭炫忍不住提到,其實也在暗示父親多關心一下母親。

「唉,我知道,我會盡量多排點時間過去的。」言鎮遠嘆了口氣。「我請了最好的醫療團隊照顧你媽媽,不放棄任何希望,可惜她的身體還是沒有好轉……」

他雖然不曾愛過元配,但是兩人也沒有仇恨,只能怪命運捉弄,元配知道他愛的不是她,也沒有強求什麼,和他相敬如賓,這一點他很感謝,除了愛之外,其他部分他盡量做到一個丈夫該盡的責任。

言旭炫道︰「爸,我已經跟鷺潔提過結婚的事了,我想媽在生前能夠親眼看到我結婚。」

「嗯,這事我沒有意見。」言鎮遠點頭。「記住,該備的禮就得準備,一定要符合習俗的要求,不要草率虧待了鷺潔,對湛家難交代。」

他也看過鷺潔,對這女孩挺滿意的,出身也還可以,重要的是沒有千金小姐任性的驕氣。

十八樓到了,電梯門一打開,父子倆走了出去。

這層樓只有兩間辦公室,分別是總裁辦公室和副總裁辦公室。

他們還沒走到辦公室,總裁秘書一臉慌張地沖出來,看到他們立即著急地說︰「總裁,我急著找您,不好了,剛剛醫院打電話來通知說言夫人情況危急,現在正在急救,要請家屬盡快趕到醫院……」

言鎮遠一晃,差點摔倒,言旭炫趕緊扶住他,一邊命令秘書。

「快去備車。」

「是。」秘書立刻連絡司機。

言夫人去世了。

出殯日當天,喪禮十分盛大,由專業設計師特別布置會場,白色紗簾配上一朵朵高雅的白百合,在平靜的佛經聲中,場面十分尊榮哀淒。

畢竟是長力海運集團的總裁夫人,不少政商名流都到場參加公祭,集團員工也派出代表,清一色身穿黑西裝依序入場,連媒體都報導了此事。

公祭時間,言鎮遠站在拜祭位置的旁邊,以家屬的身分向前來吊唁的人鞠躬答禮。

哀傷的神情,讓他更顯蒼老,畢竟元配也陪伴了他快三十年,就算沒有愛情也有親情,怎可能不悲傷呢?

他旁邊站著長子言旭炫,因為有著集團未來接班人的身分,他是媒體關注的焦點,為了不讓媒體打擾告別式進行,他下令將媒體隔絕在會場之外。

湛鷺潔並沒有出現,只有湛氏夫妻代表出席。

這也是他的意思,以免鷺潔一出現,引起媒體記者搶拍失控的場面。

沒能在母親過世前和鷺潔完婚,令他感到很遺憾,之後要安排婚期,依照習俗恐怕會延期許久了……

忽地,言鎮遠目光一閃,注意到他的另一個兒子安爵尊也來了。

元配去世的當天下午,治喪委員會就成立了,開始著手進行一切喪禮事宜,其中也包括發公文通知集團同仁此事,言鎮遠特別指示企劃部,由企劃部主管和安爵尊一起代表參加告別式。

安爵尊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和主管一起來到告別式,對言夫人的遺像鞠躬上香之後,言鎮遠特地上前跟他說話。「你也來了。」

安爵尊趕緊頷首致意。「總裁,請節哀順變。」

言鎮遠點頭,看著他,心中若有所思。

是時候了,他一直牽掛的小兒子,是時候該認祖歸宗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不完美貴公子最新章節 | 不完美貴公子全文閱讀 | 不完美貴公子TXT下載